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3517 2018-08-30 12:17:45

 欧阳嘉气得两眼发黑,还没等她想出别的招数来对付它,‘小花’已经做了个识时务的俊杰,飞速地收拢茎秆和叶子,一头向着她的手背扎下去,动作神速简直超乎想象。

  一眨眼的功夫,刚才还又哭又叫,把水泼溅得到处都是,还跟她顶嘴的小怪物已经不见了,欧阳嘉的左手背上依然是那个纤毫毕现的裸粉色星芒标记,只不过这一次,不知道是小怪物伤了元气,还是心存畏惧,连凸在皮肤表面的部分都消失了,整体就像是用什么颜料画在手背上的一个漂亮图案。

  她的左手搭在洗手池的边缘,雪白陶瓷映衬着那个图案,简直有一种诡异的美感。

  “你没事吧?”杨可蹲在旁边担心地唠叨着,“能自己站起来吗?能的话赶紧起来洗洗手吧,你那手也是生物蛋白质呢,高渗的原理你不会不懂吧?”

  欧阳嘉瞪了他一眼,右手一撑,从地上站了起来,阴沉着一张脸把左手伸到哗哗的水流下面冲洗着,杨可去一边收拾残局,唉声叹气地说:“好像不大管用啊,只听见它瞎叫唤了,耳朵疼,脑壳疼。”

  “不是还有盐水吗。”欧阳嘉抬起眼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自己的语气简直像个恶毒后妈一样,“到时候把它泡在水里按住,看还怎么跑。”

  杨可没忍住,嘴快地说:“可你的手也跟着一起泡,别到时候它没弄死,你变成腌火腿了……媳妇我错了!”

  他一步跳出浴室去,刚好躲开欧阳嘉的‘死亡凝视’,麻溜儿地捧着剩下的盐直奔厨房:“我觉得咱们家的盐够吃到2028年喽!媳妇你慢慢刷牙,我给你买早饭去~~~~~~~”

  

  欧阳嘉梳洗完毕,大概是‘小花’躲得很彻底,现在起码看不出手背上突出皮肤表面的赘生物,取而代之的是个仿佛手绘的图案,看上去无伤大雅,情绪倒是稳定了很多,也不再喊打喊杀了,

  这对面临离异的夫妻坐在餐桌边吃早饭,也算是近年来的第一次,为了缓和气氛,杨可不时殷勤地劝道:“你吃个小笼包,这是你去香港之后才开的,味道不错,里面还有虾仁呢……油条倒是老地方那家,现炸的,刚出锅,他家用油挺干净的,是不是粥不好喝?哎,附近就没个好粥店,不过你放心,以后我早上起得来,我天天给你熬粥喝,还是自家做的吃起来最放心,是吧?”

  欧阳嘉不理会他讨好的态度,自顾自地吃着,却也并不拒绝,杨可毫不气馁,看她吃得差不多了,热切地问:“你今天有什么安排?不出去吧?那你在家歇着,我来做中饭,想吃什么?”

  “火腿!”欧阳嘉还记恨他刚才的口误,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杨可假装没听懂,兴高采烈地一口答应:“好嘞!我这就上菜市场买菜去,买个茭白回来炒肉丝,火腿切片和鸡炖个汤,好不好?要不要再来条鲫鱼?哎呀那样鱼汤就和鸡汤重了啊……”

  欧阳嘉越听越不对味,怒道:“你有病吧!?当我真生了孩子要坐月子啊?”

  “哎,那也不是不可以……”杨可小声呢喃,“我可是健康男性,那方面没问题的。”

  欧阳嘉险些想把手里的粥碗扣他头上去,真难以置信自己跟这样的男人结婚还过了四年,不过又一想,从大学时代刚认识的时候,杨可就是这样嘴欠的,那时候自己八成是太单纯没见过世面,居然不以为恶俗,还觉得幽默风趣,与众不同。

  真是瞎了狗眼!

  “算了。”她一向信奉力气要花在刀刃上,解决眼前的问题比跟杨可打嘴仗要强一百倍,等自己身上这种奇异的寄生物被驱赶之后,对付杨可那还不就是一纸离婚证书的事儿,潇洒地说句再见,这辈子再也不见。

  “怎么就算了,你到底想吃什么?”杨可还认真地停留在‘中午吃什么’这个人类亘古不变的大难题上钻牛角尖。

  欧阳嘉放下筷子,认真地说:“我要回爸爸家一趟,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

  一谈到这个问题,杨可也少有地严肃起来,他沉默了几秒钟,问道:“你也觉得,也许它还有同伙?”

  “应该是。”欧阳嘉脑子里已经把前因后果捋了一遍,此刻说得条理清晰,“不管这东西叫什么,从哪儿来,使用什么方式寄居到人体内,目前我们得到的情报是它幼年体可能是一个不起眼的‘蚊子包’,成长之后就会变成小花这样,遇到会伤害自己的危险时,就发出异乎寻常的力量自保,能对抗地心引力,造成犹如台风过境的现场,爸爸家是这样,医院也是这样。”

  杨可一直静静地听着,闻言出声反对:“不,并不全是。”

  他拿过自己的手机,翻到图库,图片太多,手机一时没反应过来,展示给欧阳嘉看了半天,依然是缩略图,杨可尴尬极了,咳嗽一声说道:“哎,华为NOVA这种低端机,就是不大好用……”

  “是你财务上捉襟见肘了吧?商铺租金这半年没收到?基金是不是又跌了?安卓机一年换一次都嫌卡,这个手机你用了八个月了,怎么不换新的?没钱了吧?下次还不如咬咬牙买个果机呢,至少不卡啊。”欧阳嘉挑剔地说。

  杨可歪歪嘴,跟牙疼一样吸着凉气:“以前你不是这么歧视低端机的啊,大学时候你还用诺基亚直板呢。”

  欧阳嘉不以为忤,淡淡地说:“那是因为我很清楚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而你不能。”

  这时候手机终于吭哧吭哧地吐出了图片,杨可赶紧转移话题,点着他拍摄的潘教授家的‘劫后惨景’,对欧阳嘉解说道:“你看,虽然都是现场一片混乱,但咱们在医院的时候,是亲眼看着几乎所有东西都上了天,在空中打旋儿,四处乱飞,小东西基本都插入了墙里,跟射飞刀一样,你再看看爸爸家,也是跟洗劫过一样,就没有这种现象!虽然各种东西都在地上,跟处理室那情况好像一样,但你注意一下,墙上,什么都没有!”

  他强调道:“手术刀片很薄,要把它射入墙壁,所需的力量和精准度,绝对比把一颗石子嵌入墙壁要大得多,爸爸家里到处都是石头标本,大的小的都有,墙上却干干净净的,你不感到奇怪吗?”

  “你说的也有道理。”欧阳嘉点头承认。

  杨可得到了鼓励,越加兴奋起来,拿着手机追问道:“六月五号那天晚上,爸爸给你打电话,到底是怎么说,你好好回忆一下?”

  “就那几句……我跟你和警察都说过了啊……”欧阳嘉微微闭起眼睛,回忆道,“他翻来覆去就说‘开花了,它开花了!’,没有别的,我那时候根本想不到他说的是长得像一朵花的怪物,还以为他是种了什么植物开花……是你说家里连个蒜苗都没有的。”

  “问题就在这里!”杨可高声说,“媳妇,你想想,‘小花’第一次出现在咱们面前的时候,你是什么反应?”

对于那时候自己第一反应是险些晕过去的黑历史,欧阳嘉是坚决不肯承认的,她自动跳过了那一幕,装作自己并没有脆弱过,语气生硬地说:“当然是想办法把它从我手上除掉。”

  杨可紧跟着说:“所以你不会打电话给你的亲人,报告这件事对吗?!”

  “当然不会!”欧阳嘉恼火地说,“我有病吗?这种事难道不应该藏着掖着——”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她也发现了其中的不合逻辑的地方,没错,如果他们的判断是正确的,这世界上不止有一个小怪物,潘教授也遇到了和她一样的情况,在身体的某部位长了这么一个寄生的小怪物,还从幼年体成长为会开花的成年体,真实地把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物种展现在他面前,他……为什么第一反应是打电话给唯一的亲女儿呢?

  “也许……”欧阳嘉努力找着理由,“那时候的爸爸,不是他?是被怪物附身的?怪物的用意是想传染更多的人,把我骗过去,好让它的同伴寄居在我身上?” 

  她越说越觉得这个理由很合理,看向杨可的时候却遭到了对方的正面驳斥:“不对,爸爸电话里并没有叫你过去。”

  欧阳嘉回想了一下,不得不承认杨可说的是对的,她点点头,承认道:“没错,他一直在重复那句话,压根没提让我过去的事,我……之后是自己过去的。”

  “爸爸当时的情绪……话里话外的,你能感觉出来吗?是什么?”杨可继续引导着。

  欧阳嘉沉思了一下,艰难地说:“他……很高兴,惊喜,意外……这就是我的感觉。”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杨可轻声说:“这不合逻辑,没有人在发现自己身上长了个这么个超乎常理的玩意儿之后,还会打电话给自己女儿报喜的。”

  对,报喜,欧阳嘉也确定,当时她从父亲那里接收到的情绪,就是这个。

  “但!”杨可振作起精神,鼓励地说,“这并不代表爸爸家的事就和小怪物无关,你有没有想过,派出所把这件案子定性为入室抢劫,一直的说法都是有一个小偷,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进入了家里,结果遇上了没睡的爸爸,于是发生了一场恶斗,伤害了爸爸,然后小偷始终没有找到财物,出于泄愤的原因,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最后徒手撕开防盗网逃走了,而爸爸也紧跟着从防盗网跑了出去。”

  他摊开手:“防盗网上只有爸爸的血迹,证明他曾经经过那里,但小偷呢?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线索证明真的存在过这么一个小偷,指纹,目击证人,进入的途径……都是个迷。最让我难以理解的一件事……就是那些变成两截的石头。”

  欧阳嘉想起上次被秦律师打断的‘现场勘查’,杨可给她展示的,那些小小的石头标本,被粗暴地从中间摔成两半……不!那次他们已经断定了,那并不是摔能够造成的伤痕。

  更像是……被人用力掰开的。

  但这怎么可能!那是石头,不是塑料!还是个头很小,用不上力的标本,什么人能有这样的本事,难道练过大力金刚指?

  又或者……是被怪物寄生了?

“走!”杨可霍然起身,“去爸爸家!”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