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八十八章

第八十八章

3599 2018-12-18 09:00:19

 霍清泉黝黑的眸子看向她的时候是如此无辜疑惑,简直让欧阳嘉觉得是自己的思想污秽。

  “泡?泡!”他重重地点了点头,咬字清晰地重复了一遍,诧异地问,“什么意思?”

  麻蛋你这时候装哪门子不谙中文的老外啊!一直以来跟我用中文流利交谈的不也是你吗?

  欧阳嘉只敢在心里喊喊,这种话绝不敢说的,她做出很纠结的样子,耸耸肩,摊开手,似乎有点难以启齿,拐弯抹角地表示:“就是……你提供的这些,对我来说,是一种非分的……福利,让我不免有点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隐藏的条件?”

  “有吗?”霍清泉又开始陷入那种介于装傻和天真之间难以分辨的状态,“你是我亲自招进来的下属,我只是想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尽量给你创造一个好的环境,提供可能改善的条件,让你工作起来更无后顾之忧。这就是我一向奉行的驭下之道。”

  他自得地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两颗尖尖的犬齿抵在唇边,显得极富侵略性:“我是个好上司,你慢慢会知道的。”

  欧阳嘉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不,谢谢,房子这种事我自己可以解决的……”

  “就在写字楼后面的铁狮门。”霍清泉一句话打破她的拒绝,“是套小公寓,是小了点,不过做个临时落脚地也是够了。我在高层还有一套住宅,那个面积大很多,我一直住博肖酒店的套房,并不需要,本来也不是不可以给你暂住,但是一个人住是有点空旷了。”

  欧阳嘉干巴巴地说:“的确,我……”

  “不收你房租,算公司福利。”霍清泉完全不给她说话的机会,自顾自地往下说,“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尤先生也是铁狮门的股东。”

  “哈?”对于从霍清泉嘴里听到这位神秘的尤先生,欧阳嘉都已经开始疲倦了,只有一个念头‘你就是想炫耀你靠山雄厚,也不用这么炫富吧?’

  霍清泉刚想说点什么,他摆在一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不是普通的工作铃声,而是设定好的,丝弦叮咚,悠扬神秘,带着异国风情的曲调,应该是私人号码。

  他脸色不变地拿过手机凑到耳边,轻声说:“喂……是我。”

  没听几句,他的脸色就不由自主地变了,声音也提高了一点:“怎么回事?……现在呢?……”

  他下意识地要再拿起餐巾擦嘴,目光触及到上面刚才留下的污渍,露出明显的嫌恶,直接丢到了地上,站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沉声说:“我马上过去。”

  剩下欧阳嘉眼睁睁地抬头看着他,不明白是出了什么事。

  霍清泉走到一半才想起来,转身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秒钟,还是按住手机,对她扬声道:“我有点事,先走了。”

  “好。”欧阳嘉大松一口气,笑着向他挥手,“拜拜!”

  最好赶紧走,不然下一步要是进行到‘我带你去看房子’这个阶段,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她害怕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

  霍清泉有点诧异于她的果断,还想说点什么,但手机里这个事又至关紧要,只能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转身不停步地离开了。

  欧阳嘉全身都放松下来,惬意地拿起筷子夹起一撮面条往嘴里送,嗯,没了霍清泉坐在对面,连那种奇怪的东南亚香料都变得可以忍受了呢。

  

  

霍清泉赶到的时候,战局已经基本结束了,客厅里硝烟弥漫,从散落了一地的碎片看,这一波来的还挺大的。连摆设的室内芭蕉树都被折断了好几根叶子,蔫头耷脑地垂在一边,也不知道是不是香薰被打翻了,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檀香味,让他情不自禁地捂住了鼻子。

  提起精神向里面走去,白衣黑裤的保姆默默地蹲在地上收拾着残局,霍清泉经过的时候不忘叮嘱一声:“李姐,慢点,小心手。”

  

保姆投来感激的一眼,小声说:“今天闹得可厉害呢。”

  

霍清泉点点头表示心里有数,往前跨过一片狼藉的客厅,走向一侧的花厅,这里才是战争结束之后的休憩地,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呜呜咽咽的抽泣声,间杂着嘶哑的指控:“你就是不爱我了……你就是要去找外面的狐狸精!我不许!我不准!”

  尤立桐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里,抬起一只手挡着额头,没有了平时意气风发的豪富派头,身子歪着,身上印度麻的家居服也穿得歪歪斜斜,浑身投出难言的疲惫,和任何一个面对叛逆期女儿的爸爸没有任何不同。

  而盘踞在中间沙发上的,正是他独生女儿掌上明珠尤甜甜,此刻伤心欲绝地趴在沙发靠背上,肩膀一耸一耸,哭得昏天暗地,摆出一副绝对不交流的抵抗态度。

  “尤先生。”霍清泉站在厅门口,先打了声招呼,故作诧异地问,“这是怎么了?”

  尤立桐一看他,仿佛抓到了救星,急忙说:“阿泉来了!怎么这么晚还过来,是公司有什么事吗?”

  “是,不然也不能周五晚上来打搅您。”霍清泉笑着说,看了一眼伏在沙发靠背上还在啜泣的尤甜甜,明显地感觉到她身体一僵,有点想起身,又不好意思的样子。

  “这是怎么了?”他明知故问道,“大小姐这是跟谁闹脾气了?”

  尤立桐一边对他使眼色,一边唉声叹气道:“跟谁?跟她自己!都说疑心生暗鬼,我算是知道了,你知道这位大小姐今天干什么好事了?她在外面不知道从哪个野鸡道士算的命,非说我今年有桃花劫,要我在家里不要跟任何女性接触!这像话吗?”

  “为什么不行!”尤甜甜不干了,从沙发靠背上猛然扭过身体,用嘶哑到几乎破音的嗓子叫道,“你就是心虚!你就是外面有人了!”

  尤立桐气道:“你妈妈去世都三年了,家里没有个女主人就是不方便,别说我现在只是出去和适合的女性交往一下,就是我明天马上结婚,那对谁都说得过去!”

  尤甜甜的小圆脸泪痕斑驳,幸亏没化妆,只是狼狈了些,倒也不算难看,闻听此言,小嘴一撇,发出怪声:“我早就知道……你瞒着我已经有了交往的对象,现在果然是要结婚了!哇~~~~~妈妈!爸爸不要我了,他要有别的小孩了!”

“没有,没有!”尤立桐暴躁了,提高声音说,“我就是打个比方,没有要结婚!”

  “你上次还打我一耳光,我都记得呢!一定是有了别的孩子所以不爱我了,你说!是不是那个小狐狸精已经有了小孩!你是要奉子成婚!?”尤甜甜披头散发地对着他咆哮,简直像一头老虎一样地咄咄逼人。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尤立桐气得胸脯起伏,平时那杀伐果断在独生女儿面前完全试不出来,气喘吁吁地说,“你到底在学校都学的什么……”

  “哈!”尤甜甜一抹小脸,圆润的身躯从沙发上蹦起来,插着腰,得理不饶人地说,“我辍学都三个月了!你都不知道吗?就说你心里一点都不关心我!”

   “还不是……还不是你自己说刚到中国,要玩一段时间……国际学校都给你联系好了,什么时候去都可以……今天说我不关心你……”尤立桐气结地说。

  尤甜甜冷笑道:“是你联系的吗?”

  “那还不是老子出的钱!”

  霍清泉眼看尤立桐简直气得心脏病都要发了,咳嗽一声,迂回地打着圆场:“甜甜,嗓子都哑了,不要说话了,明天会更难听哦。”

  尤甜甜下意识地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又被这句话吓到了,委委屈屈地点点头,噗通一声又坐回沙发上去,板着脸,两条手臂一抱,摆出一副‘我还没有原谅你’的生气模样。

  “尤先生,我是为了天宁医药那个CASE来的。”霍清泉故意把字眼咬得很重,尤立桐心领神会地说,“等会到书房来谈,我去抽根烟就过去。”

  他说完又看了一眼板着小胖脸的女儿,叹了口气,转身走了,那姿态竟有点仓皇的味道。

  看他消失在楼梯拐角,霍清泉才坐到他刚才的位置上,身体趋前,摆出一副哄小孩的姿态,低声说:“到底怎么啦?上次不是答应得好好的,不跟尤先生闹别扭了吗?也说了会接受他有女朋友,反正也不一定结婚。”

  “上次是上次!”尤甜甜看到爸爸走了,从小看着自己长大,哥哥一样的人坐在面前,和声细语地问自己,怒火慢慢熄灭,委屈地说,“他交女朋友我不反对啊,但是我今天算了一卦,他今年有桃花劫呢!”

  霍清泉啼笑皆非地问:“你在哪里算的?是不是还让你买了什么躲劫消灾的东西?”

  “呀,泉哥你怎么知道的!”尤甜甜瞪大眼睛,钦佩地说,“我请了一尊风水石来家里,让爸爸放在书房里,他一开始答应了,后来我让他不要出门见任何女人,他就不高兴了,还骂了我一顿,我一生气,就把风水石给摔了,哼!我再也不管他了!让他去度劫吧!”

  “他是一个财阀,手里有很多生意,现在男女平等,职场上也有很多优秀女性独当一面,怎么可能不出门见任何女人呢?”霍清泉耐心地劝说着,“算命这种事,往往就是一个噱头,一个大师算的也不一定准啊,干脆这样,周日我陪你去大昭慈寺抽根签?”

  尤甜甜认真地思索了一下,终于不情不愿地点头:“好。”

  这时候霍清泉才真的松了一口气,伸手在她膝盖上拍拍,顺便把她撩起的裙摆给扯了下来,熟络地说:“你呀,也别老惹你爸爸生气,他对你挺好的了,上次你求来那个什么佛牌,让他戴着,他也戴了好几天,都戴到富金银行董事会上去了,巫董事长当时那个脸……你就是让尤先生去出洋相的吧。”

  “他活该。”尤甜甜噘着嘴,气呼呼地说,“我再也不要管他了!”

  “行啦。”霍清泉虚虚地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像小时候经常做的那样,笑着说,“哭了那么久,闹腾累了吧?晚饭吃了没?”

  尤甜甜摸摸肚子,摇头道:“不饿!”

  “不饿也得吃东西啊,不然身体会搞坏的,你是女孩子,要爱惜自己。”霍清泉刚想扭头叫保姆,却看到一个五十多岁,夹杂银丝的黑发在脑后挽了个低髻,五官清秀温和的女人穿着胸口密布排扣,两侧开叉的东南亚风格灰色长衣,静静地站在花厅的隔扇后面,微笑着看着他们。

  

  “妈。”他起身叫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