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九章

3647 2018-11-24 09:08:26

欧阳嘉失神地坐直身体,茫然间一时不知道干什么好。

  这时候走廊上的声音越发接近,悉悉索索……

  早已经变成惊弓之鸟的欧阳嘉‘腾’地就跳了起来,蹑手蹑脚走到门边,悄悄打开一条缝,窥伺着外面的动静。

  开了这扇门,外面还是现实的世界,并没有像她想象中的也许是虚空黑洞,对面的格子间空无一人,灯却也关着,和她昨天晚上看到的场景并不完全一样。

  而那种奇怪的细微的声音却越来越近,不紧不慢,每接近一点都像是踩在欧阳嘉的心上,她纳闷地想着,难道自己推算错误了?那些灰色雾气并不是造成自己和杨可深陷另一个空间被鬼追杀的罪魁祸首,而是还有大BOSS?

  她依然没有脱离这个诡异的被灰色雾气掌控的空间吗?

  那杨可去哪里了!?真是的,关键时候就知道指望不上他!

  欧阳嘉屏住呼吸,胡思乱想着,忽然那种轻微的沙沙声被突如其来的‘咔’一声打断了,她吓得惊跳了起来,不小心顺手把门也给带开了。

  门四敞大开,气息内外交通,寂静的走廊上,她和不远处的保洁阿姨大眼瞪小眼。

  那一声咔原来是保洁阿姨转动长拖把调整方向发出的动静,她听过没有一千遍也有八百遍,却在刚经历过一个逃亡之夜之后,被这么普通的声音吓得失态,简直是奇耻大辱。

  “加班呀?”保洁阿姨也知道在这个公司熬夜是常态,并没太在意,只是例行询问,“要我现在进去打扫不?”

  欧阳嘉若无其事地伸手理了理头发,胡乱地点头:“好啊,麻烦了。”

  她回身抓过手机往外走,又装作不经意地问了一句:“阿姨,你刚才来的时候,看没看见别人啊?”

  “没有呀。”阿姨目光在她的脸上转了一圈,心领神会地一笑,“就算看见了,我也说没看见。”

  “不是……你误会了。”欧阳嘉尴尬地笑了笑,“我是说……”她指了指对面的格子间,“那边没人吗?灯是你关的吗?”

  阿姨回头看了看:“哎呀,这个没注意啊,不过灯不是我关的,我上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了。”

  欧阳嘉哦了一声,慢慢地走到对面,果然,大部分办公桌上东西虽然堆着,还算整齐,可以看出主人不是匆忙离开的,电脑关掉了显示器,大部分的杯子都不在桌面上,应该是临走时扔到茶水间清洗去了。

  这么说来,昨天她迈出办公室的时候,一脚跨入的,真的不是这个次元的真实世界。

  她现在算是回来了?小花也回来了,那杨可呢?!

  欧阳嘉一念及此,赶紧摸出手机,看着信号和WIFI都满格,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不自觉地舒了一口气,找出杨可的号码拨了过去。

  对面一直响着提示音,却没有人来接,就在欧阳嘉心往下一沉,准备叫起小花来‘大战第二层空间副本’的时候,杨可终于接通了,劈头喜滋滋地问:“老婆!你要肉包子还是香菇菜心的素包子!?”

  “什么包子!”欧阳嘉焦急地问,“你现在在哪儿?”

  “哦……在包子铺啊!”杨可理所当然地说,“我不常来你这里,没想到这边小巷子里有一家特别好的早点铺呢,价廉物美,豆浆才一块钱一杯,老板!再给我来俩茶鸡蛋!”

  手机那头传来‘老板,来五个豇豆包子’‘老板,给我两杯紫米粥四个肉包子’之类的嘈杂声音,透着一股市井烟火气,欧阳嘉闭了闭眼睛,心头一松,在如释重负的同时又怒火中烧:“我还担心你,不知道你去了哪儿呢!你倒好,没事人一样跑去买包子了!”

  “老婆,你关心我呀?”杨可的声音陡然升了调,开心得尾音上扬,简直就要飞起来了,“我买了包子马上来!等我啊!一起吃早餐。”

  “别!”欧阳嘉断然拒绝,“我吃不下,你别送了。”

  现在不是昨天,整层办公室里除了一个女鬼别的什么都没有,保洁阿姨一个大活人在呢,马上少不得同事也陆陆续续来上班了,被大家看到杨可……就他那个自来熟,又一天到晚嘴叭叭叭没个把门,什么都往外倒的样子,她欧阳嘉可丢不起这个人!

  “怎么啦?”杨可耐心地哄她,“不吃早饭怎么行?咱们昨夜不是刚大战了一场吗,正需要补充体力。”

  听到手机背景里传来路人忍不住的窃笑,欧阳嘉连生气的力气都没了,真让他这么胡说八道下去,她连这条街都别走了。

  咬着牙,她只能无奈地妥协:“你送到楼下吧,我在那儿等你。”

  

早上六点钟不到的环球广场,是一个非常奇特的所在,安静得简直不像是在闹市区,这个时候,加班的还没走,上班的还没来,连送桶装水的车都不在,放眼望去,除了在停车场门口打盹的保安,就是扫街的环卫工,那扫帚有规律地唰唰声让欧阳嘉心有余悸,特地走远了一些,站在旗杆下张望着。

  夏天的早晨,微风还带着凉意,经过一夜的煎熬,她非但不感到疲惫,反而有种奇异的兴奋感,头脑晕乎乎的,却又很清醒,明明身体状态不大好,精神上却具备了还能再熬一天的能力,这时候让她去上床睡觉都是不可能的。

  昨天夜里,在危险时刻逼近,威胁到她的生命的时候,她也曾后悔过,为什么要把自己处于危险之中呢,罗明要重启那个项目,自己不要理会不就完了,当时拎包走人的话,现在她还在休假中呢,为什么要这么较真,硬要鸡蛋里挑骨头一样地为别人的错误买单呢?就算这个项目会让公司蒙受巨大损失,那也是罗明的责任,不是她的。

  她为什么要这么不知疲倦地奔跑,用尽最后一丝力量,也要朝着前方的目标奔去呢?其实现在的她,和过去相比,已经很好了,她考上了高中,考上了大学,离开了老家的村庄,和那里的所有人,她工作体面,收入丰厚,一早结婚,老公有房有车,给自己做足了面子,没有人会再用估价的目光看着她,只为了掂量她好不好生养,值不值几万块的彩礼……

  欧阳嘉抱紧自己的手臂,默默地想,也许这就是她停不下来的原因。

  恐惧,从少女时代就一直追着她的脚步,逼得她从来不敢松懈,往上走,到光里去,掌控自己的命运,就算有一天,自己偶尔失误变得一败涂地,也要有一个安全的地方让她容身好东山再起,她的生命里没有避风港,只有不断地向前冲……

  “媳妇儿!”她正在出神,远处传来杨可的叫声,抬头一看,他拎着塑料袋从对面的巷子口跑来,看见她,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举起手,用力地挥着,“我来啦!”

  看吧!就这样二傻子一样的夯货,她怎么敢把自己的未来和他联系在一起!

  欧阳嘉心里充斥着无可奈何的失落,和憋气的委屈,站在原地没有动,杨可一溜小跑到了跟前,献宝似的说:“快快快,热包子,刚出笼的!绝对不是那种一直开火熥得软塌塌的货,吃鸡蛋吗?我给你剥。”

  “你去哪儿了?乱跑什么!?”欧阳嘉闻到包子味,也没什么食欲,先兴师问罪,“我一醒来就在自己的办公室,你还记得昨天夜里发生什么事了吗?我只记得小花要变回来,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杨可想了想,不在意地说:“跟你一样,我也晕倒了。”

  说着又怂恿道:“别说这么说了,赶紧吃包子,素的在这边,这边是荤的,凉了不好吃,这边还有豆浆……”

  “那你醒来是在哪儿?”欧阳嘉追问道。

  杨可张望了一下,指了指:“就在那边啊!大门口,艾玛别提了,一个保安,一个环卫工,还以为我是流浪的倒卧,喝酒的醉汉什么的,我醒来的时候,他们俩正围着我准备报警呢!幸亏我醒得及时,不然手机都被他们摸走啦!”

  “啊?”欧阳嘉难以置信地问,“那你醒来,别的什么都没干,就跑去买包子了?你心可真够宽的啊!”

  杨可犹豫了一下,诚实地说:“我饿了啊,亲爱的你不饿吗?昨天夜里咱干的可是体力活儿。”

  “闭嘴!”欧阳嘉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杨可总能这么轻易地挑起她的火气,让她怒火冲天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不想吵架就闭嘴!”

  “哦……”杨可乖乖地闭上了嘴,过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道,“你怎么又生气了,我也是怕你饿才去找地方买早点的,老板刚上了蒸笼,还没开张呢,我守在炉子旁边,拒绝了三个孙子要上学企图插队的大妈,我容易吗。”

  欧阳嘉忍无可忍地说:“那我呢?你就没想过我吗?”

  杨可越发奇怪了:“我特地给你买了素的啊。”

  “我……”欧阳嘉现在感觉自己刚才的担心就是个笑话!也是,杨可这么厚脸皮的货,不管到哪里,什么情况下,估计都能活下来!

  杨可看她气得要炸毛的样子,却微笑了起来,用温柔的声音安抚道:“好啦,老婆,我知道你为什么生气,你大概是昨天晚上受惊过度,心有余悸什么的,觉得这个世界很不真实,说不定是梦中梦之类的,所以一定要找到我才安心。”

  他竖起一根指头,庄严地说:“根据我多年来对神秘现象的研究,这种所谓割裂空间之类的幻觉,势必范围不会太大,没有一种力量能完美地复制一座城市,就像昨天我们遇到的那种灵异现象,已经是登峰造极了,也不过是复制了一层办公楼,所以我想,我不急着进去,要往外走,只要能在附近找到和现实世界相符的存在,就证明我们是安全的,这是正常的现实社会。”

  杨可说完,略带骄傲地拿了个热腾腾的包子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地说:“看,能吃的包子,这就是铁证。”

  欧阳嘉瞪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马!后!炮!”

  说完,她从杨可手里抢过装着素包子的塑料袋,一声不吭地转身走向大楼。

  杨可没有阻拦,笑着嚼嘴里的包子,等到咽下去之后,眼看着欧阳嘉都快走到大门口了,才高声喊道:“欧阳嘉!”

  两扇自动门在她面前滑开,欧阳嘉却没有进去,不甘不愿地扭头,微微扬起下巴,用一种爱理不理的腔调回答:“干嘛?”

  大大的笑容在杨可脸上绽开,他一手拿着半个啃过的包子,一手拎着塑料袋,简简单单地穿着T恤牛仔裤,形容略带落魄,晨光中却意外地显得特别帅气。

  他眯着眼睛,近乎无赖地宣布:“你听好了!我是不会同意离婚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