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一章

3620 2018-11-25 09:00:37

在一阵鸡飞狗跳之后,欧阳嘉终于平息了怒火,板着脸坐在圈椅上,拒绝去后面享用乳胶懒人沙发,一副要和杨可划清界限的模样。

  “亲爱的,别生气了。”杨可腆着脸凑过来,“大热天的再气出一身汗多不舒服,喝水吗?我知道你不喝饮料,特地买了苏打水,就等你什么时候来视察工作。”

  欧阳嘉冷冷地说:“我不喝苏打水的,只喝sparkling water。”

  “那是啥?”杨可困惑地问。

  “呵,也许是你大学没考过四级的证据。”

  “不要污蔑!”杨可郑重地说,“我之所以一直没工作,绝对不是因为四级没过拿不了毕业证书,你可以怀疑我的人格,但不可以怀疑我的学历。”

  欧阳嘉耸耸肩,拒绝和这家伙再讨论不着四六的话题,抬头打量了几眼店铺,是这条街上统一格局大小的定制模板,中规中矩,甚至外面的装修都有点相似,里面被杨可改造过了,高高的屋梁,吊着一盏不伦不类的‘北欧工业’风格的吊灯,柜台和陈列架包括她坐着的一套圈椅却是中式的,看上去真有点草台班子匆忙搭就的感觉。

  她这一路走来,看到了不少家店铺,有些是卖全国所有景点大同小异的东西,丝绸,苗银,瓷器,檀木梳子……有的招牌却独出心裁,陈列的东西她看了都不知道是什么,只觉得‘大约是冷门的艺术品’,唯独到了杨可的这家店,摆的全是石头。

  还不是什么太湖石,寿山石,黄河石,戈壁石之类的摆件,纯粹是一些矿石标本,奇形怪状,多看两眼就以为自己走进了地质博物馆,谁撑得没事会到仿古景点一条街来买矿石?难怪生意冷清到不像话。

  “怎么样?!我这里不错吧?”杨可得意洋洋地说,像是要在她面前迫不及待开屏的公孔雀。

  欧阳嘉本来懒得评价的,还是多问了一句:“我怎么记得当年你妈买在这里给你吃租的商铺是开木器店的?”

  “不要这么见外,是咱妈买给咱俩的结婚礼物。”杨可纠正道。

  蓝桑坐得近,虽然眼睛沉浸在剧情跌宕之中,还是耳朵一竖,听到了关键词,插嘴道:“原来这家店本来就是你的啊!小杨哥?你还跟我们说是你租下来的呢!

  欧阳嘉似笑非笑地看着杨可:“不介绍一下?人家刚才还给我指路来着呢。”

  “呃……也没什么可介绍的。”杨可尴尬地说,“这是对面那边……苗银店的小妹。”

  “你好!我叫蓝桑!”蓝桑坐着人家的地儿,用着人家的WiFi,吹着人家的空调,免不了手软嘴短,赶紧露出笑容,抢先打招呼,“小杨哥人好,一直关照我们!”

  “欧阳嘉。”这么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句,她的眼睛转向杨可,着重语气说,“我知道他是个好人。”

  蓝桑敏感地觉得她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赶紧低头看着手机屏幕,装聋作哑,就差在脑门上贴张条‘我不存在。’

  好在欧阳嘉也没打算跟一个小姑娘过不去,摆出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问杨可:“把铺子租给别人,自己躺着收房租,不是你一贯的人生理想吗,四年了,怎么突然想起来自己开店当老板了?”

  杨可摆出一副深沉的样子,郑重其事地说:“我想了很久,觉得你说的对,我年纪不小了,的确不该成天东奔西走,是该找个固定工作安稳下来,既然手上有个商铺,不如就收回来试着经营,反正房租不用交,也就是些水电卫生费,亏也亏得起。”

  他眼睛发亮,看着欧阳嘉,讨好地说:“你看,我有按照你的想法在改造自己。”

  “免了,别说得好像我多勉强你一样。”欧阳嘉断然拒绝,“我已经说过了,你不符合我的要求,也没必要为了迎合我而硬改变,咱们明明只要分开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为什么一定要彼此约束?”

  “我没有约束你啊!”杨可嘿嘿地笑道,“当然了……我这个店吧,的确缺一个老板娘,如果你肯来的话……”

  欧阳嘉斜了他一样,冷笑道:“杨可,互联网小贷金融也是一份正经的工作,和我从前做的风险投资只是项目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你别以为我现在落魄了,需要回来跟你开夫妻店了。”

  “哪能呢!”杨可顿时叫起来,“我心目中老婆大人最厉害了!到哪里都是行业精英,能把工作做得特别漂亮的那种!你做小额信贷也是最厉害哒!我还等着你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呢!”

  欧阳嘉叹了口气,也许是室内空调把气温调整得十分合适,她坐下来这会儿,浑身阴凉,汗落了下来,心情也好了很多,看杨可居然顺眼多了,苦笑道:“也只有你,会无条件地吹捧我。”

  杨可干笑了两声,又讨好地问:“怎么样,我这里还不错吧?”

  看着他一脸‘求表扬’的渴望,欧阳嘉敷衍地点了点头:“嗯,不错!”

  杨可得道了一句肯定,乐得就差飞起来在屋梁下转三圈了,兴致勃勃地说:“我是有考虑的!这里风水很不错,一旦遇到什么事,四面八方都有救兵,你看!对面是卖泰国佛牌的,左边第二家是卖北欧精灵的!右边第三家是卖喜马拉雅水晶坛城的!再过去,斜对面那家是卖生辰宝石的!往另一边走,是卖藏传蜻蜓眼天珠的……”

  他冲回柜台里,搬出来一个收纳箱,献宝一样给欧阳嘉看:“我已经每家都去拜访过了,这就是我请来的各种护身符,保证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什么妖魔邪祟能上你的身。”

  欧阳嘉看都懒得看,把脸转向一边,喃喃地说:“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封建迷信……国内本土的都不够了,要弄北欧精灵!还喜马拉雅!”

  “哎!你别不信啊,大自然的神秘力量,需要敬畏!”杨可兴致勃勃地说,“我跟你说,昨天我刚在前面那家水晶店请了一尊‘天然开光粉水晶七星阵’,果然今天你就上门了!”

  欧阳嘉佯装吃惊地抬手掩着嘴,瞪大眼睛,求知欲非常强烈地问:“真哒!这个什么什么阵,功效是什么呀?”

  “是招桃花,利姻缘,稳定感情!”杨可不假思索地说。

  欧阳嘉把手放了下来,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嘲讽:“杨可,一把年纪越来越活回去了哈!?X大地质系四年本科读下来,粉水晶是什么玩意儿你自己心里没数啊!?有个鬼的‘招桃花利姻缘稳定感情’的作用!也亏我爸现在是失踪,被他知道你还信这玩意儿,以后你别上他的门了!教出你这样的学生来,丢不起这个人!”

  被她骂的头都低了下来,杨可抱着自己的宝贝箱子臊眉耷眼地分辨:“就是玩玩……求个心里安慰嘛。”

  “姐姐……啊不,小杨嫂。”蓝桑实在坐不住了,哪怕是剧集还差十几分钟没看完,也不好意思在夫妻吵架当中继续待下去,磨磨蹭蹭地站起来走到门边,“你们聊,我回店里去了。”

  临开门的时候,大概是经常来蹭东西蹭得有点感情,她还躲在门口劝了一句:“你们吵架不要紧的呀,但当着人,多少给小杨哥留点面子,大男人噻!”

  说完,她就溜了。

  欧阳嘉瞥了杨可一眼,杨可马上紧张地就地立正站好:“老婆!你不要误会!那真的就是个店员小妹儿,高考落榜,才从家乡出来打工的,屁事不懂,成天就知道玩,我绝对不可能起了外心的。”

  “你还打听得怪清楚的?”

  “这还用打听!她那小嘴叭叭叭的,没流量了就到处蹭WIFI,一条街的人都知道她从哪儿来,家在哪儿,家里几亩地,地里没有牛……我就是找桃花,也不能找这样的啊!”杨可心急地辩解。

  欧阳嘉歪着头看他:“那你打算找哪样的啊?”

  “老婆我错了……”杨可麻溜地承认错误,“没有打算!没有桃花,除了你,什么都没有!”

  “懒得理你。”欧阳嘉啐了一声,起身要走,“我就是跟你说一声,今天难得有时间,我等会回家收拾点东西,你知道就行了,别到时候你回去还以为家里进了贼,再报个警什么的,给派出所的同志添麻烦,不好。”

  杨可立刻说:“那我开车送你!也省得你打的了,正好你搬了新家就一直忙,我还没上门拜访过呢。”

  欧阳嘉撇了撇嘴:“店开着呢,大下午的,说关就关?”

  “没~~~~事!反正也没什么客人!”杨可不在乎地说。

  欧阳嘉无奈地摇了摇头:“杨可,你还是跟从前一样想一出是一出,什么时候才能踏踏实实地做成一件事?”

  “我是在做啊!”杨可委屈地说,“这个店从装修到进货,都是我一手操办的,你知道我进这些矿石标本费了多大的劲儿嘛,还要挖空心思给这些顽石想营销点怎么吹捧,石头嘛,遍地都是,不投其所好,弄的高逼格一点,更没人买了。”

  欧阳嘉耸耸肩:“那你加油。”

  “加油不在一下午。”杨可厚着脸皮说,“天大地大没有老婆的事大,走!我送你回家,然后帮你收拾东西,小花呢?睡着了吗?这会没人,把它扔在店里看家吧!”

  自从上次发现小花‘进化’完成,其实是可以脱离欧阳嘉的身体单独存在之后,杨可就千方百计地想说服欧阳嘉早日‘让孩子独立生活’,免得干扰二人世界。

  欧阳嘉气笑了:“就你这一屋子破石头,有什么要守的,小偷不嫌沉吗?”

  “可不能这么说,我刚收了一块水硅铅铀矿!可好看了!”杨可眉飞色舞地说,“是难得的琥珀黄!放射星的形状完美无缺,还有隐晶质集合体,尤其那个油脂光,啧啧!我敢说,省地质博物馆那块都不如我这块漂亮!”

  “花了多少钱啊?”欧阳嘉第一反应就是问价钱。

  “也没有多少啦,前期投入,而且是老同学牵线收的,一顿饭就解决了。”杨可不在意地说,“钱的方面,你只管放心。”

  “别!”欧阳嘉立刻声明,“我对你的钱可没任何想法。”

  杨可冲她一眨眼:“不客气嘛,钱算什么,身体都是你的。”

  “我走了。”欧阳嘉面无表情地转身走向门口,杨可大呼小叫地忙乱收拾:“等等我!我关空调,拿手机,还要关门……”

  欧阳嘉不理他,伸手推开了大门,下午的热浪顿时凶猛袭来,她下意识地皱起了眉。

  和热浪一起滚滚而来的,还有对面店门口,一个尖利的女声谩骂:“你们这是什么骗人的黑店!骗钱!一点都不灵!”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