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3565 2018-11-15 09:01:45

欧阳嘉耐心地等着,红裙子姑娘却没有一点去接咖啡的意思,只是这么站在她面前,挡着咖啡机,身体有一种特殊的僵硬,突兀地站在房间中央,要不是手臂偶尔有点小动作,几乎让人以为这是个假人模特。

  “不好意思?”欧阳嘉时间金贵,才不会这么无休止地等下去,她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尽量和气地问,“你没事吧?”

  总不会是加班太累,站着睡过去了?这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红裙子姑娘浑身一抖,乌黑的长发左右晃动着,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那意思大概是‘没事’,欧阳嘉本来就不算个善良的人,此时此刻自己的职业生涯在生死关头,更没有闲工夫关心一个大半夜在茶水间伤心失意到咖啡都不喝的同事,于是大言不惭地说:“那,我先接了?”

  对方还是没出声,就在欧阳嘉耐心几乎要消失殆尽的时候,红裙子姑娘默不作声地向左边横跨了一步,手脚僵硬得这个简单动作都做得像蹦一样,却也把位置给她让了出来。

  欧阳嘉说了声‘谢谢’,就越过了她,径直走到咖啡机前面,把大马克杯塞到接水盘上,轻轻一按,黑褐色的液体顺畅地流了出来,带着腾腾的热气,和浓郁的香味,是OFFICE惯有的味道。

  也是陪伴她度过无数个深夜的利器,欧阳嘉有时候觉得自己的身体里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咖啡。

  话说回来……死小花到底去哪儿了!

  她一时走神,去端咖啡的时候动作过大,被漾出来的咖啡烫到了手,下意识地躲了一下,大半杯咖啡就这么泼了出来,不但地板上到处都是,甚至还溅上了她的裙角和小腿。

  “卧槽!”欧阳嘉情不自禁地爆了粗口,向后跳了一下,不防撞到了正好站在身后的红裙子姑娘,她手忙脚乱,一边稳住手上的罪魁祸首咖啡杯,一边回头道歉:“对不起……”

  就在她回头的一瞬间,红裙子姑娘飞快地把头低了下去,柔顺的黑色长发沿着两颊披泻下来,正好挡住了脸,只露出中间一条缝隙,而且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也看不到她的真面目。

  她摇着头,向后退了一步,动作依然僵硬,也依然没有出声。

  欧阳嘉心里奇怪,却也顾不上这许多,去一边的台子上抽了纸巾,过来蹲下擦着地板上的咖啡渍,无意中一抬眼,注意到了红裙子姑娘的双脚。

  之所以说是双脚,因为她并没有穿鞋,一双赤裸的白脚就这么踩在地上,鲜红色的指甲油颜色很漂亮,但也许是牌子不咋的,已经开始掉色了,更可怕的是还沾在了脚板上,斑斑驳驳的红色。

  “你……”欧阳嘉蹲着,指了指,想提醒她,又想到,也许是加班忙昏了头,穿着高跟鞋难受,反正办公室又没人,索性脱下来松快松快,来倒咖啡的时候忘记了穿鞋,也未可知。

  这个社会对女性的仪态要求太苛刻,她并没兴趣指正对方,只说了一个字就停了,继续擦地上的液体。

  等她收拾得差不多,站起来把纸巾丢进垃圾桶,重新打了一杯咖啡,刚要出门,就听见红裙子姑娘第一次开口说话了:“你……裙子脏了……要去卫生间清洗一下吗?”

  欧阳嘉心想,哦麻蛋!可别跟我提卫生间!又想起小助理说的那个可怕场景了!一进门要是看见所有同事都站在里面齐齐整整,听到声音转头看着我可咋办?

  “走,走吧,我也去。”红裙子姑娘低着头说,“一起。”

  哎,那倒还不错,欧阳嘉心想,有个伴儿一起去,也许就没那么吓人了,说起来也是可笑,自己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女性,白天日天日地,嘴上什么都不怕,真到了夜里,面对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居然上个厕所还要结伴而行,简直是自打脸。

  红裙子姑娘抢先一步去开了门,欧阳嘉放下咖啡杯,跟在后面也走了出去。

  走廊里还是刚才的样子,格子间空空荡荡,在这段时间里也并没有人回来过,欧阳嘉甚至开始思索是不是发生了火警地震什么的,大家都被紧急疏散了?自己是因为投入得太认真,所以没听到?

  哒,哒,哒,两人一前一后走着,欧阳嘉除了自己的高跟鞋声,总能听到一种轻微的滴答声,很均匀,有规律,但她分辨不出是什么声音……红裙子姑娘光着脚,踩在地上悄然无声,走廊里又没挂着钟。

  是了,一种近乎秒针滴答的声音,又像是水滴持之以恒地低落,细微,渺小,却让人无法忽视,听到的时候,整个心神就被吸引了过去。

  “什么声音?”欧阳嘉奇怪地问。

  红裙子姑娘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她走路的姿态也有点僵硬,好像坐久了,关节都开始僵硬一样,脚下像装了弹簧,是不是就要轻轻地绷直身体一下,不过走得依然很快,欧阳嘉不是个爱交际的性格,沉默地跟着,两人没多久就走到了卫生间门口。

  卫生间也亮着灯,推门进去,一溜儿的隔间都关着门,离得远,看不清上面的开关是红色还是绿色,但欧阳嘉没来由地就感到‘稳稳的不安’,这种强烈的预感甚至让她丧失了上厕所的勇气,心里只想着赶紧洗掉身上的咖啡污渍好走人。

  她这么一愣神的功夫,红裙子姑娘已经走到了洗手池旁边,打开水龙头,伸出一双在灯光下尤为苍白的手,在哗啦啦的水流下,缓慢而坚定地洗起手来。

  这一幕,突然闯入了欧阳嘉的视野,她一阵眩晕,有什么被忘却的记忆碎片从脑海深处浮现起来,断断续续,支离破碎,但清晰鲜明,确定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对,就在这个卫生间里!她记得,她从隔间出来,看见一个红裙子姑娘在洗手,不紧不慢,一直在洗,一直在洗……

  欧阳嘉情不自禁地把目光投向对方身上那条‘红裙子’,不是大红色,是一种奇怪的赤褐,那颜色……就有点像……

  不不!别吓唬自己!她疯狂地在内心呐喊,只是个巧合,一定是巧合!公司里那么多女同事,肯定有穿过红裙子的,自己记住了这个画面,在这种情境下只是巧合,想起来凑到了一起,绝对不是她想象的那样!

  她这么想着的时候,红裙子姑娘微微偏过头来,乌黑的长发依然遮蔽着面颊,只能从动作上看出来,她正透过头发的缝隙看着欧阳嘉,幽幽地说了一句:“加班啊?”

  要了命了!这句话她也很熟悉!这个场景……下一幕……

  被压抑到脑海深处的记忆拼命挣扎着要浮上来好被她想起,但一种求生的本能却让欧阳嘉死死地按住了,绝对不要去回想!那一定是可怕的记忆,所以她才会忘掉!

  都是该死的小助理!白天给她讲什么鬼故事,结合自己的奇异经历,什么都凑到一起去了,这是要吓死她吗!?

  欧阳嘉没注意到,在两人的脚下,沿着雪白的瓷砖,一股灰色的‘雾气’无声无息地以红裙子姑娘的赤裸双脚为中心,悄悄地蔓延开来,幅度很大,就呼吸几次的时间,已经延伸到整个卫生间,沿着墙壁向上席卷,很快,整个卫生间都被包拢在其中,颜色被冲淡了,遮在墙壁表面,不注意看几乎无法辨认,但‘雾气’表面并不是光滑的,隐隐有无数旋涡形成的小口在其中,搅动着‘雾气’,像一张张小嘴,贪婪地跟外界交流着。

  “吞噬……吃了她……好想吃……”

  欧阳嘉听不见,但这并不妨碍她天生警觉,当机立断地说了一句:“反正回家要洗的,算了吧。”,说完,没有丝毫停顿,转身就走。

  “别走!”

  她最担心的事发生了,背后哗哗的水声陡然中断,一阵风声袭向她的后背,是那个红裙子姑娘伸手试图阻拦她,“你要洗干净!”

  欧阳嘉别看穿着高跟鞋,一到紧急关头,动作敏捷如脱兔,她脚下一蹬,毫无形象的整个人扑向房门,嘴里喊着:“不必了!”

  不管是人是鬼,她一秒钟都不想在这个地方和这个神秘的女人再待下去!

  她转身的瞬间,视野里似乎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是整个房间都开始扭曲的模样,但欧阳嘉并没有在意,她全部注意力都在怎么尽快逃离这个房间,一步跃出,同时伸手,去够房门的把手。

  就在她接触到门把手的同时,背后红裙子姑娘的手掌也搭上了她的肩头,一个带着哀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听我说说话,好不好……我想工作啊,我也想加班……帮帮我,好不好?”

  欧阳嘉心乱如麻,已经顾不上思考‘这些话听起来也很耳熟’,只是瞪着手握的把手,怎么回事!她为什么好像看到了门上,地上,甚至墙上,都模模糊糊的,完全不是平时看见的样子。

  是自己的眼睛发花,还是真的如她所见,是蒙上了一层奇怪的‘灰气’?

  “别走……”红裙子姑娘还在哀求,“帮帮忙……”

  欧阳嘉的脾气就在这一刻骤然爆发,粗鲁地喊了一声:“去你妈的!”,一抖肩,甩掉红裙子姑娘搭在她身上的冰冷的手掌,同时一手拎起裙角,高高地抬起右腿,以一种小太妹打架的姿势,悍然一脚就踹向了那扇笼罩着灰气的门。

  一声巨响,是卫生间的门被她踹开,用力过大,弹到墙壁又差点弹了回来,欧阳嘉就趁着短短的一刹那飞快地窜了出去,惊魂未定地连跑了几步才停下,抚着胸口,往回看去。

  卫生间的门紧闭着,里面没有任何声音。

  按理说……如果跟她对话的真是同事的话,被她这么一惊一乍地吓到了,应该立刻追出来说点什么,但是并没有,红裙子姑娘就这么安静地待在卫生间里了。

  欧阳嘉难以置信地摇着头,仓皇地转身向自己办公室跑去,路过茶水间的时候,连咖啡杯都没拿,真是疯了,不过就是加个班而已,怎么会遇见这种事?

  难道那些她嗤之以鼻的‘office有鬼’都是真的?还是自己压力太大,精神紧张,白天被小助理神神鬼鬼地吓到了之后,晚上就开始出现幻觉了?

  欧阳嘉跌跌撞撞地差不多跑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突然静谧的走廊里发出了‘叮’的一声,听得分外清楚,有电梯上来了。

  “没完了是吧!”欧阳嘉的怒火腾地一声就冒上了头顶。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