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3485 2018-09-04 10:13:34

 凌晨四点半,即使在夏日,天也没亮,医院的住院大院里更是一片死寂,连值夜班的医生护士都利用这难得的黎明前的空闲时光打个盹儿,养养神。

  所以这‘抗拒治疗’夫妻组的逃脱行动进行得十分顺利,杨可先打开窗,探出头,观察了一下四周环境,很好,因为天气缘故,大家都开着空调,所有的窗户都是关着的,这样就免去了很多麻烦,他爬出窗户,沿着落水管爬下了四楼,身手利落无比。

  欧阳嘉下来的比他要困难一点,毕竟已经做了四年的办公室白领,出入则套装,脚下高跟鞋,笑容和头脑才是武器,这种登高爬低的事很久没做了,幸亏有小花帮忙,细长的茎秆一路下来都绕着她的腰部转一圈,再缠在落水管上,保证她绝不会因为失手而掉下去。

  “麻麻放心!我会保护你哒!”它信誓旦旦的说。

  杨可在下面鬼鬼祟祟地等着,借着冬青树的黑影隐藏自己的存在,兼任放风,不停地回头看,等到欧阳嘉最后离地面一米的时候,干脆上去拦腰一把抱住她给接了下来,一边公主抱,一边还遗憾地说:“哎,想起我们当年约会回来晚了,怕赶不及女生宿舍的门禁,不绕路走大门,都是我托着你,从围墙翻过去抄近路,还记得吗?多美好的回忆啊。”

  欧阳嘉一只手臂环绕着他的脖子,嘴巴贴着他的耳朵,状似亲密,说出的话却冷冰冰的:“别把自己说得跟个英雄一样,那时候翻墙你比我还慢,要不是我在上面伸手拉你,你跳起来都够不到墙头。”

  杨可尴尬地笑了笑:“美化一下嘛,亲爱的你真会打击人。”

  根本懒得理他,欧阳嘉从他手臂里跳了下来,脚尖点地,身体伏低,两人做贼似的一路小跑,憋着大气不敢出,一直跑到了地下停车场,遮遮掩掩地从监控找不到的地方找到了车,坐进去之后,立刻发动,驶离了医院。

  “咱们这不算逃医药费吧?”杨可一边开车一边自我安慰,“护士也没朝我催款,你又有医保,不属于那种因为还不起欠账逃跑的性质。”

  欧阳嘉斜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闻言嗤笑道:“做都做了,性质不同有什么不一样吗?结果还不是我们跑了,你这个人就这样,永远想粉饰自己的行为,虚伪。”

  “好好好,我虚伪。”杨可没脾气地说,迅速转移了话题,“饿了吗?咱们先回家换衣服,还是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

  “说什么呢!”欧阳嘉微微睁开眼睛,从眼睫毛的缝隙里,闪过一丝锐利的寒光,脸上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一字一句地说,“当然是先去找回场子。”

  

   在这个城市刚刚开始苏醒的时候,各个区域还处在不同的阶段,空无一人车辆稀少的大街上已经有环卫车在叮叮当当地打扫,早点摊的老板揉着困倦的双眼,摆开门面,开始烧水捏包子,并没有客人上门,而在酒吧街这种地方,似乎和深夜并没什么不同,各种色彩斑斓耀眼的霓虹招牌争奇斗艳,音乐震天响,但也有人开始摇摇晃晃地往外走,回家好睡觉,或者洗个脸直接去上班,开始新的一天。

  而在被各种新盖的建筑包围的皮老板的小院子里,五点多的时候,一切都很平静,维持着和城市热闹脱离的幽静,只有墙角的细竹随着清晨的一阵凉风在微微摇晃,竹叶发出细细的沙沙声。

  皮老板虽然是开夜店的,但却起得很早,这也拜他早年的江湖生活所致,那时候风云变幻,外有无产阶级铁拳,内有江湖内斗厮杀,无不是要他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提防的生死攸关的大事,见过太多的人在温柔乡里一闭上眼睛就死得血肉模糊,他从来不敢有超过两小时的睡眠时间,哪怕增加睡眠次数,也绝对只把自己离开权力掌控的时间严格控制在两小时之内。

  等到退休了,金盆洗手了,才稍微改了一下这种生活方式,但积年累月养成的习惯又哪是能改掉的,再安稳的生活也不能给他足够的安全感,让他不在梦里突然惊醒。

  至于梦到的是什么,不说也罢。

  今天也不例外,他昨晚九点睡了一觉,十一点起床,喝了点茶,听了一会儿散打书场,凌晨四点才又睡下,不知道怎么的,这一觉睡得份外地警醒,不到五点已经醒来三次,而且无关做梦,只是一种常年走在刀口的人,慢慢培养出来的警觉。

  既然频频醒来,那就干脆不要睡了,反正他现在过的是退休养老生活,没有什么要紧的大事,随时随地倒头就睡,哪怕有什么要紧的大事……跟他过去面临的腥风血雨那简直是小孩子过家家,耽误几个小时也无妨的。

  所以他今天起得很早,梳洗之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慨了一下岁月无情,又庆幸自己还是运气好,居然能看到自己衰老的模样,没有像很多兄弟一样,把最后的镜像永远凝固在年轻时代。

  带着这样半喜半悲的情绪,他摸了摸肚子,准备今天早餐吃得丰盛一点,好好享受生活。

  打开房门,空调带来的凉气和郁气一股脑地冲了出去,置换进来的是一大早带着丝丝凉意的清新空气,院子里草木的清香,和着咖啡特有的浓郁味道,闻起来让人精神一振。

  等等,哪里来的咖啡?

  皮老板第一热爱传统文化,第二崇尚养生,咖啡这种东西在前面酒吧也许还有,但是绝对不会出现在小院里的,而这股香味如此浓郁,离得一定很近,不像是从什么地方飘来的,简直就在院子里。

  此时天光乍破,晨光初露,太阳还没有升起,远处天边还有霓虹闪烁,小院里的光线半明半暗,足够他看清楚素日待客用的椅子上,坐着两个不速之客,一人捧着一个纸杯,正在小口小口地喝着。

  咖啡味道,就是来自于他们。

  皮老板这把岁数,经历过的大场面七天七夜都说不清,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没见过,对于一觉醒来,自己的私家院子里突然出现两个大活人,也波澜不惊,步履从容地慢慢跨过门槛,一边伸手挽着唐装的袖子,一边淡淡地说:“早啊。”

  “早!”杨可立刻挥手招呼,一脸高兴地说,“皮老板,你起得真早!我还以为要等一会儿呢。”

  皮老板笑了笑,放下了半颗心:“原来是你们二位啊。”

  “可不就是我们!”杨可站起来,和他对着假笑,“不请自来,抱歉啊!但是这事呢,比较急,我想最好不要再等了。”

  说着,他眨眨眼,对皮老板举了举手中的纸杯,假惺惺地说:“咖啡?”

  “不用了。”皮老板站在台阶上,暗暗地站好了丁字步,进可攻退可守,一边婉言谢绝一边打量了一下四周,“我不爱喝这洋玩意儿。”

  “是呢!但是太早了,只有便利店开门,那里不是咖啡就是奶茶……茶嘛皮老板是懂行的,我们可不敢班门弄斧。”杨可笑得眯起了眼睛,看他左顾右盼,好心地提醒他,“不用找了,我们偷偷进来的。”

  “偷偷?”皮老板气笑了,“原来二位也知道自己来的不光彩啊。”

  他干脆地把手一摊,脸色平静,气度凌厉地说:“明人不说暗话,请问二位,你们也是遵纪守法的公民,夜里偷偷溜进别人的私宅,有何贵干啊?哦,我知道了,想必不管我怎么说,甚至还帮你们查了一下潘教授失踪的线索,你们都认定,他的失踪和我皮某有关,因为我之前混过黑涩会嘛,这样的罪名不栽在我头上,却教哪个去领呐?”

  看着杨可的脸,他发出一声冷笑:“你们心里要是怀疑我,去报警嘛!让警察来问我,何必自己也做起偷鸡摸狗见不得人的勾当,以为没人看见,摸到我这里来,就能找到线索?放屁!”

  杨可一直微笑着看他,也不说话,至于欧阳嘉,则根本没转身,只能看到一个低头的背影。

  皮老板说了这么一通,发现对方没反应,简直有种打在棉花堆上的感觉,更憋闷了,断喝一声:“看来我是掉牙的老虎,吓唬不了人喽!你们大约以为我自己是黑涩会,所以不敢报警?龟儿子哟!老子现在是铁板钉钉的合法商人!信不信我一个110打出去,等会警察就来招待你们去吃五天拘留?好好的前途自己都给断送掉!”

  杨可终于开口了,刚说了一句:“明人不说暗话,其实呢……”就被欧阳嘉摆手制止了。

  看见老婆大人要发言,杨可立刻闭嘴,殷勤地上前做搀扶状,被欧阳嘉瞪了一眼,她缓缓地抬起头,放下手里的纸杯,便利店的美式咖啡太难喝了,比公司的差好几个档次,她纯粹拿着用热气熏熏眼睛,免得熬夜产生黑眼圈。

  “皮老板。”她心平气和地说,“我们这次来,的确是找你算账的。”

  皮老板起初震惊,继则大怒:“你这个女子!说的什么屁话!我好心好意帮了你们,就是看在潘教授为人不错,和我也算有几分交情的份上,不然你老汉丢了,关我屁事喽!帮你们还帮出罪过来了!什么算账,你们不怕我跟你们算账吗?!”

  “怕啊,怎么不怕,但是事已至此,怕有用吗?”欧阳嘉缓缓地站了起来,慢慢转过身,苍白的脸上,一双黑眸犹如寒星,冷冷地看着皮老板。

  此时太阳挣扎着跃出地平线,虽然这里看不到日出的场景,但天空陡然划过一抹亮色,金色的阳光远远的照向大地,无偏无倚地洒向城市每个角落。

  就在这金色晨曦中,皮老板清清楚楚地看见了欧阳嘉的模样,她里面穿着一身医院的病号服,外面裹着一件男士外套,脸上不施脂粉,苍白得好像受了重伤,头发被剪得乱七八糟,长长短短,除了一双眼睛亮的惊人,她这副狼狈样子,和前两次的模样截然不同,好像是被人袭击过。

  皮老板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这个表情让欧阳嘉心里更加认定了三分,她冷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脸:“我说的算账,就是算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的账,皮老板,你不会不承认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