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3516 2018-08-30 12:17:45

 “啊!”

  杨可正弄了一个盆,挽着袖子在卫生间里忙活着调配饱和浓盐水,不到自然析出结晶体的地步不罢休,耳朵一竖,听到了老婆大人的尖叫声,立刻把盐袋一扔,飞奔出去,一把推开门,高声叫道:“媳妇别怕!我来了!”

  欧阳嘉刚才突然惊醒,下意识地坐了起来,夏天的薄被滑落到腰部,露出只穿着吊带睡裙的上半身,动作太大,衣服扯歪了,大半白皙的胸脯一览无余,杨可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结结巴巴地问:“你……你还好吧?”

  “谁让你进来的!”欧阳嘉还没回过神来,就看见杨可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低头一看急忙拉起被子遮掩,气急败坏地抓过一个枕头扔了过去,“杨可你还要不要脸了!”

  杨可敏捷地向后一跳,窜出门外,精准地躲开了直对脸扔过来的枕头,嘴里大声申辩着:“我是担心你!一大早的你叫什么啊!给邻居听见以为我们干啥了呢。”

  “思想肮脏!下流!”

  第二个枕头也砰地扔了过来,正好撞在门上,把门狠狠地在他面前碰上,杨可做了个鬼脸,小声抱怨:“我看自己老婆,难道犯法?”

  说完他又提高声音:“东西买好了,也兑好水了,要湿的要干的,都来吧!”

  欧阳嘉坐在床上,本来从那个诡异的梦中惊醒就惊魂未定,一睁眼又遇到这种事,浑身都在哆嗦。

  她撑在床上的左手,依然戴着红色的毛线手套,天知道她昨天晚上半梦半醒的时候,好几次差点忍不住要脱掉手套,又痒又热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都是靠着最后一线清明给坚持下来。

  但事实证明,手套对那个奇怪生物一点用都没有,欧阳嘉眼睁睁地看着手背上慢慢地凸起一块,接着里面就像是藏了一只小仓鼠一样,形成一个会移动的鼓包,左冲右突,因为找不到出口,动作逐渐激烈,终于

‘噗’地一声,手套背部被顶穿了一个龙眼大小的洞,毛线四下绽裂,嫩生生水灵灵,像一朵微型花朵一样的小怪物顶着花盘昂然而出,两片细长的叶子还嫌恶地拍打着毛线的碎末。

  “哎呀,好黑呀,呸呸呸!”它用带着几分电音的小孩子腔调,娇声娇气的抱怨着,“麻麻,你怎么啦?”

  欧阳嘉顿时脑子清醒过来,也顾不得生杨可的气了,知道现在最要紧的事还是尽快解决自己手上这个寄生小怪物要紧,于是一掀被子下了床,抓起睡衣穿上,系好腰带,黑着脸走了出来。

  杨可有一点好处,从来不觉得尴尬,刚才的事仿佛根本没有发生过,看见她披头散发一脸紧绷地出来,还能笑嘻嘻地问:“喝水不?要不然吃点东西?家里还有饼干,我觉得你吃饱了才有力气和怪物搏斗。”

  “怪物?什么怪物?在哪里!?”欧阳嘉还没说话,‘小花’已经听到了,立刻嗖地一声伸长了茎秆,把围棋子大小的花盘顶在了半空中,四处张望:“我要打怪物,我要保护麻麻!”

  欧阳嘉眼睛都直了,她清清楚楚地记得,昨天晚上,‘小花’从桌子底下试图往桌面爬的时候,明明是很艰难的才伸长了大概二三十厘米,怎么过了一夜,就跟成长了似的,轻轻一伸,就能从她垂落在身侧的右手把‘头’伸到两人中间了?!

  这要是再给它一天时间,那还了得?

  一想起也许24小时之后,这本来看着还算不难看的果冻色小怪物就会变成伸缩自如,最长时候说不定能把自己绕着圈捆起来以便豢养成储备粮慢慢吞噬的大怪物,她就不寒而栗。

  和杨可对视了一眼,清楚地知道对方也是这么想的。

  杨可喃喃地说:“别耽搁了,这就开干吧?”

  欧阳嘉点点头,果断地说:“干了!”

  ‘小花’还浑然不觉,伸着花盘四下查看,就差伸到沙发底下看是不是藏着大魔王,突然欧阳嘉趁它晃到自己面前的时候,抬起右手,用中指神准地圈住了它花盘稍下的位置,用力往下一折,然后左右食指无名指迅速跟上,勾住前后的茎秆,狠狠握紧拳头,‘小花’的茎秆再滑不留手,这一下也变得像被逮住的黄鳝一样,摇头摆尾却不能挣脱。

  杨可看得张口结舌,昨天晚上事出突然,他都没有看清楚,如今看见老婆大人这速度,手法,都是一等一的利落,禁不住咋舌:“老婆,好厉害!”

  欧阳嘉白了他一眼,冷笑着说:“我可不是城里长大的姑娘,大学之前都是在乡下过的,抓黄鳝泥鳅,这都是基本操作。”

  “是是是,老婆真能干!”

  “哎呀,干嘛啦。”‘小花’被这么扣住了花盘下面的茎秆,虽然不至于受伤,但被禁锢了行动,感到很不满意,抱怨着把小小的花盘扭过来对着欧阳嘉,像是在‘看’,“麻麻我要打怪物!”

  欧阳嘉握紧拳头,感觉到‘小花’滑溜Q弹的身体在自己掌心蠕动得相当激烈,那种冷冰冰而滑腻的感觉和黄鳝不同,让她清楚地知道这是‘异类’,一点都不心软地宣布;“你,就是那个怪物啊。”

  “哈啊?”‘小花’愣住了,小小的花盘左边看看,右边看看,随即剧烈地挣扎起来,“我才不是怪物!”

  欧阳嘉冷笑一声,握着它就进了卫生间,对紧跟着也要进来的杨可命令道:“闪开,小心溅一身血。”

  “我去!”杨可苦着脸说,“老婆你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好不好,到底是谁的血啊?”

  欧阳嘉没理他,眼睛看着面前的一个盆和一个桶,盆里是杨可拆了几袋子盐攒起来的半盆雪白晶莹盐粒子,桶里是已经析出晶体的饱和盐水溶液,诸事齐备,只欠怪物。

  “啊,干嘛呀!”‘小花’浑然不觉,还在闹腾,但是茎秆被欧阳嘉用娴熟的手法扣得死死的,根本挣脱不开来,只能求饶:“麻麻……我听话,我乖!”

  欧阳嘉想起刚才梦中的诡异场景,那个在自己脚下的海面下突然睁开的黄色巨眼,光一只眼就比轮船还大,那本体该大成什么样子,所谓地狱深渊爬出来的恶魔,也莫过如是了吧!

  别看小怪物现在又Q又好看,跟个裸粉色果冻一样的可爱,但这种不明生物,谁知道会不会长着长着就把自己连皮带骨吸个干净,然后变成那么可怕而巨大的东西?

  想到这里,她默念一声‘为了全人类!’,一咬牙,把死死捏住的小花连着自己的拳头,直接插入了雪白的盐堆。

  “嗷!”‘小花’尖叫一声,挣扎着努力再抻长了一点,好把花盘从盐堆里伸出来,这次可远非打翻盐瓶那点儿分量可比,从花盘中心到簇生的‘花瓣’,都积满了雪白的盐粒子,好像下雪了一样,它拼命抖着,但随即,欧阳嘉又无情地把它往更深处按去。

  “呀!讨厌讨厌!”它发出类似哭叫一般的尖利声音,刺耳到连门外的杨可都差点聋了。

  他后退一步,不知怎么的,竟然有点于心不忍,随即就听到自己老婆冷酷的命令:“杨可!加盐!”

  “哎哎!来了!”杨可手忙脚乱地抓起箱子里最后几袋盐冲了进去,抖着手撕开一袋,也不管撒出来多少,直接往盆里那个不断挣扎试图冒头的小怪物头上洒去。

  小怪物见脱离无望,嚎啕着哭喊起来:“不要!我害怕!麻麻!不要这样!麻麻我乖!我会听话!我能保护你!麻麻不要这样对我!我害怕!”

  “闭嘴。”欧阳嘉粗暴地说,“我没有你这种怪物孩子!”

  她抬头看到杨可愣在那里,催促道:“你干嘛呢!赶紧的!”

  “不是……我说……媳妇……”杨可满耳朵都是小怪物无助的哭叫,他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脑子一热,竟然说,“算……算了吧,我看它真的没有恶意的……不然……”

  不然我们家早就变成龙卷风过后的现场了。

  欧阳嘉早起还没梳洗,脸不见得好看,听他说到这里,就更不好看了,暴躁地说:“杨可!你脑子进水了?什么叫算了!敢情这玩意儿没长在你手上,你说话不腰疼!?”

  “我……我没说不行啊!”杨可慌乱地伸出手,“只要它愿意,我没意见的!”

  欧阳嘉险些气笑了,她低头对还在盐堆里拼命挣扎哭喊,不断叫着‘麻麻!麻麻不要!我很乖!麻麻别生气!’的小怪物说:“听见没有?立刻从我身上滚下去,那里有个圣母,啊不,圣父,愿意以身饲虎,当你的储备粮呢。”

  她感到手底下的剧烈蠕动缓和了一下,小怪物居然是真的在考虑这个问题,但下一秒就哭哭啼啼地表示:“不要!我是麻麻唤醒的,我是麻麻的孩子……我不要离开麻麻……我很乖哒……不要这么对我……”

  一边说着,它似乎偷偷攒了点力气,猛然加强了挣扎的力度,欧阳嘉一时不查,被它猛烈的一蹿带得手指稍微松了点劲,就这一点疏忽就被小怪物抓住了,她眼睁睁地看着小怪物顶着堆满盐粒子的花盘,沾着一身的雪白,像一条灵蛇一般‘嗖’地从盐盆里急蹿而出,动作之大,让本来蹲着的她都保持不住平衡,向后狼狈地摔了个屁股蹲。

  杨可倒吸一口冷气,赶紧上前搀扶:“媳妇你没事吧!”

  “走开!”欧阳嘉一掌推开他,气急败坏地说,“都是你坏事!”

  ‘小花’冲出盐盆之后,直接向上窜到了洗手池里,细长叶子一伸,灵活地打开了水龙头,清澈的水流哗哗地流出来,转眼就把它身上的盐冲得干干净净。

  一边在‘瀑布’下面洗澡,扭来扭去的洗得更痛快一点,它还一边发出愤怒的哭叫:“讨厌!讨厌!最讨厌麻麻了!麻麻是坏蛋!我再也不要保护你了!”

  “谁稀罕!”它冲洗的动静太大,水花四溅,坐在地上的欧阳嘉都被淋了一头,愈发怒火万丈,对着吼道,“从我身上滚出去!”

  ‘小花’强力拖拽着她的左手一直伸到洗手池里,把全身彻底洗了一遍,让讨厌的盐一点都没剩下,才摇头摆尾地竖起来,到了欧阳嘉眼睛平齐的位置,挑衅地左右摇摆:“就不!就不!略略略。”

  它如果有舌头,现在一定是在灵活地抖动着嘲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