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八十九章

第八十九章

3145 2018-12-19 09:18:15

 尤甜甜一抬头也看见了,嘟着小嘴道:“珍姨!你刚才上哪儿去了,都不出来帮我。”

  苏雪珍微笑着走了出来,她年纪在那里了,往昔白皙的脸蛋此刻也难免有一些皱纹和淡斑,笑起来的时候眼周更加明显,但身材窈窕一如少女,从开叉的衣襟出露出一截鹅黄色的裤管,下面是白色绸缎平底绣花鞋,轻软方便,脚型纤瘦,走在暗色地毯上犹如盛开了两朵洁白的玉兰花。

  “珍姨得给你看着厨子做晚饭呀,我的大小姐,不然不合你胃口怎么办?”她走到尤甜甜身边,慈爱地给她理着刚才又哭又闹弄乱得跟炒河粉一样的卷发,“再说,你跟你爸爸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今天劝了明天还是吵,我要是多帮着你说话,你爸爸还怪我多事呢。”

  “他敢!”尤甜甜傲娇地说,顺势埋进苏雪珍胸前,磨蹭着撒娇,嘟囔道,“爸爸最坏了,还是珍姨好。”

  苏雪珍伸出一只保养得当的柔荑,在她背后安抚地拍着,抬头和霍清泉交换了一个只有两人能看懂的眼色,嘴上依旧用温柔慈爱的语调说着:“现在停战了吧?今天反正你们父女俩是不肯和解,要不要吃点东西,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明天再说?”

  “晚饭啊?”尤甜甜刚才哭得太凶,胃里堵得慌,的确没什么食欲,从苏雪珍怀里抬起头来,不感兴趣地说,“有什么呀?”

  苏雪珍笑着从腋下扯下一块真丝手绢,仔仔细细地给她擦着脸上遗存的泪痕,慢条斯理地说:“我下午亲手发了四个鲍鱼,拿鸡汤炖得正是火候,还有小牛排,配早上刚空运到的松茸,这年头动保闹得凶,鱼翅是再也没有了,用蟹肉熬汤浸东星斑,好不好?要是不爱吃这些,饭后还有梨汁炖的燕窝,你不是爱吃甜的吗?我亲手捡的。”

  “呀,都是我爱吃的!还是珍姨对我好。”尤甜甜听她说着,本来没什么食欲的胃里挤啊挤的,又腾出了一点空儿,终于露出了笑脸,挪动着身躯站了起来,扯着苏雪珍的手往外走,“那就开饭吧!”

  她又扭头问霍清泉:“泉哥要不要留下一起吃饭?”

  霍清泉坐在沙发上,看自己母亲转眼就把大小姐哄得眉开眼笑,唇边挂起一缕笑意,此刻听到邀请,摇了摇头:“我吃过了。”

  “再吃一点嘛!就当陪我了!”尤甜甜伸出另一只小胖手来拉他,撒娇地摇晃着,“在我家你还客气什么,从小你不是都吃住惯的吗!?”

  霍清泉脸色并没有一丝异常,笑得也依然温和:“真的不用了,我是来找尤先生谈公事的。”

  “啧!又是公事,你们男人真无聊!”尤甜甜不高兴,但她到底不是无理取闹的性子,还是乖乖地松开了手,嘀咕道,“每次你都来得这么巧,要不是知道你们生意多,我还以为是谁故意搬了救兵呢!”

  苏雪珍和霍清泉再度交换了一下目光,又飞快地移开了,尤甜甜没有发现他们之间的小动作,转身拉着苏雪珍,像一只笨拙的小企鹅一样往外摇摇摆摆地走去,“一会儿出来吃燕窝呀,不许不吃!这可是珍姨亲手做的呢!”

  “好。”霍清泉淡笑着答应,浓密睫毛垂下,遮住了眼里的情绪。

  

  其实霍清泉当然不是为了什么case而来,尤立桐自己也明白,等他抽完烟从庭院里回来,看见霍清泉还没走,站在客厅里整理那一株被折断几根阔大叶片的芭蕉树,笑道:“让园丁来做就好了,你还干这个?”

  “野子叔年纪大了,明年就要回马来西亚养老,让他歇歇吧。”霍清泉手底下不停,以一种和他高大身材不相称的细致态度,精心地把断口处理好,回头一笑,“反正我从小跟着他打理花园,这些事我都做得来。”

  尤立桐刚才在门口侧耳倾听,已经没有了宝贝女儿催命一样的魔音嚎啕,从厨房里传来阵阵食物的香气,偶尔夹杂着小女生的撒娇笑语,心里松了一口气,知道今天这风波是轻易过去了,越发感激霍清泉及时赶到给自己解围,摆摆手说:“那都是从前了,你现在是正经的金领,管理层人士,以后在家里这些事就不要做了。”

  “是,尤先生。”霍清泉踟躇了一下,尤立桐看在眼里,笑着问:“怎么了?是富金银行那个姓刘的主任,又给你使绊子了?我早就说过,以你的学历和能力,再加上我的背书,让老巫直接给你安排个风控副总坐坐,一点问题没有,你非要从信贷审查入手,就这么不愿意当空降兵?”

  霍清泉知道他不是真的挑剔自己,也笑着回答:“空降兵战损比太高了,我还是踏踏实实稳妥一点的好。”

  “呵呵,好,年轻人有志气!”尤立桐欣慰地说,“放手去做,我是全力支持你的。”

  “谢谢尤先生。”霍清泉略带恭敬地说,然后指着他手里的纯银烟盒,以一种自家子侄的态度,亲密中带着劝阻的意味,“烟,还是要少抽。”

  尤立桐看了看手里的烟盒,摩挲着上面的雕花字母,怀念地说:“你知道的,这是我太太送我的第一个生日礼物,每次被甜甜气得六神无主,我就要抽一根,抽完了,气也就消了……这孩子啊,最近是越来越放肆了,也就是阿珍和你说话,她才肯听几句。”

  霍清泉默默地听着,此时插嘴问道:“还是张小姐的事吗?”

  一提起这事,尤立桐就满脑子官司,头疼地挥手道:“别提张小姐!那次她在人家面前何等失礼,我当时也是脑子一时充血,打了她一耳光,哎哟事后把我心疼的啊,好几天睡不着觉,看见她就觉得过不去……本来觉得她再做什么事都能原谅她了,可是这孩子,居然得寸进尺,不知道听了哪个江湖骗子的话,非要我从明天开始不准出门,一定要待在家里,说我今年犯什么桃花劫,这怎么可能嘛,光天化日之下,这是要非法禁锢我这个爸爸了?好,就算在家里,难道就安全了吗?那保姆小李小月,厨子小金,不都是女的吗?怎么就不怕我犯她们了?”

  霍清泉不禁笑了,看着尤立桐像个老小孩一样地只敢在背地里偷偷摸摸发着脾气抱怨女儿,安慰地说:“她就是没上学,闲的发慌,过几天,我亲自带她去报道。”

  提起女儿,尤立桐的表情又变得无奈起来,沉吟道:“我觉得还是暂时不要去上学的好。”说着他还东张西望了一阵子,确定没有人偷听,才低声说:“你看她,最近又胖了,以前在马来西亚的时候,也就是胖乎乎的可爱一点,我也没管她,小孩子嘛,但不知道怎么的,从她妈妈意外去世之后,心情一不好就胡吃海塞,胖得越来越离奇,每次想让她减肥吧,哎,阿珍又惯着,嘴上说好好好,背地里孩子一饿就哭,一哭她就给送吃的。”

  “我妈从小看着甜甜长大的,她忍不下这个心。”霍清泉浓眉一扬,建议道,“不然这样吧?让我妈回马来西亚一阵子,再请个健康医生帮甜甜减肥,她没了倚靠,就能听话一点。”

  “哈!”尤立桐哂笑道,“你妈不是她的倚靠,是我的倚靠,每次甜甜跟我胡搅蛮缠,都得靠你妈和你打圆场,我可离不开她。”

  他挥挥手:“不提这事了,她现在去学校,遭到同学们的嘲笑,心理就更不平衡了,到时候受罪的不还是我?先缓一年吧,这段时间,我们尽量多陪陪她,也让她安稳一点,定定心,不要成天疑神疑鬼光盯着我身边的女人!我才多大岁数,难道真要单身到死?你呢,没事的时候也稍微迂回地……跟她讲讲道理,不要再跟我闹啦!”

  “好。”霍清泉安静地没有提出异议。

  尤立桐这下算是对怎么安抚女儿有了计划,心头大石放下,越看霍清泉越满意,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另起了个话头:“你这段时间,适应得怎么样啊?”

  “很好。”霍清泉简单地说。

  尤立桐知道他的能力,也不多说,免得好像自己不放心一样,换了个关心的问题:“前几天,新加坡的鹤老给我打电话,说他孙女儿从美国留学回来了,打听你的近况,听到你来中国了,还有点小遗憾呢,你要是有意思的话,我跟他说一声,让这老家伙掏个几亿美元投资过来玩玩,就当让你们小年轻有个认识的机会?”

  霍清泉呼吸微微一窒,几乎是立刻就下定了决心,展露出腼腆笑容:“尤先生,我正想跟你说一件事。”

  “哦,什么呀?”尤立桐难得看到他这个表情,感兴趣地凑过来。

  霍清泉抬起眼睛,黑眸闪闪发光,一副情窦初开的模样,不好意思地压低声音:“我……觉得我好像遇见那个想娶的姑娘了。”

  在他背后,透过打开的雕花隔窗,在这离地一百多米依然草木繁盛的高空花园里,碗口粗细的不知名热带植物叶片间,雪白肥厚的硕大花朵正在黑夜里肆意开放,像鸽子停在枝头一样,在风中轻轻摇摆,远远地飘来一股沁人心脾的甜香,笼罩住了说话的两人全身。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