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3332 2018-11-19 09:00:34

欧阳嘉看着他的脸,怒火中烧,气的浑身都在发抖,要不是背后抵着门不敢松开,简直想冲上去暴揍他一顿,杨可!永远都是这样!不靠谱得吓人!注意力永远在不相干的细枝末节地方,抓不住重点,大大咧咧,没心没肺,跟他说什么,说多少遍,都没用!

  “从小我就知道,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她咬着牙说,“现在就只有我们俩了,你要不想死的话,就听我的!赶紧找东西过来把门堵上。”

  “哦,好好好!”杨可赶紧把手机放回去,四下踅摸着看有什么东西可以利用起来,罗明身为部门主管,房间大,摆设讲究,和欧阳嘉那种小房间截然不同,还是颇有几件家具的,只可惜大部分都被覆盖在细密晶簇之下,犹如生根一般,杨可使出吃奶的力气想挪动一个电脑椅,脸都憋红了,还是一动不动。

  欧阳嘉看不过去,怒道:“杨可!你拽那玩意儿干嘛!那玩意儿是带轮子的!到时候一碰就开了,那边有个文件柜,去拖那个!”

  “太……太沉了吧?”杨可看着那个顶天立地的文件柜,开始讨价还价,“不是,老婆,你非要把门堵上是什么原理?这地方也不见得安全啊,别我们辛辛苦苦把门堵结实了,一转眼这个洞里就爬出个什么异形啊,铁血战士啊,之类的来,那我们逃都逃不掉。”

  欧阳嘉瞪着他,目光像小刀片刷刷刷,简直要杀人似的,杨可缩了缩脖子,认命地说:“好好,我去拖……反正我这辈子跟你锁一起了,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也挺好!”

  “滚蛋!”欧阳嘉忍不住爆粗口骂他,“谁要跟你一起死,想得挺美的!”

  杨可灰溜溜地过去拖那个高大的文件柜,因为孤零零地站在这一面的墙角,所以基本没有受到遍布蔓延的‘晶簇’芒刺的波及,用力拖了一下,就开始摇晃起来,但因为体积和重量实在都太超出了,杨可往手心上吐了口唾沫,开始费劲地连推带拉,才移动了很小的一段距离。

  “不行了……我一个人实在不行,这也没个能抓的地方,你过来搭把手。”杨可提出要求,“我们两人先把它挪出来。”

  欧阳嘉冷笑一声,奚落道:“一天到晚大包大揽,事到临头还是要靠我跟你一起卖苦力,这就是男人,哦?”

  她刚想离开房门去帮忙,突然一股大力从背后袭来,有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在了门上!犹如撞在欧阳嘉心上一样,差点就惊叫起来。

  房门被杨可刚才踹开的时候锁已经坏了,可以说毫无阻碍,欧阳嘉猝不及防,被撞得向前跌了下去,眼看就要摔个面朝地,幸亏她一直有所警惕,右脚刚向前踉了一步,深吸一口气,重心下移,左脚稳稳的站住,狠命地往后摔去,全身的体重加上惯性狠狠地撞在已经半开的房门上,一下又把门给碰回原位,大吼道:“杨可!过来帮忙!”

  杨可这时候反应倒是非常快,三步两步就跑了回来,隔着两米远就一个飞扑,整个人像只青蛙一样张开四肢巴向房门:“我来啦!”

  “呃!”欧阳嘉倒吸一口凉气,赶紧就着贴紧门板的姿势转了个圈,好给杨可腾出地方来,她可不想用这种方式被杨可来个‘壁咚’,瞧这一下子的冲劲,非把她的宵夜都给压出来不可。

  杨可来的正是时候,那股力量又来了!这一次尽管欧阳嘉早有准备,也被撞得差点弹开,她一条腿踏前,用后背和屁股死死地抵住门,就这样还阻挡不了这一次的冲撞,房门重重地拍在她后心上,撞得她眼前发黑。

  下一秒杨可带着千钧之力‘砰’地狠狠趴在门板上,一家伙又把那股力量给抵消了,门板在两股力量的对冲下,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吱呀呀声,墙皮都被牵连到开裂了,噼里啪啦地往下直掉。

  两人齐心合力,不管那股力量一次又一次不肯罢休地撞着门,都死死地抵住,使出了浑身力气,终于,频率和力度都开始减慢下来,渐至消失。

  杨可已经出了一身汗,T恤都湿透了沾在背上,整个人还像个青蛙一样趴在门上,两腿用力蹬着地面,不敢有一丝松懈,气喘吁吁地问:“外面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欧阳嘉的形象比他好不到哪里去,短发湿淋淋地贴着面颊,汗水顺着白皙的脖子流淌进衬衫,被沾湿的地方都变成了半透明的,内里风光一览无余,浑圆的曲线随着呼吸剧烈起伏,杨可不经意地看了一眼,顿时双眼发直。

  欧阳嘉看他眼神不对,低头一看,恍然大悟,要不是两只手都抵着门,差点就要上去胖揍一顿:“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顾着耍流氓!”

  “天-天地良心啊。”杨可把脸贴在门上,不服气地嘀咕道,“我看自己老婆怎么就叫耍流氓了……反正死都快死了,还不让我过过眼瘾呢。”

  “哈!”欧阳嘉嗤笑道,“要死你自己死,反正你这种人活着也没什么意义,我可是要从这里逃出去,回到现实世界,走我的阳光大道的人。”

  杨可委屈地说:“我就知道,你屡次提出离婚不成,就起了当寡妇的念头,你好狠的心呐。”

  “别演戏了!”欧阳嘉一声断喝,“还是想想怎么对付外面那个东西吧!”

  “那是啥啊?”杨可终于回归正题,“你到底惹上什么了?刚才我可是什么都没看见,就看见我们俩好好地说着话呢,你就突然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了……然后你又非要到这里来,哎,老婆,你是不是早知道这个房间里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他在冰凉的门板上蹭了蹭脸上的汗,叹息道:“这到底是什么一个鬼地方,不就是市里的一个写字楼吗?一天到晚里面全都是人,附近大楼林立,出了门走几步就到了大街上,更是人来人往的,要闹鬼也不应该在这种地方啊。”

  “我不知道……”欧阳嘉坦诚道,“之前我的记忆里好像也遇到过类似的怪事……但是因为小花的缘故吧,都忘记了,现在……”

  现在想起来也没用了。

  对,她模模糊糊地想起来一些,那也是个加班的夜晚,她离开办公室去上厕所,在隔间里听到有人洗手,出来的时候看到一个穿着渐变色红裙子的长发姑娘,拉着她说了一堆神神叨叨的话,然后撩开了长发,给她看了一张血肉模糊的鬼脸,连眼珠子都摔出来了。

  后面……她又记不得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睡在碧春园的婚房大床上,身边是自己的合法配偶,也就是眼前这个瞪着眼的夯货。

  杨可听完了,吃惊地张大嘴:“啊!难道是女鬼!我倒是听说都市灵异故事里,最著名的就是OFFICE有鬼,没想到居然就发生在你们环球广场啊。”

  欧阳嘉无奈地说:“我真该介绍你跟我小助理认识,你们俩的脑洞开的都差不多。”

  “别别别!”杨可立刻摆出道貌岸然的态度,严词拒绝,“和老婆的女秘书勾结在一起,这是职场大忌!我虽然一天班都没上过,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他想了想,喃喃地说:“你早说呀……我认识不少朋友,对于捉鬼驱邪,都有自己独特的秘籍,哎,不打无准备之仗,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要早跟我说这办公室闹鬼,我刚才就不会拎着海鲜粥来看你了,那时候,左手驱鬼符,右手桃木剑,脖子上108颗佛珠,配战国蜻蜓眼天珠,再拿个喷雾器,装满光明圣水,一边走一边滋滋地喷,管它什么妖魔鬼怪,保证杀个干干净净。”

  欧阳嘉气得抬腿侧面踹了他一脚:“你就作吧!全都是骗钱的玩意儿!没想到你还信这个!大学都白上了吗!?”

  杨可习惯性地反唇相讥:“你倒是不信,可是事情往往就发生在你这种不信的人头上!”

  欧阳嘉正想说点什么挽回面子,杨可忽然耳朵一竖,警惕地问:“什么声音?”

  “不会又来了吧!?”欧阳嘉立刻全身绷紧,死死地蹬着地面,生怕这一波袭击自己扛不住,房门外除了红裙女,还有那些铺天盖地的灰色雾气,也让她莫名不安。

  “不……不对,是那边。”杨可手脚都占着,只能努力地扭过头,用一种非常可笑的别扭姿势,努着嘴指示方向,“那个……洞。”

  欧阳嘉背对着门,所以一抬眼就能看到他说的方向,失声叫道:“杨可!快看!”

  那个位于罗明办公桌上的,被杨可铁口直断说是‘高温液体喷涌’导致的洞口,发生了微弱的变化,不太明显,但欧阳嘉闭上眼睛又睁开,就能断定自己不是产生了幻觉。

  是那个洞,它在动!

  起初他们只是惊讶为什么这种类似火山爆发的大自然地质奇观会发生在一个写字楼的办公室里,现在,他们更无法解释的事发生了,这个洞,好像在呼吸一般!

  一收,一缩,不但形状发生变化,甚至那些喷涌之后遇冷硬化的‘晶簇’也在跟着一起一伏,那情景,好像这些晶簇构成的芒刺是软的,可以随便改变形状的。

  欧阳嘉甚至有种错觉,这不是芒刺,而是触角,随时可以软绵绵地挥舞起来,在空中改变各种形状,但一旦抽到什么上面,就坚硬如石如铁,能让人骨断筋折。

  杨可不敢放松,费力地把身体转了个方向,和欧阳嘉一样背靠着门,终于能完完全全看清‘洞’发生的变化,他眼睛越睁越大,只恨现在没有第三只手能把手机掏出来随时记录。

  “这才是值得发上网的视频!”他充满敬畏地感叹道。

  “叫什么名字?《杨可此生看到的最后世界》吗?”欧阳嘉冷冰冰地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