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3522 2018-11-13 09:00:40

欧阳嘉根本没来得及做样子,因为她刚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罗明如同在暗中监视一样,突然开门,远远地对她一点手:“欧阳,你来的正好,过来一下。”

  “马上。”欧阳嘉应道,冷笑着掸掸袖子上压根不存在的灰尘,低声说,“自己找上门来,倒省我的事了。”

  小助理喃喃地说:“我想本杰明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她忧心忡忡地跟在欧阳嘉后面,不放心地嘀咕道:“你可别跟他说起我啊……别跟他硬顶啊,他到底是BOSS来着……真的不需要一杯咖啡吗?”

  “不需要。”欧阳嘉拒绝道。

  小助理看着她的背影,无奈又敬佩地说了一句:“真的不需要准备一份简历吗?”

  她突然悲观地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欧阳嘉推开罗明办公室的门,微微皱了皱眉头,虽然时近中午,盛夏的阳光确实很炽热,但罗明的房间并不是朝南,他有必要把百叶窗拉得严严实实,一丝光线都不透吗?

  整个房间里的光源就只有闪着的电脑屏幕,照着罗明的脸,反光中数据流倒映在他脸上,飞快地滑过,给欧阳嘉一个奇怪的想法:

  好像这些数据,都是直接输入罗明的大脑一样。

  够了,她急忙稳定心神,最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怪事是个例,并不能代表整个世界到处都充斥着‘非人’,她来为的是解决问题,不是自己吓自己。

  “坐。”罗明还跟平时一样,指了指面前的单椅,口气不冷不热,是纯粹谈公事的腔调。

  欧阳嘉想起最后一次见面,他突然发作的胡言乱语,心里没有放松警惕,坐下之后,谨慎地没有开口,不露声色地扫视了一下四周。

  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还是一间标准的风投精英的办公室,除了光线昏暗,两个人简直像在黑夜里密谋什么一样,这让她不大舒服。

  左手背又有点不自觉地痒了起来,她下意思地伸手挠了两下,生怕小花这时候突然惊醒,窜出来给她一个‘surprise!’

  罗明没有发现她的小动作,把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看着她,用一种不容拒绝的语气通知:“庆安银行的注资案,我决定重启。”

  “我反对。”欧阳嘉早从小助理那里打过了预防针,并没有感到意外。

  “蕾娜。”罗明把身子坐正,双手交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放心,我不是叫你回来重启,这个项目从现在起,由我负责。你可以继续休你的假,两周不够?一个月好不好?”

  欧阳嘉看见他这么‘胜券在握’的样子,从前工作经验不够的时候,还可能崇拜一下,觉得主管大人真是高瞻远瞩一锤定音,现在深知内幕的她只能感到可笑。

  多么狂妄自大的男人,明知道是坑也要跳下去,她之前早该发现罗明是这种货色,顺风顺水时候得意忘形,却根本没考虑到水下还有可怕的旋涡。

  但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和她组员的未来,她不得不弄个明白。

  “可以问一下理由吗?”欧阳嘉交抱起双臂,“我以为我申请项目终止的时候,已经把利害分析清楚了,罗主管,我不知道基于什么原因,你要一意孤行重启这个很大可能会失败的项目,重要的是,庆安银行对我们一直有所隐瞒,这在合作上是致命的,一经发现必须立刻中止,不然你就是重启了项目,风控审核那边也过不去。”

  罗明眯起眼睛,讥讽地打量着她:“这么喜欢拿审核当理由,那你跳槽去风控部啊,我并无挽留之意。”

  欧阳嘉心平气和地说:“罗主管,你受什么刺激了,这种话似乎不该从你嘴里说出来吧?”

  真是崩人设,从前罗明是有点小毛病,但怎么也维持住了金融精英的形象,从来没这么原形毕露,丑态百出啊。

  “好!”罗明双手一摊,果断地说,“你要听,我就摊开来说,上次听取了你的意见之后,我是同意注资案中止的,但随即对方就提供了更多资料数据,完美地推翻了你的所谓‘内幕消息’。”

  他看着欧阳嘉吃惊的脸,满意地笑了起来,夸张地耸耸肩:“甚至包括庆安银行董事长的体检报告,是国内最具权威的医院出具的体检套餐,一切健康,血压都在正常范畴,可以负责任地说比我们公司大多数人都要活得长,我不知道你那所谓的‘中风过两次’的谣言是从什么地方听来的,但我警告你,作为一个上市银行来说,散布这样的谣言,可能会导致股价大幅度下跌,到时候一纸起诉书,你就要在牢里蹲几年了。”

  说着他露出惋惜的嘴脸,但话里的幸灾乐祸掩都掩不住:“多可惜呀,是不是?”

  欧阳嘉紧张地回忆着,并没有时间搭理他,奇怪,她脑子里确实清晰地有这个印象,但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呢?不可能是从庆安银行提供或者是数据员搜集整理到的资料里,不然罗明一定会看到的,那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当时不假思索地就抛出这个大炸弹呢?

  她沉默得有点久,罗明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但即使是在室内昏暗的光线下,欧阳嘉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也依然白皙精致,如珍珠一般熠熠生光,使得从前容貌不算特别出色的她此时让人目不转睛,简直是带着一股特殊的魅惑。

  罗明突然满心有一种没着没落的瘙痒感,让他喉头发干,情不自禁地拿起咖啡杯狠灌了两口,一直蕴积在心中的怒火和郁气不知不觉转化成一种渴望,那近乎是生理本能一般的欲求。

  似乎要把对面这个女人包住……拉住她……融为一体……加入……

  “咳!咳咳!”罗明猛然惊醒过来,觉察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尽管老脸皮厚也涨红了脸,他整理了一下心态,道貌岸然地说,“当然,本着爱护下属的原则,我不会对任何人泄露的,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会让第三人知道的,你说了什么,我就当没听见。”

  他自觉自己这个态度很可以了,欧阳嘉不说对他感激涕零,也应该心生好感,项目重启的时机,说不定也是他可以收获一段办公室美好回忆,得到一个红颜知己的时机。

  这么想着,罗明愈发志得意满起来,语气轻佻地说:“这个项目升级了,现在是我亲自负责的重头戏,算是今年公司重要的业绩之一,如果你想回来,那也不是不可以……”

  欧阳嘉抬起眼睛看着他,那双黑眸犹如寒潭中倒映的星光,冷冽无比,陡然把罗明的脑子给弄清醒了。

  她冷淡地说:“我会重新复核资料以确保真实性,但我仍然坚持从前的意见,庆安银行注资案,应该中止。”

  “如果我也坚持呢?”罗明没想到她这么油盐不进,有些恼火地威胁道,“你打算越级复议吗?”

  “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欧阳嘉站起来,示意谈话单方面结束,“我立刻结束休假。”

  罗明嘲笑地说:“你好像还没明白我的话,现在这个项目不归你负责了,你的组员已经拆分,大部分归到我直接领导……我很奇怪,蕾娜,为什么你放着一个项目经理不做,返回头去做数据员呢?”

  他讥笑地一撇嘴,挪动鼠标关掉页面:“如果这样的话,我倒真有一个好位置适合你,鸿益资本下面的互联网小贷业务现在正开展,你知道的,这部分市场已经被各种野鸡APP瓜分得七七八八,违法的事也很多,一点都不正规,我们要进入的话,势必付出一定的人力心力。”

  昏暗的光线下,他的微笑看起来近乎狰狞:“你这么优秀,我想派你去是个不错的主意。”

  欧阳嘉没吭声,只是冷漠地看着他,罗明更加来劲了,越说越兴奋:“一般业务员,开始做的时候也就基本负责比如五万以下的业务,你不一样,你有优秀的业绩,漂亮的资历,我想……唔嗯,十万块的自主权还是应该给你的,你觉得怎样?”

  面对他一副看好戏的嘴脸,欧阳嘉没有动气,淡淡的说:“好啊。”

  “哇哦。”罗明夸张地用力鼓着掌,“我知道你是个优秀的金融从业人员,手上流过几亿和几万,应该都会同等态度对待的,是不是?”

  欧阳嘉没做声,她刚才忽然感到一阵不舒服,刚才在走廊上那种心悸的感觉又出现了,这次还伴随着胸口憋闷,仿佛黑暗中四周角落里满盈着有形的恶意,笼罩在她周围,试探着,随时准备包拢过来,将她紧紧地裹住,直到她失去知觉。

  这是怎么回事?光线不好吗?通风不畅?

  不知怎么的,她第一反应是去看自己的左手背,刚才还出现痒痒的情况,小花还好吗?

  这一看之下,把她吓了一大跳,猛地把手背举到自己眼前,几乎疑心自己出现了幻觉!

  小花不见了!她的左手背一如从前,光滑白皙,隐隐地露出青色的血管,什么都很正常,但是那个八芒星的凸起不见了!中间的‘蚊子包’也不见了!

  她拼命地回忆,自己进来的时候手背上有没有小花,但实在想不起来,小花在她身上寄居的时间虽然并不长,但发生的事太多,经历了那么多生死关头,她虽然心里还暗搓搓地想要干掉它,但实际上已经渐渐习惯了它的存在,总有那么一个小家伙从自己手背上拖着细长的茎秆飞舞在空中,摇头晃脑,娇滴滴地叫唤着,有了它在身边,就很……安心

  但现在,小花突然消失了!

  她太过惊讶,没注意到在她抬起手的同时,罗明惊吓地跳了起来,动作之大甚至差点带翻了电脑椅,他手忙脚乱地回身扶着椅子,在没人看到的地方,眼睛里诡异地闪过一丝红光。

  在他面对的墙壁下方,百叶窗严严实实,电脑屏幕的光线也照不到的地方,乌压压的是仿若有形的黑暗,灰色在墙壁上翻涌着,随时随地要奔涌而出的样子,一个声音在他脑子里反复回响‘吃掉……加入……’。

  他回身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对依然举着手茫然无措的欧阳嘉冷静地说:“蕾娜,我给你24小时,在此期间可以自由调阅庆安银行的任何资料,过了之后,你就和这个项目无关了,没有权利再看哪怕一页纸,明白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