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3556 2018-08-30 12:17:45

“老婆不要啊!”杨可在她抽刀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她要干什么了,惨叫一声,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一把抱住她的胳膊,死死地拦住她往下劈砍的动作,这样还唯恐不够,干脆身子一歪,以一个扭曲的姿势把脖子搁在了欧阳嘉的手背上,摆出一副要同归于尽的架势,“我们再想别的办法!没必要这样血腥啊!”

  “让开!”欧阳嘉厉声喊道,“什么办法!没别的办法!我一分一秒都不愿意看见这个东西!杨可你个王八蛋!给我让开!听见没有!不然我连你一起剁了!”

  她是真被激怒了,双眼充血,目光发直,牙关紧咬,头发都炸了起来,像一只母老虎一般,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欧阳嘉是真受够了!从一开始手背上一个微不足道的‘蚊子包’,到后来发生在身上的各种莫名其妙的事,她昏迷的时候另一个‘欧阳嘉’顶着她的躯壳做她平时绝对不会做的事,去酒吧,蹦迪,穿奇怪的性感衣服……

  连口红的色号都和她惯用的不一样!

  自从确认了这一切都和手背上这个奇怪的东西有关之后,她就紧绷着一根弦,在绝望和希望中煎熬,表面上还要保持镇定,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有条不紊,实际心里已经慌得一塌糊涂,只恨没有时间可以让她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

  本来还有一点残存的希望,觉得尽管是个不明生物,只要能做手术切掉,那应该也就没事了吧,没想到,那个像地震之后又被龙卷风肆虐过的处理室,彻底打消了她最后一丝侥幸心理。

  这玩意儿,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既然这样!拼着自己砍掉自己一只手,也要消除这个祸根!她真是一分一秒都忍不了了!

  杨可当然不敢放开,死死地抱住她的胳膊,努力伸长脖子,把自己的要害暴露在锐利的刀口下,希望用自己的命唤醒欧阳嘉残存的理智,苦苦哀求道:“老婆,给我一次机会!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能想办法帮你除掉这个东西的,你相信我啊!我一直对神秘现象有所研究,也认识很多能人异士,从明天起我陪着你去想办法,和尚道士我都熟!下蛊降头也不怕,什么手段都可以,只要能帮你驱了这个邪魔!对!撒盐!我们先往炉火上撒盐!”

  “滚啊!”欧阳嘉听他越说越不像样,气得一脚踢在他膝盖上,咬牙切齿地说,“你他么疯了!谁叫你碰我的!等会刀上留下你的指纹,警察来了你说都说不清楚了!”

  杨可姿势本来就扭曲,挨了这狠狠一脚疼得五官都扭曲了起来,他也咬着牙,发狠地说:“现在已经说不清楚了!谁能相信你是自己拿刀砍自己的手!”

  说着,他又拼命把脖子伸了伸,彻底死死压住欧阳嘉的左手,喘着气说:“我向你求婚的时候说好的,以后祸福与共,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陪着你,虽然你单方面提出离婚,我的心从来没变过!你今天要砍自己,就先砍我!”

  说着,他似乎感到自己脑壳上痒痒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移动。

  他以为是欧阳嘉拼命往回拽手要挣脱他,赶紧把沉重的大头给死死压上去,继续以情动人:“你相信我,真到了不能收拾的地步,我亲手帮你解决!真的!我向你保证!到时候你解脱了,我就去牢里过下半辈子!反正没有了你,到哪儿都一样!”

  杨可仰着头,慢慢的,看到欧阳嘉的眼神变了,不再像刚才那么决绝狠厉,睁大了眼睛,带着一丝丝迷惘和犹豫。

  果然是被感动了吗!?杨可大受鼓励,继续卖力地哄:“夫人且请三思!这世界如此美好,虽然你缺了一只手我也爱你,但是你的理想呢?你不是要做个完美的女人,让爸爸妈妈,让所有人都为你骄傲的吗?你有大好人生,何必为了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玩意儿,就先自残呢!?不一定能解决问题,还有可能对你造成永久性的伤害——别闹!”

  那个被他压住的东西突然加大了力度,动作激烈得杨可的大头根本压不住,明显地感到顺着鬓角挪动到了脸颊旁边,肌肤被碰触到的部分感觉到一丝微凉,柔软而细腻,痒痒的。

  老婆大人的手指还是那么细皮嫩肉,柔情蜜意……不对!

  杨可猛然惊觉,欧阳嘉的手是被他压着不假,可就算是挣脱出来,也不可能从另一侧这边摸到自己的脸啊!

  “妈呀!”他还维持着双手交缠抱住欧阳嘉胳膊的姿势,扭身一个虎跳敏捷地离开了料理台,转瞬就变成他把欧阳嘉揽在怀里,头从她肩膀上探出去,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完全脱离了现实范畴的诡异场景。

  欧阳嘉平放在料理台上的左手,依然好好地摆在那里,只是那个皮肤上隆起的奇怪肉粉色‘星芒’,变成了一朵花……

  是一朵货真价实的花!一根细细的茎从欧阳嘉手背上那个‘蚊子包’里延伸出来,长度七八公分的地方,舒展出一朵十几片花瓣簇拥着中心部分的小花花,整体都是半透明的粉色,比原先稍微鲜亮了一点,犹如一块用上好的冰种芙蓉玉雕刻而成的艺术品。

  之所以说犹如,因为这很显然不是一个玉雕,因为,它……会动。

  是的,从那根细细的茎,到每一片花瓣,到整个花盘,都在活泼泼地舒展着,似有生命一般地扭动着,丝毫不惮自己作为一棵植物外形而具有动物本能的特质。

  突然,就在两人四只眼睛的眼皮底下,在茎的中上部,靠近花盘的地方,‘噗’地一声,就这么大刺刺地蹦出了两片叶子!笨拙地扇呼了两下,仿佛在得意地宣称‘现在我是一朵真正的花啦!’

  “这,这,这是个啥!?”杨可抓狂地问!

  欧阳嘉一声没吭,她心里一直绷着的弦在这一刻终于干净利落地断了,苦苦维持的‘头脑清醒行事果绝女强人’形象再也坚持不下去,身体一软,两眼一翻,就要晕过去。

  杨可一看大事不妙,松开一只手,拦腰揽住她软倒的身体,另一只手先夺下她手中的剁骨刀远远扔到一边,随即反手啪啪地拍着她的脸,焦急地喊道:“老婆!挺住!现在不是昏过去的时候!”

  已经有先例了,每次欧阳嘉失去知觉的时候,这个玩意儿都能上她的身,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行为来,比如那个被龙卷风肆虐过的外科处理室,那时候,‘它’还是一颗仅仅突出皮肤表面,趴在人体上装死的幼年体,现在——

  它开花了呀!

  杨可脑子里灵光一现,好像抓住了什么东西,但他现在来不及思索,只能冒着等会被欧阳嘉家暴的风险,拍打着她的脸促使她清醒:“别昏过去!看看我!老婆,我爱你!你要和邪恶势力抗争下去啊!哪怕是为了我!”

  “滚!”欧阳嘉半睁着眼,有气无力地骂着,她刚才的确是差一点崩溃,想就此两眼一闭躺倒大睡,爱谁谁,但是杨可那一串动作惊醒了她,骨子里的骄傲迫使她再度站直了身体,暴躁地吼道,“谁他妈会为了你!“

  她不停地倒吸气,想让自己镇定一点,努力睁大眼睛,毫不畏惧地看着这个在自己手上‘盛开’的花状生物,企图从气势上压倒对方。

  “你。”欧阳嘉冷静地开始交流,“从我身上滚下去!”

  居然听懂了!那个一直在扭来扭去庆祝‘新生’的小肉花停了下来,扬起围棋子大小的花盘,正对着欧阳嘉和杨可的方向,两片舞动的细长叶子也静止了下来。

  那个架势,好像在倾听。

  杨可再度傻眼了,死死地从后面抱着老婆大人,在她耳边轻声说:“它不会,真是智慧生物吧?”

  “闭嘴!”欧阳嘉怒道,“这是关键问题吗?!”

  “当然了!”杨可不知死活地争辩,“如果是智慧生物,那就是可以谈判的,这方面我拿手啊,老婆你就是过刚易折,放着我来,一顿饭的事儿!一顿饭解决不了,就两顿饭。”

  欧阳嘉不动声色,抬起脚来就对后面狠命一踹,怒道:“还有你!也从我身上滚下去!”

  杨可猝不及防被踹了个正着,却死也舍不得这难得的温存机会,开玩笑,现在是老婆分分钟变前妻的紧要关头,全靠‘意外事件’维系着两个人之间的脆弱关系,这时候不多抱一会儿,没准明天一睁眼,就再也没机会了。

  “我错了!”他龇牙咧嘴地承认,咝咝地吸气,也不忘记祸水东引,“我这里不重要!赶紧再问问‘它’,从哪儿来,往哪儿去,有什么诉求!?”

  欧阳嘉不想承认,自己在面对前所未有,人生最大难题的‘手上开花’的时候,有杨可这么紧紧地抱着她,其实,还是有一点点感动,和安全感的。

  虽然,这家伙八成也派不上什么用场,不过就是借身体一用,让她感到自己不是在孤军奋战。

  他说得对,现在最要紧的是这个不明生物,剩下的,慢慢算账。

  “说!”她的左手依然放在料理台上,一点要抽回的样子都没有,仿佛已经把这只长在自己身上的手视为身外之物,随时可以抛弃,另一只手指着那朵‘花’,冷冷地说,“你是什么东西!?”

  ‘花’一动不动地直立着,好像刚才都是错觉,‘它’只是贴在欧阳嘉手背上的一个装饰品而已。

  但是欧阳嘉一想到‘它’是从自己手背上的‘蚊子包’钻出来的,看得见的是一根茎,一朵花,看不见的地方说不定有无数细小根须密密麻麻扎根在自己的血肉骨髓当中,就感到一阵恶心,和毛骨悚然的恐惧,难受得几乎要昏过去。

  不行!杨可说的对,坚持住,晕过去的话,这玩意儿搞不好立刻就能‘上身’了。

  “不说是吧?”她事先暗暗踢了杨可一脚示意他别做声,严厉地说,“最后通牒,我是不怕死的,要下半辈子就跟这么个怪物捆在一起,我情愿现在就跟你同归于尽!”

  “亲爱的,不要啊。”杨可配合地说着台词,手臂却下意识地紧了一紧。

  欧阳嘉翻了个白眼,不想揭穿他。

  她严厉的神色起到了作用,那个仰头看着他们的‘花’终于不装正常植物了,动了动,有点不好意思地把两片细长叶子举过头顶,摆了个‘爱心’的形状,嫩生生地说:“麻麻,撒朗嗨呦!”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