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八十六章

第八十六章

3374 2018-12-16 09:18:08

九月了,虽然白天依然炎热,但是日头一偏,气温就飞速地降了下来,这让文玩一条街的生意好了起来,甚至偶尔还有旅游大巴开到街口停下,迎来一群明显游客穿着的客人,在街上探头探脑。

  所以虽然现在天黑得早,各家也不急着关门,纷纷把灯光打开,配上街边定制的仿古宫灯样路灯,映照着各种奇奇怪怪的橱窗摆设,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杨可心不在焉地端了把椅子坐在店堂中央,皮老板送来的东西好歹都收拾完了,造册上架,这些日子光顾的客人不多,零零散散地卖了点东西,连水电的单子都cover不了,幸亏房子是自己的,不然早就关门了。

  “小杨锅!”蓝桑吸着一杯珍珠奶茶,一看就是又趁机溜出来摸鱼了,蹦到门口兴高采烈地跟他打招呼,“生意怎么样啊?”

  杨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不想说话。

  “哎呀,你不要这样垂头丧气的嘛,现在客人多了,生意会好起来的。”蓝桑看着对门佛牌店人头攒动的样子,自己也觉得自己这句话很没说服力,她耸耸肩,打量了一下店堂里的布置,惋惜地说,“其实我觉得你的这些石头怪有趣的咧!为什么没人买呢。”

  “不这么说实话来刺我的心你是会怎样?”杨可有气没力地说。

  蓝桑吐吐舌头,又咕噜咽下一大口珍珠奶茶,看看这冷清得能打老虎的店堂,劝道:“没客人不如早点关门回家啊,饿了吃东西,困了睡觉,你端把椅子坐在中间做么嘶呢?”

  杨可终于蠕动了一下,改了个姿势,懒懒地说:“回家也没饭吃,还不如守在店里,假装自己还有点事可做。”

  “什么?”蓝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无比诧异地问,“那小杨嫂哩?她不给你做饭啊?”

  “唉……”杨可抬起一只手,指着头顶上的吊灯,无限怅惘地说,“她和你们这些贤良淑德的姑娘可不一样,是天上的七彩凤凰,生来就是是要飞在云端的,敢让她做饭,那是要被天打雷劈的。”

  蓝桑似懂非懂,觉得好像是夸了自己,但主要又是夸奖那位小杨嫂,她略有点不高兴,用力地吸溜着奶茶,嘀咕道:“我是知道你们城里男人怕老婆啦,但是做夫妻不该有商有量吗?你也是出来开店做生意,苦得很,她给你做顿饭都不肯?”

  “你不懂。”杨可深沉地摆摆手,“这就是爱。”

  蓝桑吐吐舌头,侧身看着对面灯火通明人头攒动,还找个音响在放不知道那种语言的软绵绵苦情芭乐的佛牌店,老模老样地叹了口气:“唉,现在真是不一样了,中国人不信自家的神仙,去迷信国外的佛。”

  杨可有气无力地说:“都是迷信,没有谁比谁更高贵……反正都是被骗钱,给谁骗不一样?”

  “这话就不对了。”蓝桑噘着嘴说,“中国的东西很灵验的,有一些流传下来古老的秘密,就是你们都不知道。”

  要是换在平时,一听到‘古老的秘密’,杨可保证两眼发光,摩拳擦掌,但最近的打击太大了,死活提不起精神来,只是‘哦’了一声,无意识地重复:“我不知道。”

  蓝桑看他这半死不活的样子,也索然无味,刚要转身回自己店里,忽然看到灯光下一个客人从隔壁店里出来,走到门侧,有点犹豫要进不进的模样,急忙招呼道:“我们刚进了新货,来看看嘛!”

  她一边往旁边让客,一边扬声道:“小杨锅!来顾客了。”

  杨可勉强地动了动身子,直起腰来,头也不抬地说:“随便看。”

  来人一脚踩进店堂,裙摆下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腿,上段密密蕾丝的粉红堆堆袜,鞋子上缀满水钻和小蝴蝶结,光在杨可视野的远端晃悠了两下,就差点闪瞎他的狗眼。

  “你这里……”一个甜甜的少女音迟疑地问道,“是卖什么的呀?”

  蓝桑飞快地向杨可丢了个颜色,嘴上热络地招呼:“是卖风水石的!妹妹你听说过吧?石头是一种有灵性的东西,大自然的结晶,有磁场的!和人类的健康啊,情绪啊,运气啊,都是有关系的。”

  她生性活泼待不住,这条街上几乎所有的店都去逛过,乱七八糟的术语和揽客方式学了一堆,此刻一股脑地抛了出来,说得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头头是道。

  换了别的客人,听她胡说八道,早就调头走人了,偏偏这位客人听得津津有味,两眼闪闪发光,末了惊叹地说:“这么厉害的吗?”

  “当然了!”蓝桑就差拍胸脯保证了,“你一路走过来,也看了不少店了吧?是不是都是大路货?到外面十家有八家卖一样的东西,但是你看我们店里,这些石头。”

  她张开手臂,像指挥一下划拉了一圈,指着那些奇形怪状的矿石标本,加重语气说:“别家没得!我们是独一份的!厉害不厉害!?”

  “真哒!”客人连连点头,肯定道,“确实我在别的地方都没有见过!”

  她迫不及待地问:“那给我请一个风水石,要……嗯,要拆桃花的!”

  “呃……”蓝桑大眼睛骨碌碌地转了转,回身吆喝道,“老板!这位客人要买东西,你快起来招呼噻!”

  杨可没想到她还真能忽悠到一个人,正在暗叹这年头傻子太多,骗子都不够用了,一抬头,客人那一身花团锦簇的服装立刻让他绷紧了一根弦:不会这么巧吧!?

  今天是深蓝和金色相间的LO装,背心裙被丰腴的胸撑得鼓鼓的,上面的风琴褶都压不住,裙摆像伞一样地打开,上面是油画图案,几个一模一样的少女双手高抬,捧着一个水晶球,低头看着下面,悲悯的面容像是很不愿意待在这条裙子上。

  “小……小姐。”他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想要什么来着?”

  客人一回头,圆溜溜的大眼睛镶嵌在奶油一样白嫩的脸颊上,红樱桃一样的小嘴巴翕动了两下,不高兴地说:“你这人!怎么回事?我刚才都说了,我要拆桃花的!”

  杨可脑子里蹦出四个字“蕾丝坦克”,没错,这个声音他记得,就是先在对面佛牌店大闹了一场,然后他和欧阳嘉在银杏楼又遇到一次的那个傲娇大小姐,横冲直撞,百无禁忌。

  这才几天啊!感觉她好像又圆润了一圈,拎着金色小天使包的手指头圆滚滚的,简直像是五根马上就要迸开的九成熟烤肠,头发是精心做过,烫了无数小卷儿,斜带着一个珍珠蝴蝶结发箍,整个人就像一个移动的奶油蛋糕。

  大概是杨可目瞪口呆的表情激怒了她,大小姐坏脾气地一跺脚,愤怒地说:“算了!不买了!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石头。”

  “哎!”杨可浑身一机灵,像被针扎了一下,立刻清醒过来,“你说谁不是正经石头,我这里可都是奇石珍品,四海八荒精心收藏,耗尽几代人无数心血……我岳父就是地质系的教授,从他年轻时候全国各地那里没去过,这里收藏的东西,保证你到别的地方都只能隔着玻璃窗看看。”

  大小姐本来已经笨拙地转身要走了,听到这句话又有点迟疑,斜着眼看了看他,鼓了鼓腮帮子,‘萌萌哒’地问:“那就是很灵的喽?”

  “不是……”杨可觉得有点心累,重新往下滑坐到椅子里,“你到底啥心态啊,上次在对面佛牌店吵架的是你吧?小妹妹,我跟你说,这些东西呢,就求个心安而已,没有任何立竿见影的效果,你就不要这么迷信了。”

  “胡说!”大小姐一跳三丈高,怒火冲天地伸出一根肥短的手指对着他,“我查过资料的,网上都说很灵的!招桃花的当天戴上就能遇到意中人,那拆桃花的也应该戴上就能灵验!”

  她瞪大圆眼睛,咬牙切齿地说:“我一定要干掉那个狐狸精!”

  “哎,别别别!”杨可赶紧说,“降妖捉怪的事,我不拿手,我还是个凡人,不过呢,我倒是认识几个道法高深的民间居士,你需要的话,介绍给你啊?报我的名字,打八折哟。”

  大小姐白了他一眼,轻蔑地说:“这就是个梗啦,你是不是都不上网啊,大叔?连这个都不知道?”

  她收回手,撩了一下卷发,好让自己汗涔涔的脖子好受一点,边用小胖手扇风,边状若随意地问:“那什么……你刚才说认识居士?会不会算命哒?”

  “会啊。”杨可大包大揽地说,“算命测字批流年,一条龙服务。”

  大小姐认真地想了想,压低声音问:“那会不会扎小人?”她眼睛里忽然闪过一道恶狠狠的光芒,气呼呼的说:“我要让那个狐狸精,再也不能缠着我爸爸!”

  “啊?”蓝桑一直在旁边凑热闹,此刻居然发出了失望的叹息声,杨可白了她一眼,回想起自己当年在银杏楼里认错的历史,咳了一声道:“妹妹,听我一句劝,大人的世界你不懂,不要去干涉父母的婚姻自由。”

  “那不行!”大小姐蛮横地说,“爸爸是我一个人的!我一定要拆了他的桃花,一朵不留!”

  杨可顿时觉得头疼起来,这种单亲家庭女儿的心理健康,还真是一个社会问题啊,他看了一眼吸溜奶茶的蓝桑,怎么招来了这么一个难对付的客人。

  “那个,不如你跟我说说,到现在你都买了什么东西,做了什么法……有什么效果啊?我来给你分析分析?”杨可指了指一边的椅子。

  大小姐大概也是走累了,居然觉得这个要求很合理,迈着小碎步蹚过去,费力地把圆滚滚的身躯挤进中式圈椅里,还抱怨道:“为什么不是沙发?我最不喜欢中式家具了,硌得慌。”

  天地良心大小姐你那是塞不下好嘛?杨可心疼地看着自己从前任店主那里继承来经久耐用号称能用几十年的圈椅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微鸣。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