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3502 2018-10-26 10:12:40

“我承认个锤子!”

  出乎意料,皮老板一口否认,瞪着眼睛看着她:“你都这个样子了,不在医院好好呆着,找我来干啥子?难道你以为是我派人把你打成这样的?”

  “难道不是吗?”欧阳嘉冷冷地问。

  皮老板一副‘你真是无知’的表情看着她:“欧阳小姐,我不怕给你说,如果真是我要对付你,你现在肯定是躺在床上,断手断脚都是轻的,绝不会还能站到我面前跟我说话。”

  欧阳嘉轻轻呼出一口气,点了点头:“你说得对,本来……我是该躺在床上的,又或者。”她突然嫣然一笑,衬着苍白的脸颊,毫无喜色,甚至有些狰狞,“是躺在太平间里呢。”

  皮老板有点意识到事情不大对头了,他试探地问:“欧阳小姐,到底出了什么事?”

  “装!皮老板不但是江湖退役大哥,简直可以去演电视剧了!”杨可鄙视地说,“昨天我老婆在回家的途中,遇到两个抢劫犯,差一点就把命送掉了,你敢说这事和你无关?”

  皮老板一声冷笑:“本市有超过一千五百万人口,其中外来人口八百万,每天发生的抢劫杀人放火强奸等恶性案件并不稀罕,难道都要我皮某人一力承担?你把我当成什么人?犯罪皇帝啊?”

  欧阳嘉摆手制止了杨可不在点子上的控诉,平静地说:“本来呢,也许这就是个巧合,只能说我家的风水不好,爹出了事,马上就轮到女儿,皮老板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吧?也许过几天,偶然想起来我这边还有个事没完,叫手下去打听一下,听到了我的死讯,也就感慨一声‘这家人运气不好’,喝杯茶,算过去了,但对于我来说,赔上的,可就是一条命。”

  “好嘛!”皮老板愤愤地说,“你则是认定跟我有关了?证据呢?我不怕报警,你手上要真有证据,现在我们就打110,让警察来问个清楚!”

  “证据嘛,我是真的没有。”

  欧阳嘉这句话差点让皮老板气笑了,他觉得自己也是年龄大了,没有年轻时候的血气方刚,对于这种莽撞的小毛头,不懂规矩地来冒犯,也没有一定要赶尽杀绝的念头,摆摆手说:“道个歉,我放你们走。”

  像是怕他们不领情,还加了一句:“好手好脚地从我这里出去。”

  欧阳嘉笑了笑,反问道:“那我出去之后呢?”

  她脸色苍白,眼圈带着疲惫的黑晕,披头散发,长短不齐,形容狼狈,腰背挺得笔直,眸子如寒星映潭,尖锐地看向他:“昨天,我就是从你这里出去之后,立刻接到了一个勒索电话,说是有我父亲的下落,要我拿钱买消息。”

  皮老板琢磨出点味儿来了,惊讶地说:“你以为是我……”

  不等他说完,欧阳嘉继续说道:“就算我死了,警方抓到了犯人,问起来,不过也就是一个普通的抢劫杀人案,罪犯还可以推脱说是因为我一直死抱着十万块不肯撒手,他们一时情急,失手杀了我,对吧?”

  “两万块。”杨可小声在背后提醒,“是两万块啦。”

  欧阳嘉不动声色地抬起脚,朝后用力一踩,脚跟不偏不倚地压在了他脚尖上,还用力地碾了碾,杨可发出一声微弱的凄鸣,不敢再吭声了。

  她继续仰着脸,对皮老板摆出自以为最和蔼的笑容:“那么皮老板,你猜一猜,我为什么会抱着装十万块的大袋子在路上走呢?”

  “我……我怎么知道。”

  欧阳嘉笑了笑,轻声说:“那是因为有人在电话里跟我要了这个价钱,约好了晚上见面,我去银行提了钱,回家等着约定时间到来,没有想到,他们要的不止是钱,而是我的命,没有去晚上约定的地点再动手,而是一直跟踪着我,一旦我落单,就丧心病狂地在小街上进行了截杀,真聪明,不是吗?”

  她的笑容收敛了起来,意味深长地说:“我从你这里出去之后,就被人盯上了,抛出的诱饵还是我爸爸的下落,那天穿的什么戴的什么都说得一清二楚,简直就像是看过视频或者真人一样,‘道上的兄弟’怎么知道我爸爸失踪了,我正在找他呢?皮老板,现在你说这件事和你无关,你自己信吗?”

  皮老板咬牙切齿地问:“那两个龟儿子抓到了没得?”

  “啊,这倒是没有,很遗憾。”欧阳嘉嘴上说着,却一点都没有遗憾的表情,“也许皮老板查一查自己的手下,就会有惊喜也说不定呢。”

  皮老板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有人敢这么含沙射影地对他说话了,但是手下之中居然有人可能背叛他,在外面‘捞外快’的行为,却更让他怒火勃发,而且还是用的这种血腥下作手段,利用了他一时好心带来的信息,去做局害人性命!

  他本来是想做点好事,为自己积点功德,如果就因为他多事,派人去查潘教授的下落,反而害得潘教授的女儿继而惨死,那岂止没有功德,简直要遭到报应了!

  而起因居然就是有人为了区区十万块,见财起意。

  “欧阳小姐,你放心。”他咬着后槽牙说,“这种龟儿子,我一定抓出来给你个交待!日他先人板板儿!”

  话不多说,他起手一拱,算作道歉,干脆地说:“等查清楚了这件事之后,十万块,我翻四倍给你,算作我个人的一点小小心意。”

  “这就不必了,我不是贪财的人。”欧阳嘉返身又端起那杯已经凉掉的美式咖啡,用一种漫不经心的口吻说,“我只希望,皮老板做一件事,算对我差点死掉的补偿。”

  皮老板压了压火气,心想自己是年纪大了,说出的话居然还有人敢讨价还价了,他沉声说:“如果事情查出来,的确是我手下人私自做的,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其实很简单的。”欧阳嘉终于露出了一个真正的笑容,向他举了举杯子致意,“我只要你签一份权利书,自愿放弃我爸爸的遗产继承权就行。”

  皮老板顿时有些瞧不起这对小夫妻,甚至闪过一个念头,他们该不会是就为了这个目的,施展了苦肉计?

  所以他说话也不客气起来:“妹娃,你还真当我对你老子那堆破石头感兴趣呐?我昨天都说了,要是你愿意的话,我当时就可以叫秦律师来起草法律文件,是你自己不要的嘛。”

  “女人,总会随时改变主意的。”欧阳嘉意味深长地说,“皮老板,你答应不答应嘛?”

  皮老板很想说一句‘答应个锤子!’,但是事已至此,如果反悔,恐怕立刻会被他们抓住‘哦,你果然是为了潘教授的遗产’,真闹到派出所去,后患没完没了,还不如就干脆放弃算了,反正潘教授一个清贫知识分子,也就收藏品里那些奇石对他们这种爱好者来说是个稀罕物,真拿出去卖,不好这口的看见了,只怕就是个垃圾的价钱。

  “好,好嘛。”他忍着气说,“我说话算话,只要跟我手下有关,遗产我一分不要,老子的遗产,归女儿继承,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你也不算错。”

  欧阳嘉微微笑着,往前走去,摆出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那么,皮老板,咱们这就进屋吧,我从网上下载模板,你负责书写就好了。”

  这时候天光大亮,金色朝阳洒遍大地,外面闹市区隐隐约约传来早起车流的喇叭声,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传来,微风吹拂起欧阳嘉额前的碎发,配上她竭力掩饰但还是有些僵硬的微笑,脚下毫无声息的移动,皮老板不知为何,竟然有一种久违的恐惧袭上心头!

  那是无意中深入险境,那是孤立无援陷入对方地盘,那是即将面对生死大关,那是孤身一人站在街头,对面无数把雪亮西瓜刀挥舞着呼啸而来……

  那是比死亡还要可怕的感觉,是一种面临湮灭的绝望。

  他压根没时间去分辨这种突如其来的恐惧究竟来自何方,但应该不是面前这个年轻姑娘,于是他身手敏捷地向后退去,其利落完全不次于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跃身而退的同时还提醒她:“等等!现在不是时候!”

  欧阳嘉已经踩上了第一级台阶,这种旧式的中式回廊,地面上铺的不是普通地砖,大夏天的太过寒凉,从屋子里延铺出来一道藤编的地毯,厚厚地垫着脚,她抬起右脚,眼看就要踩上去。

   “放肆!”她越接近,皮老板就越感到那种恐惧的加强,随着这一步踏下,他跃回门槛以内,简直强烈到了顶点,简直就像……

  就像有什么噬人的猛兽潜伏在附近,瞪着冰冷的眼睛,要把这个院子里的所有人一口吞下,嚼得渣都不剩。

  这种感觉,哪怕是年轻时候,在七眼桥头,两帮年轻气盛的江湖混混互相挥舞着西瓜刀劈砍,陷身几百人的大混战的时候,也从来没有过,好像天地间一切都静止,而那个神秘的力量居高临下,虎视眈眈,择人而噬……

  他猛然惊觉,下意识地一抬头——

  在主屋保留的雕刻着吉祥花纹的大梁和门扇之间,他看见了一只血红的眸子,黑瞳孔嵌在其中,鲜明无比,直勾勾地瞪着他。

  接着,这只眸子眨了一下。

  皮老板不愧是身经百战的老牌江湖大哥,在惊惧之余,完全是自然发生的动作,一脚勾过地面上不知道什么东西,娴熟地挑了起来,右手顺势一捞,抓住的同时向着梁上就扔了出去,使出了浑身力气,务求一击即中,同时根本连看都不看,直接又一个飞步,利落地向着门外冲去。

  门外是欧阳嘉,虽然来兴师问罪也有点气势,但区区一个妹娃儿,吃白饭的人,总比梁上这个怪物要好对付多了。

  在冲出去的时候,皮老板甚至想过,要不然顺手推一把欧阳嘉,当成自己的挡箭牌,这样那个红眼睛怪物不管是什么来历,第一下攻击都会落空,自己逃跑的胜算又能大几分。

  但是这样,似乎又有点太黑心了,那个怪物肯定是冲自己来的,欧阳嘉本来就被自己手下给坑害了,难道这时候还要连累她?不是男人的所为。

  就在皮老板还没下定决定做选择的时候,就看见欧阳嘉的眼睛一亮,几乎是惊喜地叫了出来:“果然是你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