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3451 2018-08-30 12:17:45

 医生还在犹豫,杨可看见了一边的消毒罐,二话没说,打开用钳子夹了一大团酒精棉花出来,粗鲁地接在手里,一边擦着她的太阳穴,一边往欧阳嘉鼻子下面一塞。

  “阿嚏!哎!”这招居然管用,欧阳嘉被刺激得打了两个喷嚏,眼泪鼻涕一起流了下来,坐直了身体,眼睛被酒精熏得不能完全睁开,泪水横流,茫然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和面前的陌生人,“这是哪儿?”

  “这就是嫂子吧,嫂子你好。”医生礼貌地打着招呼,却被杨可一把抓住,揪到欧阳嘉跟前,严肃地催促:“媳妇,告诉他,你本人的意愿是要做这个手术的。”

  当然了,不然我来医院干什么?欧阳嘉心里想着,但不知道怎么的,她大脑突然昏昏沉沉的,没有精神讲出这句话,眼皮又不自觉地往下垂去。

  “嘉嘉!”杨可急了眼,不管不顾地把手里剩下的酒精棉花一股脑糊在她脸上,用力地揉着,强迫她再度清醒,“快说!”

  欧阳嘉被呛得连连喷嚏,心想回去再收拾你,挣扎着说:“是!我要切掉手背上那个东西!是我本人愿意的!”

说完,她终于抵抗不住那股突如其来的凶猛睡意,往后一倒,重新陷入了沉睡。

  杨可一把抱住她软倒的身躯,咆哮着对医生说:“她自己的意愿,你听到了吧!?”

  医生吃惊地看着他们刚才一系列的举措,有点超出自己知识范围的傻眼,此刻被吼了才明白过来,嘀咕道:“不是……嫂子看样子不大舒服啊,什么要紧的皮肤手术非得赶在今天做?”

  杨可二话不说,伸手捞起欧阳嘉软绵绵垂在椅子下面的左手腕,用力一抖,把衬衫袖子给翻了上去,让那只左手毫无遮拦地露在了医生的面前。

  那个以中间的‘蚊子包’为核心,向四周均匀发散八条线的‘星芒’赫然在目,微微凸起皮肤,颜色是娇滴滴的肉粉色,比肤色要艳丽,质地则像透明果冻,看上去还怪好看的。

  在欧阳嘉雪白的手背上突兀地显出这么一个标准得像是画出来的图案,让医生啧啧称奇,差点把鼻子都凑上去观察:“我还没见过这么奇怪的皮肤赘生物呢!”

  “你没见过的事多了。”杨可不耐烦地催促他,“快点动手。”

  “这个……”医生多嘴地问了一句,“这真不是你们夫妻俩恶作剧来逗我玩的?怎么看也不像是正常病理现象啊。”

  杨可瞪了他一眼:“啥叫正常的病理现象?你不觉得你说话都不对?”

  “我就是说……反正我没看过类似的病例。”

  “这世界上你没看过的东西多着呢,别废话,趁她睡着,赶紧给我切喽!”

  医生耸耸肩,认命地说:“好,你是患者家属,你说了算。”

  看欧阳嘉已经睡得人事不知,似乎麻醉药就没有打的必要了。他让杨可抱着欧阳嘉坐好,叮嘱道:“你别乱动,污染了操作环境后患无穷。”然后开始消毒,一系列操作完之后,套上手套,翻开早就备好的手术包,熟练地把手术刀片上在刀柄上,一转身,眼神都不一样了,双目锐利地闪过一丝寒光,完美地进入了外科医生的角色。

  他一手按在露在消毒洞巾外的欧阳嘉的手背上,两根手指小心地分开,标准地按住了一道凸起的细线,另一只手稳定地拿着手术刀柄,像拿钢笔一样,动作极为轻巧而精准地对准了皮肤凸起的部分,飞快地一切——

  两人眼前一花,谁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刚才还稳稳地执在医生手里的手术刀,已经飞了出去,‘夺’地一声,直直地戳进另一侧的桌面,尾端还在急速地颤抖着。

  “哈!?”医生傻眼了,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右手,自从工作,不,应该说自从上大一开始练操作开始,他就没犯过这种手术刀还能脱手的低级错误,要是发生在手术台上,一定会被主任骂死。

  杨可脸色大变,低声问他:“你什么感觉?”

  “感觉?没感觉啊,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拽走了我的手术刀……”医生迷茫地说。

  手术刀片薄得就跟一片削纸一样,按理说就算切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也只会当场折断,没有这种被反弹飞出去的可能啊。

  为了验证,他伸出手指,用力地戳了戳欧阳嘉的手背,软软的,弹弹的,就跟普通女性的肌肤一样。

  这就导致杨可看他很不顺眼,粗声粗气地说:“你还行不行了?换刀啊!”

  医生到底是有过临床经验的,行事比较妥帖稳重,考虑了一下,毅然决然地说:“不行,还是先打个麻醉吧,不管是什么……麻醉了总会安全点。”

  杨可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打吧。”

  医生摘下手套,去拿了利多卡因来,再度消毒之后,拿起注射器,小心地抽了五毫升,慢慢地将针头贴近手背位置,在离那根‘线’末端三毫米的地方,斜着刺进了皮肤。

  他的一举一动都放慢了,聚精会神地观察着任何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好在欧阳嘉依然睡得昏天暗地,一点都没感觉到疼。

  针头扎进了皮肤!推动注射器……药水也肌注进去了!

  医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看着皮肤上鼓起一个小皮丘,往外抽了抽,调整方向,准备进行伞状点注。

  万万没想到,当针头呈直角下压的时候,他再度感到一股大力从手上的注射器传来,那感觉像是被一根鞭子狠狠地抽起的陀螺,这次他坚持了稍微长一点的时间,但还是无济于事,下一秒手里握得牢牢的注射器就被抽飞了出去,针头同样‘夺’地一声,扎进了刚才手术刀的旁边。

  医生脸都吓白了,这是他行医生涯中闻所未闻的异像……不,应该是自从懂事之后,就没听说过还有这样的操作!

  他抬头看杨可,试图寻求帮助,却发现杨可的脸色比他还难看,透着一股绝望的惨白。

  作为朋友,话不能不说,他颤抖着开口,声音在空荡寂静的处理室里还发出了回音似的:“老杨……你有没有一种感觉,它……它可能不想让我动手。”

  医生几乎要疯了,怎么可能呢!这只是一个皮肤的赘生物而已!他说得怎么好像这是一种有思想,有自保能力,甚至可以反抗自己的智慧生物似的。

  但,不得不承认,他在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杨可咬着牙,低头看着欧阳嘉睡得无知无觉的脸,狠狠地在她头顶上亲了一下,斩钉截铁地说:“做!继续!”

  医生急了,压低声音说:“不是我不想!你看到的!做不了!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反对我这么做!”

  他吞了口唾沫,战战兢兢地说:“虽然我受过现代教育,信奉科学,但……这也太奇怪了,不能以常理而论啊!”

  “来都来了。”杨可阴沉着脸,咬肌都隆了起来,一字一句地说,“不管怎样都要解决问题。”

  他陡然下了决心,对医生说:“不用贴着皮肤切了,直接从腕部进行皮肤切除!”

  “啥!?”医生震惊了,失声惊叫道,“你疯啦!嫂子醒过来不跟你拼命吗!这要切的话就得从真皮层开始切,是大手术!术后很容易发生感染的!而且,这一只手的皮肤都被剥除的话,以后嫂子怎么办?没有汗腺的滋味有多难受,没有皮肤,疤痕组织绷紧了关节不能屈伸,她这只手就废了!”

  “大不了植皮!把我的皮给她!”杨可发狠地说,“不管以后怎样,今天,非要把这个东西给切下来!”

  医生看着他,一脸拒绝:“不行,这个我来不了……老杨,你想清楚,这和切个皮肤上长的东西是两码事,我给你做了也就做了,你要我剥除整个一只手的皮,万一出点什么事,我这医生就别当了。”

  杨可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抱着沉睡不醒的欧阳嘉站了起来,医生以为他放弃了,要离开了,松了一口气,偷偷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还要解释:“不是兄弟我不帮你,只是你这个决定太冲动了,要不然……你把嫂子叫醒,再问问她的意见?”

  出乎意料,杨可抱着欧阳嘉没有往外走,而是直接越过他,走向旁边的诊疗床,小心地把欧阳嘉放在了床上,捞出她的左手摆在身体中间的位置。

  手背上那个微微凸起的肉粉色果冻状‘星芒’被消毒了好几次,擦的润泽光亮,如果不是生在人身上,还以为是个漂亮的亚克力装饰品。

  “你要干什么?”医生警觉地问。

  杨可瞅了他一眼,目光中尽是决然之色:“我怕不切了这个玩意儿,她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医生张口结舌,看着他忙碌地在准备一系列术前操作,一边诧异他什么时候对外科普通操作这么熟练,一边还好奇地探问:“出什么事了?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没有?”

  “有,给我当助手。”杨可斩钉截铁地说。

  “这手术不能在这里做!要去后面手术室的!”

  杨可一把拔出还竖在桌面的手术刀,凝视着那个虽然薄,但深的切口,冷冷地说:“先试一试,看我如果直接动了皮,它有什么反应。”

  此刻,他已经默认了生在欧阳嘉手背上的,不仅仅是一个奇特的凸出皮肤的图案,跟医生想的一样:这是个有思想的智慧生物。

  医生对给他这个外行当助手一点异议也没有,乖乖地配合了起来。

  再度准备好,这次消毒洞巾铺的位置稍微朝上了一点,露出欧阳嘉细瘦的手腕,杨可拿着手术刀,在她突出的腕骨前轻轻地划了一道,打算从这里下手。

  手术刀锐利的尖端在细嫩的皮肤上划出一道红痕,但是没有破皮,也没有流血。

  于是也没有任何异样。

  杨可看了一眼欧阳嘉,她仰面躺着,睡得宁静又安详,还有一股独特的美丽,这是他亲亲老婆大人,是他最爱的人,决不能让奇怪的东西寄居在她身上!

  “来!”他从口罩后低声发出一个声音,给自己打气,然后拿起手术刀,用不逊于医生的精准动作,对着那道红痕就切割了下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