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3563 2018-11-22 09:08:34

“来了啦!”

  杨可发誓,这是他这辈子听到的最动听的声音。

  随着这三个字,一朵硕大到难以想象的裸粉色巨无霸花盘,就从刚才还是门的地方探出来,费力八叉地用两条粗壮的叶片扒拉着门框,娇滴滴地咳嗽了两声,叫道:“麻?你在哪里呀?”

  “这边!这边!”杨可恨不得要蹦高了,一边拼命挥手以引起小花的注意力,一边大声呼叫:“快来!你再不出现,就等着当孤儿吧!”

  “耶?”那朵巨无霸大花看着面前灰茫茫一片,不明所以,“你们在哪里呀,我看不见……这里都是些神马呀?”

  杨可简直急得要撞墙了:“怎么会看不见!你往前面看,这就只有一条路!别玩了,快过来!”

  走廊是笔直的,两头一边站着他和欧阳嘉,一边是小花,中间无遮无拦,只有一个红裙女盘踞在地上,小花要是能冲过来,不说别的就那硕大的体型也够压扁一切牛鬼蛇神了!

  “不嘛,我害怕!”变成了巨花的小花还是那样的小脾气,一边说一边抬起叶片糊在了花盘上,“怎么我睡了一觉起来,你们都不见了,这里全都是灰蒙蒙的一片跟牛奶一样……呜呜,麻麻……麻麻你在哪儿?”

  “我们就在这里!你怎么就——”杨可脖子绷出青筋才把那个‘瞎’字给咽回去,他觉得自己的霉运是不是还没到头?明明就在这里!小花到底是怎么了?

  也许他真的不应该指望一朵花长眼睛?那花卉是通过什么来传递信息的呢?

  他正在拼命回忆着,怀里的欧阳嘉已经挣脱了,退后一步,眼神没有焦距地四下乱看。

  果然,这里的确有什么东西是阻碍视线的,杨可看不见,也许因为他并不是这个楼里的人,只是误打误撞进来的,那个红裙女找的不是他,只有自己……这是第二次了。

  上一次她是怎么逃脱的,欧阳嘉已经完全不记得了,但这并不妨碍她在这种时候只能选择无条件地信任小花。

  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既然人类战胜不了,就看怪物和怪物哪个更厉害吧。

  “小花!”她被雾气包围,根本看不见小花具体在什么地方,但有一条是肯定的,她脚下踩的是走廊,那么小花是在罗明办公室里,从它到自己这里,只有一条路可走。

  用什么方式可以给小花指明方向呢?什么才能把它吸引过来呢?

  欧阳嘉再不犹豫,一抬手把左手手背凑到嘴边,雪白的牙齿狠狠地咬了下去,直到齿间泛起甜腥的鲜血味道还不松开,忍着剧痛更深地把创口进一步扩大。

  杨可简直要疯了,他正在原地蹦跶,好发出声音让小花找到准确目标,又不敢太大,免得把现在停滞在走廊中间的红裙女给吸引过来,百忙之中一回头,发现自己的老婆大人正表情凶狠地撕咬着手背,鲜血顺着雪白的手掌滴滴答答地落在了地上。

  “老婆!”他惨叫了一声,“你干嘛!?今天我们还要走丧尸剧本吗!?”

  欧阳嘉停止了啃咬,把左手垂下,看着鲜血一滴滴向地面淌去,忽然一笑,雪白牙齿上沾着残余的鲜血,看上去魅惑而恐怖,杨可甚至觉得红裙女的威慑在她这个笑容面前,都不算什么事儿了。

  “小花是我的孩子。”她平静地说,“它是种在我身体里,扎根在我的血肉中,靠汲取我的思想才发芽 生长开花的,和我之间一定有某种联系……”

  她好像根本感觉不到疼痛死的,用力攥紧了拳头,让伤口的血液流得更加顺畅,一滴接着一滴,很快就在地面上积累起一个小小的血洼。

  红裙女陡然直起了上半身,被乌黑长发覆盖的面容直勾勾地‘盯’着这边,手肘膝盖,全身都在激动得微微颤抖,杨可被她‘看’得倒退了半步,心惊胆战地说:“喂……我怎么觉得你反而把不该来的东西招来了……小说里都这么说的,鬼啊,妖啊,贪图的都是人类的血肉……”

  欧阳嘉看不见杨可眼睛里的世界,从她的双目看出去,就只能看见灰色雾气像是受了什么刺激,猛然激烈地翻涌起来,像要发生一场惊人的海啸,她紧抿着嘴,一言不发,黑眸里是最后的疯狂,孤注一掷地等待着那个结果的到来。

  红裙女被她的血气吸引,本来还有的的一点犹豫也立刻抛诸脑后,再度俯下身体,下巴贴在地面上,发出细弱但阴森森的声音:“跟我……走吧……一起……永远留在这栋大楼里……”

  “去你妈的!”杨可粗鲁的骂道。

  这点根本阻挡不了红裙女,她放慢了速度,试探地爬了一步,又一步,凭感觉,好像是有个非常强大的力量在自己身后,那是足可以毁天灭地的存在,但是,这股力量很新鲜,是初生而幼稚的。

  想到这里,她下定了决心,不会使用力量的存在,就是手握武器的婴儿,其实一点卵用都没有!还是先吞噬掉面前这甜美可口的‘粮食’要紧!

  她绷紧了身体,发出一声怪叫,就要向这边做最后的冲刺。

  几乎就在下一秒,一声更大的怪叫彻底压过了她的声音,她看不见,杨可也看不见,但欧阳嘉和小花同时看见了一道笔直的血线从她滴落的血洼中射出,像一道闪电,一下就冲向了小花,在接触到那朵巨无霸花盘的同时,这条线又瞬间变成了实体!

  一条细长的,裸粉色,半透明,跟果冻一样Q弹的植物茎秆,紧紧地维系着她的左手背和小花。

  那是属于她们之间与生俱来的羁绊,任何时候都无法割裂的,给予生命的‘脐带’。

  这条线贯通的一刹那,杨可也看见了,吃惊地指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开口,小花已经欢呼一声,那讨厌的灰色雾气中陡然出现了一条路,它看见了!在那条线的尽头,是自己的麻麻!

  “麻麻~~~~~”它欢呼着,硕大的身躯笨拙地挤出办公室已经没有了门板的框架,挥舞着两条叶片,横冲直撞地向着二人的方向扑来,“你到哪儿去了呀!”

  它这犹如压路机一般的力度和吨位,可以说所向无敌,冲到一多半的时候,忽然察觉到好像有什么小东西阻碍在自己前进的道路上,但是实在太过弱小,绝不可能为难住强大的霸王花,它伸出一只叶片,随意地一扫,就好像扫除垃圾一般,嗖地一声。

  阻碍立刻就不成为阻碍了。

  小花维持着刚才的速度,欢天喜地地拖着尾巴一样的茎秆扑到了欧阳嘉跟前,习惯性地就要扑上去蹭蹭,被杨可不怕死地挡住了:“慢着!你真扑上来,咱们一家三口就都得到底下广场去团聚了!”

  “哎!?”小花摇摆着簇生在它花盘周围的那些细长的花瓣,发出疑惑的声音,说来也奇怪,从前小花长在欧阳嘉手背上的时候,只有八条星芒,发芽开花之后,倒是多了十几片细长的花瓣,嫩生生,粉呼呼,凑在一起跟一朵精心雕琢的菊花似的,此刻它的个头变大了,叶片没有增加,花瓣的数目却明显增长了很多,从小菊花变成向日葵了,密密麻麻地簇生在花盘周围,每一片都精致透明,跟艺术品一样的美丽。

  它认真地想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你们怎么变小啦?”

  “不是我们变小了,是你长大了。”杨可嘴上敷衍着,费力地从巨无霸的花瓣之间偷窥着走廊上的动静,刚才还slay全场的红裙女被整个拍扁在墙上,活似一只张开四肢的青蛙标本,她的身体还在慢慢蠕动着,一掀一掀的,好像要竭力从墙上把自己撕下来。

  “真哒?”小花挥舞着叶片,开心地咧开了嘴。

  欧阳嘉看到的就是字面意思,小花本来光滑小巧的花蕊部分,随着它的情绪变化,就这么‘变’出一张嘴来,还是个上弯的表情。

  里面黑洞洞的,倒是看不清是什么……她不禁猜测下一步‘进化’是不是就该变出一口白牙,一条舌头来了?

  等等!她怎么突然就看得见了?那股无处不在包围着整个世界的灰色雾气呢?里面有好多人脸的那个?

  欧阳嘉不安地四处张望,却发现这不是错觉,以小花为中心,那股灰色雾气在逐渐变淡,甚至消失,缓慢地退去,所以她的视线不再受遮挡,能看见东西了。

  更重要的是,它们不是惧怕小花而躲避,那样的话尽管范围有所减小,浓度是不应该变的,可是小花身边的雾气明显是从浓变淡,就好像……

  就好像小花的存在,是个净化器!它能够把这种奇怪的雾气给净化消灭一样!

  果然,她也透过花瓣之间的缝隙望了出去,在小花身后,有着一条坦荡荡的大道,尽头是办公室,两边包围着雾气也在变淡。

  凡是小花经过的地方,雾气就会减弱!

  欧阳嘉一把揪住了小花在她面前摇摆的一片花瓣,小花顿时尖叫起来:“干嘛呀!疼!”

  “呼吸!”欧阳嘉斩钉截铁地命令道,“给我大口呼吸。”

  “咦?”小花奇怪地反问,“呼吸是神马呀?”

  “就是……你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吸尘器,大口的,尽量多的,把那些灰色的东西都给吸进去。”

  小花嫌弃地一甩头,细长的花瓣像波浪一样摇摆,差点把正在扒着花瓣看的杨可给扇一个跟头:“不要!我吃得很饱了!”

  ‘吃’?欧阳嘉敏锐地抓住了这个字眼儿,但这种时候她顾不上追究小花突然的失踪和如今的变形,与这种奇怪的充斥在大楼里的灰色雾气有什么关系,她只知道,如果不解决这玩意儿,自己和杨可怕是就出不去了。

  “小孩子,哪有什么饱不饱的,要长身体就要多吃!”她板着脸说,“快点!别等我喂你。”

  “好嘛。”小花委委屈屈地说,用力地给自己鼓了鼓劲,然后一转身,以刚才的姿态,又惊天动地地沿着走廊大喊着‘乌拉拉!’地跑了回去,一边冲刺一边把花瓣尽数张开,然后疯狂地甩动起来,简直像是一个巨大的螺旋风扇,那些充塞在走廊四周的灰色雾气猝不及防,被它这一阵攻击给吹得烟消云散,眼看就要全部完蛋。

  杨可目瞪口呆地看着老婆和孩子在公开进行‘爸爸不知道的私密悄悄话’交谈,自尊心略微受挫,接下来就更加呆愣地看着小花毫无目的地开始做往返跑。

  “我能问一下这是要干嘛吗?”他颤抖着举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