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3202 2018-11-06 09:04:16

“麻麻!好恶心!”没想到最先鬼叫起来的是小花,一片细长叶子捂住花盘中心疑似‘鼻子’的位置,拼命挣扎着往后躲,“讨厌!”

  杨可大惊失色:“哦槽!养花千日,用花一时,你这时候怂了算怎么回事啊!”

  他嘴上数落着,手头动作却不慢,伸手拽着欧阳嘉往后退了一步,右手从怀里一掏,摸出了一把——大容量儿童水枪!

  拉开保险,扣下扳机,所有动作一气呵成,不顾那怪异的细长四肢犹如蛇一般纠缠而来,对着秦东升那大张的嘴巴,一口气压到了底。

  一股浓得甚至光线下都变成浅蓝色的饱和食盐水从那把色彩鲜艳的水枪里喷涌而出,准准地射入了那张因为要弹出舌头来而咧到最大,几乎占据了半边脸的大嘴。

  “嗷!”一声简直不似人能发出的惨叫从秦东升喉咙里直接发了出来,声带仿佛被这一下给直接撕裂了,后面的尾音劈得尖利无比,他的一只手立刻变了回去,死死地掐住自己的喉咙,仿佛要遏制住这突如其来的疼痛,那根血红的细长舌头也缩了回去。

  杨可一击得手,激动得差点跳了起来:“盐你能躲,盐水看你怎么办!这可是我精心调配的百分之二十六点七的浓度!哪怕腌咸鸭蛋都够了!看这次还弄不死你!SALT!SALT!SALT!”

  “杨可小心!”欧阳嘉提醒得意忘形的他,但已经晚了,秦东升的一条变形腿像橡皮绳一样,陡然从地上半途中弹跳起来,以人类完全无法想象的角度,刁钻地抽向杨可的双膝!

  这一下要是抽上,只怕就要骨断筋折!

  杨可怪叫一声,那声音差点盖过了怪物的嘶吼,也亏着他成天不干正事,东跑西颠,经常出去野外探险什么的,身手非常灵活,情况紧急之下用尽全身之力蹦了起来,险之又险的,那条‘腿’擦着他的鞋底掠了过去,冲力大到带得他摔下来的时候失去平衡,狼狈地向前栽倒过去。

  ‘秦东升’却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也许是恨极了这个拿浓盐水呲自己的家伙,另一只手臂蛇一样地软绵绵从空而降,灵活地沿着杨可的肩膀攀援而上,触及到他脖颈的时候一口气就绕了上去,往回一收,杨可的脸顿时憋得通红,双手向上死命地去掰那条蛇形手臂,却感觉那里面的肌肉犹如铁箍一般,连一丝一毫移动的可能性都没有。

  欧阳嘉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怒道:“谁叫你这么抢先?”

  “别……”杨可双手徒劳地自救着,被勒得向后不停倒退,用仅有的一点点说话的余地哼哼着,“别抱怨啦,媳妇……能战则战,不然你就……”

  ‘秦东升’这时候已经把他拽到了自己跟前,杨可的身体是倾斜的,一头撞在他胸口,别看怪物变起形状来像棉花糖看似很柔软,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不知道基于什么原理,静止下来的时候却硬如钢铁,这一下撞得他眼冒金星,差点昏过去,费尽最后的力气才憋出两个字:“跑吧!”

  ‘秦东升’这时候也从灼烧喉咙的疼痛中缓和了过来,他维持着一只手变形成肉绳子,七八圈箍在杨可脖子,另一只手却跟正常人一样,两条腿拖在地上像长了两条尾巴的怪物形象,看了看杨可,又看向欧阳嘉,命令道:“过来。”

  小花这时候又神气起来,冲他挥舞着叶片:“就不!略略略!”

  欧阳嘉冷笑道:“过去?你以为我是傻子?”

  她作势向后退去,眼睛盯着秦东升,提防着他肢体的突然袭击,脚下连退了几步,眼看就要退到客厅和玄关的交界处,那意思是想跑。

  “你,真的要逃走吗?”秦东升把被挟持住的杨可像个玩具一样地甩了几下,杨可的双脚胡乱地蹬着地,开始翻白眼,“你走了,他就死定了。”

  欧阳嘉镇定地说:“我留下来,就是我们俩一起死,对吧?”

  “不不不。”秦东升的肢体虽然没发生变化,脸上却又变了,眼眸逐渐恢复正常,说话的声音也不带着那股咝咝的怪声,如果不看扭曲变形的手和腿,简直又回到了秦律师的角色,他诚恳地说,“我知道上次的事是我对不起你,所以我无意再伤害你,我跟‘它’说好了,真的。”

  “哦?”欧阳嘉半信半疑地说,脚下停住了,眼珠转了转,突然又摇头,“不,我不信,你一直在说吞噬,你们俩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彻底吞噬我,那我不逃还等什么。”

  秦东升用那张老实人的面孔说话的时候,还真有几分让人信赖的感觉,他看着被欧阳嘉捏住的小花,坦率地说:“我承认,我是想吞噬掉你的寄生花,可是也仅此而已了,吞了它,对你是没有丝毫影响的,非但没有影响,还可以让你重新过回正常人的生活,不用一觉醒来就担心自己又在什么陌生的地方,干过的事想起来都足够让你懊悔万分……你可以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去,而且我会给你补偿的,钱,不是问题。”

  这时候窗外的暴风骤雨已经慢了下来,不再抽打得玻璃劈啪作响了,他沉稳的声音回荡在室内,显得很有说服力的样子,欧阳嘉明显动了心,试探着问:“你说的是真的,你能吞噬它,但我可以安然无恙?”

  ‘小花’愤怒地扭过花盘看着她,刚想说什么,欧阳嘉手指一用力,掐得它哎呦一声,失去了说话的机会。

  “当然了!”秦东升保证地说,“说到底,这是‘种子’们的生活方式,不是咱们人类的,我可能连你一起吞噬掉吗?不可能对吧?他们寄生体吞噬的行为,就是同类之间发生的,不会对人体产生什么危害,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你的寄生花。”

  欧阳嘉思索了一下,松开了手指,小花立刻开始大声咳嗽,在它断断续续,瞥她一眼又加剧咳嗽的娇滴滴声音中,听到欧阳嘉迫不及待的提问:“快说!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小花特别不情愿地停下来,哼哼唧唧地说了个‘是’,随即就大声地哭了起来:“麻麻不要我了吗!?我很乖的!我不要被那个蛇吃掉!他好恶心!我是美美哒,我要做花霸王!”

  欧阳嘉并没有立刻下决定,她低着头,思索了一会儿,直到连窗外的雨都开始变得滴滴答答若有若无,突然问道:“那其实这样的话,为什么不是我的花吞噬掉你呢?”

  秦东升冷笑道:“那是因为你老公在我手里。”

  说着他威胁地把脸色已经因为窒息开始变得青紫的杨可往自己身前拖了拖,示意道:“我手里有筹码,而你没有。”

  “这个嘛。”欧阳嘉犹豫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事实上,我和他正在办离婚手续,你也知道的呀。”

  已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胸口憋闷得好像随时要死去,甚至都开始出现幻觉,觉得自己的灵魂要出窍了一般的杨可听到这句话,险些跳起来,但是秦东升下一句话更加如同一道闷雷,把他劈得目瞪口呆,找不到北。

  他说:“你们是要离婚了没错,但是你留在我那里的遗嘱上,已经指明所有的个人财产都归他继承。”

  纳尼!?这个死怪物说的是真的!?杨可不敢相信,那抹出窍的灵魂仿佛都被这一句话给拽了回来,窒息的疼痛也变得微不足道,轻飘飘地似乎要离自己身体远去,他甚至听到了有光屁股小天使从天而降,围着自己欢快地吹起了小喇叭。

  秦东升看了一眼手里的杨可,又对沉默不语的欧阳嘉说:“欧阳小姐,我是个遗产执行律师,见过太多的人情世故,像你这样嘴上硬,其实心里还有爱的女人,最好对付了,你看,我不是不知道女人的心,起码,你是爱着你丈夫的。”

  欧阳嘉闭了闭眼睛,像是认命了,叹了一口气说:“好吧。”

  “麻麻!”小花惊恐地大叫起来。

  秦东升露出了笑脸,但是马上又消失了,因为他看到欧阳嘉不但没有向前走来,乖乖地献出小花以供他吞噬,反而移动了脚步——

  她要逃跑吗?这世界上果然没有患难夫妻,只有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林中鸟?

  不!欧阳嘉脚下移动的方向,不是冲着大门口,而是——秦东升的眼眸瞬间转回怪异,血红巩膜当中的瞳孔缩成针尖大小,定定地看向她面带微笑地退向客厅。

  客厅里有什么?

  客厅里有石头!

  潘教授收集的藏品,家里到处都是,客厅更是重中之重,浮面上那些,电视柜,边柜,大小抽屉里,塞的满满都是,上次被认定成‘抢劫不成搞破坏’的狼藉一片,杨可辛苦了半天也只是做了粗略收纳,大部分都用箱子盒子装了起来。

  欧阳嘉,就在他的目光中走向客厅那一面墙的柜子,表情玩味,似乎根本不因杨可被他攥在手里,眼看要勒死而紧张,反而带着几分预见胜利的得意,她声音轻快地说:“你好几次来这里,无非就是想从我爸的藏品中得到石头,那会是什么样的石头呢?大约总是能让你‘吞噬’掉,从而增长你的能力的珍贵品种。”

  她把‘珍贵’两个字咬的很重,站在柜子前面,微微仰起头,略带嘲弄地说:“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他独生女儿啊,他把好东西放在什么地方,也只有我知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