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二章

3426 2018-11-17 09:08:49

 “不是……”杨可看着她理直气壮的样子,心里更加着急,语无伦次地说,“做人要讲良心,小花到底救过我们……它也没干过什么坏事。”

  “它长在我身上了,那就是坏事!”欧阳嘉强硬地说,“我好好的一个人,手上突然长出这么个东西,现在看着是正常,谁知道将来会怎么样,万一变成秦东升身上那个坏的呢?它会影响我,让我做出平时根本不会做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留着它干嘛!?”

  杨可低声嘀咕道:“不过就是让你去三星堆蹦了个迪……也不能算是坏事吧?”

  “谁说的!?”欧阳嘉瞪着他,“上次是蹦迪,下次呢!?我可不想像上次一样,明明好端端地在办公室加班,忽然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谁知道下次我会在那里的床上醒过来,身边又睡着的是哪个男人!”

  “哎哎!你这就没意思了。”杨可不服气地说,“迄今为止咱们还是合法夫妻,我们俩睡一次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吗?你这是迁怒。”

  欧阳嘉冷笑一声,轻描淡写地说:“很快就不是了。”

  “我告诉你欧阳嘉!”杨可气势汹汹地看着她,“别以为老用离婚来要挟我,我就会听你的!把我逼急了我真敢和你上民政局……”

  他在欧阳嘉淡淡的抬眼一瞥中立刻就败下阵来,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那什么……现在小花丢了,这是当务之急,先找到它再说,可不能让它在外面。”

  “担心个屁呀。”欧阳嘉心情不好,工作积了一堆,加个班还能碰到鬼,不知道24小时之后自己的职业命运如何,杨可还在拖后腿,关心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在她看来,小花没了就没了呗,她不开香槟庆祝那是因为没时间。

  “你这个人,怎么一点感情都没有!?”杨可对她怒目而视,“它还那么小!什么都不懂,一天到晚就知道跟你腻歪,我说它,它还从来不听,就知道跟我犟嘴,这样的孩子跑丢了,在外面除了什么事怎么办!”

  “你有病吧杨可?”欧阳嘉忍无可忍地说,“它是个小怪物,不知道什么变的,不需要吃也不需要喝,除了盐,刀砍火烧都不怕,惹急了还能刮龙卷风,本来还是扎根在我身上,现在它自己长腿会跑了!你担心它?你担心担心遇见它的人好不好!”

  杨可词穷,随即又理直气壮地说:“对啊!我就是担心遇见它的人啊!”

  “喂!刚才你不是这么说的,怎么一会儿一变的?强词夺理是不是?”

  “明明是你没领会我的意思!小花是个小怪物,什么都不懂,没有人类的道德规则概念的,现在它跑出去了,万一闯祸了怎么办?再说它不是……刚刚吞了秦律师身上那个同类吗?那可是个心狠手辣杀人放火的主儿,万一小花吃了脏东西,被感染了呢?孩子沾上坏毛病可怎么办!?”杨可越想越担心,激动地就差去拽欧阳嘉了,“它在哪儿不见的,你跟我说清楚!我们赶紧去找啊!”

  欧阳嘉怒道:“我是它的保姆吗?一天到晚工作忙都忙不过来了,我怎么知道它在哪儿不见的!横竖就没出过这层楼,要找你自己找去!”

  室内气氛一时非常凝重严肃,杨可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忍回去了,悻悻然地说:“好,我今天还就要做一回贼了……等等,什么声音?你听到没有?”

  隔着办公室的门,走廊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很轻,细碎,像是植物生长,又像是开了静音的扫地机,要不是刚才两人都沉默了,他们正常说话的声音就能充分掩盖。

  欧阳嘉捧着餐盒,粥还是热的,心突然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袭来,让她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杨可没注意她的异样,诧异地走向房门,还有点高兴:“不会是小花吧?一说到它,它就自己回来了?这还真有点心灵相通的意思。”

  他说着,伸手拉开了房门,欧阳嘉一惊,失声喊道:“别开门!”

  已经晚了,杨可一手拉着把手,站在门边,懵懂不知地回头看她:“啊?”

  一股阴冷的,恶意的,像是毒蛇的信子一样带着致命威胁的气流顺着开启的门,肆无忌惮地一拥而入,欧阳嘉浑身发冷,眼睁睁地看着成团的‘灰色雾气’如有实质,沿着墙壁,门,地板……无所不在地蔓延进来,转眼就把整个房间包围!

  杨可身处中间,还一脸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惊讶地回头看着她,嘴巴一张一合,在说着什么。

  可是她听不见!雾气已经从四面八方涌来,围绕着她,隔断了她的听觉,她听不见,视线也逐渐模糊……不,是雾气逐渐浓郁,遮蔽了她的视野!

  她只能看见环绕在自己周围的灰色,一团团地翻涌着,耳边传来絮絮的私语,充满饥渴的贪欲‘吃了’‘好香’‘气息……’‘想吃……’

  欧阳嘉不寒而栗,惶恐地转着头,希望能找出一个出口好逃脱出去,但是‘雾气’把她包围得结结实实,一点缝隙都没有,这个空间近乎密闭,没有风,没有光,没有声音,只有直达脑海让她几欲疯狂的意识,赤裸裸地表露着即将把她吞噬殆尽的恶意。

  渐渐的,她连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浑身上下像是被裹进了水泥,严严实实地封闭在这个躯壳里,只有眼珠还能转动,眼睁睁地看着包围了她的灰色雾气里像是小时候乡下翻泥潭一样,水波搅动,乌黑的淤泥被从底部挖了上来,那些陈年累积的腐朽,一一混在泥水里,终于大白天下……

  无数张脸,灰白的,睁着眼睛的,闭着眼睛的,表情狰狞的,表情悲哀的……在她面前的雾气里来回涌现,每一张脸上,嘴巴都大开着,里面传出各种声音,她听不见,但其中的意思是明白的。

  吃了她……吃了……

  巨大的恐惧把欧阳嘉从头到脚完全淹没了,她不能动不能挣扎,甚至意识都开始模糊,整个人像要往巨大的深渊沉下去……

  恍惚中,她又回到了曾经的梦境里,在那儿,一只金黄的巨眸张开,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坠落……

  “嘉嘉!”忽然什么温暖而有力的东西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臂,僵化的姿势陡然被打破,体温犹如火焰一般灼烫着她冰冷的皮肤,刺痛让她瞬间清醒,生生把她从恍惚中硬拉了回来。

  欧阳嘉浑身一抖,睁大了双眼,正对上杨可担心的面容,近在咫尺,一手紧握着她的胳膊,一手探向她的额头,关心地问:“你没事吧?”

  快……快逃……

  欧阳嘉说不出话,瞪着眼睛,看着那些灰色雾气,被杨可的突入打破,却没有散去,依然环绕在周围,像海浪一般翻涌着,无数张脸浮浮沉沉,不怀好意地看着自投罗网的两个人。

  “走……”她用尽全力,嘴唇翕动着,牙齿都差点咬出了血,终于艰难地吐出一个字。

  杨可脸色变了,没了平时的絮叨,二话不说,抓着她胳膊的手臂用力往起一拽,还有半碗粥的餐盒被甩了出去,泼得满地都是,灰色雾气受惊地一缩,趁这个工夫,欧阳嘉就着僵硬的坐姿被他给拽了起来,同时一弯腰,肩头顶住欧阳嘉的身体一扛,再直起腰的时候已经把欧阳嘉给扛了起来,伸手揽住她的双腿保持平衡,再不犹豫,转身就往门口跑去!

  “呃!”欧阳嘉没想到他动作这么利落,本来还以为要经历一场‘你画我猜’,做好了眼睛都眨抽筋的准备,谁知道杨可关键时刻真有和她心灵相通的潜质,反应快到惊人。

  也有点太快了……她刚吃过东西的胃被硬邦邦的肩头顶着,差点把还没消化的海鲜粥给吐个干净,喉头一紧,情不自禁地干呕了起来。

  也许是这个呕吐反射刺激到了身体的什么机能,欧阳嘉呕了几声,脑筋反而清醒了许多,本来被禁锢的身体也有了短暂的活动能力,她大头冲下,从这个角度看出去世界是相反的,被颠簸得头晕眼花,但毕竟是自己熟悉的办公室,看着杨可大步流星冲出了办公室,站在门口没头苍蝇一样转了几圈,认准一个方向就冲了过去。

  欧阳嘉被甩得险些失去了方向感,好在及时地抓住了茶水间咖啡的香气来源,紧急关头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指挥:“不是……那里!”

  “啊?老婆你别怕,有我呢!”杨可肩膀上扛了一个大活人,还要健步如飞,难免有些两头不兼顾,听到欧阳嘉发出微弱的悲鸣,以为她是吓坏了,忙着安慰她,“这种时候,不能坐电梯!我带你从楼梯间跑下去!”

  这他妈是二十楼!你扛着我什么时候才能跑下去!更别说那个方向还有一个更可怕的存在——闹鬼的女卫生间,欧阳嘉现在百分百肯定,这些灵异现象都是有关系的,如果这股‘灰色雾气’还来得莫名其妙的话,那个红裙子则是实打实对自己下过手的!

  她狠狠一咬嘴唇,让疼痛刺激自己保持清醒,就着大头朝下被扛着的姿势,费力地缩回手,一把抓住近在眼前的某身体部位,狠狠地拧了一把。

  “嗷!”杨可嚎叫得惊天动地,“老婆你疯啦!干嘛捏我屁股!”

  “不是……这边!”欧阳嘉用尽最后的力气,挣命一样地说,“反方向!”

  在这种被不知名神秘力量追杀,仓皇逃命的紧急时候,她脑子突然清醒起来,闪电一般想起一件事:小花到底什么时候不见的?

  她确实没注意,但是今天进罗明办公室谈话的时候,她有一次觉得手背上特别痒!

  是不是就在那时候……

  不管小花是不是在罗明办公室,又或者那个办公室里藏了更大的秘密,那个地方都是唯一的目的地,在目前的情况下,是侥幸求生,还是放手一搏,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那里!

  她颤巍巍地伸出一只手,勉力地抬起头,望向走廊尽头:“那间……办公室!”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