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3533 2018-11-08 09:05:05

 那颗外表纠缠虬结,犹如筋脉血管紧紧包裹住的一颗血色肉茧终于承受不住从内而外的压力,轰然一声,爆得碎片横飞,在漫天的红色水雾当中,一朵‘花’昂起头,带着尖利的啸鸣声,拖着一根细长的茎秆破茧而出,浴血飞升,直上半空!

窗外传来邻居忍无可忍的咆哮:“谁家的熊孩子!还有没有人管了!大中午的瞎叫唤什么?!”

  

  欧阳嘉心下猛然一沉,下意识地觉得这个胜者太过猖狂豪迈,只怕不是自家娇滴滴的小花。

  没想到随即就传来了杨可欣喜若狂的叫声:“小花!好样的!不愧是我们家的孩子!真能干!”

  “噗噜噗噜~~~”小花嫌恶地用力摇晃着小花盘,十几片细长的花瓣犹如风扇一般旋转着,把淋了自己一头一身的血雨给尽量抖干净,抱怨道:“脏死啦!”

  欧阳嘉心头一松,立刻睁开眼睛,看见小花像个陀螺一样在空中飞着,嘟嘟囔囔地抱怨,而房间四处飞溅着血和体液混杂的污渍,地板上哪哪儿都是,简直惨不忍睹。

  潘教授家的客厅又遭劫啦!

  而秦东升完全不复刚才张牙舞爪的模样,整个人瘫软在地,气息奄奄,睁着无神的双眼,大张着嘴,弹出的那根细长的血红舌头只剩下短短一截,耷拉在嘴唇外面,依然在往下流着红色的液体,一滴,一滴,滴答有声。

  “杨可。”她踢了踢狂喜之下抱着自己大腿的男人,指挥道,“别赖在地上了,起来干正事,去看看他死没死。”

  “我去?”杨可怪叫起来,“有好事你怎么从来没想着我呢?”

  欧阳嘉瞪着他:“啰嗦什么啊,你不是男人吗?”

  这句话竟然让杨可无话可答,他吞了口唾沫,这又引起被勒得差点窒息的嗓子一阵疼痛,虚张声势地把任务下放:“小花,去看看他死了没。”

  小花还在疯狂当个甩干机以抖落身上沾到的液体,爱理不理地说:“不要!”

  “嘿!合着在这个家里,就我地位最低是吧?”杨可龇牙咧嘴地说,认命地站了起来,刚才缺氧太过,脚下还有点飘,一瘸一拐地走上前去,还差点被地板上的湿滑给弄得摔跤。

  他嘀咕着抱怨‘回头这地板怎么擦’,探头探脑地站在距离秦东升一米以外的地方,唯恐他蛇死不倒尾,再猛然变出一条长胳膊来勒自己一下。

  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却发现事情有点不对,秦东升刚才的形象很可怖,一条被吊灯砸断的手臂维持变长的形状收不回来,两条腿虽然没有那么细长,却也远远超乎人类的腿范畴,软绵绵跟没有骨头一样蜿蜒在地上,更别提他脸上那张裂到耳根的不属于人类的嘴。

  但随着舌头顶端的花和小花被困在那个血茧里厮打到最后只有小花一个破茧而出,他的形象就慢慢发生了变化,虽然很缓慢容易被忽视,但现在看去,他的腿已经差不多恢复了人类的正常长短,那条被砸断的手臂也正在往回缩,连砸在上头的沉重吊灯都不能阻止,随着胳膊的收缩,慢慢失去平衡,被拖得翻了个身,哐啷一声滚了出去。

  窗外继续传来邻居愤怒的抗议声,杨可却没心思去理会,他跨前一步,不相信地看着,就在他面前发生的奇异场景,他眼睁睁的看着那张不似人形的阔嘴一点点地收回,腮帮子恢复了平滑的模样,就好像刚才根本不是大张如怪物,可以吞下一头牛的模样。

  那根端了半截,耷拉在嘴唇外面的细长舌头,也呲溜一声收了回去,只留下被染上鲜血的嘴唇和下巴,血滴斑斑驳驳地洒在上面,这一会儿已经干了,变成不吉利的暗红色。

  “你……你没事吧?”杨可战战兢兢地问。

  现在事情要糟!怎么看秦东升现在都不是一个怪物了,依旧是那个身家清白的金牌律师,他死在这里可怎么办啊!还带着一身的伤,满地的血,浑然天成的犯罪现场,被打扰邻居提供的证词也不会少!

  就算他绘声绘色地把刚才的大战说给警察同志听,人家都不会相信的!更别提反向控诉‘是他挟持了我,我老婆和孩子只是正当防卫。’

  听到他的问话,秦东升掀了掀眼皮,露出的血红黑眸也在渐渐消退,目光从刚才的阴毒寒冷变得呆滞,嘴唇动了动,居然还能发出声音:“我……关于潘教授……有句话……”

  “你说你说!”杨可直接打断他的话,回身招呼欧阳嘉,“媳妇,快过来!这家伙有重要遗言!”

  欧阳嘉抿着嘴,其实心里是不相信的,但是事关自己父亲,又不能真冷血到这个地步,她信手拽了一下还在空中抖动身躯的小花,命令道:“看着他点儿。”,跨步走了过来。

  小花答应一声,尽职尽责地挥舞着细长的茎秆藤蔓般地升空,居高临下地探头在秦东升上面,形成严密的空中控制区域。

  杨可看她慢吞吞走过来,着急地一把拉过她的手,催促道:“别拿架子了,等会儿人死了!”

  说着又犯愁起来:“人要是真死了怎么办?我们报警吗?那岂不是我俩都惨了?不然怎么处理掉尸体?这是个大麻烦啊!小花……小花能吞了他吗?”

  小花迅速拒绝:“才不要!”

  “咦!你不是成天吞这个吞那个的吗?哦,寄生在他身上的同类已经被你吞了……那这可是人类耶,大补啊!”杨可厚着脸皮以‘人奸’的口气不遗余力地推销着。

  “谁要吃人类呀!”小花不屑地说,“还是死的呢。”

  “别吵!”欧阳嘉一声断喝,打断两人的对话,蹲下身,眼睛看着秦东升,平静地说,“说吧,我听着。”

  秦东升微微翻开眼皮,吃力地看着她,经历了连番事变,欧阳嘉现在的形象也可以用狼狈来形容,被剪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在刚才的打斗中散开了,蓬着头,素着脸,一双眼睛却明亮坚定,冬夜寒星一般光耀,这让她在任何时候都是美而强的。

  她的灵魂力量,她的思想,应该是纯洁而坚强的,光芒四射,无所畏惧,没有阴暗面,不像自己长期被负面情绪塞满了心灵最隐秘的角落,表面上道貌岸然,踏实可靠,‘老实人’,实际在只有自己知道的那个角落里,堆积着无数腐烂腥臭的恶毒想法……只是被他好好地掩盖住了。

  本来,他也许可以装一辈子的,做个好人,也挺容易不是吗?

  但是,一颗‘种子’落入了他的身体,发芽疯长,开出了罪恶之花……让一切都无所遁形。

  “欧阳小姐。”他抬起头,从下往上看着欧阳嘉的脸,平静地说,“我的时间不多了,有句话一定要告诉你。”

  “说呗。”欧阳嘉漫不经心地说。

  秦东升喘了两口气,脸上露出带着深长意味的笑,貌似和善,在呆滞的目光深处,却隐藏着一丝恶意。他沙哑着说:“潘教授的那份遗嘱……是真的。”

  杨可站在旁边,本来不打算插嘴免得惹老婆生气的,但听话听音,他一听秦东升的口气就知道不妙,厉声喝道:“闭嘴!你胡说什么!?”

  秦东升无辜地看着他们,摆出自己最老实的表情,诚恳地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只是把我知道的真相说出来,以免你们走弯路。”

  “放屁吧!”杨可听不下去了,上来要揍他,“你不死我也给你弄死!叫你再胡说八道!”

  欧阳嘉一摆手拦住了他,平静地说:“等等,听他到底想说什么。”

  “不是吧,老婆,这种人,被寄生的怪物说话,你还信吗?”杨可焦急地说,“趁他还没死,我们报警吧,就说他私闯民宅意图盗窃,被吊灯砸伤了!圆得过去的!”

  秦东升感觉到喉咙里一口一口地在泛甜腥,那股曾经充斥自己四肢百脉,让自己不由自主就能变得强大的力量很明显地不见了,也知道所谓‘吞噬’之战,自己是输了,那么不趁着这个机会说完想说的话,真的就再也没有时间了。

  “你们都以为是我改的遗嘱,因为这件事里我是凶手……对吧?”他喘了两声,拼命昂起头,简直像一条毒蛇竖起了脖颈,一双淬了毒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欧阳嘉,慢慢地说出给对方心灵致命一击的真相,“并没有,遗嘱是真的……他是真没想过给你留任何东西。”

  “哦。”出乎他的意料,欧阳嘉平静得简直像在听别人的故事,不,甚至连八卦的兴趣都没有,一个字都懒得多问。

  杨可紧张地站在她旁边,注意着老婆大人是否有任何的异常情绪。

  这个反应也是让秦东升不相信的,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嘶声吼叫道:“你为什么不明白!?你爸爸是真的不在乎你!他从来没提起过你!遗产一分钱也没有你的份,那个遗嘱是真的,是具有法律效应的!我是个律师,我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造假!”

  “知道了,你杀人,你抢劫,你偷窃,你是个怪物,但是个好律师,对吗?”欧阳嘉有礼貌地组织着语言。

  秦东升眼睛里最后的光彩也消失了,他本来想看到欧阳嘉伤心失望的脸,被亲人忽视,抛弃,难道不应该哭泣伤心吗?那是他唯一能做的报复了,可她为什么毫无触动!?

  “没有人……”他的头重重地磕向地面,脸颊砰地一声贴在肮脏的地板上,嘴里还在不死心地说着,“没有人爱你,他一点不在乎你……你爸爸……没有把你当女儿……这个世界上……没有人……”

  艰难地说着,最后几个字含糊地吞在嗓子里,已经没有足够的精神说完,呵呵地像是一口老痰堵住影响呼吸,很快,就完全沉寂了。

  杨可这下不担心秦东升是死是活了,眼都不敢眨地看着欧阳嘉若无其事地伸出一根手指凑到秦东升鼻孔前试了试,然后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嫌恶地拍拍手:“居然没死。”

  她一抬头,拽过在空中的小花,轻轻在它花盘上弹了一下:“不错,下手知道分寸,没弄个死人给我们添麻烦,表扬一次。”

  “耶!遭到表扬了呢!”小花雀跃地飞了起来,两片叶子舞得起劲,“我!坠~能干啦!”

  欧阳嘉失笑,这才看向杨可,轻描淡写地说:“打电话给皮老板过来接人。”

  “啊?”杨可傻乎乎地看着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