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3569 2018-11-05 13:51:44

 “哦,你说那天晚上啊。”秦律师的精分轻描淡写地说,“当时你不是在吗?你应该很清楚啊。”

  “不,我不知道。”欧阳嘉没有生气,心平气和地说。

  ‘秦东升’爆发出一阵桀桀的笑声,再度开口的时候,连发声都改变了,带着轻微的咝咝声:“是,那天晚上我也在。”

  他的眉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悲哀,尽管还是那个奇怪的嘴巴裂开,双眼吊起的模样,不知道怎么的,也变得可怜了起来:“我当时不该来的……那时候已经很晚了,外面还要下雨的样子,我白天刚整理了一个案卷,累得很,就想回家休息,但是前几天我送过来一块石头,请潘教授给鉴别一下,我急于知道结果,就来了。”

  杨可沉声问:“那是几点?”

  ‘秦东升’神秘地笑了笑:“你猜?”

  看着欧阳嘉并不愉快的脸色,他似乎高兴了起来,再度哈哈大笑,笑得捶着胸口,呛咳着,低头的瞬间,一条血红色的长舌轻轻地探出来,在唇边扫了一下,又收了回去。

  “我这个人啊,很无趣。”他抬起头来,指着自己说,“前二十几年,都没有任何讨人喜欢的地方,连最宽容的人,不过是夸我一句‘老实’,什么叫老实呢?那就是被人打,被人骂,被人当面嘲笑,哪怕是踩在脸上,都不会生气的那种人。”

  欧阳嘉抱着手臂,冷冷地说:“我不想听。”

  “难道你以为我想说吗!?”他陡然一声大吼,面目扭曲起来,“自从我妈妈以为她要病死,紧急叫皮叔回来跟我认亲,把我托付给他之后,我的生活就变了,从前我是一个很普通的大学生,走在路上都不会有人多看一眼,我妈把她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可是我还是那么笨那么没用,但是那时候我心里很高兴,我觉得这就可以了,默默地生活,谁也不在意我……结果老天爷不给我这个福气啊!”

  他仇恨地瞪着欧阳嘉和杨可,声音嘶哑地说:“皮叔觉得我没出息,动用了他所有的关系力量金钱……帮助我往上爬,让我离开扎根的土壤,一下子到了云端高层,一夜之间什么都有了,房子,车,律师事务所的位置,其实我根本不是当律师的料,我嘴很笨,逻辑思维也不大行,而且我根本不善于和人打交道,这全都是当律师的致命弱点,但那又怎么样,他给我找关系,配置的助手都是一流的,他们屈尊在我这里干一段时间,就能拿着高额补偿调走,天长日久,我居然还真被他捧上位了,客户夸我‘一看秦律师就老实,靠谱,是个值得信赖的人’,我成了金牌律师!可我的律所同事,庭审法官们,甚至书记员都知道,我屁都不是!”

  ‘秦东升’阴森森地笑着说:“他们是真的靠本事站住脚的,我不是,他们看不起我,我知道,我全都知道,我仇恨他们,恨这个世界为什么不公平……只有,在石头的世界里,人人都是平等的。”

  他露出痴迷的目光,看着满屋子的石头标本,啧啧地说:“那些奇石,你想它们像什么,它们就像什么,哪怕是一块不值钱的顽石,只要我喜欢,那就是无价珍宝,因为石头而认识的朋友,不会因为我的任何身份而对我另眼相看,潘教授,甚至根本不在乎我是不是大学毕业……他经常在野外,卷着裤脚,跟那些大字不识的老农民都能相谈甚欢,只为了讨论一块刚挖出来的石头……欧阳小姐,你根本不配做你父亲的女儿!”

  窗外狂风暴雨,更加猛烈,闷雷自天边滚滚而来,突然一道闪电喀啦一声,就在楼顶炸响,白色电芒爆开,把室内照得明亮无比。

  光芒一瞬即逝,很快就消失了,秦东升的脸,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目光恐惧游移,喏喏地抓住门框,一个劲儿地重复:“不是……我不是这么想的,对不起……欧阳小姐,不是我……我没有……”

  “啊,随便啦。”欧阳嘉冷漠地说,“老实说我也不是很在意。”

  她摊开手:“现在你只要告诉我,那天晚上你什么时候来的,发生了什么事,和我爸爸谈了什么,十一点七分那个电话,到底是他打给你的,还是你打给自己的?”

  杨可走前一步,在她耳边小声说:“别以为他好对付,我猜他八成要装傻。”

  “电话?当然是潘教授打给我的啊。”秦东升小声说,“我那天跟你们说的都是真的,我是个律师,我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负责。”

  “六月五号那天,你在这里吗?”欧阳嘉直截了当地问。

  “不,不在啊!”秦东升惊慌地摇头,“我就是接了个电话,那天我白天在处理一件很棘手的遗产案,有很多资料要看,潘教授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还在回家路上,根本没来过这里,再说!再说你们不是从皮老板那里拿到了视频吗?十一点二十的时候潘教授就不在家里了,我接了电话再来这里找他,也没人开门啊。”

  杨可的眉毛突然动了一下,手指摸着嘴唇,漫不经心地问:“你也看过视频?”

  “当然。”秦东升赶紧说,“我作为潘教授的遗产执行律师,对他的人身安全也是很关注的。”说着不安地咽了口唾沫,“我知道皮老板得到这些视频的手段不一定光彩,所以也没说,那些视频后来不是给了你们作为证据了吗?”

  “真巧。”杨可冷笑着说,“拿消息骗我们放松警惕,其实是为了伪造抢劫杀人现场的那两人,也知道视频里我岳父大人穿什么衣服呢。”

  “这个……这个……”秦律师额头上的汗水涔涔而下,迟疑地说,“也可能吧……他们就是被皮老板派出去拿视频证据的那批人之一?”

  杨可一拍巴掌,惊讶地说:“说得这么肯定呀!好像你笃定我们找不到那两个人对质一样!”

  “没有!”秦东升立刻否认,手一挥,“你们去找,不不,不用你们,这种事,问一声皮老板就知道了,他的手下,他最清楚!”

  听着他们说话,小花觉得很无聊,都开始有点打盹了,欧阳嘉伸出手在它和自己手背的连接处轻轻一弹,它陡然惊醒过来,茎秆一甩,小花盘一下子仰的高高的,嚷道:“干嘛呀!?”

  在这一瞬间,秦东升没有掩饰住自己看向小花的眼神,炽热而贪婪,他很快就低下头,掩饰住自己的失态。

  “秦律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天我们到皮老板酒吧的时候,你只早去了十分钟,而且还不在院子里。”欧阳嘉淡淡地笑了笑,“我们走的时候,就把放着视频的手机一起拿走了,你舅舅很大方。”

  “是……他一向很大方。”秦东升咬着牙承认。

  “那么,你是什么时候看到视频的呢?”

  “就……就在你们进来之前,我看了一眼,然后听说你们要来,我觉得这个场合不大好让你们看到我和皮老板是认识的,还很亲近,所以就避开了,这是身为律师应有的觉悟。”

  欧阳嘉看着他,伸手扯了扯小花的茎秆,甚至有点怜悯地问:“如果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那么为什么看见小花,一点都不惊讶呢?这不是什么律师应有的觉悟,这是人类该有的正常反应啊。”

  “我……”秦东升的汗流得更多了,结结巴巴地说,“我知道自己能变成怪物,所以想,也许欧阳小姐你也一样,所以说,我们是同类吗?”

  欧阳嘉静静地站着,杨可却惊恐地看了老婆大人一眼,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那明显是‘我生气了!’的表现。

  “谁和你这种阴毒小人是同类。”欧阳嘉冷笑着说,“你从头到尾都在撒谎,秦律师,你和那个怪物是一体的,它就是你,你就是它,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也是被寄生的人。”

  她一手扯过还在身边盘旋的小花,把它的花盘捏在指尖,那玲珑精致的裸粉色花盘犹如玉石雕成,即使在白炽光灯下也依然美得不似凡间品种,欧阳嘉斩钉截铁的说:“它只能引发你内心的欲望,那些深藏在角落里,不敢被你承认的思想,但并不代表就不存在,更不代表你可以把它的行为和你割裂开。”

  “不是的。”秦东升焦急地说,“它做的事,我真的不知道!它能控制我,那不是我想要的!”

  欧阳嘉向前走了一步,纤细雪白的手指用一个曼妙的姿势拈着那朵花,举起来,放到两人中间,诱惑地问:“那你想要什么呢?它吗?”

  秦东升诧异地睁大眼睛,看着欧阳嘉,仿佛根本不明白它说的是什么。

  但是,就如同欧阳嘉所说,被寄生的人,内心的渴望得到了放纵的机会,疯狂地滋长起来,是根本压抑不了的,秦东升只维持了短短的几秒钟,就眼睛暴突,死死地盯住了她指间那朵娇弱水嫩的小花。

  “吞噬……我……”他吃力地喘息着,嘴巴一点点咧开,黑眸逐渐转到极致的纯色,而眼白突然充血,再度睁开的时候已经是血红一片,鼻翼翕张,贪婪地嗅着空气中,那来自同类的信息素。

  如此纯洁,干净,甜美,空灵得像在高山顶端呼吸到的新鲜空气,和他自己完全不一样,却更加刺激了他内心的占有欲,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声音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吃掉!吃掉那个同类,你将更强大!谁也无法伤害你,那些过去看不起你的人,都将成为你脚下的蝼蚁,上去,战斗,吞噬……这是你的进化之路,你终究将站在这个星球顶端,成为神一样的物种!

  他的脸在人和怪物之间来回转换,杨可尽管一生放荡不羁爱怪事,有什么灵异事件奇怪生物都要跑在前头的,但这还是第一次活生生地看到一个人在他面前发生这样的变化,不觉头皮都有点发麻。

  但是看到老婆大人胸有成竹,拈花微笑的样子,又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要退缩太丢分了,赶紧咳嗽一声,勇敢地站了出去,和欧阳嘉并肩而立,虚张声势地说:“看这次你还不现原形?!”

  “我的!是我的!”‘秦东升’终于按捺不住,咆哮一声,四肢伸开,转眼弹成几米长的肉绳,恶狠狠地向着欧阳嘉缠去!同时嘴巴一张,一根血红的细长舌头‘腾’地射了出来,顶端抖得笔直,隐约可见有一个小孔,恶狠狠地‘嘬’向小花。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