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六章

3604 2018-11-30 09:00:15

 欧阳嘉站在门口的阴影里,半开的门遮掩住她的身影,而走廊上的灯光柔和地洒下来,只能照亮她的下巴以下的部分,她抿着嘴,似乎在思考。

  “怎么样?我说的有道理吧?”杨可自得地说,“缘分来了,挡是挡不住的,我们不如迎上去,杀她个措手不及。”

  “我觉得你是有病!”欧阳嘉终于下了结论,从他手里夺过自己的包,拽了一下小花的茎秆,“走了!不要理这个胡说八道的混蛋,一个大男人,成天脑子里也不知道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杨可你最好低头看一眼,你的双脚还踩在地球上呢,别整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了!”

  亏她怎么还以为杨可改邪归正,终于踏踏实实要开店做生意安顿下来了,原来天性难改,一遇到事就现原形,还是那个满脑子天马行空的‘神秘学’十级学者。

  “再等会儿,我听出那个男的不耐烦了!马上肯定有好戏看!”杨可无奈地看着欧阳嘉把自己扒拉开,昂着头走出门口,恋恋不舍地试图挽留,“就一分钟……”

  “啪!”在一片混乱当中,陡然响起一声清脆的皮肉接触声,用力之大可以想象,杨可的脸都下意识地抽搐了一下,咝了一声:“真疼。”

  这一个巴掌不知道打在谁脸上,总之那边的叫骂吵闹劝阻……声,就像是被按下了停止键,一下子全都没了,空气瞬间安静。

  连欧阳嘉都停下了脚步,站在走廊当中疑惑地转身,看向拐角,等待着看下一步事态是如何进展。

  这一巴掌果然不是白打的,安静的气氛没有保持一分钟,就响起了尖利的嚎啕大哭,那个极具穿透力的女声哭得都劈了音,近乎嘶吼地喊道:“你居然为了这个女人打我!”

  杨可撇了撇嘴,惟妙惟肖地跟着这句话做无声的口型,居然每一个字都对得上。

  “唉,真是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典型的狗血台词呀。”他叹息道,“男人变了心,这么哭哭闹闹难道有用吗?死缠烂打是没有好结果的,只能让对方更加讨厌你,徒增烦恼罢了。”

  欧阳嘉干巴巴地说:“麻烦你把‘死缠烂打没有好结果’这句话写下来,贴在墙头自勉。”

  “说什么呢!”杨可立刻正容,“我那叫死缠烂打吗?我对你那叫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两人正在斗嘴,那边又响起惊天动地的一句哭喊:“我恨你!我最讨厌爸爸了!呜呜呜!我以后再也不要理你了!”

  正趴在杨可头上揪他头发的小花一听,昂起了小花盘感兴趣地听着,欧阳嘉耸耸肩,对杨可说:“太阳底下没新鲜事,哦?”

  “原来不是捉奸啊……”杨可很失望地说,“我刚才还想,那个女人,又胖,又这么没风度,穿得不伦不类,态度恶劣,乱吵乱闹,虽然男人出轨值得谴责吧,她自己也应该检讨。”

  欧阳嘉抱起手臂,斜眼看他,杨可立刻改口:“但如果是女儿,那她就一点错误都没有!都是那个出轨的老爸不好!爸爸天生就是要保护女儿,爱女儿,把女儿当小公主一样宠爱养大,什么都给她最好的,给她遮风挡雨,不让别人伤害她……”

  “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欧阳嘉嗤之以鼻地说,“自己没女儿,就瞎许愿。”

  “谁说我没女儿!”杨可大怒,“现在趴在我头上这一坨是什么?!”

  他们正在说话,又是一阵猛烈到震地有声的奔跑,拐角处出现了那位‘女儿’,她埋着头,圆润的身躯裹在和下午差不多风格,只是换了粉绿色系和金黄色蕾丝点缀的LO装,头上还戴着精致的缀满花边和珍珠的发箍,一手捂着脸,伤心欲绝地哭着,埋头往前猛冲,那阵势,简直有摧枯拉朽的功能。

  “小姐,请不要在走廊上奔跑!”服务员惊慌失措地追了出来。

  欧阳嘉正站在走廊中央,离拐角不远,她没想到这位姑娘的来势如此凶猛,虽然吨位重,动作却相当灵敏迅速,一时没反应过来,眼睁睁地看着这辆发狂失控的蕾丝坦克向自己冲了过来!

  “小心!”杨可眼明手快,一把抓住垂在自己眼前晃悠的,小花屁股上的茎秆,狠命一拽,带动欧阳嘉的左手,在小花娇滴滴的哭叫‘疼!’中,一把将吓呆了的欧阳嘉给扯了过来,拉到怀里抱住,侧身护着。

  她的左手不由自主地张开,整个人落入杨可怀抱的时候,下意识地拥抱上了对方的后背,紧紧地搂住,一颗心惊得砰砰直跳,就差一步,那位小姐已经嚎啕痛哭着从身边嗵嗵嗵地跑了过去,看那架势,如果她刚才还站在原地,基本就是被无情碾压的下场了。

  “艾玛。”杨可紧紧地抱着她,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个服务员小跑着也跟了上去,大呼小叫地试图阻止她,舌头都伸出来了:“这是凶猛的人形自走兵器啊!绝不是普通的人类!喂,小花?”

  他扯了扯仍然拽在手里的茎秆:“别装死,你说有食物的味道,是不是从她身上闻到的?”

  “疼!干嘛拽人家的根!”小花抱怨,“坏人!不要理你了!”

  “个熊孩子!你薅我头发我说什么了?”

  欧阳嘉咳嗽了一声,从杨可的怀里挣脱出来,若无其事地理了理头发:“别打嘴仗,说正事!小花,是她吗?”

  “不知道呀。”小花两根叶片互相对着尖尖,摇头摆尾地说,“现在又闻不到了……算了啦,我也不是很饿,不用费心为我觅食了,我要体谅麻麻的不容易,做个乖孩子。”

  “不行!”欧阳嘉铁面无私地说,“你现在给我好好闻闻!到底有没有食物的味道!”

  小花委委屈屈地在杨可头顶上竖起来,所有花瓣张开,像雷达一样左右前后三百六十度地旋转着。

  这时候,拐角那边雅间里也有了动静,一个四十多岁,穿着粉红色POLO衫白色休闲裤,貌似休闲其实自带‘富贵’光环的中年人脸色发白,神色焦急,好像才从震惊当中清醒过来一样,一脸失魂落魄地快步跑了出来,什么仪态都不顾,一边喊着:“甜甜!甜甜啊!你别跑,是爸爸错了,快回来!爸爸向你道歉!”,一边飞快地下了楼梯。

  后面还跟着来收拾烂摊子一直在劝和的大堂经理,也是神色匆匆,皱眉叹气,一脸‘这都是什么操蛋事儿’的郁闷。

  等他们都下了楼,走廊上彻底安静了,杨可才咋舌惊叹:“一场大戏!真够热闹的啊。”

  欧阳嘉给了他一胳膊肘,用眼神示意,杨可扭头一看,才发现拐角处还站着一个女人,三十出头的模样,保养得很好,皮肤光滑白腻,穿了件水蓝色的一字领露肩连衣裙,透着恰到好处的淡雅和风情,身材没有丝毫走样,曲线玲珑,凹凸有致,颈间手腕都矜持地空着,没戴任何首饰,却画着一个讲究而细致的晚妆,眼线细腻,眼尾上挑,暖色调的下眼妆勾勒出卧蚕的效果,又格外衬得眼神柔媚,犹如含着一汪春水情意绵绵,嘴唇丰满润泽,轻轻嘟起,仿佛处在一种等待亲吻的状态。

  无论从那个角度来说,都是一位处在成熟完美巅峰阶段的女性。

  再一想到刚才的一幕闹剧,以及先后出场的两个人,杨可立刻脑补了一场狗血伦理大剧,转过脸来对欧阳嘉挤眉弄眼,只恨她和自己不能意念交流,共享八卦乐趣。

  欧阳嘉奇怪地看着他:“抽什么风哪?满脸跑眉毛可还行啊?”

  杨可挫败地瞪着她,再次确定她和自己真是没有共鸣。

  他还没说话,那个女人却噗嗤一声笑了,看到他们双双地望过来,低下头叹了口气,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恢复了雍容大气的姿态,主动走过来道歉:“不好意思,一点小事,没处理好,打扰二位吃饭了。”

  “呃……还好啦。”杨可看她走过来,身上隐隐的香气飘散,是海洋气息的前调,中间又变成不知道什么风格的甜香,好闻且昂贵,加上她一字领的上方隐隐露出雪白胸脯的起伏,走到跟前的时候,杨可的求生欲猛然暴涨,警惕地向后退了一步,把欧阳嘉拉到了身前。

  欧阳嘉被突然拖出来挡枪,瞪了他一眼,尴尬地面对上,只能生硬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女人笑着摇摇头:“没事,我可不是一伤心就哭哭啼啼的小姑娘。”

  嗯,她暗指的那个‘小姑娘’不但哭哭啼啼,还破口大骂,还来去如风,真是秉承着‘我伤心了谁也别想好过!就要轰隆隆地从你们的全世界路过!’风雷一般的秉性。

  也许是看出了欧阳嘉眼中的不以为然,她笑着说:“不能怪她,太年轻,沉不住气,一听说爸爸要找后妈,肯定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啊……这样的啊?”杨可人虽然躲到后面去了,耳朵却还竖在前面听八卦。

  “是啊,不然呢?”她陡然失笑到花枝乱颤,“啊呀,你们别误会,我和那位先生是正经的相亲谈恋爱,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

  欧阳嘉看着她,心想大约她对这个约会晚餐还是很重视的,精心挑选了衣服,搭配的鞋子,所有首饰拿出来试戴过,又忐忑不安地放下,担心会不会太隆重了,反而显得紧张,会给对方造成不必要的压力,最后用稳定的手慢慢地花两个小时画一个精致的妆,容光焕发地出来赴约,一切都完美无瑕。

  她应该是对这个约会有很大的憧憬,但是谁知道就跟对方吃一顿饭而已,也会遇到对方的女儿怒气冲冲跑出来砸场子,然后还挨了亲爹一巴掌,哭着跑掉了。

  这么一闹,这场相亲基本就算是黄了吧,女儿都这样反对了,那个父亲看起来也是富贵之人,要找什么样的对象找不到,非要回来啃她这颗回头草呢?

  “没关系的。”她只能笨拙地安慰道,“回去卸了妆,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就是新的一天了。”

  对方的笑容一点点暗淡下去,眼神却依然明亮有神,点头说:“好的,谢谢你的鼓励。”

  她看了看两人,不无羡慕地说:“你们感情真好。”

  “是啊!”杨可不顾欧阳嘉的挣扎,不由分说地搂住了她的肩膀,笑出一口白牙,“我们今天是提前庆祝结婚四周年,嘿嘿。”

  欧阳嘉看有外人在,不好意思直接开揍,只能把手绕到背后去狠狠掐他,杨可疼得龇牙咧嘴,还要强笑道:“所以你不要灰心!世间自有真爱,你一定能遇到那个对的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