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3546 2018-08-30 12:17:45

看到欧阳嘉的脸色陡变,杨可立刻不做声了,探头过去试图一起听,偏偏就在这时候,对方说了一句:“我知道你老公在附近,让他走开,我只跟你一个人说。”

  欧阳嘉第一反应就是向四周环视了一圈,他们站在露天街边的停车线附近,一眼看去,周围整整齐齐排列着两排汽车长龙,再往下通往河边的步道还有不少人在悠闲地走动,借着林荫的凉意散步,完全无法判断对方是躲在那里窥测。

  果然,对方冷笑了一声:“别找了,你找不到我的。”

  欧阳嘉吸了口气,用手势示意杨可离开,杨可迟疑了一下,不情愿地往旁边挪了几步,等到欧阳嘉对他瞪眼挥手,简直是驱赶了,才愤愤然地走远。

  “很好。”电话那头说话的是个男人,带着本地口音,用力凹普通话有些吃力,又仿佛是照着纸棒读一样,“现在道上消息都传遍了,你在找你爸失踪的线索,我恰好知道六月五号那天晚上他干了什么。”

  “你要什么?”欧阳嘉冷静地问。

  对方没想到她这么直截了当,楞了一下,结巴着说:“钱……当然是钱!一个消息,十万块,对你们这些人来说,不算什么吧?”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不是骗我?”

  “我们道上混的,有江湖义气,绝不骗人。”

  欧阳嘉笑了笑:“电话里面谁知道你到底是谁,我才不信。”

  对方没了声音,一会儿又开口:“老汉当时穿着灰色衬衫,黑色裤子,对吧?”

  “不,我不知道。”欧阳嘉瞥了一眼远处站立不安的杨可,胡诌道,“我只知道那天晚上有小偷闯入我家里,打伤了我父亲,留下了血迹,然后都失踪了,我怎么会知道他当晚穿什么?对了。我已经报案,警方受理了这件案子,这位先生,如果你真的有线索的话,请到派出所和我见面,请放心,线索属实的话,十万块我一分不少给你。”

  “少,少废话!”对方没想到她这么光棍,一时急躁了起来,“派出所,我,啷个会去那种地方,你信就信,不信,就,就算了嘛。”

欧阳嘉沉默了一下,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好,我姑且信你一次,你说,怎么见面?”

  “不用见面了,你把钱打给我,我就告诉你。”

  欧阳嘉险些气笑了,干脆地说了句:“再见。”就挂断了电话。

  杨可一直注意观察她的一举一动,看她收起了手机,三步两步跑了过来,着急地问:“怎样?”

  还没等欧阳嘉回答,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那个号码,欧阳嘉微微一笑,接通了,就听见那个声音气急败坏地嚷道:“你不管你老汉的死活啦!?”

  “你再打来我报警了。”欧阳嘉冷冷地说,“是诚心做买卖的话,我给你这个挣钱机会,但是你也得拿出点诚意来。”

  对方没想到她这么强硬,低声骂了几句脏话,还是妥协了,粗声粗气地说:“晚上十二点,你来酒吧街,带着钱,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不行。”欧阳嘉一口拒绝,“我不习惯这种乱糟糟的地方,太不安全,换个。”

  “装什么装!你连你老汉的命都不顾吗?”

  “那就真抱歉了。”欧阳嘉毫无感情地说,“我得先顾自己的小命要紧。”

  这句话把对方噎住了,半天才恼火地说:“行嘛!那就晚上十点,一环北一段西门立交桥下,大马路上总行了吧?”

  “行。”这次欧阳嘉没有刁难,干脆地说,“我会带着钱去的,指明要旧钞吗?”

  对方大概没想到她比自己还专业,都有点傻眼,醒悟过来才连声说:“好嘛好嘛,到时候见。”

  听着对方挂断了电话,欧阳嘉对伸着脖子一直在听的杨可耸耸肩:“瞧见没有?勒索的都来了。”

  “你还真打算去啊?”杨可听了个一半,但心里已经有数了,隔着河岸指了指对过酒吧一条街三星堆方向,“说什么混道上的,肯定是皮老板那里出了内鬼,不然怎么知道爸爸那天晚上穿的是什么,说不定就是去找视频的那些人之一。”

  “你没有注意到吗,我说我不去酒吧的时候,他回了一句‘装什么装’?他怎么知道我是装的?大概上次也在吧,所以知道我曾经来过这种地方。”欧阳嘉干巴巴地加了一句,“虽然那次不是我。”

  杨可咬了咬牙,鼓动地说:“要不然咱们杀个回马枪,回去让皮老板把内鬼揪出来?太可恶了!我们家都遇见这样倒霉的事了,他们这群黑涩会居然还趁火打劫,趁机敲诈骗人!”

  “有必要吗?”欧阳嘉抱着手臂,冷冷地说,“皮老板都说了,他又不是警察,我们现在回去告一状,他肯信吗?我们不过是外人,那可是他自己的手下,或者在他看来,这不是趁火打劫,是日常收入也说不定。”

  她阴阴地一笑:“这种事,当然是抓贼见赃才最有说服力。”

  

  既然已经答应了对方,做戏当然要做全套,欧阳嘉拿出手机查了一下附近,巧了,不到三百米就正好有一个她有户头的。

  “他刚才在电话里能看到我的举动,证明就在附近,那么我装作去取钱的样子给他看到,他就更相信我一点。”欧阳嘉查了查自己的账户余额,十万块她不是没有,但都放在理财里了,账户上只有两万多零钱,于是用鞋尖踢了踢杨可,理所当然地问:“你卡上还有多少钱?”

  杨可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查了三个户头,才吞吞吐吐地说:“一千……七八百吧。”

  “什么啊!?”欧阳嘉难以置信地问,“就算浅水丽景的房子之前是我在住,你少了这一笔房租开支,但我记得结婚的时候,婆婆还给了你一个商铺吧?还有她给我的二十万礼金的大红包和改口费,我没留下,全给了你了,你当时不是说总数有一百万,你拿去做理财收利息贴补家用了吗?怎么又没钱了?”

  杨可眼珠子乱转,解释道:“最近的确行市不太好……商铺的租要到七月才收,前一阵子你没回来的时候,我听说某个地方炸山的时候发现有个挺稀罕的地质断层,没准能找到传说中的古生物呢……”

  “你有病吧!”欧阳嘉忍无可忍地骂道,“什么岁数了还相信古生物!又是拿你当冤大头去花钱的吧!?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奇怪的不为人知的生物!?都是骗人的!”

  杨可弱弱地指出:“在说这句话之前,你最好先看看你自己的左手。”

  这世界上不可思议的事多了,你怎么就知道不是真的?

  欧阳嘉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这个意思,一时竟然无话可说,最后憋出一句:“钱不够,怎么办?”

  “随便拿一点,糊弄过去就得了。”杨可出主意,“一头一尾用真钱,里面可以用假的,咱们等会去派出所报案的时候,问警察同志拿点假钱混在里面,他们的道具都是专业的,一定能蒙混过关。”

  

  去银行柜台提了两万块钱,特地用纸袋子装着,假装里面是十万块的样子,欧阳嘉抱着纸袋上了车,开出去一段之后,杨可瞄了瞄后面,嘀咕道:“也许没有人跟着吧?”

  “不能冒险。”欧阳嘉严肃地说,“万一呢。”

  杨可同意地点点头,为难地说:“那……我们怎么去派出所呢?他要是一看到我们报警,不就知道上当,晚上不会来了。”

  “我有办法。”欧阳嘉胸有成竹地说,“等会儿你把我送到西马巷,然后你装作找地方停车,先把车开走,那地方你人头熟,找个岔路口溜出去不算什么难事吧?然后你就可以直奔派出所了,到时候拿着假钱回来,万一有跟踪的人,还以为你是去借钱的,也不会察觉。”

  杨可想了想,觉得这也不算个挑战,一口答应下来:“放心吧媳妇,那片儿有爸爸好几个同事在,都教过我,熟着呢,我想好了,李辅导员就住一楼,到时候我到他家去打个转儿,前门进,后门出,再来个变装侦查,齐活!”

  “就会耍嘴皮子。”欧阳嘉白了他一眼,“真成功了再说吧。”

  为了达成‘找不到停车位’的目的,他们特地从另一边的小巷子穿了过去,这边也是老小区,出租的住户比较多,物业更不给力,一条好好的马路,两边栽种的树都有几十年树龄,长得在路中间合拢了,遮天蔽日,阴凉无比,偏偏两边都停满了各种车辆,人行道上也到处是小店的桌椅板凳,别说走车,走人都不大方便。

  欧阳嘉抱着纸袋子下车的时候,还故意大声说了一句:“真讨厌,那你先找地方停车吧,我从这里走回去。”

  “好嘞!”杨可也大声地回答了一句,说不出的恩爱,“亲爱的,路上小心,一会儿见。”

  欧阳嘉被他肉麻得浑身一哆嗦,连答应都不想,随意挥了挥手,沿着人行道小心地向三里的小区走去。这边杨可一打方向盘,开出了小街。

  从这条小街拐到西马巷三里,要么走大道拐个直角弯,要么跟那些抄近路的老师一样,从公交站下来之后,再往前走一点,就有一条夹在两个居民院围墙之间的小路,不到五十米长,仅能容两个人并肩走过,欧阳嘉提着钱,不想多走路,脚下一转,就拐了进去。

  这里的房子都很有年头了,两边的居民大院也是经历变迁,修修补补,墙上的水泥块掉的斑斑驳驳,露出里面的红砖,最近多雨,靠近地面的墙角上长满了青苔,铺在地上的水泥板边边角角不是翘起就是破碎,她的高跟鞋踩在上面,要份外小心,免得摔跤。

  拐进来的时候,欧阳嘉还注意看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还在午休时分,人行道上不少街坊躺在竹椅上睡觉,这里没有人经过,周围静悄悄的。

  五十米远的距离,一眼就可以望到对面出口,那边通往三里的学校家属区,直入侧门。

  所以她放心大胆地走了进去,一只手抱着装钱的纸袋子,高跟鞋清脆地敲打出匀称的节奏,咔哒咔哒地在夹道里回响,也因此,盖住了一些别的声音。

  她突然感觉到身后似乎有风掠过,紧接着,还没等回头,一条粗壮的花臂就突然从身后伸出来,一把锁住了她的脖子,用力一带,把欧阳嘉的身体掼得向后狠狠地摔了下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