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3530 2018-08-30 12:17:45

 啥玩意儿啊!

  欧阳嘉憋了半天说了一句:“杨可,不然我还是晕过去吧,你不说你处理的吗?”

  “别别别!”杨可大惊失色,“说好的同归于尽,啊呸!是风雨同舟,同舟共济呢!夫妻本是同林鸟,遇见怪物也不能各自飞……原来这玩意儿,还是个韩流怪?”

  ‘小花’把叶子放下来,像人搓手一样搓了搓,继续用那个性别未明,只是听着像小孩子,又带点电音的嫩声道:“你们不是喜欢嘛,我看到好多人在手机里这样唱。”

  说完它还兴高采烈地舞了起来,扭得十分销魂地唱:“拎起你的耳朵,撒朗嗨呦~~~~~”

  “闭嘴!”欧阳嘉歇斯底里地喊道。

  天知道杨可不知道平时幻想了多少次‘严母慈父’的桥段,此刻几乎是毫无迟滞地发挥了出来,连连挥手道:“别唱了!不知道你妈不喜欢这口吗!?俗,忒俗!我们要做有逼格的社会主义新怪物!”

  “哦。”‘小花’灰溜溜地停住了动作,继续笔管条直地站好,两片叶子拢在面前,像小孩子认错一样,乖乖地问,“那麻麻你喜欢什么呀?”

  欧阳嘉颤抖着抬起另一只手指着它,嘴唇哆嗦着,满满的槽点,简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半天才说了一句:“谁他妈是你妈!”

  “对啊!我们是人类,你是个什么不重要反正不是人。”杨可立刻帮腔,“我们是合法夫妻,有孩子是天经地义的,但也不会要你这个不明来历的怪物!”

  ‘小花’把两片叶子一摊,似乎还耸了耸肩:“那不重要。”

  “物种不重要什么重要!?”

  “因为是麻麻孵化了我,所以我就是麻麻的孩子!”‘小花’斩钉截铁地说,“我观察过了,你们也有把一种裂脚亚目的生物称为‘儿子’的例子,那么我不是人类,又有什么关系呢?”

  欧阳嘉茫然地问:“什么裂脚亚目?”

  “你别管,放着我来!”杨可摩拳擦掌地说,“狗是吧!可是狗和人同属脊索动物门,脊椎动物亚门,再往上数,我们还是共属真核域动物界后生动物亚界后口动物总门咧!相同之处多得很!”

  “我虽然听不懂,但是杨可你什么时候混到和狗称呼起‘我们’来了?”欧阳嘉冷冷地插了一句。

  “这不重要!”杨可看见那朵花垂下了花盘,不知道是在暗自琢磨还是自惭形秽,陡然信心大增,“亲爱的,你看我今天给你表演一回‘诸葛亮说死老王朗’。”

  他用一种威吓的口吻,森严地说:“现在你明白了吧!你和我们,是完全不相同的物种,马上,从我老婆手上滚下来!”

  “不行的。”不但两片叶子在摇,整个花盘都开始摇动,‘小花’用全力表示拒绝,“我在成年之前,是不可以脱离母体存在的,那样的话,我会假死,麻麻会死。”

  它陡然热切地扬起花盘,用诱惑的声音说道:“我可以做很多事哒!麻麻你想要什么呢?金钱?地位?力量?我都可以让你得到!”

  “我想你从我身上滚出去。”欧阳嘉不假思索地说。

  “拒绝!”‘小花’干净利索地用两片叶子在胸前比了个交叉,“我对你是有用处的!我可以吸收一些游离的脑电波,和奇异的负能量……嗯,你们虽然看不见,但它们可以让你看见。”

   欧阳嘉无情地说:“没有你我也好好地过了二十六年,有了你之后我遇见的怪事比过去半辈子遇见的都多!谁允许你借我的身体做我根本不会做的事!?”

  “不不不不不!”‘小花’疯狂地摇着‘头’,洋洋得意地说,“我除了可以吸收脑电波和负能量之外,还可以吸收情绪,寄宿者的情绪,也就是说,你内心深处的想法。”

  它干脆地把两片叶子一摊,耍赖道:“如果我做了什么事,那一定是你想做的,只是你不敢面对而已。”

  杨可浮想联翩起来,原来那天晚上在‘三星堆’跳热舞的白衬衫黑胸围辣妹,竟然是老婆大人内心想法的真实体现?艾玛,可真是内心狂野,外表高冷的典范了。

  他还没想完,欧阳嘉已经冒出了浑身杀气,一字一句地威胁道:“同归于尽。”

  “不嘛不嘛!”‘小花’立刻就怂了,“我很有用哒!上次你在公司遇到女鬼,就是我解决了她!还有那个想摸你的怪蜀黍,也是我解决的!”

  欧阳嘉愣了,前一个姑且可以说小怪物在胡说八道,后一个说的是什么?她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媳妇,你是不是把‘怪蜀黍’的事给我说说?”杨可脸上挂着笑,声音却隐含着一股杀气,“我怎么不知道你们公司还有这么一号人呢?”

  “闭嘴!”欧阳嘉心乱如麻,粗暴地岔开话题,“你居然听信这个小怪物的话?!”

  “我不是小怪物!”‘小花’气势汹汹地用两片叶子插着大约是腰部的位置,理直气壮地说,“我是麻麻的孩子!”

  “你还好意思说!明明是你单方面寄居在我身上!谁知道你是怎么来的!”欧阳嘉勃然大怒,“现在,立刻,就给我滚下去!”

  “我也不知道啊。”‘小花’委委屈屈地用叶子挡住了花盘的下半部,几片花瓣颤巍巍地摇动着,“我好想沉睡了很久很久,一睁眼,就在麻麻的手上了……呜,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就是麻麻内心的渴望唤醒了我,我是听到麻麻的召唤才苏醒,发芽,长大,开花……哒!麻麻,撒朗嗨呦!”

  它又讨好地伸出叶子比起了爱心,来回扭动着。

  欧阳嘉心想,我不如还是晕过去算了。

  杨可眼疾手快地揽住她的腰,迫使她站直,在她耳边用气声说了两个字:“开花。”

  “我知道开花!”欧阳嘉现在满心郁闷,压根没理会他试图遮掩的小动作,吼道,“不是开花这鬼玩意儿也不至于从平面变成立体的!”

  她危险地双眼一眯,瞪着那朵还在扭来扭去的‘小花’阴森森地说:“你那意思,你本来是一颗种子,拿我的身体当土壤,成长,开花,是不是还要结果啊?”

  “不要用地球植物的套路来碰瓷我啦。”‘小花’非常具有优越感地说,“我的成年,是需要一个特别难得的契机的,如果没有遇到,就会永远保持这样的样子,那么,麻麻,以后就要生活在一起了,请多关照哟!阿里阿多!”

  杨可小声地说了一句:“语言天赋还怪优秀的,就不知道是遗传了谁。”

  “你给我闭嘴!”欧阳嘉再度粗暴地喊道。

  杨可狐假虎威地对着‘小花’作威吓状:“听见没?叫你闭嘴!”

  他一边做胡搅蛮缠状,一边对着扭头怒视他的欧阳嘉拼命眨眼,眨得眼睛都快抽筋了,看她还是不理解,把一只手举到嘴边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什么意思?报警?警察管这事儿吗?到时候警察真来了是逮谁?逮这个奇异的寄生花状生物不是也要把自己一起铐走吗?

  看到老婆大人还是不明白,杨可没办法了,忽然大声说了一句:“蟹肉海胆可真好吃啊。”

  这家伙怎么胡言乱语……欧阳嘉突然醍醐灌顶,瞬间明白了他到底什么意思,瞪大眼睛,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警惕地看着那朵在自己手上随风摇摆的‘小花’。

  如果这时候来了一个外人,看到这场景的第一反应,不就是‘开花了!它开花了啊!’

  她清清楚楚地记得,这就是六月五号晚上,爸爸给自己打的最后一次电话,电话那头,他情绪激动而兴奋,颠来倒去,说的就是这一句话!

  一直以为他说的,不过是植物相关,虽然也知道爸爸是从来不养任何植物的,但也许人会转变爱好呢?植物开花是司空见惯的事,不管是她,杨可,还是派出所,都每当一回事。

  可是……如果爸爸说的‘开花’不是指植物,而是……和这个寄居小怪物一样的东西呢?

  欧阳嘉感到自己脖子后面一阵阵冒冷风,恐惧像蛇一样沿着脊椎往上攀升,随着她的冷静,更多东西被闪电般地联系到了一起:凌乱的‘作案现场’,室内犹如遭到龙卷风侵袭之后的满目疮痍,和她在三医院外科处理室看到的情形何其相似!她‘沉睡’的时候,被这个小怪物上身不知道做了什么,那么把家里弄得一团糟的,从内而外粗暴赤手扯开防盗网的钢丝跳楼而走的……

  如果不是小偷,是……爸爸呢?

  她越想越不敢想,摇了摇头,下意识地向杨可看去,却看见一贯嬉皮笑脸的他,脸色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迎着她近乎求助的视线,认真地点了点头。

  “嘉嘉,你要面对现实。”

  欧阳嘉崩溃了,使出浑身力气,一把推开他,踉踉跄跄地向后退了两步,带着哭音叫道:“我还不够面对现实?这破玩意儿长在我手上!我倒是想看不见它!你告诉我该怎么骗自己!?”

  她把自己的左手举到面前,看着那个被吓了一跳,立刻规矩趴回手背上装死的‘小花’,咬牙切齿地说:“我爸爸呢?你把他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什……什么呀?”‘小花’竭力把自己趴成一张平面体,但是它现在已经成长,和过去的幼年体不同,怎么尽力摊平都还是凸出一块,瑟瑟发抖地辩解,“我,我没有见过外公啊。”

  “撒谎!他那天给我打电话,说‘开花’了,我当晚去的他家,就是那天晚上中招的吧!”欧阳嘉怒火万丈地说,“怪不得那天晚上我记忆出现错误了!就是你干的对不对!你先害死了我爸,然后附身到我身上,准备害死我!现在装什么无辜!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小花’惊吓得蜷缩了起来,瑟瑟发抖地说:“呜呜……我没有……我没有害人,我没有见过外公……我对世界的第一感触就是麻麻……没有别人的!我没有干过!”

  “撒谎!”

  欧阳嘉被狂怒冲昏了头脑,甚至把目光重新投向了那把被杨可扔出去的剁骨刀,但是这时候杨可上前一步,死死地抓住了她的左手,强行按了下去,让‘小花’离开了她的视线。

  这让欧阳嘉多少清醒了一点,她抬头看向杨可,看见他表情严肃,一字一句地说:“你有没有想过,这玩意儿可能不止一个?”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