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3499 2018-08-30 12:17:45

  杨可急忙含糊地对皮老板说了两句客气话,追着欧阳嘉跑了出去,穿过那条被各种扭曲的符号图腾画得一塌糊涂的涂鸦走廊时才刚刚追上,喘着气说:“老婆,怎么啦?”

  “嗯?”欧阳嘉不解地扬起眉毛,“什么意思?”

  “好好的你突然问起秦律师干什么?我看皮老板不大高兴的样子,毕竟是他亲外甥,还以为我们要暗示什么就不好了。”杨可看了看欧阳嘉的脸色,又赶紧改口,“当然了,我不是怕皮老板,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还是……你觉得秦律师有疑点?”

  欧阳嘉站在走廊中间,看了看两端,都没有人,这里的灯光比较昏暗,大概要营造一种原始洪荒的野蛮激情气氛,墙上那些奇奇怪怪不知所以的古朴纹路勾勒出勉强可辨的人形,又和正常人类截然不同,不是有着阔嘴,就是尖鼻,或者眼睛的部位长出‘纵目’,扭曲着被刻意拉得细长的手脚,在整个墙壁和天花板上错落有致地分布着,在那一瞬间,她竟然有一种错觉:

  它们都在看她。

  “啊,没什么,只是忽然想到了一点。”欧阳嘉并没有把内心突然而至的疑虑全都说出来,挑了一下,选出最让她不放心的一条,“秦律师说,爸爸是十一点七分给他打的电话,有通话记录为证。”

  “对啊。”杨可不明白,“他对警方也是这么说的,应该不是假话。”

  “十点半我离开了家,你当时和我在一起,十一点七分,爸爸在家里给他打了个电话,通话时九分钟,然后十一点二十,就出现在南熏巷,南熏巷离我家有两公里……杨可,你知道正常人类的步速是多少吗?”

  这种杂学旁收,从来都难不住杨可,他几乎是立刻给出了答案:“一小时五到七公里。”

  而以潘教授退休之身的六十三岁高龄,四分钟之内走完两公里,这分明就是不可能的事!

  “你怀疑?秦律师说谎?”杨可不敢相信地说,压低了声音,做贼心虚地一拽她,“出去说!这里都是皮老板的耳目,知道我们说他外甥的坏话,饶不了我们的!”

  欧阳嘉倒也没有反对,两个人默契地住嘴,并肩向外面走去了。

  

  在这边,皮老板看着杨可追着欧阳嘉出去了,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眯起眼睛往躺椅上一倒,挥着蒲扇,心里把整件事过了一遍,也就扔到脑后了,他大风大浪什么没见过,一个老教授失踪也好,发生入室抢劫案也好,同情一下也就算了,着实不够让他动容的,看着两个小的虽然力持镇定,其实慌得一比,再度叹了一句:“现在的年轻人啊。”

“皮叔。”秦东升从通道口走了出来,穿着休闲的T恤和黑色西裤,不再那么一板一眼,笑得很开心,“您一个人嘀咕什么呢?”

  “唷,一会儿没见你,还以为你在屋里看文件呢,怎么从前面回来了?”皮老板看到他,眉目也舒展了许多,“潘教授的女儿女婿刚出去,你没遇见啊?”

  秦东升回头望了望,很自然地摇头:“没啊,也许半道上错过了吧。”说着又笑,“您这里的布置就跟九宫八卦诸葛阵图似的,我都来过好多次了,还免不了迷路。”

  “夜店嘛,整得方方正正灯火通明的哪还有人来。”皮老板不在意地说,“光那些化得跟鬼一样的妞就特别喜欢昏天暗地谁也看不清她,哎,也是奇怪了,明明是好好的人,非喜欢这种群魔乱舞的环境,弄得越刺眼越好,我老了,真是不明白现在年轻人想什么,你看潘教授的女儿,好眉好眼的吧,手背上还纹身呢,不像话。”

  秦东升很熟稔地自动在他面前的藤椅上坐下,不用招呼,拿过一个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动作熟练,一副常来常往不是外人的模样。

  “他们来干嘛了?”他一边倒茶一边漫不经心地问。

  “还能有什么事,潘教授呗,我知道他失踪了,派了几个手下去查了查,警方做事太正统,这种小小的失踪案,也不会出动太多警力,我这边小小地用点手段,真要查出什么来了,也是和潘教授认识一场。”皮老板叹息道,“人老了,心就容易软。”

  秦东升手里转动着茶杯,好像有点嫌烫,要等凉下来再入口,他平凡无奇的脸上没有什么异样,完全是顺口问了一句的样子:“查出来了吗?”

  “嗯,有几个摄像头拍到了,没什么特别的,老头大半夜的在路上走,又去便利店买了点吃的。”皮老板笑着摇摇头,“也许就是从便利店出来,被人盯上了……算啦,我肯伸手帮一把,已经仁至义尽,剩下的事,交给家属去吧。查不查的出来,查出什么来,都是他们自己的命。”

  秦东升笑着说:“您是怕担嫌疑吧?”

  这句话简直可以算是冒犯,但皮老板没生气,纯粹当个笑话地挥挥手:“去去去,你这小子,都当律师了,嘴上连个把门的都没有。”

  “那不是跟您嘛。”秦东升满不在乎地说,“上次我也是违背了律师的职业道德,第一时间来告诉您遗嘱的内容,只要是关于您的事,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的。”

  皮老板有点感慨,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温和地说:“下次别这样,干一行就要守一行的规矩,你的心意我领了,但……要好好地当律师啊,我还等着你光宗耀祖呢。”

  “我明白。”秦东升爽快地点了点头。

  “嗯,不错,最近看你和以前不一样,开朗多了。”皮老板心下大慰,把蒲扇放下,“这才像个新时代社会精英的样子,现在你有房有车,事业也做得不错,过段日子找个好姑娘,结婚生子,这辈子啊就值了。”

  “皮叔。”秦东升有点不好意思,耳朵根子都红了,“不谈这个吧。”

  皮老板哈哈笑了起来:“挺大个人了,还害羞!你妈都跟我提了好几次了,要我给你介绍女朋友,好姑娘不缺,可是前几次不是都你自己缩了蛋吗,现在保持这个状态!我看就行。”

他看秦东升低下头去,不说话了,也不为难,提高声音说:“不谈不谈,先吃饭!吃饭比天大唷!今天有你最爱吃的藤椒鸡,我亲手放的血,刀快,保证干净。”

  秦东升这才仰起脸来,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脸上带着笑,温顺地说:“好啊,我都等不及了呢,”  

    

离开了酒吧一条街,已经到了中午时分,杨可建议找个地方吃午饭,打开手机查了一下附近的大众点评,吓了一跳,吃吃地说:“一份黑胡椒牛排饭,要五十六!这是抢吧!一碗抄手都要二十,里面怕不是加了螃蟹?啊,这家小面不错,一碗海味面才十三,哦,要走891米那么远啊……”

  欧阳嘉冷眼看着他抓耳挠腮不能决断,没办法地摇摇头,一指对面:“去河边公园好了。”

  “什么?去公园干嘛?”杨可习惯性地嘴欠了一下,“喝西北风吗?”

  他煞有介事地伸出手指在嘴里嗦了一下,然后举到空中感应:“现在是南风耶。”

  “杨可!脏死啦!你还能不能再邋遢点儿!”欧阳嘉尖叫着差点跳起来,从包里拿出纸巾整包扔在他脸上,“说过多少次了!你怎么还这么幼稚!?”

  “习……习惯……”杨可手忙脚乱地接到纸巾,扯出一张来,意思意思地擦着手指,还试图辩解,“我们实习的时候去野外勘探,简单地测风向都这么干的……”

  欧阳嘉用‘你真是无可救药’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转身自己走了,杨可赶紧把纸巾团吧团吧扔进垃圾箱,快步跟了上去:“老婆,等等我。”

  一路上,欧阳嘉都面无表情,绷着脸,走得飞快,高跟鞋在地上咔哒咔哒发出急促的清脆敲击声,杨可大步才跟得上,不时提醒:“小心,小心!前面有个坑,下台阶了!”

  一直走到街对面绿地的沿河部分,欧阳嘉左右看了看,找了张长椅坐下,杨可有些局促地抄着手站在她面前,低声下气地问:“饿不饿?不是说找地方吃东西的吗?”

  老婆大人就是这点不好,经常动不动生闷气,搞得他要猜来猜去,女人的心思啊,又多变。

  “气都气饱了,吃个屁!”欧阳嘉冷着脸冲口而出。

  杨可怪委屈地说:“夫人,讲粗话是不好的行为,我们不能跟那些混黑涩会的学啊。”

  然后他弯腰,一手撑在长椅椅背上,小声说:“别生气啦,我错了还不行吗。”

  欧阳嘉翻了个白眼,有气无力地说:“我对你这句话已经免疫了。”

  “嘿嘿……你想吃什么,我去买,你在这里等着就行。”杨可抬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奉承道,“你的口味就是好,这里环境多优美,四周都是绿地,空气也清新,前面就是锦河,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干,看风景都能看一下午,哎,那边的树是桃树吧?要是春天来的话,桃花开了很好看呐……等等,我们是不是来过这里呀?我记得好像就是这儿吧?”

  说着他抬起头来寻找熟悉的痕迹,恍然大悟:“对对!大三的时候,那个春节你没回家嘛!大年初五我陪你来这里散心,那天太阳特别好,我们也是这样坐在河边,我还给你买了烤肠和汽水!原来你还记得呀!”

  看着他突然高兴起来,满脸收都收不住的笑意,乐得就快摇尾巴了,欧阳嘉板着脸说:“我挑这里,是因为视线开阔,不怕有人偷听,除非有人藏在水里。”

  ”是是是,老婆说什么都对。”杨可乐飞飞地说。

  欧阳嘉横他一眼:“还不快去买?等着说正事呢!”

  “马上!就回来!”杨可立刻保证,转身一步三跳地上了台阶,快乐无比地向远处跑去,身形矫健如同重回大学时代。

  欧阳嘉不自觉地笑了一下,很快又收敛了情绪,看着面前缓缓流淌的河水。

  这个傻瓜也许永远都不知道,就是因为那个初五的下午,难得的冬日阳光照着河水,初绽新芽的柳枝随风飘拂,他们并肩坐在这里,她很沉默,大多数时间都是他在滔滔不绝,那一瞬间的幸福感觉前所未有,贪恋有人陪伴的温暖,才让她爱上了他……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