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3493 2018-09-02 09:06:27

 她叹了口气,对眼巴巴看着她的杨可不情愿地承认:“是小花救了我。”

  “啊?!”杨可大吃一惊,“它又出来了!?”

  欧阳嘉抬了一下左手,又无力地垂下,但就这一点,已经足以让她看清楚,左手背上依然是那个漂亮的图案,没有突出皮肤,看上去是个用颜料画的装饰物。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她平静地说。

  杨可盯着老婆大人放在面前的左手,见证奇迹的时刻,就像变魔术一样,从中心那个不引人注目的‘蚊子包’一样的小凹陷里,慢慢地钻出一根细如发丝的嫩粉色‘茎秆’,见风就长,在空气中犹如干木耳进了水,眼睛一眨,就变成了一朵带着两片细叶子的半透明粉色‘小花’。

  它似乎还有些不情愿,没有一出来就狂舞扭动,快活如海草,反而站得笔直,过了一会儿,委委屈屈地弯下‘腰’,用围棋子大小的精致花盘在欧阳嘉手背上蹭了蹭,叫了一声:

  “麻麻。”

  室内一片寂静,杨可瞪圆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它。

  “这次多谢你,救了我一命。”欧阳嘉坦率的承认。

  “哼!”‘小花’傲娇地哼了一声,扬起小花盘,娇声娇气地说,“我说了我很能干,会保护你哒!但是!”

  它伸出一根细叶子,隔空对欧阳嘉指指戳戳:“你们上次那么对我,我还在生气哦!还不快来哄哄我。”

  杨可一听说是它救了自己亲爱的老婆大人,别说是个小怪物,哪怕是个厉鬼也立刻变得可亲可爱,立刻满面陪笑地说:“对不起!上次是我们错了!我们有眼无珠,不该错怪你是个坏东西,原来你真是为了爱和和平出现的,是守护人类的小精灵,花花万岁!辣舞俺的劈死!”

  ‘小花’居然听得很开心,骄傲地扭动着茎秆,在原地绕成一圈圈的蚊香状,就差用叶子拍拍手,大度地表示:“原谅你们啦!”

  欧阳嘉受不了地说:“一码归一码,杨可,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肉麻?”

  收敛了浮夸的笑容,杨可第一次用低沉凝重,几乎可以算是丧气的腔调跟她说:“嘉嘉,你知道不知道当时我听到你进医院的消息,有多害怕,等我赶到医院,看到你满头是血的样子,我几乎有一种冲动,要杀人了,那一刻我觉得我差点就成了反社会人格……幸亏你没事。”

  他伸手握住了欧阳嘉的左手,和她十指交缠,俯身专注地看着她的眼睛,再度说道:“没事,真好。”

  别说是奉承一下保护了你的小怪物,说一堆好话,哪怕让我失去一切,只要保你平安,我也愿意。

  自从婚后,大大小小的杂事,生活上的和工作上的,让欧阳嘉和杨可疲于应付,两人已经很久没有陷入这种安静的气氛了,四目相对,甜蜜旖旎,从生死关头走过一趟,两个人的心情都发生了改变,已经面临冰冷破裂的感情竟然又蠢蠢欲动,有一种春天来了,万物复苏的苗头。

  “傻瓜。”欧阳嘉低声说,唇角翘了一下,似乎想微笑,却牵扯到了脸上的红肿,疼得皱起眉头,轻轻地咝了一声。

  “很疼吧,我给你呼呼。”杨可像哄小孩儿一样凑过来,噘起嘴巴,一边吹着气一边安慰,“不疼了不疼了,马上就好了。”

  欧阳嘉简直拿他这个傻天真没办法,稍微给点好脸色马上故态复萌,幼稚得无可救药。

  要是平时,两个人单独相处,那么就随便他去吧,反正六年感情四年夫妻,早就知道这家伙骨子里就是个长不大的幼稚鬼,但是——

  还有一个小怪物,细长的茎秆笔直地竖着,从上往下,好奇地探头探脑,那个小小的花盘上写满了好奇,周围十几片嫩而透明的花瓣微微抖动着,激动的窥测之意毫无遮掩!

  “走开。”她板着脸说。

  “听见没有,叫你走开。”小怪物学着她的腔调,花盘转向杨可,居高临下地说,“我才是能保护麻麻的人!”

  “不都谢过你一次了吗。”杨可恼火地说,莫名有一种女儿到了青春叛逆期的老父亲的心态,“你真那么能干的话,为什么不早点出来,让她受这么严重的伤?她要是死了你也完蛋了!”

  ‘小花’哼了一声,两片叶子交叉一横,凶巴巴地说:“我还在生气!谁叫你们用那种很讨厌的东西淹我,我讨厌麻麻!最讨厌麻麻了!”

  嘴上这么说着,它细长的茎秆却灵活地在空中‘爬行’了过来,把小小的花盘贴上了欧阳嘉脸颊上被打得红肿的部分,十几片花瓣不停地蠕动着,像一只缓慢爬行的海葵在皮肤上移动。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片已经开始青紫的淤痕在杨可的注视下,就这么慢慢地消失了,不到一分钟,欧阳嘉的脸颊恢复了白皙平整,一如没有受伤的那半边。

  “我很厉害哒!”小怪物昂起‘头’洋洋得意地宣布,“我说了会保护你,就会说到做到!”

  说完,它恋恋不舍地弯下来,拿花盘在欧阳嘉脸颊上蹭了蹭,声音小小地说:“麻麻,不要讨厌我。”

  欧阳嘉闭上眼睛,感受到它接触自己皮肤时候那一种清凉和Q弹,特别地舒服,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平静地说:“我没有讨厌你。”

  “你有!”‘小花’气呼呼地指控,“你拿那个很讨厌的东西浇我,还要把我埋进去,我用力哭用力哭,你们都不放过我!”

  杨可清清嗓子,辩解道:“那是一种……对未知生物的恐惧,你懂的,人类嘛,都是疑心病很重的家伙,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诛,我们对你根本不了解,所以要警惕也是可以理解的。”

  “为什么?”‘小花’天真地问,“我不是未知生物,我是麻麻的孩子!”

  欧阳嘉都懒得驳斥‘我才没有你这样的孩子’,直截了当地问:“你是怎么到我身上的?”

  ‘小花’摇了摇精致的小花盘,动作幅度大得简直像在蹦迪:“我不知道啊!我本来是在沉睡的,听到麻麻内心的呼唤,才被叫醒,生根,发芽,钻出来,开花……乌拉拉!”

  “再提‘钻’字就撒盐。”欧阳嘉虽然一动不动地躺着,但说起威胁的话来还是很有气势,‘小花’蔫头耷脑地说:“哦。”

  杨可安抚地拍了拍老婆的手臂,继续问:“那你知道六月五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吗?”

  ‘小花’诧异地歪了一下花盘,两片叶子立起来,搭在一起飞快地掸动着,好像在计算什么,末了很干脆地说:“我不知道,那时候我还没出生呀!”

  “咿,那要你何用?”杨可喃喃地说,一条线索又断了,思来想去,欧阳嘉只可能是在潘教授家里被一颗‘种子’寄生,才惹出后面这么多的事来,所有的事情,疑点都指向六月五号晚上十点半之后在西马巷三里302发生的事,但是当天在那里的欧阳嘉失去了记忆,潘教授下落不明,那个所谓的‘入室抢劫的小偷’则更是连有没有这个人存在都不一定。

  欧阳嘉静静地躺着,思索着,忽然问了一句:“我被发现的时候,现场还有什么其他人吗?”

  “没有了吧?”杨可也不是第一时间赶到的,只是从医生嘴里听到了那位买菜阿姨的转述,想了半天之后,茫然地摇摇头,“说当时她一进夹道口,就看见你躺在地上,吓坏了,急忙喊保安来,这一喊就来了几个帮忙的邻居,保护现场,叫救护车,要说当时巷子里还有别人,她不应该看不见,要不然,我明天上午再去问问?”

  欧阳嘉不说话,把目光转向正在她胸口上空悠然自得地摇来摇去,把自己变成一条藤蔓,扭出各种形状来玩的小怪物。

  ‘小花’注意到了她的凝视,停了下来,抱怨道:“干嘛呀,我才刚出来,让我玩一会儿嘛。”

  “那两个人,后来怎么样了?”欧阳嘉没有怀疑,用十分肯定的口气问道。

  “就……那样了呗。”‘小花’左顾右盼,拿两片细叶子对着叶尖,一副避重就轻,但简直是满身挂满了嫌疑的样子。

  欧阳嘉加重了语气:“你杀了他们?”

  杨可吓了一跳,赶紧阻止:“老婆,别乱说啊!小心隔墙有耳,杀人,这是大罪名,我们小花不会干这么违法的事的,对吧?”

  下意识的,他已经开始维护这个小怪物了。

  “说啊。”欧阳嘉却不肯放弃,紧盯着‘小花’,一直看得对方低垂下了花盘,好像要认错的样子,心里往下一沉,声音却压低到几乎听不见的地步,“你真杀了他们?!”

  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那明天警察同志要来录口供的话,她就干脆还装作脑震荡后遗症,什么都记不得算了。

  “没,没有啦。”‘小花’别别扭扭地说,抬起几根花瓣,从缝隙间窥伺着欧阳嘉的脸色,“我是从麻麻的思想中发芽的,你的心就是我的田,我长大所需要的养分,就是你的思想……我知道你不想杀人的。”

  欧阳嘉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觉得身体都松快了很多,对‘小花’前面几句近乎表白的话视若不闻,继续问:“那他们人呢?”

  “他们呀!从成熟期提前出现生理性退变啦!”小花扬起叶子,做欢呼状,“反正迟早的事儿,我加快了这个过程而已,并不算是伤害哟!”

  欧阳嘉茫然地看向杨可,杨可接触到老婆期待的目光,立刻胸脯一挺,担任现场解说:“那意思是他们变老了。”

  “是哒是哒!”‘小花’又是点头,又是拍叶子,做赞许状,“牙齿掉光!头发掉光!驼背背!瘸腿腿!走路都走不稳!就是这样哟!”

  欧阳嘉不可思议地看着它:“你能把他们变老?这是基于什么原理?”

  “啊,很简单的。”‘小花’不以为然地说,“这种人,是利用自己的青壮有利条件,用暴力欺负体力衰弱的群体,借以牟取利益,满足自己变态心理的,那么,最好的惩罚是什么呢!”

  它在空中飞舞着,陡然一个定格,所有花瓣向外尽情舒展,美得简直像一朵油画里的花朵在眼前绽放,骄傲地宣称:“就是让他们失去这个有利条件,变成他们自己的短板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