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3641 2018-08-30 12:17:45

六月的盛夏,阳光灼热了很多,好在公园绿地树木葱茏,杨柳依依,水泥小路上阴凉得很,坐在河边长椅上,带着水气的微风迎面吹来,也吹散了几分暑热,欧阳嘉极目远眺,有一种难得的悠闲。

  

  杨可回来的时候,不但带了烤肠和汽水,还举了个冰激凌甜筒,一脸讨好地递给她:“老婆,天气热,吃点冷饮败败火。”

  “放心,我现在冷静下来了。”欧阳嘉皱眉看了一眼,习惯性地抱怨道,“我不吃冰激凌的,垃圾食品。”

  “哎呦,哪有这么多讲究啊,烤肠你不也照吃吗?”杨可硬把甜筒塞进她手里,看她眉毛一挑似乎要发威,赶紧转移话题,“现在不怕人窃听了,咱们可以大胆地讨论了。”

  一说到这个,欧阳嘉懒得再跟他计较,看街头廉价烤肠明显加了太多添加剂的样子也没有了食欲,吮了一口冰激凌,认真地说:“我考虑过了,秦律师撒谎的可能性很大,他的确提供了通话记录,可是通话记录又不是电话录音,只能证明在十一点七分的时候,从家里的固话拨通了他的手机,并且九分多钟之后才挂断,并不能证明这个电话就是我爸打给他的。”

  “那么……打电话的是谁?”杨可是真饿了,大口咬着烤肠,顺嘴流油,含糊地说,“有没有一种可能,那时候爸爸其实已经在外面了,这时候家里是没有人的,在家里打电话的就是那个小偷!”

  他越想越对,激动地挥舞着签子:“其实秦律师和小偷是一伙的!他不是喜欢石头吗,一定是看上了爸爸的藏品,所以趁爸爸不在家的时候,派小偷来偷,结果也许爸爸藏得很好,也许是小偷文盲,不认识具体标本,所以没找到,就打电话问他怎么办。”

  “这点事用得着说九分钟?”

  “可以啊!”杨可一旦认定了某个方向,就能找出各种理由来论证,“小偷不认识,当然要他远程遥控指挥。”

  “微信视频就能做到的事,为什么要用固话打?”

  “呃……也许……我不太了解小偷这行,也许小偷干活的时候都是不带手机的,以免出现今天这种躲藏在床底下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来的突发状况?”杨可猜测。

  欧阳嘉一点点地抿着甜筒,听他胡扯了一顿之后,平静地说:“这件事里,真的有一个‘小偷’吗?会不会,这个角色,扮演者其实就是秦律师呢?”

  杨可立刻说:“老婆,你说得对!我也这么觉得!”

  “收起你那套虚伪的吹捧。”欧阳嘉恼火地说,“我这么说是有理由的,爸爸在便利店买的那些东西,我虽然跟他不熟悉,也知道绝对不是他吃的,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我离开家里之后,秦律师来了,姑且不管他是为什么来的,也许爸爸也给他打了电话,说什么开花不开花的事,他们不是因为石头而认识的忘年交嘛,然后爸爸为了招待他,就出去买那些垃圾食品,趁这个时间,秦律师在家拨通了那个电话,造成通话时间的假象,然后在家里搜他想要的东西,没有找到,但爸爸回来了,两人发生了争斗,在这个途中……也许触发了什么条件,那个怪物就寄居在爸爸身上,然后爸爸撕开防盗网跑走了,秦律师看到这样的事,很害怕,也走了,第二天又来探听消息,并且编造了一通关于遗嘱的谎话。”

  杨可很想昧着良心继续附和,但良心这东西就像是天然水晶里的包裹体,一望可见,根本无法忽略,不得不吞吞吐吐地说:“嘉嘉,我敢打包票,以我对爸爸的了解,就算我亲自去了,也没有老头子半夜出去给我买零食的待遇。”

  他忍不住又补了一句:“秦律师是皮老板的外甥,又不是爸爸的私生子,再忘年交,他哪有这么大面子。”

  欧阳嘉看着他,闷闷地说:“是吗?我以为他对别人都是挺客气挺好的。”

  杨可一听就知道自己老婆大人心病又犯了,但现在不是安慰的时候,飞快地回归正题:“那你的意思,秦律师嫌疑最大是吗?”

  “这是我的推断。”欧阳嘉想了想,承认,“我认为他从头到尾说的都是谎话,甚至包括那份遗嘱,毕竟我们都没看到过具体文件……只是凭他嘴说的,什么皮老板是遗产继承人,什么爸爸最后打给他的电话说要出远门,两年之后不回来才可以申请执行遗嘱。”

  杨可听得很专注,半根烤肠放到嘴边也忘记咬下去,看到欧阳嘉停住了,顺手拿起汽水瓶递过去,犹豫了一下说:“嘉嘉,有件事……我拿不准,但是反正你不是外人,可以跟你说。”

  “说。”欧阳嘉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就是……那几天我在家收拾屋子,首先声明我不是故意的哈……”杨可先撇清了自己,再接着说,“我知道爸爸的一些重要东西都放在什么地方,当然啦也不是贵重,就是水卡点卡煤气社保卡老干部活动卡什么的……按我对他的了解,他的身份证也会放在一起。”

  他吸了口气给自己壮胆,看着欧阳嘉说:“我没发现身份证。”

  “什么意思?”欧阳嘉冷静地问。

  他神神秘秘地凑近:“有没有一种可能,他离开的时候,是带着身份证的?”

  欧阳嘉怔怔不语,这就证明潘教授离开家的时候,是神志清醒,甚至做好了要出门的准备,带身份证是为了乘坐交通工具。

  杨可看着欧阳嘉秀丽的侧脸,鼓起了勇气,还是问道:“你能不能再回忆一下,那天晚上你进门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第一次做场景回忆模拟的时候,为了防止对欧阳嘉精神冲击太大,只到进门为止,之后就被突然到访的秦律师打断了,再之后忙忙碌碌,一直也没有进行下去,杨可知道现在不是一个好时机,但是唯一的希望就在欧阳嘉身上。

  那天夜里,她拿着钥匙打开门的时候,到底看见了什么,发生了什么?

  被改变的记忆是因为小怪物,还是因为比它更强大的东西?

  欧阳嘉闭上眼,调节好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受外界干扰,一点点地从脑海里挖出尽可能真实的记忆片段。

  上次回忆到她的记忆出现了错乱,那个完美的父女相间的片段是假的,真实情况是她敲不开门,于是拿了藏在墙洞里的备用钥匙,摸索中钥匙的硬尖划过她细嫩的指尖,有点疼。

  她把钥匙插进了锁孔,轻轻一转,然后顺势一推。

  大门应手而开,温暖的黄色灯光从屋内流泻出来,宛如有形的物体,轻柔地包裹住她,却也让她一时适应不了光线,眯起眼睛,看不清屋子里的场景。

  只有光芒,她只记得有光……

  欧阳嘉拼命地回忆着,鼻尖上都冒出了细小的汗珠,粉底浮了起来,显得有些狼狈,过了一会儿,她睁开眼睛,绝望地摇头:“不行,我想不起来。”

  和进门前的记忆碎片不同,之后发生的事,看见的东西,像是被用奶油刀抹得平平整整,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在脑海里,哪怕是一个画面的片段都没有留下来。

  杨可有点失望,还是安慰道:“不着急,慢慢来,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

  抬起左手,欧阳嘉指着那个裸粉色的‘星芒’说:“我觉得,只要有它在,我就想不起来。”

  这确实是个问题,小怪物自从被盐堆了一头之后,就躲起来销声匿迹了,也不知道是有效还是无效,杨可试探地对着老婆大人的手背叫了一声:“嘿!小花,出来!叫你呢!”

  “你有病吧!?”欧阳嘉飞快地把手缩了回去,毫不客气地骂道,“好容易它躲起来,我的手背看着像正常人,不像是皮肤上生东西了,你还叫它出来干啥?”

  杨可讪讪地说:“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它就是在爸爸家上了你的身的,也算当事人之一吧,我把它叫出来问问情况,没准能有什么线索。”

  “它嘴里说的话,比秦律师还不可信!”欧阳嘉暴躁了,“小怪物没寄生在你身上,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巴不得它永远不出来才好呢!”

  

  在皮老板这里转了一圈,拿到了监控录像资料,貌似是前进了一大步,但实际上情况更加扑朔迷离,从最初的入室盗窃伤害案,延伸出了更奇特的线索,再加上欧阳嘉手上那朵寄生花,他们简直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

  他们在河边公园吃完简单的午餐,回到停车的地方,杨可拍着方向盘,想了想,试探地问:“要不然,我们先想别的法子看能不能解决掉小花?”

  “什么法子?”欧阳嘉正在扣安全带,头都不抬地问。

  “这个嘛……”杨可打开自己的手机浏览了一下,“我以前认识一个摆摊算命的道长,听说还兼职画符,听说捉鬼有奇效。”

  欧阳嘉一脸无语地看着他,半晌才说:“杨可,有一个怪物已经够我受的了,但好歹这还是唯物主义范畴,它是确实存在的,你不要告诉我你还信鬼神!?”

  “哎呀,不去就不去嘛,多大事。”杨可又往下翻了翻,“我还认识一位和尚朋友……”

  “开车!”欧阳嘉怒了,提高声音命令道。

  杨可还不死心,挣扎着翻到最后一页:“三年前平安夜你还在美国,我去本市最古老的教堂蹭过圣餐和弥撒,认识一个神学院的牧师……盐水不行的话,圣水管不管用?”

  欧阳嘉二话不说,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大步往外走,一副再也不想和他待在一个空间里的模样。

  “老婆!”杨可急忙也转身开门下车,追了上去,苦苦恳求,“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或者以为我胡说八道,但是不能放弃希望,各种方法都应该试一试的嘛,万一有用呢?”

  欧阳嘉深呼吸了好几次才能控制住情绪勉强开口说话,生硬地说:“杨可,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架,就目前的情况,我需要的是真正能解决问题的意见,不是你平时开玩笑打屁随口说的段子,这是现实!我手上多了这么个东西让我很烦!你说的那些纯粹就是猎奇!一点都没用!”

  “也不一定吧……”杨可哼哼唧唧地说,“试一试又没坏处。”

  “这不是试一试的问题!是你根本就是在胡闹!”欧阳嘉呛了回去,刚要在说什么,她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摸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她余怒未消地接通,心想要是推销电话,一定狠狠地骂一顿。

  但是对方传来的第一句话就让她收起了怒气,面色凝重起来。

  “喂?欧阳小姐吗?我有你父亲的下落线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