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3387 2018-08-30 12:17:45

 财大气粗的社会人儿皮老板,当然不会是因为这点小事打电话来兴师问罪的,在电话里先客气地问了一句‘吃了吗?’,听到杨可理直气壮‘没吃’的回答之后,沉默了几秒,直截了当地说:“你们要是有时间的话,就现在过来一趟,我有几个监控录像给你们看一下,是关于潘教授的。”

  一听说是关于老头子的,这边的残局暂时也顾不上收拾了,两人拿了东西赶紧下楼,杨可一边发狠说:“谁都想来就来,当家里是什么了?门口的摄像头是个摆设吗?不好意思还真是!下次我一定要装个真的!”

  欧阳嘉吃惊地看了他一眼:“那是假的?”

  “呃……其实是真的,一开始是好用的,那时候你不在国内,我又有事要去外地。”杨可说的含糊其辞,但欧阳嘉一听就知道,他一定又和不知道哪里的狐朋狗友出去‘追寻自由’‘探秘大自然’‘寻找失去的世界’之类不着四六了,眉毛微微地蹙了起来。

  杨可看到老婆这样就知道是发威的预兆,迅速划了过去:“我担心爸爸一个人在家不安全,就买了个摄像头装上,连手机的,还能录像,长录功能保持六个月……但耗电比较厉害,爸爸又老不记得充电,所以后来就……不过装在那里,谁都能看见,大小也是个威慑吧。”

  “威慑吗?”欧阳嘉讽刺地说,“我怎么觉得我爸家里都漏成筛子了呢。”

  “好啦好啦,我回头就装能用的还不行吗?”杨可软了态度,“不光是门口,里面也都装上,客厅!卧室!书房!他奶奶的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一天到晚在爸爸家里作怪!”

  

  上午十一点的酒吧街,冷清得简直像是一个夜店辣妹洗去铅华素面朝天,被热烈的阳光照耀着原形毕露,还有几分狼狈,夜间闪耀的各色霓虹灯此刻在白天只能看到铁丝和LED管组成的构架,说是剥皮见骨都不为过,完全没有了那种纸醉金迷的销魂光环。

  他们把车停在远处,沿着哗哗流淌的河走到了‘三星堆’门口,没了灯光的效应,那几个用塑料倒模的‘青铜面具’也显得粗制滥造,一看就是赝品,甚至还有些可笑,犹如小孩子的塑料玩具。

  门口那一排黑西装大汉大概都在休息时间,只有服务员在忙碌地布置场地,打扫卫生,准备迎接晚上的开业,一轮又一轮的客人们继续来这里度过醉生梦死的一夜。

  还没等他们表明身份,在门口擦台阶的服务员就站了起来,很肯定地说:“是欧阳小姐和杨先生吧?老板在等你们,请跟我来。”

  “哦?”杨可惊讶道,“怎么我们在这里已经属于熟客面孔了吗?真是意外之喜啊。”

  “那是什么好事吗?”欧阳嘉反问。

  杨可对她挤挤眼:“哪个男人心里没有一个梦,就是到酒吧街来,从头走到尾,每家……”

  “每家都有相好的?”欧阳嘉并没生气,反而微笑着问。

  杨可嬉皮笑脸地凑上来,抖了个机灵:“不,每家的WIFI都连得上!”

  眼看着带路的服务员已经走出去好几步了,欧阳嘉白了他一眼,轻声说:“轻佻!”接着把秀发一甩,大步向前走去,不理他了。

  杨可嘿嘿地笑着,也跟了上去,还趁机表忠心:“老婆,放心啦,我一向守身如玉,认识你之前,认识你之后,都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

“不好意思,这跟我无关。”欧阳嘉目不斜视地往前走,“马上我就是你前妻了,等你恢复自由身之后,以熟客的身份,天天来这里醉生梦死也无所谓。”

  “啧啧。”这时候他们正好路过舞池,杨可不知死活地指着中间说,“上次我看到你的时候,你就在那儿,扭得跟蛇一样,白衬衫一颗纽扣都没扣,全部敞开着,里面穿着黑色性感文胸,不知道多嗨!”

  “闭嘴!”一提到这事欧阳嘉就生气,沉着脸加快了步伐。

  杨可紧随其后,还不忘补刀:“哎,小花怎么说来着?说它的行为只是反映出你内心的真实想法?老婆,我还从来不知道,你的内心住着这么一个狂野的辣妹。”

  欧阳嘉霍然转身,盯着他,逼近了一步,杨可吓了一跳,敏捷地向后躲避,后背差一点就撞到了墙上,正巧那里有一个‘青铜面具’,形状奇特的鼻子突出,一下子捣到了他腰眼上,疼得他龇牙咧嘴,前面还要护住头脸做好防御措施以防挨打:“干嘛?”

  “闭嘴。”欧阳嘉一直瞪着他,直到把他瞪毛了,才狠狠说了两个字,高跟鞋清脆地在地上咔哒一声,一转身,继续沿着走廊往前走。

  杨可松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的心脏:“艾玛,老婆的气势真吓人……”

  

  他们这次的路线还跟上次一样,只不过没有黑西装大哥押送了,跟着服务员七拐八拐地走到一条走廊里,打开门,豁然开朗,外面就是上次来过的那个闹中取静的小院子。

  这次是白天,看得更清楚,环境幽雅文艺,四面的砖墙根下还种着一丛一丛的细竹,挺直的茎秆上面错落地点缀着细刀一样的青竹叶,微风拂过,幅度很小地弯腰摇晃着,发出沙沙的声音,走到这里,外面车水马龙的热闹就不见了,积郁在胸口的都市尘嚣仿佛都被这一阵竹林风荡涤得一干二净。

  他们出来的地方是一排后墙,其余三面的房子是老建筑,黑瓦灰墙,檐上有几丛细弱的野草太阳下散发着生机绿色,包绕着院子的回廊没有用新漆,还是老旧的木头,油亮亮的,一点磨损都没有,和门窗自成一套,浑然天成,简直像是从一百多年前就一直留在此地,没有经过任何改动,至今还能维持原貌,这在城市改造飞快推行的现代,十分难得。

  青石板铺的小院子里,照前摆着几把藤椅,皮老板坐在当中,不紧不慢地摇着一把蒲扇,身上换了一套米黄色的唐装裤褂,脚下居然踩着一双草鞋,面容平和,态度悠闲,光看这样子,第一不像个酒吧老板,第二不像个退休黑涩会,简直像是在各种公园茶馆里每日泡一壶茶,消磨一下午,跟人谈古论今的文化人儿。

  “来啦?”皮老板撩起眼皮看了看二人,笑了笑,“今天欧阳小姐好像跟上次有点不一样嘛。”

  个老狐狸!杨可腹诽道,眼睛真毒。

  当然不一样了,现在他们心里有数,上次在这里出现的欧阳嘉,其实是被‘小花’控制了思想的欧阳嘉。

  “是啊。”欧阳嘉也不怯场,落落大方地说,“很多人白天和夜里都是两幅面孔的,皮老板你是开夜店的,对这种情况应该不陌生。”

  “说得对。”皮老板笑了笑,“很多人白天衣冠楚楚,晚上到夜店来发泄压力,这也是人之常情,现代社会生活节奏快,年轻人的日子也不好过啊,来,坐。”

  欧阳嘉也不客气,说了声‘谢谢’,就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了,皮老板示意地指了指桌面:“茶?”

  “谢谢,不用了。”

  杨可默默地溜边儿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下,皮老板稍微有点意外地看了看两人,似乎觉得奇怪两人的地位发生了明显变化,但这不是他关心的事,看欧阳嘉正襟危坐的样子,笑了笑:“知道你们心急,大家就有话直说吧,来人。”

  有个黑衣保镖默不作声地从旁边的屋子里走了出来,双手送上一个手机,皮老板接过来拿在手里摆弄了两下,递给欧阳嘉:“知道潘教授失踪,我又是他遗产受益人的事之后,我这心里啊,就怎么也安生不了,总觉得必须做点什么,不然,你们说不定还觉得是我害了他,对吧?”

  欧阳嘉一手接住手机,皮老板却没松手,依然微笑着看着她,三根手指夹着手机的另一端,貌似没有用力,但欧阳嘉却怎么也抽不出来。

  杨可立刻也伸出手,握住了手机的中间,嘴上还假惺惺地笑着说:“哪能呢,我们不会随便怀疑人的啦。”

  皮老板笑了笑,说了句:“也是,跟你们小孩子置什么气呢,拿去吧。”

  说完手一松,欧阳嘉正使出浑身力气往后拽,陡然失去了平衡,差点向后摔在靠背上,杨可神色不动,出手如电,一把揽住了她的肩膀,稳住她身体,没让她出洋相。

  同时,身体掩盖性地也倾了过去,装作要头碰头一起看手机的样子,还补充了一句:“亲爱的,快打开,里面是什么?”

  “是几段监控视频。”皮老板重新靠回摇椅上,脚踩在踏板上,半仰面向天,一起一落好不惬意,“我派人出去,以潘教授家为中心,方圆五公里的地方,尽可能搜集到所有的摄像头资料,能看到他的,差不多都在这里了。”

  说完他又自得地补了一句:“你们可以拿去给警方,别说是从我这里拿的就行。”

  一听说是能看到潘教授的监控,杨可立刻紧张起来,含糊地说了句:“有数有数。”就伸长脖子,眼巴巴地看着欧阳嘉手里的手机。

  欧阳嘉滑开了手机,第一个视频跳出来,这是一个处在角落里的安全天眼,应该是安装在电线杆什么的上面,居高临下斜对着一个丁字路口,看起来像是哪里的小巷子。

  “南熏巷。”杨可眼尖,指着里面模糊不清的路牌,“我知道这里!有一家老字号张鸭子,特别好吃。”

  他随即又迷惑了:“不应该啊,这离爸爸家最少有两公里,我每次去买烤鸭子都开车去的。”

  很快,视频里出现了有个人从外面的路口走过,经过巷口的时候被拍到的场景,也就五六米的距离,从走进镜头到走出去,也就三五秒钟。

  离得比较远,像素很模糊,光线只靠低瓦数的市政路灯……但是就算有这些不利因素,杨可还是能一眼认出来,那就是他老丈人潘教授没错。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