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四章

3509 2018-11-28 09:11:00

“骗人吧!”杨可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好。”皮老板赞同地说,“你也觉得不对是吗?我算了一下,五年前他去律所咨询的时候是开年初春,他和我根本还没认识,要到当年九月举办的锦绣奇石展上,我才第一次见到他,而且当时负责接待他的律师,也不是东东。”

  杨可下意识地看向欧阳嘉,发现老婆大人的脸色苍白,两人心里同时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微风轻送,驱散了白日的暑热,带来微微的阴阴凉意,在他们吃饭的时候窗外不知不觉已经暮色西沉,公园的路灯被掩在树木之间,乍看上去黑乎乎的,水潭边上虽然有石坛灯,但只照到一小块地方,秦东升觉得没多大意思,自己主动地转着轮椅掉过了头,对皮老板要求:“回家。”

  “乖,正事还没谈完呢。”皮老板面带慈祥地哄了他两句,顺手按下旁边的传唤铃,服务员立刻出现,交代了一声‘带他去隔壁吃点东西’,看着他被推走了,才重新把注意力转回饭桌上来。

  “你们都不敢说,我来说。”皮老板虽然保持微笑,但脸上的皱纹里却依旧蕴藏了一丝说不出道不明,近乎愤怒的东西,“潘教授这份遗嘱,是早有预谋,他认识我,也是早有预谋,甚至接近东东,也是出于迂回的方针,他可能并不知道东东是我的亲外甥,但那时候东东正在职业的上升期,我动用了一切能用的手段和人脉捧他,这点,潘教授是个聪明人,有心的话很容易打听出来。”

  “呃……皮老板,容我说一句哈。”杨可一边不停地在桌子下面轻拍着欧阳嘉的左手示意她冷静,同时也为了监控小花会不会受到欧阳嘉的情绪波动自己跑出来,一边质问道,“您的意思是,我岳父花了大心思,使了手段,最终目的就是顺利地把您变成他的遗产继承人?这说不大通吧?”

  “没错,我也觉得说不通。”皮老板微笑以对,“但这是事实,律所全部资料都有底档,最初接待潘教授的律师白纸黑字有记录,他最开始准备的流程是按照‘直系亲属’的身份来的,但是潘教授明确地告诉他,他想立遗嘱,继承人不是直系亲属,小律师基于义务,提醒过他,如果这样做的话,将来遗嘱执行的时候可能会面临直系亲属的阻挠,甚至打官司,你们猜,潘教授说了什么?”

  皮老板仿佛在这个时候,才真正体现出来作为过气黑涩会老大的狠辣,从刚才那一派平易近人的样子都是假的,他隐隐带着一种报复的快感,盯着欧阳嘉,沉稳地说:“他说他孤身一人,没有任何直系亲属。”

  欧阳嘉咬紧牙关,明明已经没有抱任何希望,为什么现在听到这句话,心里还像是被划开一刀,血汩汩地流了出来?

  不过,这也是自己自找的吧,从小的分离,长期的疏远,不是成年之后几句嘘寒问暖就能弥补的,见面犹如陌生人,在父亲家里,她甚至还没有杨可这个学生来得轻松自由,她从来没有强求过父母的爱,于是求仁得仁,要清净,那就彻底断个干净,相信潘教授也是这么想的。

  “这不是重点吧?”她平静地开口,甚至还端起杨可给她盛好的汤喝了两口,是老母鸡炖银杏,奶白的浓汤上飘着几粒鲜红的枸杞,色香味俱佳,她端碗的手稳定无比。

  放下碗之后,她抬起头,看着桌子对面的皮老板:“还是来谈谈,我爸爸为什么会特地看上你来交托遗产吧?”

  “如果只是为了担心他去世之后,嘉嘉作为女儿不能很好地对待那些他一辈子心血的藏品的话,完全可以捐献给国家,学校,博物馆……”杨可分析道,“我们母校有不少教授都是这么做的,手稿,资料,藏书,都可以这样,学校是很欢迎这种爱心的。”

  欧阳嘉垂下眼睛,淡淡地说:“我爸不是疯子,他这么做一定有这样的理由。”

  皮老板倒有点佩服她的镇定自若了,也在心里暗暗感慨这些知识分子,从老的到小的,都是一副心思叵测,老谋深算的样子,身上发生的事也都是千奇百怪,不能以常理推论,他作为一个看惯了砍砍杀杀的退役黑涩会,都有点觉得玩不转了,还是尽早一推六二五,躲出去干净。

  “据律所的记载,这份遗嘱还有一个重要的附件,是个文件袋,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东东曾经提过,说应该是附加条件之类的。”

  欧阳嘉冷笑一声:“会是什么要求?比如说,如果皮老板抽烟喝酒烫头,就自动取消遗产继承权之类的吗?”

  “应该不至于这么荒唐。”皮老板神态自若,忍下了她的玩笑,“但这个文件袋是密封加有潘教授亲笔签名盖火漆章封口的,算重要嘱托,交了保管费,收藏在律所的档案室里,就算能拿到,在不破坏封皮的情况下也没可能知道里面的内容,我呢,就没有多事。”

  “其实我也不想知道。”欧阳嘉断然地说,“谁想知道的话,两年后自然见分晓。”

  杨可在桌子底下偷偷地拉了她一下,欧阳嘉侧身瞪着他,冷笑道:“反正石头就是石头,两年之内不会坏的,等一等又能怎么样?石头还能开花是咋的?”

  “我觉得以你个人经历而言,你说最后一句话简直像是一语成谶。”杨可吐嘈道。

  欧阳嘉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的说:“闭嘴!喝汤!”

  “哦哦!”杨可赶紧闷头给自己盛汤,皮老板看在眼里,笑了笑:“你们小夫妻,感情还是那么好。”

  他淡了笑容,伸手习惯性地掸了掸袖子,沉吟着说:“我这个人呢,年轻时候打打杀杀,那时候胆子大,什么都不怕,老了,胆小了,出门都要先看看脚底下有没有什么东西绊脚,再说,我现在不是一个人,东东这个样子,需要我活着,长长久久地照顾他,这样才对得起我姐姐……所以,不管是什么麻烦,我现在都不想沾手,只想躲开所有的麻烦事,清清净净地过自己的日子,你们能理解吗?”

  “理解理解。”杨可顺口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皮老板这是悟了!”

  “哈哈,谈不上,没有这个悟性,也是被逼无奈。”皮老板感慨地说,“以前混社会的时候,兄弟伙在一起,也常说点鬼故事吓人,但谁也不信因果报应,该动刀子的时候从来不含糊,总想着,神鬼怕恶人,那我要做就做个最大的恶人,一身煞气,鬼都不敢接近,不就好了?”

  他摇了摇头,闭了闭眼睛:“但是上次小院发生的事,让我教训很大……我万万没想到,鬼算什么,世界上本没有鬼,都是人想象出来的,现在是我最亲的外甥,变成了那种想象不到的怪物……他完全被身上的东西控制了,甚至杀我都不会眨眼,我自问这辈子,姓皮的在刀尖上打滚,也不过滚的是人间界,这种怪物的世界,我就敬陪末位好了。”

  皮老板伸出手,礼貌地对着欧阳嘉一抬:“欧阳小姐,我已经让律师拟定了有关文件,一旦两年之后潘教授依然没有任何消息,你要申请他确定死亡的话,他的所有遗产都会从我这里过到你名下。”

  “我不要。”欧阳嘉生硬地说。

  皮老板没理会她,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除此之外,我之前收集的所有石头,和东东的所有藏品,不管是什么性质的,我全都打包,改日送到府上。”

  “我说了我不要!”欧阳嘉倔强地仰起脸,提高声音拒绝道。

  皮老板依然恍若未闻,继续说着:“哦对了,听说杨先生最近开了一家店铺,专门卖各种矿物标本的,叫嘉石轩?你看,失礼啊,开业我也没送个花篮过去,再帮着放两挂鞭什么的,这些小东西,就算我送的贺礼吧。”

  杨可心惊胆战,总感觉老婆大人下一秒就要掀桌,下一分钟小花就会脱手而出,变回庞大的原形,挥舞着犹如触手一般的细长花瓣,把银杏楼撑破,变身‘宇宙无敌霸王花’兴风作浪了。

  “老婆!冷静!冷静啊!”他焦急地说。

  欧阳嘉紧抿着嘴,出乎意料的竟然忍了下来,对他点点头,示意他放心,然后才对皮老板说:“既然是礼物,我可以选择不接受。”

  皮老板一摆手,气势依然在,完全不容拒绝的样子:“我知道,你们知识分子都清高,不愿意接受别人的馈赠,总觉得是占了我便宜,不,欧阳小姐,你错了,这其实是我转嫁危险到你头上的一种做法,很无耻,但是很管用。”

  他身子前倾,指着欧阳嘉的左手,饶有兴趣地问:“你身上寄生的那个怪物,就在这里对不对?上次在小院里,我看到了,东东身上也有,你们打了一仗,东东输了,身上的东西也没了,是被吃了吗?对不对?”

  不等欧阳嘉说话,他果断地抬手阻止:“不用说了,我一点都不关心,这是什么,从哪儿来的,有什么用处,有什么后果……对不起,不想知道,我也许不是个平凡的老百姓,但我是个普通的正常人,这种怪物打架的事,就不要牵扯到我了。”

  他用手指敲了敲桌子,悠然地说:“你身上有,东东身上有,潘教授的离奇失踪,只怕也和这东西有关,你们三个人,那一天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去过他的家,他的家里有什么?各种各样的石头。”

  杨可佯装吃惊地说:“啊!难道怪物是和石头有关吗?!”

  皮老板鄙视地说:“年轻人,太假了,你这种演技在底层黑涩会里都当不了卧底。”

  他转向欧阳嘉,慎重地说:“那种怪物,也许就藏在石头里,相生相克的话,也许它们的克星也藏在石头里,毕竟如潘教授所说,每一块石头都是大自然的产物,有几十亿年的历史,中间发生过什么事,隐藏过什么秘密,都被沉默地掩盖了,只有石头自己知道。还有那些试图寻找真相的人才会挖掘其中的秘密。”

  一阵夜风吹过,窗口悬挂的宫灯摇摇欲坠,远处传来咿咿呀呀的唱腔,三人遍体生凉。

  皮老板微笑着做了结论。:“我皮某人,惜命,一点都不打算留。”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