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3547 2018-11-14 09:13:55

 这句话让欧阳嘉飞快地从‘小花不见了’的惊讶中平复下来回到现实世界要面对的问题,想了想,点了点头认可:“好的。”

  “嗯,加油。”罗明一瞬间仿佛又没了刚才那股猥琐小人的气息,做得跟一个正常的部门主管交代工作一样,甚至还鼓励地笑了笑,“加油。”

  欧阳嘉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罗明的笑容更加扩大,不知怎么的竟然显得有几分阴森诡异:“工作上的争执在所难免,我也不想项目出问题的。如果你真能找出问题来,我当然会采纳,大家都是为了公司利益,不是吗?”

  他挥挥手,示意欧阳嘉可以出去了。

  

  欧阳嘉表情镇定地走出罗明办公室,右手还在下意识摸着自己的左手背,光滑得让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困扰自己多时,甚至当时连剁手的悲壮决定都做出来了,突然就解决了?

  没这么便宜吧?也许小花只是换了个地方?

  恶!

  一想到和秦东升决战的时候,最后从他嘴里伸出来那根细长的舌头末端绽放的‘血花’,欧阳嘉浑身一震,没来由地觉得发冷,跟那个相比起来,还是长在手背上好了。

  “蕾娜!”小助理一直注意着风吹草动,这时候机灵地跑过来,观察她脸色,“怎样了?没有吵起来吧?哎,如果你走了,我怎么办呢……我才拿了一份辞职报告的模板,你说填什么原因比较好?”

  欧阳嘉终于确认小花是彻底不在手背上了,至于去了哪里只有天知道,但现在的问题是压在面前的24小时死线,这关乎到她的职业生涯,未来几年吃肉还是喝汤,所以她干脆地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一边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一边吩咐:“把庆安银行能调的资料都给我拿来,泡杯咖啡,要浓的。”

  “啊?”小助理惊讶地问,“你也回来参加了吗?这么说……股票确实可以买点?”

  “并不。”欧阳嘉斗志昂扬地说,“我要做的是要在24小时之内毙掉这个项目。”

  

一旦工作起来,时间就流逝得很快,欧阳嘉埋头在资料堆里,偶一抬头,窗外是斜阳夕照,再一抬头,已经是夜色朦胧。

  她在下午三点塞了个三明治,十点的时候拆了包饼干,十一点的时候端着杯子出来续咖啡,发现也许是最近事务繁忙,两侧的格子间里还有不少同事在加班,甚至小会议室还有两个亮着灯。

  小助理完成了手上的工作,过来给她倒咖啡,欲言又止地说:“蕾娜,你真要熬夜啊?”

  “习惯了。”欧阳嘉不在意地说,一手端过咖啡杯,会意地说,“你下班吧,现在做的不是你份内的工作。”

  “哎呀,其实我也可以帮点忙的。”小助理有点不好意思,悄声说,“每次都是我比你先走,我妈说,这样是不对的,要让你看到我也很勤劳努力。”

  还真是个天真的姑娘,欧阳嘉心想,她刚毕业的时候可从来不会把勤劳努力挂在嘴上,熬夜确实也是家常便饭了。   

  “行了,再不走不好叫车了。”欧阳嘉扬扬下巴,“明天早上帮我带份早餐。”

  小助理顿时眉飞色舞起来:“好哒!”,然后花蝴蝶一样飞回自己的座位,叮叮咣咣一顿收拾之后,拎着包冲向了电梯。

  欧阳嘉笑笑,又回到了办公室,重新沉浸在数据当中,她现在已经不去追忆自己到底是从什么途径得知董事长的中风病史,而把注意力放在庆安银行的几笔坏账上,她曾经跟罗明说过,马上要到期的一笔五亿的贷款,债务人已经偷逃出国了,但是现在资料证明她说的是错误的,债务人上个月还到过银行,相谈甚欢,并且账目上已经到账一笔数目庞大的风投基金,足以cover掉这笔贷款不说,还有余额。

  账目上清清楚楚,但欧阳嘉处于一种本能的抵触,就觉得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时间不知不觉又过去了一段,欧阳嘉眼睛一直盯着屏幕,感到有些干涩,她转过脸,伸手去拿咖啡杯,一看,已经空了。

  看着伸出去的左手,手背上依然光滑,没有丝毫痕迹,她又想起那个令人忐忑的问题:小花到底去哪儿了呢?

  虽然在她身上的时候,小花一直表现得纯良无害,甚至还几次救过自己的命,但说到底,那也是个非人类的智慧生物,欧阳嘉完全不敢以正常心理去揣测它的行为准则,它的‘善’和‘恶’和人类是不一样的,就像寄居在秦东升身上的那个怪物,一直以抢夺她父亲的藏品为目的,甚至不惜杀人害命。

  父亲到底去了哪儿,秦东升的寄生花又到底要在家里找什么,这都是让她头疼不已的悬案,好几次迁怒于小花和杨可,其实她心里都明白,这都是意外,不能怪他们。

  她只想当一个平常人,朝着自己既定的人生目标走下去,本来通过自己的努力,前途是一片光明,怎么总有各种意外情况,逼得她走上另一条怪石嶙峋的弯路。

“小怪物,回来了一定就地用一吨盐埋了!管你死不死!”她发狠地说。

  罗明给的24小时期限近在眼前,她也没多余的时间去找失踪的小怪物,还是找出这个项目里不为人知的隐瞒资料更重要,欧阳嘉叹口气,端着空杯子站起来,准备去茶水间续杯。

  一打开门,她就发现不对。

  十一点的时候她也出来过,那时候两侧格子间的灯大部分都亮着,应该是多数人手上都有加班的任务,这并不奇怪,一般来说,最近并没有什么紧急情况,各组的项目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加班到十二点差不多就是正常情况了,大家心照不宣地都会在午夜到来之前收拾东西回家,不留在办公室过夜。

  她现在出门,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是夜里两点多了,格子间依然灯火通明,跟十一点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似乎突然出现了一个加班的狂潮,大家都热情洋溢地留下来继续手上的工作。

  可是……极目望去,她看不到一个人。

  是的,没有人留在工位上,但大部分的灯都是亮着的,明晃晃地照着空无一人的格子间,很多人电脑都没有关,屏幕停留在最后浏览的时刻,无数excel表格像是迷宫符咒一般,嵌在随处可见的液晶显示器上,阴阴地闪着光芒。

  欧阳嘉茫然地踏出一步,提声叫道:“有人吗?”

  没有任何回音,就好像她看到的是假象,其实真实世界是一片漆黑的办公室,只有她一个人站着,别人都下班回家了一样,而不是现在这样,灯火通明,所有的东西都摊开着,只是人齐刷刷地不见了。

  欧阳嘉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单手扶着门框,犹豫着要不要躲回自己的办公室里去,这也太诡异了,怎么好像一瞬间大家都失踪了,只有自己还存在着呢?

  对,存在,就是这个词儿,两个小时前那些大活人,在格子间里辛苦忙碌着各自的工作,有的喝咖啡,有的做数据,有的在开会……一阵风过来,就都不存在了。

  只有那些死物,没有灵魂的东西,还在原地。

  “不要自己吓唬自己。”欧阳嘉喃喃地说,却不期然想起了小助理白天告诉过她的‘office有鬼’最新番:“半夜你打开办公室的门,发现格子间里亮着灯,所有的电脑都开着,杯子里还冒着袅袅热气,但没有一个人在工位上,你走到卫生间,发现所有的隔间都有人,顺手敲开一间,门应手而开,里面站着三个同事,挤得满满的,听到动静,就齐齐把脸转向你……”

  她浑身打了个冷战,觉得中央空调该死的低,就像一下子浸到了夹杂着冰块的冷水里,寒意彻骨,从脚后跟涌起一阵刺痛,一直延伸到脊髓,让大脑都开始颤抖。

  “正事不见她干多少,编故事吓唬人,比谁都在行。”欧阳嘉自己给自己打气,“别吓住了,不过是鬼故事,每个大楼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也许他们真的是集体上厕所去了……”

  她这么自言自语的时候,没注意到背后的墙壁上,慢慢地涌开一团灰色的‘气’,在平整的白色墙面翻涌着,起伏着,逐渐蔓延开来,贪婪地围绕着她,从上面绽开无数个扁圆的小口,像是贪婪的嘴巴,努起来竭力向她靠近,每一张嘴都发出无声的要求‘吃……要吃……’

  虽然有点吓人,但咖啡还是要倒的,更要命的是她现在居然有点想上厕所……

  欧阳嘉端着杯子,试探地走出办公室,房门在背后咔哒一声轻轻地关上,把她的后路彻底截断,她就这么站在了长长的走廊里。

  另一头大多是领导们的个人办公室,现在都黑着灯,明亮的地方只有她这半边走廊,一直到尽头,落地窗黑黝黝的,映衬着窗外的夜色,已经太晚了,连附近大楼的霓虹广告都关了灯,一眼看去,透明的玻璃像是被浓墨渲染覆盖,没有一丝光亮。

  欧阳嘉,犹豫着,走向了茶水间。

  她的高跟鞋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整个走廊空荡荡的,没有一点别的声音,就显得特别响亮,甚至还有回音,不知道怎么,欧阳嘉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躲在暗处窥测着这一切。

  可是,明明又没有人。

  茶水间离得并不远,房门掩着,里面也亮着灯,还有残存的咖啡香味飘出来,欧阳嘉一手端着杯子,一手推开了门。

  里面有人。

  一个穿着红裙子的长发姑娘,正面对着咖啡机一动不动,听到她进来的声音,也没回头。

  欧阳嘉倒吓了一跳,她刚才走过来仔细看了,所有的工位上都没有人,还以为是出了什么灵异事件,提心吊胆的,于是也没以为茶水间里居然有人,一进门当头看见一个大活人这么直挺挺站着,猝不及防之下差点喊出声来。

  “啊……对不起。”她下意识地道了声歉,下一秒却又疑惑了,公司的女同事虽然多,她也大多认得出来,这个红裙子姑娘是谁,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那个……你也加班啊?”她不好意思插队,只能排在她后面,敷衍地寒暄道。

  红裙子姑娘没吭声,肩膀稍微动了一下,两只手似乎要抬起来,又被她自己控制住了。

  隔着这个姑娘,咖啡机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应该是煮好了,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充斥着整个空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