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

3523 2018-11-18 08:08:44

 杨可一秒钟都没迟疑,扛着她来了一个就地大甩尾,以近乎漂移的动作完成了从急刹车到调头的一系列程序,朝着走廊的另一侧狂奔而去。

  被扛在肩上的欧阳嘉这一下被惯性甩了起来,短发倒挂下来,好在没有遮挡住视线,她在起伏跌宕的运动中,勉强睁开眼睛,惊鸿一瞥中,看见了令她终身难忘,血液瞬间凝固的可怕一幕:

  那个红裙子长头发的姑娘,静静地站在走廊的末端,落地窗的前面,黑发遮挡着面部,甚至一时都无法分清前后,但欧阳嘉就是能清楚地知道,‘她’在看自己。

  透过乌黑的长发,用一双不知道什么样子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视线犹如黏腻的触角,在空气中充满邪恶地延伸过来,要靠近,捕捉,禁锢,包裹……

  最后达到吞噬的目的。

  欧阳嘉悚然而惊,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杨可的T恤下摆,心里第一次产生了悔意,也许刚才她应该什么都不管,直接拎包和杨可离开办公室才对,什么注资项目,什么24小时,哪怕职业生涯就此完结,她明天就要收拾包袱滚蛋,去沦落到当一个互联网小贷经理,也比目前让两人落在这种可怕的境地里强!

  她一直信奉只要努力就有结果,只要自己强大起来,就没有什么困难是不能战胜的,也从来不相信世界上还有鬼,但是最近发生的一切,都在推翻她过去二十几年人生的认知。

  这么一愣神的时候,杨可已经冲到了罗明的办公室门口,这一次他却迟疑了一下,气喘吁吁地问:“老婆,真要进去啊?这得算不法侵入吧?你主管会不会告我们啊,以为我们是做贼的。”

  “放我下来!”欧阳嘉经过刚才这一阵被当成麻袋的被动运动,那种僵直到说不出话也动不了的情况明显减轻了,大头朝下,费力地终于挤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杨可赶紧一弯腰,让老婆大人的双脚踩上实地,慢慢松开手,不放心地扶着以示体贴:“慢点慢点。”

  “呼……!”欧阳嘉终于又回到了人类正常的直立行走姿势,一时间头晕目眩,摇晃了好几下,视野慢慢清晰,眼里能看到的世界才终于正常,不再是上下颠倒,她一把抓住杨可的手,慌张地问:“你看见了吗?那里!站着一个女人!”

  杨可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却疑惑地问:“哪儿呢?没有啊。刚才我进来的时候,格子间没有人啊。”

  “不是格子间!”欧阳嘉简直要尖叫了,她的手指笔直地指着前方,一条直线的末端,是红裙女伶仃古怪的身影在落地窗前的场景。

  只是……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落地窗外,一点光线都没有!起初她以为是凌晨时分,附近的霓虹招牌都熄灭了,但是现在她无比清楚地察觉到一点,那就是她身处的这个世界,也许并不是现实存在的!

  不管是什么并行空间还是世界裂隙,总之她知道,现在的她和杨可,和这个女鬼,甚至这栋大楼,都已经和 现代世界割裂开了!

  所以本来在加班的同事们神秘地不见,所以窗户外面根本没有城市的夜景,所以他们在这层楼里不管遭遇到什么样的事,都无处可逃,甚至无法呼救!

  可是……一个问题让她百思不得其解,如果说这个世界是在自己端着杯子走出办公室那一瞬间和现实分离开的,那么杨可又是怎么进来的呢?

  杨可眯着眼睛,仔仔细细地看了许久,纳闷地说:“真没有啊,是不是你眼花了?”

  欧阳嘉来不及多思考什么,她发现一个更可怕的问题,就在他们身后,从红裙女身边,大量涌出刚才在办公室包围她的那种奇怪灰色雾气,像海浪一般一波一波地沿着走廊和墙壁,四面八方向着他们蔓延过来。

  这一次绝不是幻觉!她甚至听到了细碎的淅淅索索声,好像在雾气中有无数的虫子,挥舞着细小的肢体,密密麻麻地借着雾气的掩护爬行过来。

  “走!进去!”她瞬间就下了决心,现在逃是逃不掉了,只能按照原来的计划,去罗明办公室里找到小花的下落,没准这才是生存的唯一机会。

  “真要做贼啊?”杨可还想抗议,被她瞪了一眼,立刻改口,麻利地去开门,“行,你说了算!你要当贼婆,我就奉陪到底!”

  罗明作为部门主管大BOSS,办公室的门自然是上锁的,杨可一下没拧开,也来不及动用别的方式,直接把欧阳嘉推开,后退两步,猛地一个原地弹跳,一脚飞起,重重地踹了上去。

  “哐当”一声,房门应声而开,杨可刹不住脚步,维持着空中飞脚踢的姿势,一个踉跄栽了进去,发出‘嗷’地一声惊叫。

这边动静闹得有点大,欧阳嘉一直不放心地观察着那个红裙女,就在房门踹开的同时,‘她’僵硬地抬了一下头,长发向两侧披散而去,隐隐约约露出了应该是‘脸’的部分。

  虽然隔着那么远,按理说欧阳嘉眼神再好也是看不清‘她’长啥样的,但拼命压抑的记忆碎片此刻又不甘寂寞地浮起在脑海里,一张血肉模糊五官扭曲的脸,是‘她’应该有的模样。

  欧阳嘉吓得汗毛都竖了起来,不假思索地跟着杨可冲进了房间,来不及抬头看,第一时间把门拉回来在身后猛地关好,焦躁地说:“快!把桌子推过来抵着门!”

  “老……老婆……”杨可颤抖着说,向她的方向退了一步,结结巴巴地问,“你确定……这是好主意?”

  “当然确定了!你不知道外面是多可怕的东西……”欧阳嘉吼了起来,但最后一个字在舌尖上滚了一会儿,才慢慢地吐出来。

  她站在杨可身后,眼睛从他肩头探出去,张大嘴巴,惊愕地看着面前的场景。

  房间还是罗明的办公室,她来过很多次,不敢说熟悉,基本的概念还是有的,但是,此刻见到的,无论如何也不能和什么金融精英的办公室联系起来,反而像一个诡异的外星世界,所见到的一切,都在冲击着她过去的人生阅历。

  不知道什么东西造成的,好像爆炸的中心,又像是地下洞穴的开口,以办公桌为核心,一个深深凹陷的边缘向四周发散开无数细密的芒刺,带着晶莹璀璨的碎光沿着任何能接触到的表面蔓延着,覆盖着所有的一切,一直铺陈满了差不多整个房间,在灯光之下反射出令人眼花缭乱的光泽。

  欧阳嘉听到杨可喃喃地自语道:“钻石星辰拳?”

  “你脑子里到底装的什么!”她忍不住抬手捶打了他肩膀一下,杨可哎呦一声,龇牙咧嘴地揉着,试探性地向前走了一步,踮起脚尖往‘中心位置’张望:“老婆,你们BOSS是什么非人物种啊?”

  “不知道。”欧阳嘉赌气说。

  “啧啧,这就像是原子弹核爆现场呢,看,玻璃化。”杨可用鞋尖踢了踢地板上的一条芒刺末端,看起来很脆弱,犹如精致冰雪工艺品的小小晶簇,被他这么一踢,竟然没有任何损伤,和地板浑然一体,就好像从这房子建成那天就长在上面的一样。

  欧阳嘉紧张地思索着,房间外面是那种奇怪的雾气,还有个灵异的红裙女,房间里面又是这样的‘核爆现场’,那个‘洞口’怎么看都透着阴森森的气息,好像随时会有个怪物从里面爬出来,简直让人无路可走。

  不!等等!她刚才为什么要坚持来罗明的房间?是因为发现小花不见了就是在这里啊,最后感到手背有感觉,也是在这里,只是当时她没有在意而已。

  总不会……这是小花弄出来的吧?

  欧阳嘉实在不愿意相信,她更害怕的是小花是不是突然失控,莫名的力量爆发,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让她和杨可都进入了这个和现实世界脱节的并行空间,无法逃脱。毕竟她和杨可都是和小花有关系的人。

  别看它一口一个‘麻麻’,娇滴滴的好像胸无城府,就是一个单细胞奇异生物,从秦东升身上寄生的那朵血舌花身上得到的教训,欧阳嘉是绝对提着十二分的警醒的。

  杨可却不知道她内心的忧虑,最初的惊愕过去之后,已经完全投入了对新鲜事物的探究当中,两眼放光,先是从裤兜里摸出手机拍了好几张,然后又开始录像,一边念念有词:“这可是……难得一见的新鲜事啊!我的乖乖,我要是发到抖音上去,一定会红的。”

  “你小心点。”欧阳嘉背对着门,冷冰冰地提醒他,“这里面说不定有一条大蛇,一会儿窜出来,一口就把你吞下去了,人家也吃顿夜宵。”

  “一看你就没常识!”杨可习惯性地反驳道,“这个洞壁是不光滑的,全都是布满这种钻石星辰一样的碎颗粒,才不会是什么蛇类动物的巢穴呢,如果硬拗的话,倒像是火山喷发……类似的事,某种矿物质在高温下保持着液体状态,喷涌出来的时候遇冷就凝固了,变成坚硬的晶簇体,啊,这都是地质学的最粗浅的常识了,你身为老师的女儿,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那真是抱歉了。”欧阳嘉冷笑道,“我也一直不大能确定我真是他女儿来着。”

  杨可没听出她话语中的讥讽之意,不敢接近中心部分,只敢举着手机转动着试图拍个全景,一会儿仰头,一会儿转圈,不时发出惊讶的声音:“乖乖,真美啊,大自然的力量……居然出现在写字楼里,这要是在什么山上,一准能开发成个景点,就比如太阳升起来的时候,照在这些晶簇上……那得多漂亮啊,人造灯光还是差了点意思。”

  为了响应他的‘自然光’说法,他还特地对着本来应该是大窗户,现在已经被稀疏的芒刺遮盖得斑斑驳驳的方向来了个特写:“哎,老婆,你说这奇观能维持到明天早上吗?我想在这里看日出哎。”

  “看个屁的日出,你以为这个世界里还有白天黑夜吗!?”欧阳嘉没好气地骂道,“拍拍拍!就知道拍!你就没看看手机信号还有没有?”

  杨可果然退出看了一眼,大惊失色道:“没有了!”

  仿佛他这时候才第一次知道事态严重一样,哭丧着脸说:“怎么办?老婆!连警察都不来救我们了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