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3399 2018-09-03 09:10:53

“可是……”欧阳嘉还想说话。

  ‘小花’得意地在她面前舞动,打断了她的质疑:“我是不是好棒棒!?”

  看在它不但救了自己,而且也没闹出人命的份上,欧阳嘉违心地点了点头:“是,你真是好棒棒。”

  “哦哦!”‘小花’自豪地抬起了花盘,“我是最优秀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呢?可以跟我说吗?”欧阳嘉诱哄地问道,“用的是物理方法还是化学……或者是什么……魔术?还会别的吗?”

  杨可都为老婆大人这么直钩钓鱼的方式而暗自汗颜,幸亏小怪物虽然能力诡异,但是思想单纯,闻言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摇头晃脑地说:“就……天生就会的嘛!我知道麻麻是这么想的,然后我就去做了,和平时一样啊。”

  它举起一片细长的叶片指着天,理所当然地说:“这!就是与生俱来的本能!”

  “那他们还能复原吗?”杨可不放心地问。

  小花侧过头来看着他,杨可竟然能从姿势里就感知到这小家伙的鄙视:“人类的生理退行性病变是不可逆的!你真笨呀。”

  “喂!”杨可目瞪口呆地看看她,又看看欧阳嘉,意识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小不拉几的寄生物给嘲笑了,“老婆,你管管它!”

  “略略略。”小花快活地向他挥舞着花瓣,这也许就是它特殊的做鬼脸方式了。

  出乎意料的,欧阳嘉并没有帮着杨可,反而补了一刀:“他不是笨,他只是单细胞而已。”

  “谁是单细胞啊!”杨可强烈抗议,“我是人!这个小花花才是单细胞呢,你看它浑身上下都一个颜色,完全就像是自己分裂出来的!哪有一点多细胞的样子。”

  欧阳嘉并不想跟他讨论关于单细胞生物和多细胞生物有什么具体不同,经过刚才小花的蹭蹭,她觉得自己的感觉好多了,头也不像一醒来那样沉重,脖子简直跟一块铁板一样,动都不能动,可以稍微地侧转了。

  “小家伙。”她语气平和地问,“你有没有一种……这样的力量,能够让我快速地恢复正常?”

  “小意思啦!”小花用叶片拍拍自己的花盘,大包大揽地说,“你当时受伤很重,差点死了,就是我治疗了你,现在这点后遗症,没问题没问题。”

  它挥舞了几下叶片,又提出要求:“那你以后不能用那个很讨厌的东西浇我了哦。”

  欧阳嘉笑了笑,表情温柔:“不会了,我知道你是乖孩子,不会害我的。”

  “嘻嘻!我就知道麻麻最喜欢我!我也最喜欢麻麻了!”小花欢叫着扑了上去,肉粉色的茎秆在欧阳嘉眼前一闪,已经灵活地盘上了她头上缠着的厚厚白色纱布,开始‘发功’。

  要不是见过欧阳嘉这么温柔表情维持风度地开始骂他的次数太多,杨可几乎都要信了。

  小花‘治疗’起来十分尽心尽力,小小的花盘不停地换着位置,还会问一句‘这里疼不疼?’‘舒服点了吗?’‘是这个位置对不对?’,病房里开着小小的灯,光线并不强烈,杨可勉强能辨认出它在做以上行为的时候,花盘会发出微弱得几乎看不见的荧光。

  看起来,的确像是一种能量的转化什么的,难道这不是奇异生物,是高科技?

  小怪物爬来爬去,忙活了足足半小时,才又回到欧阳嘉面前,表功似地说:“好啦!”

  欧阳嘉一言不发,‘腾’地就坐了起来,抬腿就要下床,杨可吓得从凳子上蹦起来,一把揽住她:“老婆,干什么?”

  “上厕所啊!走开!”欧阳嘉不耐烦地说,推开他,往卫生间走去,最初两步脚下还有点漂浮,习惯了步伐就坚定起来,杨可不放心地跟在后面,双臂伸开做搀扶状,一个劲儿地说:“你才醒过来,又伤到了头,不要做下床这么大的动作好不啦?不然我抱你进去吧。”

  欧阳嘉一只手已经扶在了门上,回头瞪了他一眼:“流氓!”

  “喂!”杨可怪叫道,“夫妻之间,我照顾生病的你那是相濡以沫,怎么就流氓啦?”

  欧阳嘉没理他,小怪物从她的左手臂攀援而上,绕着转了几圈,像一根灵活的爬山虎,末了从欧阳嘉的肩头把小花盘像脸一样地露出来,对他挥舞着透明的花瓣:“略略略。”

  下一秒,欧阳嘉拎着它的茎秆把它笔直地丢了出来,哐当一声,关上了门。

  “哎哟,好疼呀。”小花哼哼唧唧地撒着娇,其实看起来茎秆被门夹得都扁了对它也没什么影响,还一个劲儿地回头去往门里钻,“麻麻……”

  “你给我过来!”杨可压着声音,凶巴巴地说,一手飞快地伸出去,一把捏住那朵小小的花盘,硬给拽到了自己面前,决心要好好教这个小怪物摆正位置。

  “干嘛呀?”小怪物爱理不理地说,在他掌心里扭动着,却也没有十分地用力挣扎。

  杨可用前所未有的严肃声音说:“在我们这个家里,你妈,呸呸呸,我老婆,位置最高,地位最大,是处于食物链顶端的物种,你,小怪物,底层!你的明白?不许违拗她的任何意见!不然我们就不要你了!”

  小花把所有的花瓣都收回来挡住了‘脸’,发出细弱的哭声:“呜呜,我好害怕哟!”

  下一秒,它就恶作剧地把花瓣用力往外一弹,摆出绽放的模样:“略略略!吓唬谁呀!?我才不怕呢!”

  “哈!”杨可付之一笑,脸上做出凶狠的模样,“你以为那些你最讨厌的东西,是谁买的?是我呀,如果你不做个乖小孩,那我就——”

  他另一只手做出了抛洒的姿势,惟妙惟肖地恐吓道:“salt!salt!salt!”

  小花呆呼呼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是突然发了什么疯,杨可舞扎了半天,才想起来小怪物也许根本听不懂英文,泄气地收回手,嘀咕道:“你妈英语可好呢,在美国生活工作都跟本地土著似的,你怎么这么不爱学习啊?salt,盐,氯化钠,Nacl,你的,明白?”

  这一下,小怪物听懂了,精致的小小花盘皱了起来,眼看要尖叫的样子,杨可慌忙捂住它的‘脸’,紧张地说:“你心里有数就行了!得罪我的下场也是很惨的!”

  “啊!”

  大半夜的,寂静室内突然响起这么一声尖叫,杨可还以为自己没捂严实,小怪物凶性大发,却感觉到掌心一团凉凉软软的东西剧烈地蠕动起来,几乎是立刻就钻出他手掌的缝隙,带着粉色残影,利箭一般冲向卫生间的门:“麻麻!”

  他吃了一惊,赶紧站起来去拍门:“老婆!?老婆你没事吧!?”

  好在并没有发生什么他想象中的绑架事件,拍了两下,门就开了,欧阳嘉阴沉着一张脸站在门口,牙齿咬得格格响,双拳紧握,脸色发青,眼睛中燃烧着熊熊怒火,浑身发出一股迫人的气势,那样子,说要吃人,杨可都信。

  “嘉嘉……”杨可胆战心惊地问道,“你怎么啦?你没事吧?”

  “你看看我,这叫没事吗?”欧阳嘉咬牙切齿地说。

  杨可赶紧凑上去看看,老婆大人能说能站,四肢俱全,看样子倒也不像是受到了什么伤害,再说,她身上的伤,小怪物不是说给治好了吗?

  “你就看不出我和进去之前有什么不同吗?”欧阳嘉提示她。

  杨可吓得不敢冒然说话,也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就在这时候,他下意识四处踅摸的眼神从欧阳嘉挡住的房门缝隙处看了进去,看到地板上一团白乎乎的东西。

  是绷带纱布。

  刚才还把欧阳嘉的头裹得跟个木乃伊一样的医疗材料。

  他记得欧阳嘉头部受到重击,有很明显的外伤,缝针之后包裹起来是常态,刚才小怪物说把伤都治好了,那么就这么解开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看老婆大人的脸色,好像……很生气啊。

  “头发!我的头发!”欧阳嘉看他冥顽不灵,忍无可忍地说,“我头发怎么变成这个鬼样子啦!”

  她本来是一头乌黑浓密的过肩秀发,润泽光亮不开叉,不管是平时随意地披散着,还是高高地挽起发髻,都能衬托出她秀丽的面容,雪白修长的脖颈,有时候无意中的侧头一甩,秀发飘飞,美不胜收,还能欣赏到男性‘眼睛都直了’的窘态。

  但是现在,她的脑袋简直乱七八糟,头发长短不齐,茬口更是像被狗啃了一样参差,更惨的事,因为要缝针,所以头顶和旁边有几块地方是被剪得露出了头皮,猛一看,还以为她是不是精神过度紧张,压力太大,患上了所谓‘鬼剃头’的毛病。

  “吭。”杨可从嗓子里发出奇怪的声音。

  “你还笑!”欧阳嘉勃然大怒。

  “我没有!”杨可立刻否认,“我嗓子突然痒了一下……”

  看着老婆大人的脸色,他赶紧又安慰道:“这是不可抗力,别放在心上,等天亮了我陪你去找个好TONY剪个新发型,一定很漂亮……别生气啦,回床上再躺会儿吧。”

  欧阳嘉一肚子闷气,冷笑道:“还躺!?再躺下去我就变成病人了!”

  “你本来就是病人。”杨可小声说,“幸亏现在是夜里,到明天早上医生来查房,看昨天你还昏迷不醒,病重通知书跟不要钱一样朝我手里塞,现在这么神完气足,能跑能跳,不把你送研究机构才怪。”

  欧阳嘉二话不说,开始解病号服的扣子,杨可看直了眼,呐呐地问:“老婆……你干嘛?这个时候,这个地方,不好吧?”

  他其实想说,真要是那啥的话,自己也不是不可以,但能不能……先把在旁边探头探脑的小怪物给收起来啊,干这事哪还有旁观者的。

  “滚!”欧阳嘉掩住前襟,向着床头小柜子走去,“我衣服呢?”

  “脏了,我扔车里打算拿回家洗,不是,媳妇,你到底要干嘛啊?”

  欧阳嘉转头横了他一眼,斩钉截铁地说:“跑路啊!难道还等着明天早上被送研究机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