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八十二章

第八十二章

3455 2018-12-12 09:24:09

欧阳嘉第一反应就是拒绝:“霍先生,您可能什么地方弄错了,我不是您要挖的人,也许您的消息滞后了些,我已经不在鸿益资本了,现在是‘飞天猪’小额网贷APP旗下的一个普通业务员。”

  富金银行业内赫赫有名,前途无量,和国际国内合作都很紧密,虽然高标准严要求,但每年应聘者如同过江之鲫,个个名校学历傍身,哪里就轮得到她了?过去的欧阳嘉也许还有可能,被从鸿益资本‘下放’到飞天猪的欧阳嘉哪还有这个资格。

  霍清泉垂下眼睛,浓密的眼睫毛打下的阴影在脸上形成两道略带威慑的效果,他淡淡地说:“我当然没有弄错,上午收到的花,喜欢吗?”

  欧阳嘉‘呃’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杨可失声叫道:“什么?那花是你送的!?”

  “对啊。”霍清泉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似的,欣然承认,“基本的社交礼貌,我觉得欧阳小姐这个人,很配姜花的气质。”

  什么地方的基本社交礼貌是让你一个大好青年突兀地送猎头对象一束花啊!?

  杨可干笑了两声,酸溜溜地说:“您对礼貌的理解,好像和正常人不大一样嘛。”

  这次霍清泉更是坦荡,点点头说:“是的,我是外国人,也许真的在风俗礼仪上有一些疏忽,但是欧阳小姐,请相信我的诚意,我是真心诚意邀请你到我的部门来工作,这对你和我都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说完,他还笑了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再说,那花不是很漂亮吗?我第一眼看到就觉得很适合你的感觉。”

  杨可不笑了,琢磨着是不是真的跳起来把这个敢当着他的面跟他老婆公然抛媚眼的外国人揍一顿。

  欧阳嘉没有回答,岔开话题,故作小女生一样的惊讶:“您不是中国人?那中文说得很好啊。”

  “是的。”霍清泉丝毫不避讳这个话题,笑着说,“我是马来西亚人,只有八分之一的中国血统,因为小时候的家庭教师是华裔,所以那时候就开始说中文。”

  原来是富二代啊,难怪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杨可腹诽。

  他咳嗽了一声,不安地看了欧阳嘉一眼,欧阳嘉微微皱起眉头,他顿时定下了心,看老婆大人这个样子,肯定是不满意的啊。

  “霍先生。”欧阳嘉斟酌了一下,尽量委婉地说,“据我所知,您是最近调任到中国来的吧?”

  “是啊。”霍清泉承认,“我对风控部的现状不大满意,想做一点改革,组建自己的班底,你就是最符合我要求的人选。”

  欧阳嘉抿了抿嘴,遗憾地说:“我想我不是。”

  很好!老婆!就这么拒绝他!然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回家了!杨可眼睛亮闪闪地看着欧阳嘉的侧脸,脑子里已经开始幻想一会儿雨中携手撑伞漫步的浪漫。

  “为什么呢?”霍清泉惊讶地说,“你甚至还没听过我的条件。”

  “那又不重要。”欧阳嘉简直已经可以肯定对方是个毫无经验被上头放下来镀金的二代了,心里为老牌资本的富金银行开始默哀,也许未来几年这支海外劲旅在西南金融市场上会变得鸡飞狗跳一塌糊涂,“您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我曾经是鸿益资本的风投经理,行业规则要求是不能和风控部门的岗位进行流通的,这严重违反金融职业规则。”

  她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心里想着也是该告辞的时候了,今晚被忽悠过来没头没脑地吃了人家一顿,有点不好意思。

  “怎么欧阳小姐以为我是那种不懂规矩的人吗?”霍清泉微微一笑,眉眼突然透出了一丝凌厉,他交叉着双手放在桌上,手指修长,关节隐隐突出,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掌控之力,“业务人员和审核人员的确存在冲突,但追究其原因,是因为怕审核人员掌握了规则之后,进行业务处理的时候可以巧妙地想办法规避雷区,造成审批上的陷阱,使得不合格的客户顺利取得贷款,变相为自己谋利,但是反之……”

  他抬起手,做了一个手势:“是没有关系的。”

  欧阳嘉心里咯噔一下,意识到自己好像真没考虑到这个问题,这个富二代看起来还真有两把刷子,不知道是真的提前做过功课,还是真肚里有货的精英俊杰。

  杨可一直仔细地观察着她的脸色,此刻看到她脸色有变,心里也是猛然跳了几下,老婆在职业上一向都是成竹在胸的那种,特别唾弃满肚子草包的垃圾,所以这个男人刚才被老婆暗搓搓贬低的时候他心里其实很爽,但是现在怎么回事?好像老婆大人,渐渐认真起来了?

  难道他说的很有道理?杨可努力回想了一下,感觉自己没听懂。

  欧阳嘉终于勉为其难地承认了自己的疏忽:“霍先生,您说的有道理,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是我呢?”

  她在鸿益资本的业绩虽然优秀,因为资历尚浅,并没有到拔尖的突出程度,何况她现在已经被下放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网贷APP当业务员,这样的业务员飞天猪有几十个,这样的APP网上有几百个都不止。

  “我说过了,我认为你是最合适我的人。”霍清泉耐心地重复。

  欧阳嘉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纠正道:“我是最适合这个岗位的人?”

  “是啊。”霍清泉理所当然地说。

  “我能问一下,到底我有什么突出的优点让您有了这样的感觉呢?”欧阳嘉不抱希望地问。

  霍清泉抬起眼睛看着她,目光里蕴含着她不明白的某种情绪,在她想进一步分辨的时候,又消失了。

  “你是飞天猪APP的业务员,在过去的时间里,你的每一笔业绩,我都有在看。”霍清泉言简意赅地说,却让欧阳嘉没来由地惊了一下。

  这么一个小网贷APP,这么一个小业务员,是如何能够引起霍清泉的注意的?

  “我也知道你的经理对你很不满意,因为你的提单率较之一般业务员来说,比较低。”

  “是这样。”欧阳嘉承认,“我这个人比较……保守。”

  “NONONO。”霍清泉摇着手指否认,“你在鸿益资本的四年里,可是向来以大胆求进为特点的,我美国和香港的朋友都说起过你,说你简直是在战场厮杀。没理由到了一个网贷APP,就变得保守了。”

  欧阳嘉模棱两可地说:“人嘛,总是有变化的。”

  “那么,你拒单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我也看了那些客户的资料,有一部分是没有问题的。”霍清泉感兴趣地看着她,目光充满探究之意。

  欧阳嘉暗地里握了握拳头,她没法回答,自从小花在她身上扎根之后,有时候她突然就能如同‘开窍’一样,脑海里出现一些清晰到无法错认的资料数据情报,而她完全不知道这些资料的来源,又根本没法解释。

  小花一直懵懵懂懂,还是个孩子,更是什么都不知道。

  “直觉。”想了想,她干脆地找了个借口,“女性的直觉。”

  出乎意料,这个答案让霍清泉很满意,他笑了起来,松弛地往椅子靠背上一倚,手掌松开,敲了敲桌面,强调地说:“我的理由也是这个,直觉。”

  欧阳嘉气笑了:“我不知道富金银行猎头的理由居然是这么儿戏的吗?”

  “一点都不,我把它称之为野兽的预警,相信我,欧阳小姐,直觉在我们这行里是一个非常重要,但被很多人忽略的因素,我曾经也不相信,斥为无稽之谈,但事实教育了我,忽略直觉的人,一定没有好下场。”霍清泉诚恳地看着她,“直觉告诉我,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杨可本来默默念着千万不能给老婆大人的职业生涯拖后腿的,此刻终于忍不住了,用力地咳嗽了两声。

  两人同时转向他,霍清泉仿佛此刻才刚注意到他一样,礼貌地问:“需要点什么喝的吗?”

  杨可皮笑肉不笑地摇头:“谢谢,不用了,我大概是有点感冒。”说着又假咳了两下,捂着嘴含糊不清地说,“别管我,你们继续。”

  这下谁也别想继续了,他愤愤地想着。

  显然欧阳嘉也是这个意思,她摸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委婉地说:“霍先生,我想我需要回去考虑一下。”

  “当然。”霍清泉欣然道,“要正式地谈一次的,总不能在这个地方,欧阳小姐随时欢迎你来我的办公室。”

  说着他掏出一张名片,放在桌面上推了过来,同时站了起来,伸出手,彬彬有礼地告别:“很高兴今晚能见到你。”

  欧阳嘉嘴角抽了抽,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是好,难道说‘我的荣幸?’

  她抬起手和霍清泉的手相握,在嗓子里咕噜了两声,用笑容含糊了过去,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霍清泉也没有在意,抽回手,对一边的杨可略一点头,就像来时一样,衣袂飘飘,走了回去,这一次没有坐回原地,沿着通道一直走向了后面,消失在两扇雕着南洋风味的花朵图案的木扇门后面。

  这么潇洒的样子又引起了那群拍照的小姑娘的阵阵压低娇呼,夹杂着七嘴八舌的议论声‘好帅!’‘刚才真该去认识他的!’‘想得美,人家哪里是缺女人的样子。’

  杨可听在耳朵里,只觉得心浮气躁,看见欧阳嘉若有所思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硬邦邦地问:“走不走?”

  欧阳嘉正在恍惚,被他这句话叫醒,下意识地说了句:“走。”

  “好好!”杨可立刻站起来,“赶紧的赶紧的,一会儿不好打车了!”

  他火急火燎地往外走,一心只想赶紧离开这个让他尴尬的,亲眼目睹老婆被别的男人利用公务勾搭的地方,欧阳嘉随着他的动作也站了起来,略带迷惑地向四周扫视了一眼。

  刚才霍清泉趋近的时候,她突然闻到一丝不易察觉的,属于热带花朵的扑鼻甜香,馥郁无比,具有侵略性地冲击着她的嗅觉,让她有一瞬间的沉醉。

  是周围的植物摆设吗?

  可是桌椅窗边,触目所及都是叶片肥厚苍翠欲滴的植物,没有什么在开花……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