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九十二章

第九十二章

3491 2019-01-13 09:26:01

 “帮忙?”杨可疑惑地重复了一遍,扭过头来,借着博古架的遮挡,只露出一只眼看着欧阳嘉。

  当然,还有她身后那个碍眼的男人。

  欧阳嘉冲他眨了眨眼,嘴角一歪,又示意地指向了霍清泉。

  到底是四年夫妻,杨可福至心灵地立刻掌握了剧本,嗖地一声,站直了身体,脸上挂起热情洋溢的笑容,转变之快简直像换了一个人,挺胸抬头地向这边走来,大声寒暄道:“哎呀,来就来了,怎么还带着客人,这位是……”

  “这位是我现在的上司,霍先生。”欧阳嘉彬彬有礼地介绍道,同时瞪了他一眼,让他把抹布放下。

  杨可立刻把右手的抹布交到左手里,动作之大简直像在表演,然后伸出刚刚还握着抹布的右手,笑容满面地说:“霍先生嘛!我们上次见过的,哦!?”

  霍清泉皱着眉头,但也不得不伸手和他相握,杨可很开心,握着他的手就不肯放开,上下摇晃着,不住嘴地感谢:“我们嘉嘉这阵子承蒙你关照了,今天是吹什么风呀,怎么贵足踏了贱地?”

  “咳!”欧阳嘉听不下去,皱着眉咳嗽一声,提醒他不要太过分了。

  但是杨可现在心花怒放,每一个毛孔都洋溢着喜气,根本不知道收敛二字怎么写,不但握着霍清泉的手,还把另一只手也盖了上去,不让对方有挣脱的机会,诚挚地说:“莫非是来照顾敝店生意的?随便看!随便买!看好什么我给你打八折!”

  “谢谢。”霍清泉好不容易抽了三次才把自己的手给抽回来,眉毛跳了跳,很不习惯这样的客气,“我只是送欧阳过来。”

  杨可差点把鼻子气歪了,看来这死老外人模狗样的,居然还跟他玩这一套?什么欧阳,叫的这么亲密?欧阳是给你叫的吗?

  “那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他转向欧阳嘉,埋怨道,“你说你,来店里就自己打个车嘛,怎么还好意思麻烦霍先生送你呢?唉,早上我走的时候叫你来着,你睡得呼呼的,怎么叫都叫不醒,本来我们可以一起来店里嘛。”

  “咳。”欧阳嘉听他越说越不像样,眼看就要露馅,警告地瞪了他一眼。

  霍清泉若有所思地问:“你们是住一起的吗?”

  “当~然了!”杨可不甘示弱地大声回答,趁着欧阳嘉这会子有求于他,大模大样地一把揽过她的肩膀,不顾欧阳嘉暗地里的抗拒挣扎,用力把她搂在身侧,得意洋洋地说,“我们是合法夫妻,当然要住一起。”

  “可是就我所知……”霍清泉还要说下去,欧阳嘉实在忍不住了,第一次不顾礼貌地打断了他的话,“霍先生,谢谢你送我,看我已经安全到了,就不再耽误您时间了,至于……您刚才说的事,我想,我周一给你个答复吧。”

  霍清泉的眼睛在她脸上停留了几秒钟,深邃的黑眸里掠过意味深长的情绪,抬腕看看表,邀请道:“不如中午一起吃个饭?”

  他刻意停了一下才看向杨可,“你先生也一起来吧,我们餐桌上详谈。”

  “这就不用了。”杨可婉言谢绝,“我们还得看店呢,很忙的。”

  霍清泉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店堂,目光从陈列架上那些千奇百怪的石头标本上掠过,倒也没什么兴趣,看欧阳嘉也没有响应的意思,点点头说:“好,那周一见。”

  “周一见。”欧阳嘉狠狠地松了一口气,露出甜美的笑容向他挥手告别。

  杨可一看,岂能示弱,就着搂着她的姿势,也抬起另一只手,向霍清泉挥舞着抹布:“拜拜哟!”

  两人相依相偎在一起,紧紧靠着,同样是笑容满面,要不是那块飞扬的抹布太煞风景,还真是一对恩爱夫妻的标准照。

  霍清泉脸颊上的肌肉都不由得微微抽搐,勉强笑了笑,转身走出了店门。

  欧阳嘉不引人注目地伸头去看,直到他的背影确实渐行渐远,才板着脸说:“松开!”

  “哎!”杨可嘴上答应得很爽快,恋恋不舍地松开手,长出了一口气:“媳妇儿,我机灵吧?一听你那个话里话外的意思!马上就知道你要我干什么?是不是这小子纠缠你?你又不好拒绝他,所以拿我当挡箭牌?没关系!我皮糙肉厚,就适合当挡箭牌!”

  说完,他退后一步,贪婪地上下打量着一个月没见,却已经好像隔了一辈子的欧阳嘉,嘴上说:“唉,我老婆就是有魅力,也不怪那小子动心。”

  “你多虑了,他只是有些不懂国内的礼貌规矩,有些过于热情,这种事我躲开就好,放心吧。”欧阳嘉没好气地说,“他不知道我离婚了。”

  杨可嘀咕道:“不是还没领证吗?”

  “那周一就去?”欧阳嘉抢白他。

  杨可立刻露出讨好的笑容拒绝:“不了不了,你刚到一个新的工作岗位,肯定很忙,有很多事需要学习,就不要让离婚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分散你的精力了,我看那个姓霍的,眉眼严肃,带杀伐之气,不是好说话的,你专心工作就好。”

  说着他端详了欧阳嘉一会儿,啧啧道:“看你,现在穿成这样就敢出门了,以前啊你可是个讲究人儿。”

  欧阳嘉白他一眼,没有说话,杨可赶紧找补:“不过穿这样也好看,舒服,休闲,人嘛,要的就是一个自由自在,这衣服啥牌子啊?明天我也去买个同款,我就爱穿这样的。”

  “我说,你这店的生意怎么样啊?”欧阳嘉扫了一眼店里,她记忆从来都很好,一眼就发现虽然杨可调整了货物的陈列摆放,也增加了好几个她没见过的矿石,但基本还是原来的库存,没有少掉很多,“够吃饭吗?”

  “够够!”杨可感动得热泪盈眶,“没想到你还这么关心我,放心吧,我把房子租出去了,每个月还能贴补一点儿。”

  他装腔作势地抹了抹眼睛,深情地说:“我离开了你,也有努力地活下去哦!”

  “有病吧!”欧阳嘉毫不客气地骂道,“你手上两套房,一个商铺,你还活不下去这个城市一半人都要饿死了,我看你也没有专心做生意,根本就是玩玩,还不如关掉,重新过你那无所事事的混日子去。”

  杨可现在尤其听不得‘无所事事’四个字,差点跳脚:“我已经很努力地在改了,知道我现在每天早上七点都能起床,每天都要在店里待到晚上八点吗?这么久了,我连一个囫囵觉都没睡过!”

  欧阳嘉嫣然一笑,对他说:“不是自己说了努力就真努力的,别人都在高考,你一天做一千道小学数学题,累死了成绩也上不去。”

  “我们不谈这个问题!”杨可飞快地改口,拍了拍巴掌,“小花呢!它来了吗?”

  仿佛早就在等着这一刻,欧阳嘉左手背上‘唰’地飞出一道半透明的裸粉色残影,直接一头扎到了杨可的胸前,在他下巴上蹭着,娇滴滴地叫:“把拔~~~~~”

  “花花~~~~把拔的小公主~~~”杨可虽然只是拿这个话题转移欧阳嘉的注意力,但很久没有见到这个小怪物,还是有点想念的,尤其听到它娇声娇气的声音,脑海里突然冒出另外一个粉红金绿的庞然大物,赶紧摇摇头把这个印象给甩出去,热泪盈眶地抚摸着小花的茎,嘘寒问暖道,“这段日子,你好不好?你妈妈有没有给你按时吃饭?”

  “没~有!”小花拉长声音,娇滴滴地保证着,“我很乖!”停了一下又说:“我没有乱吃东西的!”

  “来来,把拔亲亲~~~”杨可噘起嘴巴,作势就要凑过来,小花嘻嘻地笑着,用两根叶片来回推拒:“表!”

  欧阳嘉一直冷眼旁观,此时终于忍不住开口:“它留你这儿吧,我回家了。”

  “哎!”杨可立刻放弃了跟小花的肉麻游戏,手疾眼快地窜到她面前阻止她,“来都来了,一起吃个饭呗?”

  欧阳嘉双手抱胸,干巴巴地问:“那店怎么办?”

  “关……”杨可差点说漏嘴,看到欧阳嘉讽刺的眼神,硬生生地又给吞了回来,陪笑道:“要不然叫外卖也行啊,你看,咱们好久没见面了,我也挺想知道你的近况的……说是去了一家银行,做劳什子的风控,你之前也没干过,那种地方,是不是每个人都像霍先生一样,眼睛长在额头上,彼此都瞧不起,你这段时间一定很辛苦吧?有什么烦恼纠结,跟我说说呗?”

  “跟你说管用啊?你什么都不懂。”欧阳嘉口气很冲地说。

  “瞧你说的!我不懂我还不能听听了?”杨可不服气地说,“我负责倾听,你负责倾诉,OK!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说着他敏捷地跑回收银台后头,拔下在充电的手机:“你想吃什么?”

  “我真的还有事。”欧阳嘉拿他没办法,只能解释道,“我准备搬家,行李才打包了一半,还要看霍先生给我布置的一堆资料,要做一个真正的风控经理,明年必须过FRM试拿到证书,杨可,我不是不想看到你,但我也真的没有时间。”

  杨可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那……你什么时候有空?”

  他说话的时候,无意识地扒拉着挂在他胸前的小花,手指用得力气大了点,小花哎哟一声,娇声抱怨:“疼!”

  “小花,回来。”欧阳嘉伸出手招呼,小花扭啊扭的,依依不舍地回到了她手臂上,茎秆盘旋着直立到了半空,伸出一张嫩生生的小花盘,对杨可说话:“爸爸,拜拜,我会想你哒。”

  杨可不自然地笑了笑,伸手去扯扯它的叶片,在小花抱怨地一顿抽打当中,坚持伸着手不动摇,似乎这样就能通过小花把他和欧阳嘉联系在一起,坚持问:“什么时候有空?”

  “再说吧。”欧阳嘉叹了口气,“你也知道,等我有空了,咱们就去把离婚证给领了。”

  她说出这个残酷事实,让杨可倒吸了一口冷气,甚至都忘记了告别,只能呆呆地看着欧阳嘉转身向门口走去,街道上人流来来往往,都变成了虚化的背景,只有她的身影,如此清晰……

  还没等他伤春悲秋完,欧阳嘉也刚刚走到大门,还没来得及跨门槛,门外就响起一声充满怒气的尖叫:“小杨锅!你别玩我啦!”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