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3481 2018-08-30 12:17:45

手术刀锐利的尖端切入了欧阳嘉的手腕皮肤,毫无阻碍。

  杨可额头上却渗出了冷汗,慢慢地滑下来,痒痒的,他用力眨了几下眼,让视野更清晰,咬紧牙关,轻轻地稍微提了提刀柄。

  一滴殷红的血珠随着他的动作,从切口处漏出来,颤巍巍地在表面形成了一个半圆,被雪白的皮肤衬着,显得格外诡异,又带着一股凄绝的美艳。

  “老婆,对不起。”他喃喃地说着,手指再度发力,刀柄下压,就要沿着这个位置继续往下扩大创口。

  但是,‘它’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在那么一秒钟里,刚才还沉静的‘它’大概突然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以及这个人类将要对自己做如何可怕的举动,‘它’暴怒了!

  杨可特别明显地感觉到,一股低气压在室内瞬间成型,沉闷得简直让人喘不过气来,他手中的刀柄被大力拖拽着,要从他手里抢走——

  但是肉眼可见,明明空气里什么都没有!

  不!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从消毒洞巾的边缘处露出的那颗‘星’的部分存在,本来只是微微凸起在皮肤上,此刻却犹如树根因为不可抗力从泥土中纷纷隆起,一道道星芒从扁窄的细线变成了浑圆的触手,在欧阳嘉的手背上几乎凝出了实质!

  它们在动!

  杨可心里呐喊着,不等他做出别的反应,一直死死握住的手术刀柄,再次被一股强大到无法抗拒的力量猛然抽起,脱手而出,打着旋儿飞向对面的墙壁,‘砰’地一声,连刀片带刀柄轻松如戳豆腐一般戳入了水泥墙!

  这次的动静,比刚才两次可要大多了。

  ‘它’真的生气了,这是杨可的直观反应。

  这还不算结束,紧接着,手术托盘里所有的东西,组织钳,镊子,备用刀片,备用刀柄,注射器,针头……全部被一阵呼啸而过的小旋风卷了起来,啪啪啪啪犹如发射暗器一般,在对面的墙壁上射了个整整齐齐,一家团聚。

  医生生性谨慎,早在刚有异动的时候就抱头躲在了椅子后面,拿椅背挡着脸,此刻回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盛况,惊得叫了起来:“老杨!快住手!”

  杨可不是不想住手,他是已经惊呆了,整个人僵直着,看着面前让人脱离常识的惊恐一幕:

  那个……手背上的‘星芒’,从逐渐隆起皮肤表面,到渐渐地,一条一条地脱离,在摆脱的时候还发出轻微的撕裂声,但是看欧阳嘉本身的皮肤,却又没有任何伤痕破损,连红肿都没有。

  八条‘星芒’,就这么缓缓地起伏着,顶开了罩在上面的消毒洞巾,从那个洞里慢慢地现出了全部……每一条都灵活地舞动着,在空气中快活地舒展,配合那肉粉色透明的果冻状质地,显得Q弹无比。

  杨可的脸变得铁青,忍无可忍地怒吼了一声:“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从我老婆身上下来!”

  说完,他悍勇地向前一步,不管不顾地伸手去抓这个奇怪的生物。

  ‘它’却收起了刚才那凶神恶煞,碰一下就飞刀的气势,就这么被杨可抓在了手里。

  隔着橡胶手套,杨可感觉到自己好像抓了一只‘活的果冻’,那种感觉十分奇妙,软软的,凉凉的,带着弹性,稍微挤压一下,就从手指缝里灵活地溜出去,然而和果冻不同,这是活的,会动的,自主地在他掌心蠕动,忽轻忽重,如果不是现在的场景太过诡异,他几乎以为‘它’是想跟他交流。

  但是……去他奶奶的交流!当务之急是怎么能把它弄下来!

  杨可发狠地使出全身力气用力一拔,满以为能像刚才那八条‘星芒’自主离开皮肤那样,直接把这个惹祸的根苗从欧阳嘉手上给拽脱下来,没想到随着他的动作,欧阳嘉的左手也跟着一下子抬了起来!

  她沉睡不醒,这个动作做起来十分僵直,猛地一下,连着胳膊弹到了半空,吓得正在椅背后面‘暗中观察’的医生叫了起来:“老杨!悠着点啊!”

  “知道。”杨可沉声回答,一手依然把‘果冻’抓个满把,另一只手也不顾什么消毒原则,伸出去握住了欧阳嘉的小臂,感受到‘果冻’在掌握中还欢快地蠕动着,细细的‘星芒’从指间溜出去,像一条小触手,弯过来试探地在他手背上弹动,不时停下来戳一戳。

  他隔着手套都能感觉到那个小小尖尖柔韧的玩意儿在戳自己的皮肤!一下又一下,尽管中间还有橡胶隔着,但杨可丝毫不怀疑,区区一层薄橡胶,根本挡不住‘它’的进入。

  妈呀!‘它’是不是打算寄居到自己手背上!不知道欧阳嘉是怎么被‘附身’的,但如果自己也被寄宿上,那日子就完蛋了。

  杨可一咬牙,下定决心,吐气开声,两只胳膊鼓足了力气,分别向两个方向狠命地拽着:“给我滚啊!”

  掌中满握的‘果冻’感受到了威胁,疯狂地挣扎起来,啪啪啪地抽打着杨可的手背,中心部分在他掌中左冲右突,力量之大,让他险些握不住,但是杨可这次已经豁出去了,死死握住不放,哪怕是用牙咬,他也要把这玩意儿从老婆身上给咬下来!

欧阳嘉,你可一定要挺住啊!

  百忙之中,他不放心地看了一眼床上的老婆大人,这一眼却把他吓住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欧阳嘉已经醒了,睁大眼睛,面无表情地看着天花板,但看她的样子,对自己躺在床上,杨可一只手抓住胳膊,一只手不知道抓着什么东西在用力拔河的危急状态一无所知。

  她的黑眸亮晶晶的,莹光闪动,灿若寒星,分明是清醒的。

  “老婆?”杨可大惊之下,失声叫道。

  这一声惊动了欧阳嘉,她以一个呆板得绝不似活人的姿势,‘腾’地一声,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杨可傻了,还维持着一手握胳膊一手握着‘果冻’的动作呆呆站着,‘果冻’也在此刻停止了挣扎,安静地在他掌心里缩成一团,动都不动。

  “媳妇?”杨可试探着问。

  医生见势不妙,整个人都躲在了椅背后面,瑟瑟发抖,仿佛预知到接下来的场景会很可怕。

  欧阳嘉随着他这一声叫唤,把头转了过来,静静地看着他,杨可屏住呼吸,竭力露出一个讨好的微笑,力图让欧阳嘉有个好印象,但是——糟糕了,他忘记了现在的他是戴着口罩的。

  可能,欧阳嘉没有接收到他的友好信号,又或者,接到了但不屑一顾,所以没有做出回应,只是这么看着他,静静的,以一只胳膊还被他牢牢握住的姿势。

  杨可不停地吞咽着口水,觉得刚才那股低气压……似乎又回来了?但是不对呀,操作包里已经什么都不剩下了……等等!操作包怎么飞起来了!?咦!小推车也是!

  “妈呀!”医生毫无形象地惨叫着,一骨碌滚到了办公桌后面,抱着头就差哭出来了。

  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在微微震动着,好像整个屋子是一个笸箩,他们是一群带着豆荚的豆子,被一股神奇的力量卷起所有能运动的东西,彼此冲撞着,旋转着,好让豆子都破壳而出。

  可是,他们不是豆子,杨可不是,那些突然飞起来的家具摆设也不是!

  ‘砰砰啪啪!’耳边传来一连串的碰撞声,夹杂着医生的惨叫,小件的东西已经全数飞了起来,在空中像没头苍蝇一样地乱转,大件的东西也逐渐从自己的固有位置上移开,桌子脚嗑在地板上,一起一落间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吱声。

  杨可下意识地松开了握着‘果冻’的右手,一把抓住了诊疗台的栏杆,这才免除了被神秘的力量卷起来扔到空中去做自由落体的命运,眼睁睁地看着那团肉粉色的不明生物嗖地一声缩回了欧阳嘉手背上,乖顺地重新恢复了‘星芒’的形象,服帖地趴着。

  这他奶奶的到底是个啥!

  但是留给他思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旁边的柜子已经一颠一簸地准备飞向半空中去和其他摆设会合了,医生吓得胆囊都快破了,绝望地高喊:“杨哥!想想办法!让嫂子收了神通吧!”

  杨可拼命地咽着口水,一手紧扣着欧阳嘉的胳膊,看着近在咫尺的熟悉的清秀面容,看进那双深邃的,又仿佛空无一物的黑眸里,颤声说:“嘉嘉,是我!是我!你醒醒啊!”

  欧阳嘉丝毫不为所动,空气中那股神秘的力量却陡然加大,胖墩墩的柜子终于挣脱了地心引力,愉快地飞上了半空中,和手术推车狠狠地碰撞在一起,乒乓乱响着,很快抽屉就掉了出来,里面的杂物落了一地。

  不,还没等落到地面,就被继续托举了起来,旋转着加入了大合唱。

  “嗷嗷嗷!”医生虽然躲在办公桌下面,但是无孔不入的神秘力量还是没有放过他,直接把他从里面拽了出来,眼看就要升空,他死死地抓住办公桌的桌角,下半身被看不见的力量给拖着浮上空中,形成一个奇怪的倒立角度,吓得鼻涕眼泪都出来了,“杨哥!老杨!救命啊!”

  杨可也快疯了,早知道自己的莽撞举动能造成这样的后果,他肯定要三思而后行,现在这个局面怎么收拾啊!

  “嘉嘉!你醒醒!老婆,你睁开眼睛看看啊!是我,是我啊!我不是故意要划伤你的!你醒醒!醒过来我们有话好好说!”

  那股力量同样也没放过他,杨可吃惊地看见自己的双脚离开了地面,腿部逐渐要变成平行线了,眼看就要升空去当飞人,情急之下,他喊破喉咙嗥叫了起来:“欧阳嘉!你谋杀亲夫啊你!”

  一切,好像突然被人按下了按钮似的,就这么静止了。

  所有的东西,都在空中停留了三秒钟,紧接着,那股神秘的力量,消失了。

  地心引力重新夺回了主动权,噼里啪啦,所有在空中卷入旋涡的物品,尽数掉了下来,跟下了一场雨似的,场面混乱不堪,整个房间像是被龙卷风劫掠过一样。

  欧阳嘉眨了眨眼睛,恢复了神智,迷茫地看了看四周,又看看握着自己胳膊的杨可,不解地问:“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杨可握着她的胳膊,就这么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筋疲力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