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3486 2018-08-30 12:17:45

 “妈呀!”

  和杨可这声惨叫同时响起的是一声巨响,欧阳嘉眼前一花,就看见卧室那张一米五的双人床连床单被子枕头床垫床箱……一起被掀了起来,在她面前四分五裂!

  她完全没想到能有这样的事发生,惊得呆在原地忘记了躲避,眼睁睁地看着半块床板竖起来被甩到空中,紧接着当头向她砸落下来!

  “小心!”杨可蹦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事态陡变,他连想都没去想‘床底下到底是什么东西’,就看见自己老婆大人遭遇险情,立刻一个箭步蹿过去,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吓呆的欧阳嘉,脚下一蹬,借着力量扑向墙壁,用自己的身体牢牢地挡住了欧阳嘉纤细的身影。

  虽然他动作够快,但赶不上自由落体的速度,那块半截床板砸下来的时候还是重重在他背上挂了一下,杨可差点被砸得心脏从喉咙口跳出来,一张嘴都似乎能呛出血腥味,沙哑着嗓子说:“别怕。”

  欧阳嘉微微张着嘴,眼前是他无比接近的脸,熟悉的淡淡气味充盈了整个范围,体温瞬间包围过来,一瞬间有一点点勾起过去的回忆,但还来不及多感悟,就看见在四分五裂的床品碎片中间,突兀地闪出一条人影,贴着地面一把抓起那个手机,甚至都没有站直,就维持着这个四肢贴地的姿势,在地板上以快到难以想象的速度,一路爬行,闪电般地窜出了卧室。

  就在她脚边经过,那个流畅的程度,简直像是在冰面滑行,毫无阻碍,更没有一丝一毫的违和,仿佛生来就是以这样的姿势移动的。

  可是就算再快,她还是看了个大概模样,那明明是个人形!有头有身体,还穿着衣服!

  虽然行动起来……像个大壁虎。

  外面传来刮擦的声音,几乎不用去想,两人同时断定,这个人形四脚怪,是从阳台上那个还没补好的防盗网跑出去了,很聪明地没有经过大门。

  它居然也知道门上有摄像头吗?!

  室内一时陷入了死寂,欧阳嘉背部紧靠着墙壁,杨可则紧贴着她,双臂环抱着她,手掌被她压在身后,两人从上到下贴得严丝合缝,甚至彼此胸口都能感应到对方的心跳,呼吸相闻,四目相对,就这么亲密地拥抱着,一如热恋时期的如胶似漆。

  杨可盯着近在眼前的饱满红唇,真想就这么亲下去。

  这种本该是柔情蜜意的场景被欧阳嘉的声音打破了:“放手。”

  “不行。”杨可严肃地拒绝,双臂抱得更紧,“万一还有一条呢?”

  欧阳嘉不耐烦多说,抬起膝盖,不轻不重地在他双腿中间撞了一下,杨可龇牙咧嘴,这才不情不愿地把手从她背后抽出来,嘀咕道:“老婆抱都不给抱,真小气。”

  “如果按照我原来的计划,现在你应该称呼我一声‘前妻’了。”欧阳嘉踩着高跟鞋走到房间中间,皱眉打量着瞬间从一张整洁的双人床变成垃圾的碎片,难以置信地问,“它还真在床底下?”

  杨可歪着嘴,夸张地摊开手:“正如你所见。”

  “那都怪你。”欧阳嘉怒道,“谁叫你惊动它的?”

  杨可张大了嘴巴,一时竟然无从辩解起,他双手张开,指了指床原来在的地方,又指了指那一堆乱七八糟的碎片:“不是……根本不会有人想到床底下会藏个人不是吗?”

  “可它就是从床底下窜出来的啊,你也确实是往下看了才惊动到它的啊。”欧阳嘉毫不留情地说,“本来想抖个机灵的吧?玩砸了吧?杨可我跟你说,你这个人就是这点死也改不了,轻佻!”

  “我怎么就……”杨可叫起撞天屈来,“谁都不会想到床底下有人的!你自己也是!我就想开个玩笑。”

  欧阳嘉抱着手臂,冷漠地看着他,杨可陡然心灰意冷起来,垂下头,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好,我错了。”

  “你哪儿错了?自己说说?”

  “诶!差不多行了啊,还穷追猛打啊?”杨可悻悻然地说,“你现在说话真像我妈!一模一样。”

  “只能说我们都被你这样的人磨成一个脾气了呗。”欧阳嘉无所谓地说。

  “欧阳嘉!”杨可忍无可忍地叫着她的名字,被欧阳嘉黑白分明的眼睛扫了一下,又气馁了,“没什么……就想告诉你一声,我当时在床下看到了它,嗯,起码是看到了一只眼睛。”

  欧阳嘉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追问道:“什么样的眼睛?”

  “就……跟一般犯罪分子的眼睛差不多吧。”杨可撇嘴说,再度被欧阳嘉刀子一样的眼神刮了一下才正经地说,“挺奇怪的,看起来像是个人的眼睛,但是眼白部分是血红的,还不是那种熬夜的充血血丝,是全红的。”

  在血红血红的巩膜中间,是漆黑的眸子,床底下的光线并不好,时间又太短,他此时记不起那个眸子里有没有跟人类一样的瞳孔,但是,莫名的,他心里有一种直觉:没有。

  躲藏在床底下的,是一个长着人的形状,穿着衣服,力大无穷,又能把自己趴成一张人饼,好挤进床底下那么狭窄的空间躲避的怪物,它行动极快,却是用四肢着地爬行的,有着人的眼睛,却长成红黑相间的模样。

  这和欧阳嘉手上长出来的小怪物,显然又不是一个品种了。

  欧阳嘉突然示意地指指窗外,杨可不明白地问:“怎么了?”

  “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杨可立刻竖起耳朵,足足过了一分钟,迷惑地摇摇头:“没有。”

  “这就不对。现在是白天,虽然是上班时间,但这附近住的老住户多,总有一些在外面溜达的老头老太太带孙子,如果真的,那个‘它’以刚才我们看见的形象一路跑出去的话,肯定会被人看到,那么现在窗外应该是一阵骚乱。”

  杨可明白了:“可现在外面什么动静都没有,也就是说,它出去之后,就迅速变回了人模样,不再是像一只大壁虎一样地爬,而是直立着走出去的,所以就算被人看到,也以为是个正常人类过路而已。”

  在城市里,看到一个穿着衣服的人走过去,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没人会多注意,看到一个穿着衣服的人形大壁虎沿着墙爬行,那可就是立刻‘老铁!往快手上整,666!’的稀罕事了。

  这个想法让杨可的心陡然沉重起来,难以置信地说:“它会变成人!它还有手机!”

  这时候他就后悔刚才看到手机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过去看清楚上面的电话号码,那样起码还能留下一点线索。

  “不是变成人,我觉得,是人变成了‘它’。”欧阳嘉笃定地说,“现在就只剩下一个问题,它来这里干什么?”

  杨可耸耸肩:“我觉得,可能和我们的目的一致呢。”

  他指了指床原来在的地方,按理说,这样久不打扫的床底下,除了灰尘和偶尔掉落的杂物之外,不应该有别的东西,但是,在积满灰尘的地板上,赫然是摊开的一堆大大小小的石头,各种质地不一。

  “它干的?”欧阳嘉不可思议地看着,“就为了这堆石头?”

  “很难说啊,我们觉得是石头,但对于这种怪异生物来说,搞不好是能量,食物,后代……呕。”杨可自己都忍不住感到恶心,胡乱地摆了摆手,走过去蹲下来仔细观察着,“但有一点很奇怪,这里不仅仅是有包裹体的标本,比如这个,就是很普通的拉长石,哦……还有一颗钻石原石,老婆,你要发了,我怎么从来不知道爸爸还留了一块这么大的钻石……啊,有杂质啊,反过来才看到,可惜了。”

  欧阳嘉冷冰冰地说:“不管他留下什么,都不是我的,请尊重一下合法遗产继承人皮老板的权益。”

  “其实我们就偷偷藏起来一两块做纪念,皮老板应该不会介意的。”杨可嘀咕着说。

  欧阳嘉笑了笑:“老天看着呢,杨可。”

  “我不会的,我就随口一说,开个玩笑。”

  杨可拍拍手,从地上站起来,看了一眼室内这乱七八糟的样子,无奈地问:“现在该怎么办?报警吗?”

  欧阳嘉反问:“你觉得警察会信吗?”

  “这个嘛……”杨可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说,“我组织一下语言哈:警官先生,我要报警!刚才有不法分子藏在我岳父家的床底下,把我岳父的珍藏标本揽了一大堆,在我们发现它的踪迹并且准备制止它的犯罪行为的时候,它悍然空手把床拆了,然后四肢着地,飞一般地从防盗网的洞那儿顺墙爬走了!并没有惊动任何路人目击者!”

  他夸张地绘声绘色说完,停下来看了看欧阳嘉征求意见:“如何?”

  欧阳嘉咳嗽了一声,挥去面前空气中的灰尘:“虽然我充分信赖警察同志的办案能力……也相信他们会认真地对待每一起报案,但作为一个良好市民,这种捕风捉影匪夷所思的怪事,就不要去麻烦警察同志了吧。”

  杨可点头同意:“我们内部消化就好。”

  他忽然停下来,像是在思考什么,欧阳嘉以为他又有什么灵光一现,等了一分钟看他还没有开口,忍不住问:“怎么了?”

  杨可‘啊’了一声:“说到消化,我好像有点饿了,老婆,你想好中午吃什么了没有?我们可以在这里叫外卖吗?”

  欧阳嘉怒道:“你能不能正经一点!什么时候了还说吃饭的事儿?”

  “吃饭怎么就不正经了,什么时候不得吃饭,我还没修炼成仙呢。”

  刚说到这里,客厅方向突然又传来了手机铃声,两个人都吓了一跳,杨可下意识地挡在了欧阳嘉的面前:“别怕,我在!”

  欧阳嘉用力地戳着他的后背,没好气地提醒:“那是你的手机!”

  “哦……哦哦!”杨可这才听出来是自己不好用的老爷NOVA机,有些不好意思地一溜小跑出去,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接通了之后凑到耳边,‘喂’了一声,随即捂住话题,迷惑地对欧阳嘉用口型无声地说:“是皮老板。”

  欧阳嘉说不上什么情绪地‘呵呵’了一声:“这地儿还真邪,不会是知道我们擅自来动他两年后即将继承的遗产了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