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3568 2018-10-30 09:08:57

  欧阳嘉到底是办公室坐多了,对这种突然袭击没有足够的警惕心,加上她探身的动作,完全就是自己把咽喉要害自动迎上了那条带着腥气的血红长舌,眼看就要被一击即穿,当场殒命。

  趴在她头发上的小花虽然被她养得懵懂娇气,战斗意识却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几乎是同时,一道裸粉色光影呼啸着从欧阳嘉头顶直冲而下,硬碰硬地抽向了那根杀气腾腾的红舌头。

  ‘砰’地一声,两根看似柔软的物体相碰撞的时候,却发出了钢铁玉石相击的清脆巨响,秦东升的舌头固然被狠狠地抽了回去,小花也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带得向后飞去,还带动了站在台阶上的欧阳嘉,她身体晃了一下,差点一脚踩空,摔个正着。

  刚刚腰肢用力一挺,勉强保持住平衡,就看见秦东升一条腿暴涨好几米,长出裤腿的部分像一条苍白的死蛇,扭曲着蜿蜒向室内爬去,眼睛一眨的功夫,已经够到了皮老板脱手的砍刀,狠狠一抛,飞在空中,呼啸一声,雪亮刀光向着欧阳嘉的方向横扫过来。

  欧阳嘉没有经验,不敢用小花去跟一把刀硬碰硬,只能往后退,这时候杨可一看势头不妙,不管皮老板正坐在椅子上喘气,一把拽起他推到一边,拎着椅子就冲了上来:“媳妇儿,小心!”

  他冲到欧阳嘉身边的时候,抬手把竹椅子给扔了出去,那把砍刀被扔过来的冲量极大,即使被这把椅子给当空拦住,直接干净利落地从中一劈两半,竹片四处飞溅的同时,依然去势不减,杀气腾腾地打着旋儿向前飞掷。

  而秦东升就抓住了这个空隙,本来气息奄奄躺在地上,看似随时要断气的样子,扔出砍刀之后,整个人犹如一条巨大的壁虎,灵活地一翻身,四肢着地,来不及收回那条突然变长的腿,就这么沿着回廊游动而上,动作灵敏到一眨眼就上了房,只余下那条软绵绵的‘腿’垂在屋檐下招摇。

  这时候如果要追,其实也不是追不上,但那把砍刀被扔出的方向是对着院子正中,欧阳嘉和杨可躲开了,被拽起来的皮老板却正正当当地站在那里,眼看就要被自己珍藏的爱物兵器劈个正着。

  按理说,他虽然半百年纪,身手底子还在,反应及时的话就地来个驴打滚什么的,也未见得就躲不过这飞来横祸,但是也不知道是今天刺激太大,还是皮老板心灰意冷,他站在那里,呆呆的,一点要行动的意思都没有。

  欧阳嘉心随意动,刚闪电般地想了一下要不要救,小花就嘟嘟囔囔地喊着‘讨厌’,一边从她手臂上飞了出去,细长柔软的茎秆追上飞旋的砍刀,套住刀柄,用力打了个结,‘嗨呀!’一声,欧阳嘉猝不及防,整个身体被带得向前猛栽了一下。

  幸亏杨可就在身边,一伸手把她揽在怀里,借着两个人的力气,硬生生地站稳了身体,细长的茎秆在空中绷得笔直,看似脆弱的粉色果冻材质却坚韧无比,死死地拖住不放,那把砍刀被这么拽了后腿,纵有杀意,也只能哐啷一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恰好摔在了皮老板的脚尖前,刀锋锐利,轻而易举地插入了厚实的青石板竟达半个刀身!

  这一下,如果真劈中皮老板,势必就是个恶性杀人腰斩案件,那欧阳嘉和杨可只怕立刻就要收拾行李跑路,做一对亡命天涯的鸳鸯了。

  看着皮老板安然无恙,欧阳嘉和杨可一起松了口气,小花费劲地从刀柄上松开自己给自己打的死结,抱怨着缩回来,竖在欧阳嘉的面前,摇头晃脑地撒娇:“好坏呀,那个人!麻麻,下次见到,我一定要吃了它!”

  “皮老板,你没事吧?”杨可好心地问道。

  皮老板目光呆滞,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深深插在地上的刀,怅然若失地说:“那个……怪物,真的不是东东了吧?”

  此刻,他已经不是什么金盆洗手的黑道大哥,隐居在闹市区依然能呼风唤雨的老板,而仅仅是一个失去了希望,和他心里幻想的‘正常人的日子’斩断了所有联系的老人,身形都一下子佝偻了起来。

  “这个吧……”杨可解释道,“根据我们的经验,那个种子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寄生到人身上之后,会根据这个人的心态发生变化,所以我媳妇儿呢,就算被寄生,也只是散发了一下内心的狂野,到夜店蹦蹦迪,疯狂啪啪啪——哎呦!”

  他疼得跳了起来,欧阳嘉收回脚,直截了当地对皮老板说:“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皮老板?”

皮老板颤抖着嘴唇,迎上欧阳嘉清澈的双眸,经过一系列的事件,她虽然头发剪得乱七八糟长短不齐,脸色苍白,一身狼狈,但从眼神就看出,这是一个意志坚定,一往无前的姑娘。

  更别说,她左手臂上还盘旋着一根嫩粉色的茎秆,一朵小小的花在她脸颊边神气活现地晃动着。

  这是超乎人类想象的事件,从血肉中而生的寄生体,诡异的变形,看起来强大又美丽,自带一股独有的魅力,只是为什么,自己的外甥就变成那样狰狞可怖的形象……

  他忍住内心的灼痛,麻木地说:“我只有一个要求,留他个全尸。”

  “喂喂喂!”杨可一听不对,立刻抗议,“这个我们做不到!我们是正经人哪!杀人那种事,我们不擅长的!”

  他突然卡了一下,有点犹豫地说:“不过如果他像刚才那样,要杀我们的话……动起手来,真有个巧合,你也别怨我们。”

  “我明白。”皮老板突然变得心平气和,点着头说,“那已经不是东东了,我心里有数。”

  这时候天光大亮,不知道什么原因,刚才院子里打得天翻地覆,外面也跟睡死了一样的保镖手下们,开始纷纷惊醒,开水锅一样地互相埋怨,争先恐后跑到入口这里,看到院子里这副模样,突然多了两个奇怪的访客,尤其是那把据说跟了老板十几年,砍杀过无数大场面的砍刀居然插在地上,发一声喊,就要涌进来护主。

  “滚!”皮老板没好气地说,抚了抚额头,“他们是我的客人!好好地送出去。”

  

  

出了皮老板的三星堆酒吧,这时候酒吧街上是真正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了,所以欧阳嘉的奇怪模样也没有遭到围观,但是她心情显然不太好,手插在外套兜里,慢悠悠地走着,杨可紧跟其后,不断地问:“老婆,你饿不饿?渴不渴?现在发廊应该还没开门,要不要回家睡一觉?”

  “睡什么睡呀!”欧阳嘉回身瞪了他一眼,“速战速决,现在不是应该尽快解决那个秦东升吗?”

  “这个……就很难。”杨可挠了挠头,“本市这么大,谁知道他跑哪里去了,他那个变形,也很厉害啊,动起来特别快,我们根本抓不住,而且他只要翻个墙,下去就能变成正常人……哎,我们要不要再拜托皮老板去查个监控什么的?”

  “算了吧,皮老板可是他亲舅舅,虽然嘴上说得大义凌然,但要他做出亲自布下天罗地网,让秦东升无路可逃,乖乖束手就擒的事,还是别想了。”欧阳嘉悻悻然地说,“他又是个黑社会,没有道德底线的,现在是因为被他外甥会变长人的事实吓住了,本能地否认那是秦东升,你猜,会不会慢慢的,他就转过这个弯来了,觉得‘只要养着他,说不定有一天就还能恢复原状’,再万一,皮老板又有个繁殖癌什么的,心心念念要秦东升留下‘老皮家的香烟后代’,绑架几个女的给他生孩子,到时候生出来一窝小怪物,那怎么办?”

  杨可被她描绘的可怕场景惊呆了,说不出话来,‘小花’却从欧阳嘉的口袋里溜出来,在晨风中摇曳着精致的小小花盘,自信满满地说:“不会哒!我们是高贵的种子,不是那种通过繁殖能遗传的低等物种!”

  欧阳嘉伸出两根手指捏住它的茎秆,威胁地晃了晃:“喂,人类要生气了哦!”

  “哼,说真话人类就不爱听。”小花嘀咕着,两片细叶子一抱,扬起小花盘,傲娇地说,“否认也没有用!”

  杨可瞅着它,忽然问了一句:“你刚才说的吞噬,是什么意思啊?”

  “吞噬,就是吞噬喽!”小花鄙夷地瞧着他,“你们人类不也有竞争吗?谁吞噬得越多,谁就能上一层,用你这种思维可以理解的话来解释的话,那就是——升职加薪吧!”

  “别胡扯!我们人类升职加薪,也没有把失败者给吃下去的规则好吗!”

  “那我们反正就是这样喽!”小花很干脆地说,“它也想吃了我呀,你怎么不说它呢?”

  静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欧阳嘉皱了皱眉头,忽然想起来自己被寄生之后,做过的那个噩梦,‘她’悬浮在漆黑的夜空,脚下是波涛翻滚的海面,深不见底的黑色,仿佛是直通地狱的深渊,顺着自己的腿望下去,在赤裸脚尖指向的位置,水面下, 突然睁开了一只金黄色的巨眼!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吞噬了很多很多,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她平静地问。

  小花却被问住了,十几片花瓣一阵波浪起伏,懊恼地说:“我怎么会知道啦,人家还是个宝宝!”

  说着就开始埋怨:“我出生以来,还没吞噬过同类呢!刚才那么好的机会,也不让我尝尝,麻麻,你这样养小孩子是不行的,会营养不良!我会长不大哦!”

  “你这样大就很好了。”杨可笨拙地奉承道,“太大了不好看,不够精致。”

  “真的吗!可是我的梦想是要长成那~~~~~~~么大的,花王!”小花激动地说,两片细长叶片在空中尽可能地划过一个大弧形,“到时候我就是宇宙第一花霸王!”

  杨可习惯性地嘴欠:“我看你最多当个花王八。”

  “花王八是什么呀?”小花天真地问。

  欧阳嘉再次打断了两人没营养的对话,问道:“那个秦东升,你能知道他吞噬过你们的同类没有?”

  “这个嘛……应该是没有。”小花摆着叶片说,“它的能力虽然吓人,可也就是个初级水平,如果他吞噬过同类的话,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我打败的。”

  “那么……”欧阳嘉若有所思地问,“如果要增加经验值……呸呸,如果要升级的话……除了吞噬同类,还有什么别的方法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