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二章

3425 2018-11-26 09:21:14

“嘿!有热闹看!?”杨可顿时来了兴趣,草草地收拾了一下,抓起手机就跑到门口,在欧阳嘉身后伸着头往外看,“怎么了怎么了?”

  欧阳嘉被他近乎直接贴在背后,体热一下子就烘了上来,面前又是被晒得发白的太阳地涌来的热浪,一阵烦闷,没好气地说:“你怎么比女人还八卦!?”

  “夫人此言差矣,八卦不分男女,是广大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一种娱乐方式。”杨可努力伸长脖子,看着对面的动静。

  对面和嘉石轩格局是一样的,但是装修截然不同,一点中式元素都不带,是鲜艳明快的热带风情,泰式的门脸儿,橱窗里陈列着五颜六色花里胡哨的各种佛牌,和一些不知道具体尊称的佛像,看起来竭力要造成一种庄严肃穆的异国信仰气氛,再往神秘文化里靠拢一些,但可惜不是很成功的样子。  

  因为欧阳嘉看着,心中毫无波动,甚至还没有上次在办公室里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走廊里,灯火通明,什么异常存在都没有,只是平常的熟悉场景,因为太过安静就不由自主产生的恐惧感。

  这时候,对面店铺正门被推得只能半掩,堂中点燃的大把泰国香,味道一股脑地涌出来,倒并不见得难闻,反而有一种夹杂着草木的清新提神感。

  杨可吸了吸鼻子,福至心灵地说:“晚上我们去吃泰国菜好不好?冬阴功汤,酸酸辣辣的,正合适夏天,很开胃的。”

  “我减肥。”欧阳嘉不耐烦地说,“走不走?你不走我走。”

  “别急别急,空调刚关,还有点凉快气儿,别浪费了。”杨可目不转睛地看着对面,幸灾乐祸地对她说,“我跟你说,对面的老板一直是那种鼻子朝天,爱买不买的德行,我早看他不顺眼了,他店里最高级别的佛牌一个要卖二十二万,这不疯了吗?”

  欧阳嘉哼了一声:“你羡慕嫉妒恨呀?”

  “羡慕他?!”杨可指着自己怪叫起来,“我是觉得做生意要讲究诚信!不能太黑!再说了,不管卖什么,营销也好,网红也好,就是个心理安慰嘛,大家都知道的,话留三分余地没错,非要强调自己的佛牌货真价实法力无边,好像我们都是骗钱,就他有神通一般,这下好了吧!被人砸场子了吧!哦!活该!”

  他正在说着,对面的大门又被撞开了,两人眼前一花,一个粉蓝和桃红夹杂的人影几乎是‘滚’了出来,杨可吃了一惊:“艾玛!动手了?真想开黑店啊!?”

  定睛一看,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是出来的这位砸场子的顾客身形比较特殊,个头不高,体重不轻,哪怕昧着良心也不好意思说是‘微胖’界成员,又穿了一件繁琐复杂的LO装,满身是丝带蕾丝边,层层叠叠地点缀着裙摆衣袖,更加显得整个人又圆了一圈,哪怕是自己走出来,那阵势都像是滚出来。

  小姑娘虽然个头不高,气势却很惊人,站在佛牌店的门口,提起嗓门,中气十足地骂道:“奸商!黑店!骗子!骗钱!买了一堆,一点屁用都没有!你们还好意思开口四面神闭口九尾狐!还说自己店里供养着专门的阿赞!骗子!都是骗子!”

  她用力地跺着脚,把一堆带着珠链的花花绿绿的佛牌直接丢在了地上,还不解恨,眼看就要上去踩几下,店员脸色都变了,慌忙出来阻止:“小姐千万不要这样!这是亵渎的行为,会被神明报复的!”

  “呸!狗屁的神明!来报复我呀!”小姑娘看见他们还在装,更加生气了,小小年纪,高音却很强烈,声震屋宇一般,喊得半条街都听见了:“骗子!就是骗钱的!”

  杨可咋舌:“乖乖,这是碰见硬茬子了?就这么公开宣扬真的好嘛?”

  当然不会好,所以很快,市场管理处的人就飞速赶来,没过多久,附近派出所的民警也来了,再加上一群就算大太阳也要看热闹的路人群众,包括两边的店铺里都有不少人站在门口指指点点。

  就在这种阵势下,那个LO装小姑娘也没怵头,反而蹦跶得更凶了,从她的只言片语中,杨可迅速搜集起情报资料,汇总了一下,转述给欧阳嘉听:“就是说她在这个店里买了一个阴牌,是破坏桃花的,结果不管用,然后她又买了一个正牌,是招姻缘的,又没用了,她可不就急了吗。”

  店员也感到很棘手,满头大汗地试图找出各种理由来解释,什么佩戴的方式啦,被外人触碰过啦,都被小姑娘又亮又快的嗓子连珠炮地给堵了回去。

  “啧,又是招桃花,又是破坏姻缘,年轻轻的谁知道她到底存了什么心思,这种不走直路的中二病,被骗了一点都不同情。”欧阳嘉对看热闹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耐烦地问杨可:“还走不走了?”

  “走!好戏也看的差不多了。”杨可看老婆大人脸色不愉,急忙做云淡风轻状,“其实没什么,上当受骗嘛,这条街上好多都是吃开口饭的,只要能哄得顾客相信,怎么都好说啦,正反话来回车轱辘呗,就怕遇到这种较真的,嘿,小姑娘,死心眼!”

  他正唠叨着关门,手机突然响了,两手都占着,一时腾不出来,对欧阳嘉努嘴:“帮我接个电话。”

  欧阳嘉一边伸手去他裤兜里摸手机,一边揶揄道:“不好吧,万一是你的红颜知己呢?”

  “艾玛,有红颜知己能看上我这样的,她该多瞎啊。”

  欧阳嘉看了一眼屏幕,手指滑开,递到他脸边,杨可一边锁门一边扬声问:“喂!哪位?”

  他脸色变了变,侧头让开距离,确定地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迟疑了一下才说:“哦,皮老板啊……你说……”

  欧阳嘉纤细秀美的手指握着他的大屏幕手机,就这么凑在他脸颊旁边,随着他的动作,轻而又轻地蹭过他的皮肤,柔滑细腻,杨可陡然觉得脸上热气蒸腾,心猿意马,连皮老板的声音都变得不那么可嫌了。

  “是……我太太啊?就在我旁边……对……”

  他心不在焉地回答着,心里祈祷着这通电话再长一点,要不是皮老板打来的,是自己妈打来的越洋电话就好了,可以拖个半小时也无所谓,什么鸡毛蒜皮的事都能拿出来说。

  但是皮老板下一句话就让他彻底清醒了,诧异地反问道:“请我们吃饭?”

  他飞快地看了欧阳嘉一眼,欧阳嘉抿着嘴,没发出任何声音地摇了摇头,他立刻跟着拒绝道:“这……不大好意思吧?我们那次不是说好了,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就当我们从来没认识过吗?”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杨可犹豫地又看了看欧阳嘉,迟疑道:“我要问问我太太。”

  他示意欧阳嘉收起手机,吞吞吐吐地说:“嘉嘉,皮老板说有好事找我们,叫我们一定过去。”

  “他一个退役黑涩会的,能有什么好事?”欧阳嘉想都不想就说,“不去。”

  杨可却比她想得长远,提醒道:“万一他又掌握了关于爸爸下落的什么线索呢?你也知道,这些混道上的,手下都跑的很远。”

  自从上次皮老板给他们提供了监控录像,从而引起一大串连锁反应,最终以一场生死之战,小花悍勇地吞噬了秦东升身上的血舌花,让本市十大金牌律师之一变成了二傻子而告终,之后关于潘教授失踪案的进展就停顿下来,送到派出所的录像反而证明了这不是一起入室抢劫案,从时间上推论,潘教授在‘遭受抢劫受伤’之后还能若无其事地在两公里之外的便利店买了一大堆东西,从此下落不明,简直可以用离家出走来解释。

  而杨可在岳父家里翻了一个遍,就差连蚂蚁窝都掏了,终究还是没发现潘教授的身份证。

  他们不得不承认,说不定潘教授还真是自己走出去天南海北了,家里那天翻地覆的模样,书房现场的血迹是怎么回事,那只有天知道了,谁又敢说这里面没有小花同类的身影在作祟呢?

  听了这话,欧阳嘉依然无动于衷:“他用得着找什么线索?安安分分等两年,来跟我说一声,我以女儿的身份申请证明我爸爸失踪死亡,他就等着接受遗产好了。”

  “别赌气啊。”杨可轻轻地搂了搂她的肩膀,被欧阳嘉猛烈地甩开:“这么热,别碰我!”

  “那……咱们还去饭局吗?”杨可小心翼翼地问,“吃他一顿也是好的嘛,不在三星堆,是在银杏楼,好地方啊,改良川菜,人均八百块呢。”

  欧阳嘉扬起一侧的眉毛:“你想去啊?就缺这一顿啊?”

  “没有!”杨可立刻否定,“我当然是听你的,皮老板看的是潘教授的女儿欧阳小姐,也不是我这个倒霉女婿啊,我就是觉得吧,最近你调动工作,一直很忙,吃饭也不大定时,又特别不喜欢我上你办公室去送温暖,这次难得有宰大户的机会,咱们就走一趟呗?”

  欧阳嘉对他扬起左手,让他看清楚手背上那个漂亮的八芒星图案:“搞清楚!你‘女儿’之前把人家唯一的亲人,姐姐留下的独生子亲外甥给弄成了白痴!我们和他没有关系才是最好的关系!他是混黑道的,你当他做慈善啊!请你吃饭?切!”

  看着她线条优美,手指纤长的手在面前晃来晃去,杨可喉头发紧,不假思索地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干嘛!放手!”欧阳嘉被他掌心的温度烫了一下,不耐烦地要甩开。

  杨可紧张地咽了口唾沫,依旧握着她的手,斩钉截铁地说:“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更要去了,反正有小花在,怕毛!它现在可是非常厉害的巨型霸王花,一旦现出原形,别说皮老板,孙悟空来了都白搭!”

  说着,他胆气陡壮,豪气万千地说了一声‘走!’,就拉着欧阳嘉向停车场跑去。

  在他们身后,佛牌店门口,那个小姑娘依然中气十足地舌战八方,尖利嘹亮的声音久久回荡在这条仿古街上空,流连不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