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八十三章

第八十三章

3488 2018-12-13 09:00:13

 大概是因为下雨的关系,真如杨可所说,打车不容易,叫了滴滴一直在排队,两边的路上都是来逛步行街现在要回家的人,等最后终于坐上车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杨可装作若无其事地征求她意见:“先送你回家?”

  “啊不然咧?”欧阳嘉奇怪地问。

  杨可恨不得自己给自己一个耳光,看那个霍清泉装模作样的好像很有绅士风度的样子,自己就想效仿一下,但是忘记了欧阳嘉不是他初次见面的约会对象,而是认识六年结婚四年,彼此早就熟悉得不得了的老夫老妻,这种客气完全没必要,非但不能加分,简直是自毁桥梁。

  报上地址之后,欧阳嘉就再也不理他,斜靠在座位里闭目养神,心里一直在盘算着今晚霍清泉的出现,和他几乎是双手奉上的大饼。

  对于她来说,这简直是无法抗拒的诱惑,本来以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就要因为罗明那个挟私报复的小人而陷入低谷,虽然有信心再度东山再起,但短时间之内肯定无法做到,就算要跳槽,飞天猪APP的工作经验实在是不值一提的履历,何况她身上带着小花这么个定时炸弹,根本不能全力以赴地拼事业,谁知道什么时候又会面临匪夷所思的事件。

  但是现在,霍清泉把登天梯给她架好了,只要她顺着往上爬就行了。

  富金银行,风控部,霍清泉的直属下属,每一个关键词都美妙得闪闪发光,是她丝毫无法拒绝的诱惑,只要她伸出手去,轻轻一握,她立刻就能从现在的老写字楼拥挤的环境,摇身一变踩着高跟鞋回到她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工作条件,再度在金融战场冲锋陷阵,恢复她白领丽人的身份,噩梦逝去,美梦成真。

  可是……天底下真的有这么好的事吗?

  霍清泉到底看上她什么了?真的是所谓直觉吗?

  也许是空调关窗的缘故,她觉得胸口有些闷闷的不舒服,睁开眼,把车窗往下调了一条缝,夜间的冷气夹杂着雨点涌进来,新鲜空气让她好受了一点。

  “外面下雨呢。”杨可语气不好地提示她,“小心感冒。”

  欧阳嘉忍住了回头白眼的冲动,冷冷地说:“太闷了。”

  “哈!”杨可发出一声低声怪叫,嘲讽的意味无遗。

  欧阳嘉可没打算惯着他,阴阳怪气地问:“怎么啦?担担面吃撑了?”

  “得了吧,就那一点,够谁塞牙缝的啊。”杨可浑然忘记了刚才自己是怎么满口称赞‘真好吃呀’的,想方设法地挑刺,“我就不该相信这些外国人开的中餐厅,除了装饰唬人抬高价格之外,一无是处啊!太难吃了!什么澳洲和牛,剁碎了做成臊子,谁知道是什么牛肉,就会骗钱!”

  “也没让你掏钱吧?”欧阳嘉微闭双眼,淡淡地说。

  杨可像被戳了一下,差点从座椅上跳起来,充满正义感地说:“这不是谁掏钱的事!这是一个公平的问题。”

  “哈!”欧阳嘉投桃报李地发出一声讽刺的笑。

  要不是司机师傅适时地提醒他们:“小情侣莫吵架嘛,坐稳喽,系上安全带,不要给我惹麻烦哦。”这两位可能就要上演幼稚的对骂了。

  就算这样,两人也没有收敛,杨可余怒未息地扯过安全带扣好,把头转向另一侧,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街景,摆出一副‘我很生气’的样子。

  欧阳嘉也不理他,继续闭上眼睛思考着自己的未来,平心而论,她是对这个新的天地新的机会跃跃欲试的,如果从飞天猪跳槽的话,当年入职鸿益资本时候签下的竞品条约还能牵制住自己一年之内不得从事金融相关的行业,但是同是鸿益资本相关的富金银行就不存在这个问题,自己等于是高升了。

  想到以后自己作为风控部的管理层,罗明见到她还得客客气气,简直是逆袭一样的好事。

  只是,天上真的会掉馅饼吗?

  问题又兜回原来了:霍清泉到底看上她什么了?

  总不会是脸吧?欧阳嘉自己都觉得这个可能性简直荒谬。

  她想得入神,直到司机停下,出声提醒她‘到喽’的时候才如梦初醒,一下子睁开眼睛,发现已经到了自己租的那个老小区门口,因为开不进去而只能停在路边了。

  “我走了。”她匆匆说了一句,抓起包就下了车,也不回头看杨可是不是已经气成了一只鼓鼓的青蛙。

  这阵子雨已经停了,清新的带着泥土潮湿味道的空气迎面扑来,让她头脑一清,呼吸都畅快了很多,胸口的憋闷一扫而空。

  背后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而面前地上的积水有点多,边上的路灯也坏了,光线迷蒙,她穿着高跟鞋不大好走,只能专心致志地观察着地面,尽量挑浅水的地方走。

  就这样还是出了岔子,还没走出三步,本来看着是平坦地面只是积了稍稍一点水的地方踩下去的时候突然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鞋跟重重一滑,她身子一歪,手臂扬了起来,差点摔到。

  之所以没有失去平衡是有人从后面敏捷地一把捞住了她扬起的手臂,硬生生地把她的身体给稳住。

  欧阳嘉吓了一大跳,手臂下意识地向后捣了过去,杨可‘哎哟’了一声,半真半假地捂住胸口抱怨:“你干嘛?扶了你还打我!可见好人做不得!”

  “你……你没走啊?”欧阳嘉吃惊地看向远方,刚才的车只能看见尾灯了。

  “啊……那个。”杨可揉着胸口直起身来,不情不愿地说,“总要送你到门口才放心。”

  欧阳嘉无语地看着他,半晌才说:“这又是抽什么风?牛肉吃顶着了?”

  “别提牛肉啊!”杨可警告道,“我也是有男人的自尊心的!就吃了那小白脸一顿担担面,还想讹上我是怎么的?”

  欧阳嘉斜睨着他,揶揄地说:“哦……原来是有危机感了呀,我说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还知道一定要送我到门口了。”

  “不是啊!”杨可嘴硬地说,“我一直想对你好一点来着,就是你每次都不领情,摆出一副‘老娘很强不需要男人’的样子,还动不动骂我一顿,今天……今天是特殊情况,下雨了你知道的!”

  欧阳嘉看着他那踟蹰的样子,偶尔还偷偷看自己一眼,不知怎么的就有点想笑,她低下头,用鞋尖踢了一点水花起来,抱怨地说:“下雨真讨厌。”

  “嗯,是挺讨厌的。”杨可符合。

  “我这双鞋还挺贵的呢。”她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女人总要有撑场面的鞋子,唉。”

  要在平时,这种拐弯抹角的暗示,杨可是打死都听不懂的,但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也许是雨后的空气富含氧气,他脑子一下子转过弯来,看着离小区门口还有一两百米的距离,脱口而出:“来,我背你!”

  欧阳嘉却没有立刻答应,皱着眉头犹豫:“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杨可唯恐她反悔似的,抢着说,“背老婆是自古以来的传统美德!猪八戒背媳妇听说过没有。”

  欧阳嘉想笑,硬憋回去了,上下打量着他:“你背的动我吗?”

  “这有什么!”杨可不由分说地转身背朝她半蹲下身子,拍胸脯担保,“亲爱的你娇小玲珑,我背着你走一公里都不带喘气的,不信就试试。”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邀请……”欧阳嘉看看左右无人,这个点应该也不会有好奇邻居遛狗遛弯,狠了狠心,往前一跳,趴在了杨可背上,“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啦。”

  胸口两团柔软压在杨可背上的一瞬间,杨可忍不住地摇晃了几下,眼前发晕,脑子里就像放了一把烟火一样,七彩斑斓,美妙无比,陡然闪过无数限制级的画面。

  他好容易定了定神,暗自唾弃了自己好几句,才向后捞住了欧阳嘉的大腿,用力地一托,把她整个人稳稳地背了起来,向着远处的小区走去。

  欧阳嘉两只手扶在他肩膀上,没有过分地亲热,杨可却心猿意马得好像脑子里开了杂货铺,只知道胡思乱想,连自己本来的目的都忘记了,只知道一步一步地朝着那盏昏黄的门灯走去,别的都不在乎。

  如果这段路怎么也走不完,该多好?

  但是事实总是残酷的,这一两百米的距离,怎么也走不到十分钟,简直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已经到了小区门口,里面的路有物业检修,比外面的市政马路路况要好,没有积水,欧阳嘉完全可以自己走回去。

  杨可绝不承认自己居然有点依依不舍,这难道是要变成抖M的前奏吗?

  “到了喂。”他蹲下身把欧阳嘉放下,闷闷地说。

  欧阳嘉站稳身子,半边脸挡在门柱投下的阴影中,仿佛有点遗憾的样子,但杨可定睛看去的时候,又消失了,还是那个略带不耐烦的表情,在她秀丽的脸上显得分外契合。

  一阵心酸,他忽然想不起具体什么时候欧阳嘉就开始用这种表情看他了,明明刚认识的时候不是这样的,那时候的她虽然倔强,还是个睁着大眼睛跟在他身边,总是好奇地打量一切的小姑娘,让他陡然平生万丈豪情,就想拉着她的手,带她去看遍一切新鲜有趣的东西,去好好认识这个世界。

  现在全变了,被带着去见世面的人变成自己了……杨可灰心地想着。

  “我说。”欧阳嘉看他不开口,只是傻乎乎地看着自己,不得不提醒,“你这么磨磨蹭蹭的,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吧?”

  “啊!你看出来了!?”杨可吃惊地问。

  “废话。”欧阳嘉不屑地说,“你那点心事,都写在脸上了好嘛?”

  杨可不做声了,想了一会儿,鼓起勇气说:“如果我说出来,你会同意吗?”

  欧阳嘉没回答,反而岔开话题:“正好!我也有件事,一时决定不了,正好你在,想听听你的意见。”

  杨可一听到老婆大人史无前例地居然需要自己的意见,登时把那点小心思抛到脑后,摩拳擦掌地说:“你说!我一定好好帮你出谋划策。”

  欧阳嘉不引人注目地翻了个白眼,一手托住下巴,故作烦恼地叹了口气,才说:“霍先生刚才说的,你也听见了,你觉得……我要不要答应他,去跟他一起工作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