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3399 2018-11-16 09:07:18

 欧阳嘉抿着嘴,四下打量着,看有没有什么趁手的家伙可以拿来打架,她刚才被那个莫名其妙的红裙女吓得不轻,这种恼羞成怒的情绪发酵起来,怒火冲昏了头脑,丝毫不顾什么OL形象,气势汹汹地从墙边拎起一把不知道谁放在那里的折叠椅,一脚一甩,蹬掉碍事的高跟鞋,朝着电梯口就大步走了过去。

  她倒要看看,今天晚上到底还会出现多少牛鬼蛇神!

  楼层指示灯亮着,其实只有短短几秒,但在欧阳嘉心里却好像过了一个小时那么长,她双手紧握折叠椅的四脚,随时准备狠狠招呼上去,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电梯的金属门。

  光亮的电梯门向两侧缩了进去,里面白色的灯光一下子涌出来,一个人影一动不动地站着,手上还拎着一个圆咕隆咚的东西。

  “滴滴外卖!”杨可兴高采烈地喊着,一步跨出,然后他就看清了自己老婆大人咬着牙,瞪着眼,指关节都凸起地握着一个折叠椅,光着脚站在面前,那狠劲,似乎下一秒,那个椅子就会砸在自己头上。

  事实上,欧阳嘉也差点这样做了。

  来人背着电梯里的光,手上又拎着那么一个奇怪的让人浮想联翩的物件儿,如果不是她对杨可的身形太过熟悉,闪电般地反应过来,手上的折叠椅已经飞出去了。

  “吓!”杨可差点又蹦回电梯里去,他抱着手上的餐盒,惊魂未定地看着她,“你……你不会又上身了吧?认得我是谁吗?”

  “不认识。”欧阳嘉板着脸说,“不就是个送外卖的?”

  杨可听到这熟悉的腔调,才放下了心,确实是自己媳妇无疑了,再度跨出来,满脸讨好地说,“我看到你办公室的灯还亮着,知道你没走,特地买了粥来给你当夜宵,饿了吧?”

  欧阳嘉无奈地叹了口气:“杨可,你到底要干嘛!?”

  什么时候又流行起半夜送夜宵的把戏了,这份关心也来得太莫名其妙了吧!为了挽回这段婚姻他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为什么他死脑筋,永远不肯正视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专门在这种细枝末节的小事上表现自己的‘爱’呢!

  她需要的是并肩前行的人生伴侣,不是嘘寒问暖的小情人啊!

  “哎?”杨可不明白地看着她,把餐盒又往前推了推,“是你喜欢的那家粥店的招牌啊,你不记得啦?从前读书临考的时候,我也给你买过的。”

  欧阳嘉当然记得,她读的商科,功课繁重,平时还要打工,考试全仗着临时突击,熬夜复习是常事,杨可每次都会偷溜出去给她买宵夜,进不去女生宿舍,就朝她亮灯的窗户上扔小石子儿,让自己丢下一个绳子来,好偷偷摸摸把东西吊上去,不至于惊动其他同学。

  她垂下眼睛,心里酸甜苦辣,一时竟然什么滋味都有,下意识地伸出一只手,接过了餐盒,低声说了句‘谢谢。’

  得了她这一句,杨可顿时容光焕发起来,神采飞扬地说:“跟我还客气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说着他已经自告奋勇地朝着走廊而去,一边给她捡起甩掉东一只西一只的高跟鞋,一边礼貌地打着招呼:“大家好,大家加班辛苦了……咦,怎么没人哪?”

  杨可诧异地环视了一下灯火通明的格子间,嘀咕着‘人走了也不关灯,一点都不环保’,走回来把鞋给她放到脚下,体贴地说:“穿上,小心着凉,赶紧喝点热粥,暖暖胃,你办公室在哪儿?”

  他正在东张西望,欧阳嘉一手拎着餐盒,一手拉住了他,脸色凝重地说:“杨可……”

  “啊?”杨可立刻回头关心地问,“怎么了?”

  分开虽然才短短不到24小时,但是怪事却层出不穷,欧阳嘉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那一件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上来的时候,没遇到什么吗?”

  “没有啊。”杨可诧异,“能有什么事……哦!”

  他忽然一拍巴掌,义愤填膺地说:“你们这个环球广场的物业啊,实在不像话,我进来的时候,还以为会遭到盘查,想着实在不行就只能让他们打电话给你证明我身份了,这就没有意义了,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说正事!”

  “哦哦!是这样的,我进门的时候,保安居然在睡觉,我叫他都没动静哎!”杨可强调,“我就这么大模大样地推开大门走进来,然后喊了他两声,他坐在大堂那儿的前台里,一动不动,就差打呼噜了,然后我就直接按电梯上来喽。”

  他说完之后,又看着欧阳嘉阴晴不定的脸色,小心地问:“出什么事了?”

  欧阳嘉实在有点难以启齿,犹豫着没说话,杨可却误会了,立刻大包大揽地说:“是不是一个人加班害怕了?不是我说,这安保工作这么稀松,大厦里面的加班人员的确很不安嘛!怪不得你虽然一个人留下,把大家的灯都打开了,给自己壮胆是吧?没事!老公来了!我陪着你!有我在,你放心!”

“我是说,刚才我好像见鬼了。”欧阳嘉心一横,说了出来。

  杨可非但没被吓退,反而更来劲了,一把夺过她手里的折叠椅,哄道:“所以你刚才拿着这玩意儿,准备作战对不对?别怕,媳妇,咱们俩好歹也是跟怪物大战过三百回合而且最终胜利的人,见过大世面,区区小鬼有什么可怕的,我来了!有我呢!”

  他还伸出手臂试图去抱欧阳嘉以示安慰:“你踏踏实实回办公室喝粥,鬼来了,我冲在前头!”

  欧阳嘉板着脸推开了他,凉凉地说:“鬼就在那儿,你有本事你去啊。”

  “啊?”杨可嘴里打了个秃噜,但这种时候可不是能认怂的时候,必须好好表现,结巴着问,“哪儿?”

  “女卫生间。”欧阳嘉好整以暇地看着杨可的脸色变了又变,刚才那种被未知的恐惧支配全身的慌张不安渐渐就消失了,好像随着杨可的到来,办公室的气氛都变了,他带来的活力,让她陡然没有了那种被窥伺被垂涎的感觉,阴暗一扫而空。

  她撇了撇嘴,怂恿道:“去啊,你不是很敢嘛?”

  “别别别……”杨可摆手道,“别开玩笑啊!女卫生间……那是什么地方,我要进去一步都是现行的耍流氓,警察蜀黍要抓人的,我还要脸呢!”

  欧阳嘉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杨可松了一口气:“瞎!你又拿我开玩笑是不是?媳妇别闹了,先把粥喝了吧。”

  热乎乎的餐盒捧在手里,刚才还让她浑身冒冷气的办公室也觉得份外明亮了不少,欧阳嘉决定不去想什么女卫生间的红裙鬼,她今晚势必要抓紧时间看完资料寻找漏洞,什么鬼来了都不好使!

  再说,反正还有杨可在呢。

  两人回到了欧阳嘉的办公室,杨可还是第一次来,啧啧称赞着四处打量:“不错呀,单人房呢,从这里看出去夜景也好看……天气好的时候这个高度能看到西山不?”

“没注意过。”欧阳嘉自己的那面桌子堆满了文件夹,她索性坐到对面,打开餐盒盖,热气腾腾的大米香味弥散开来,清甜中带着海鲜类的腥香,红色的虾肉,黄色的牡蛎,翠绿青葱的蔬菜碎,金黄的蛋皮丝,用勺子轻微搅动一下,每一粒米都煮得开花,糯糯的,让久已麻醉的胃突然醒了过来,被遗忘的食欲翻身而上,大声叫嚣。

  “还挺香的,谢啦。”欧阳嘉拿起勺子尝了尝,十分满意。

  “你喜欢就好,哎,老婆,你刚开始上班的时候是不是就跟那群菜鸟一样,都坐在外面格子间里,一点隐私都没有的?”杨可在房间里转够了,跑回来坐到她的位置上,来回转着椅子,很新鲜的样子。

  欧阳嘉小口吃着粥,白了他一眼,嫌弃地说:“是啊,大家都这么过来的,谁能干谁往上爬谁坐个人办公室,当然了,像你这样一天班都没上过的人,是没有这种经验的。”

  “嘿嘿嘿。”杨可厚脸皮地笑着,恭维道,“我就知道我媳妇最能干了!”

  他坐在椅子上,单脚点地,呦吼一声,转了个360度的圈子,欧阳嘉翻了个白眼,评价道:“幼稚,你把我这当什么了?游乐园啊?”

  “哪能呢,知道老婆大人劳苦功高,工作辛苦。”杨可狗腿的说,“有今天的成绩来之不易,绝对不会被什么鬼打倒,我会全心全意支持你哒!”

  他看着欧阳嘉低头喝粥的脸,小口小口吃得很香,挺直的鼻梁在灯照之下像打了高光一样显眼,白皙的脸颊上渐渐浮现出细小的汗滴,让一张本该是脂粉凌乱的‘加班脸’变得粉光腻腻,诱人无比。

  “老婆。”他双手撑着下巴,心醉神迷地说,“你真好看。”

  欧阳嘉懒得理他,左手把餐盒稍微侧了侧,好让底层的食材更容易显露出来,方便她捞虾肉吃。

  “小花这一天没捣乱吧?”杨可也意识到自己说话有点不经大脑了,赶紧用‘孩子这一天没闹你吧’的语气挽尊顺便岔开话题,顺便就朝她的左手背上看了一眼。

  什么都没有。

  杨可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用力揉揉眼,定睛一看,确实什么都没有,没有那个迫不及待就出来顶着精致的小花盘舞东舞西,娇滴滴的粉色小怪物,也没有清晰鲜明,微微凸起在皮肤表面的八芒星图案。

  他困惑地看了看手背,又看了看欧阳嘉,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欧阳嘉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竭力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告诉他:“小花不见了。”

  “啥!?”杨可差点蹦了起来,嘴里连珠炮地问,“什么叫不见了?怎么就不见了!什么时候不见的?你就没找找!?”

  欧阳嘉听得不耐烦,重重地把餐盒一放,抬起头瞪着他:“你有病吧,杨可!那是个寄生在我身上的小怪物!不见了就是不见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给你说得好像是我把自己孩子弄丢了一样!”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