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3557 2018-08-31 09:08:29

 “啊!”欧阳嘉短促地喊了一声,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根本来不及反应,穿着高跟鞋的脚一崴,结结实实地向后摔了屁股墩,左手下意识地一撑身体,柔嫩的掌缘被地面上碎裂的水泥板一剐一蹭,钻心的疼痛让她瞬间涌出了泪水,疼得差点叫出来。

  另一条稍微细瘦一点的胳膊横过她的视野,粗鲁地拽着她抱着的纸袋子,欧阳嘉下意识的抓紧,对方很习惯地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把她扇得脸都偏向了一边,耳朵里嗡嗡作响,口腔里被牙齿磕到了,尝到了一股甜腥的味道。

  那是她自己的血的味道。

  欧阳嘉被这记耳光打懵了,手不自觉地松开,来人很轻易地从她身边夺走了装钱的纸袋,吹了声口哨,打开一看,骂道:“MMP!怎么才这么点!说好的十万呢!?”

  定定神,欧阳嘉甩开了被打得挡在脸上的长发,吃力地瞪大眼睛,让嗡嗡作响的脑袋平静下来,这才看清楚是一前一后两个人,分别堵住了夹道的前后,都是平头细脚裤黑T的打扮,毫不在乎地袒露着纹满动物的花臂,一胖一瘦,相同的点是目光狞恶,看起来就很不好惹。

  “你们……是你们?”她开口的时候立刻涌出一股血腥味,脸上疼,手上疼,屁股疼,脚好像也崴到了,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狼狈不堪之下还是坚持问道,“说有我爸的线索,晚上要见面的,就是你们?”

  两个男人相视一笑,胖子得意地说:“就是我们噻!你想不到吧,哪个傻吊到晚上去见面哦,你们万一报警了怎么办?你老公刚才走掉了,就是去报警了是哇?”

  “不,不是的。”欧阳嘉连连摇头,目光中充满恐惧,结结巴巴地说,“他是去借钱,对,借钱,钱不够,我们只能去借。”

  “穷鬼!”瘦子唾弃道,很熟练地抬脚狠狠地踹在她侧腹上,欧阳嘉低叫了一声,疼得蜷缩起身子,在地上翻滚了几下,撞到墙上才停了下来,痛苦地呻吟着,本来整洁的丝质套装滚得又是泥又是水,还混杂着墙上蹭的青苔,看上去愈加狼狈。

  这一点让两人心情十分愉悦,瘦子笑得咯吱咯吱的,差点笑弯了腰:“哦哟,你们这些女人,平时不是傲气得很嘛,有房有车有男人养的,一个个鼻子朝天,穿好吃好,刚才在电话里神气得跟娘娘一样,你老汉就教你这么跟爷们说话的?现在还不是一脚就老实了?老子就看不顺眼你这样的!贱女人!欠揍!”

  说着他又要上来踢,欧阳嘉竭力往墙角缩去,带着哭腔说:“别!别打我!你们不就是要钱,就这么多了,都拿走吧!”

  胖子拦住了瘦子,凶神恶煞地说:“我们要十万!这里只有两万!闹哪样嘛!?”

  “真的没有了啊!都说了去借钱了,晚上才能凑到十万的。”欧阳嘉把脸埋在手臂里,哭着说,“要不然我的包在那里,里面有手机和钱包,你们都拿走!”一边说着,一边摸向自己的脚:“疼!别打了,我的脚,是不是骨头断了……”

  两人又对视了一眼,瘦子不怀好意地一笑:“钱我们是要的噻,人呢……”

  话没说完,胖子就扇了他后脑勺一下,粗声说:“做事!”同时不放心地看向夹道两端,瘦子挨了这一下,抱怨道:“这里没别人,我都看过了!”

  “少废话,耽误了正事,回去把你订棺材板。”

  瘦子不满地说了声:“晓得嘛。”,就走了过来,伸手在后腰一摸,寒光一闪,拽出了一把只有钢笔那么长,但是磨得雪亮,上面还开了一道血槽的短刀!

  欧阳嘉惊愕地抬起了头,雪白的脸颊上还有着红肿的痕迹,黑眸里盈满了泪水,语无伦次地求着饶:“大哥!大哥别这样!钱都给你们了!我绝不敢报警,饶了我吧!别杀我……别杀我,你们还要什么,我都给你们!”

  “嘿嘿,来不及了!”瘦子很享受她的哀求,大模大样地还把短刀在指间旋转了几下,尽可能地威慑到对方,看到这些平时高高在上的女人对他的恐惧和求饶,他简直兴奋得浑身都要着火,“冲你在电话里对我们不客气,你就该死!”

  “我……对不起……我错了,我给你道歉。”欧阳嘉忙乱地直起身来,似乎是要跪着磕头,但稍微一动,就又哀叫一声,手护疼地摸着脚腕,“啊!”

  瘦子蹲下身,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像猫捉老鼠一样地问:“哦,怎么个道歉啊?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饶你一命也行。”

  “我……”欧阳嘉欲语还休地抬起头,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红唇翕动,像是要说什么。

  下一秒,她摸着脚腕的右手猛然一挥,紧握着的高跟鞋的鞋尖狠狠地戳向了瘦子的面部,瘦子也算身经百战,她的动作刚起,就自然反应向后一躲,没料到自己是蹲着的,重点不稳,这一下虽然没有意料之中地戳到他的眼睛,尖锐的细跟却狠狠地击中了他的鼻子,他‘嗷’地一声,像被踩了尾巴的野狗一样,向后滚去。

  欧阳嘉一击得手,跳起来甩开另一只高跟鞋,光着脚踩在地上,不顾一切地朝着瘦子本来把守的出口没命地逃了过去,简直跑出了她有生以来的最快速度!

  二十米!仅仅只有二十米而已!出口那么近,好像只要她跨出五步就能突破夹道,冲到有人的街道上去!希望就在前面!跑啊!

  愿望是美好的,但是还没等她跑出两步,头皮一紧,头发被一只大手粗暴地抓住,像扯绳子一样地向后拽去,用力之大简直像是要把她头皮整个给撕下来,胖子的声音暴戾地在后面响起:“臭娘们!想跑!?”

  欧阳嘉这次没有失去平衡,她努力地站稳脚跟,左手反手一把拽住自己的头发,踉踉跄跄地反抗着,抢夺着,胖子不耐烦了,大概也没想到这个柔弱可欺的目标居然这么胆大,拔出一柄比瘦子的短刀要长一倍,闪着不吉的凶光,一看就知道见过血的凶器,对着她的脖子就抹了下来。

  千钧一发之际,欧阳嘉拽出自己的头发,螳臂当车一样地迎上那把雪亮匕首,刀光过出,乌黑秀发断成两截,一截还握在胖子手里,匕首使过了劲,险之又险地贴着欧阳嘉的肩头划了过去,擦出一条口子,鲜血讯速递涌了出来,转眼肩头就洇湿了一片。

  欧阳嘉忍住肩头的刺痛,狠命地拽回自己的头发,一旦解脱,更不停下, 转身继续要跑。

  胖子一看这简直要翻船,怒从心头起,大步向前,飞起一脚,横着一个鞭腿扫向欧阳嘉的腰,直接把她给扫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一边的围墙上!

  这一下是杀招,欧阳嘉这种坐办公室的小白领无论如何都经受不起,撞到墙上的时候,只觉得好像整个身体被割成了两半,从连接的地方传来剧烈到呼吸都无法继续的疼痛,整个身体像是被车碾过,差一点就晕了过去。

她喘息着,试图平复疼痛带来的休克预兆,但两人根本不给她这个时间,瘦子奔过来,满脸凶相地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不由分说地就往水泥墙上撞去:“贱货!跑啊!你再给我跑啊!”

  一下,两下,三下……

  浓稠的鲜血顺着欧阳嘉苍白的额头缓缓流下,黏着伤口处的头发,粘在脸上,形成一块块的肮脏血污,她竭力挣扎着,但最多也只能睁大双眼,死死地看着面前两个行凶的罪犯,好像即使她死了,也要看清楚这两人的样子。

  “呸!”瘦子对着她吐了口唾沫,举起短刀,“这就送你下去!”

  奇怪……他的目光突然被欧阳嘉身边的一个异乎寻常的东西吸引住了,不自觉地停下了动作,专注地看着,那是一朵不该出现在这种地方的——花?

  有着他从来没见过的嫩粉色,水灵鲜嫩的花瓣是半透明的,比童年时候村里小卖部的劣质果冻还要美,是世间难寻的一种清灵兼魅惑的颜色,以他见过的极其有限的植物,小时候漫山遍野的不知名花朵,加起来,都比不上这一朵的娇美。

  简直不是人间该有的,怎么会出现在这样一个破败的夹道里?

  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几乎是敬畏地触碰了一下这朵奇怪的花,这对他也是一种难得的体验,以前就算他见到再美丽的花,能摘的就直接折断杆子拿走,不能摘的,甚至还会上去揉碎了事,怀着一种恶意的快感‘什么狗屁东西,不当吃不当喝,都说好看,还经得住老子一指头?’

  但,这朵花……不一样。

  碰到的感觉,也不一样,普通的花,都是正常的温度,和气温没什么差别,但这朵粉色花,是冰凉的,触摸在手指上,清爽舒服得简直让他闭眼呻吟起来,犹如大夏天吃了个雪糕,又喝了一碗薄荷茶,说不出的畅快。

“老二,你磨蹭什么呢?”胖子一直在望风,生怕有人这时候过来,看他过去半天都不见动刀子,有些急躁地催他。

  

  “山哥,你来看嘛,这是个啥子东西?”瘦子兴奋地回头,喊他。

  胖子焦躁地向这边看了一眼,骂道:“你个龟儿子!破巷子里能有什么宝贝东西,你还当成稀罕物了,赶紧做完活!”

  他的最后一句话卡在了嗓子眼里,横肉丛生的脸上竟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惊恐之色,指着瘦子身后,期期艾艾地说:“她……她……”

  “哎呀,没得差这几秒钟的事,你就过来看哈子嘛!”瘦子不以为然地说着,但是看到胖子的眼神,也发现不对了,敏捷地回头,看到了以他的脑子,无论如何都理解不了的场景——

  刚才被抓着头发猛往墙上撞了几下的欧阳嘉,竟然慢慢地站了起来!

  瘦子对自己的力气是清楚的,他刚才下了死手,换成训练有素的打手都吃不消,别说脑震荡了,颅骨骨折脑出血都是应该的,但……就算是脑震荡,她也不可能这么快清醒过来啊!

  欧阳嘉的动作不快,但却很坚定,一开始还扶着墙,站得有点不稳,但等她完全站直身体之后,就稳稳地挺立在墙壁前,缓缓地伸出一只手,拨开了被鲜血凝成片状的头发,露出了一张带着血污的雪白的脸,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从她的左手背上,藤蔓一般延伸出粉色的一根细茎,最前端盛开着一朵漂亮的小花。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