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七章

3380 2018-12-27 09:01:37

 鉴于不能放任不管,以免明天网上疯传‘一青年男子在街头倒栽葱悬窗多时紧急送医抢救,警方呼吁广大群众切勿轻易尝试危险行为’的社会新闻,欧阳嘉还是费劲巴拉地把他给㨄了起来,板着脸往窗户里一塞,嫌恶地说:“一把岁数了,还玩技巧,以为自己十八岁大一学生呢?”

  “偶尔失足,偶尔。”杨可站直了身体,才觉得真是老了,这么玩了一下就五劳七伤,胳膊抻着筋了,腿也抽抽得厉害,小腹刚才压在窗台上,差点把消化了的午饭也给喷出来,简直悲催。

  他活动了一下四肢,把自己的身体伸展了一下确定并无大碍,才偷觑着欧阳嘉的脸色,客气地问:“这位小姐,面熟呀?是老客吗?要不要进来看看店里新进的一批货?”

  “有病吧你?”欧阳嘉不客气地骂道,“真装不认识啊?”

  “那什么……”杨可憨皮厚脸地说,“咱俩不是没关系了吗,你来我店里还能为什么?不买东西啊?那看看也行!给我这小店增加点人气也好。”

  说得欧阳嘉无言以对,她今天心神烦乱,下班了之后打车,明明是想回家的,也不知怎么,脑子一热,就报出了这里的地址,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走到看得见杨可的店铺的地方了。

  “也不是我想来的。”她低声说。

  杨可侧头,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做了个不屑的表情,嘀咕道:“口嫌体正直。”

  “我……”欧阳嘉无意识地伸出一只手,抓着窗框,目光发直,喃喃地说,“你还记得上次我自己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事吗?好像……又复发了。”

  杨可脸色一变,终于认真了起来,低声说:“进来。”

  他奔到门边,把欧阳嘉让进来之后,还警惕地左右张望了一下,就跟地下党接头似的,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飞快地关门下闩,用力顶了顶,确定不会被打开,才转身看向店堂里。

  欧阳嘉一个人站在偌大的店堂中间,四下都是黑的,只有收银台那里的一盏小灯把光线投射过来,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也格外有些凄凉瘦弱。

  杨可深吸一口气,暗暗给自己打气,走过去拉起她的手向收银台后面走去,一边安慰地说:“别着急,什么事都有我在,你别怕,坐下来,好好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被杨可按坐到收银台后面的沙发上,手里又被塞了一杯热茶,欧阳嘉提心吊胆了一天的情绪终于得到了缓解,她怔怔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来你这里了。”

  蹲坐在她膝盖旁边,摆出一副耐心倾听模样的杨可大受打击:“合着你就想说,你不是自己愿意来的呗?欧阳嘉,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但大家夫妻一场,你就算想我了,来看看我,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我还能嘲笑你吗?至于撒个谎,这么神神叨叨的?”

  “不是!”欧阳嘉激烈地反驳,“今天上午,我上司问了我一件事,工作上的,我很快就回答了出来,他说很好。”

  杨可撇了撇嘴,酸溜溜地说:“那个姓霍的?我前几天就觉得他对你的态度不同寻常,这算什么?让你感受到你是被赏识的,你是优秀的?哎,你们玩金融的啊,就是花样多,办公室泡个妞,也这么拐弯抹角的。”

  “你不懂!”欧阳嘉的手都微微颤抖起来,目光中隐含着恐惧,想起来上午时分,她头脑空空,却无比流利地说出那些话时候的场景,“我说的都是我不知道的,甚至我连资料都没看过!有些还是未来要发生的事,我无论如何……不可能知道的。”

  “那不就是未卜先知?!”杨可惊讶地问。

  “不是我!”欧阳嘉差点失去了仪态,尖叫起来,好在她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胸膛一起一伏,喘着气,声音里充满了不确定的怀疑,“我根本不知道的东西,通过我的嘴说出来……那一瞬间我是没有知觉的,你还记得从前吗?我的身体,做了很多事,而我自己却不知道,无法控制……”

  杨可吞了口唾沫,伸手按在她的膝盖上,几乎是用气声问:“不会是……小花吧?”

  他们俩同时看向欧阳嘉的左手背,上面除了一个隐隐约约的小红点,别无其他,根本看不出在那里,有一只不知名的怪物隐藏在欧阳嘉的血肉之间。

  也许是小花和他们一起闯过无数难关,同生共死,平时又实在表现得很软萌无害,就跟个叽叽喳喳的小能豆子一样,他们都渐渐忘记了最初才发现小花存在时候的恐惧。

  要知道,不管小花现在多么无害,它终究还是一个不为人类所了解的怪物啊!

  “叫它出来问问?”杨可征求欧阳嘉的意见。

  欧阳嘉很紧张,点了点头:“我想起来了,它已经两天没出现了,不知道是不是和这件事有关,如果一个人在家的话,我不敢叫它,万一……我被它夺了舍,再做出什么我不愿意的事来,我一定会跟它同归于尽的,所以……只能指望你了。”

  杨可其实心里也没底,毕竟小花当年闹过的风波他还历历在目,那是能把整间外科诊室都变成台风现场的破坏力度,何况那时候小花还是个没发芽的胚胎,现在的小花不但已经破壳而出,中间还吞噬了秦东升身上的同类,按照它的说法,吃饭是为了成长。

  现在的小花万一失控,能造成什么后果,谁也不知道。

  但是作为自封的一家之主,在老婆女儿都有危险的时候,他不上谁上?必须有挺身而出的男二气概,于是他毅然决然地点了点头:“好!我会负责的!”

  说着,他顺手操起一边扫地的扫帚,紧张地问:“老婆,要不要先找根绳子把你捆起来?”

  “滚哪!”欧阳嘉本来心情就不好,给他这么如临大敌地一弄,更加害怕了,心里暗自忐忑,不知道一会儿会发生什么事。

  但嘴上是绝不肯承认的,她看了一眼窗外,隔着雕花窗棂也能看到外面街道上还是有零零星星的行人,犹豫了一下,本着能拖则拖的侥幸心理,迟疑地说:“要不……再等一会儿吧,这时候还有无辜群众呢。”

  “不是……你也把可能的破坏局面想的太大了吧?”杨可吐嘈。

  接收到欧阳嘉的白眼之后,他飞快地改了口:“等等也好,我在这里陪你。”说着一屁股坐在了欧阳嘉的脚边,轻轻地挨着她的小腿。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欧阳嘉手中的热茶都变成了冰冷,当时钟数字跳到十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寂静无声,连路灯都熄灭了,一条长街,大概只有这里还影影绰绰地亮着灯。

  “可以吗?”杨可紧张地问,握紧了手里的扫帚。

  欧阳嘉迟疑地点了点头,一咬牙,把左手伸了出来,在小灯的昏暗光线下,她的这只手越发显得纤白如玉,手指修长,手背光滑,只有那个点显得有点碍眼。

  “开始吧!”杨可咽了口唾沫,以近乎悲壮的神情,和欧阳嘉一起低声唤道:“小花!出来吧~~~~小花~~出来吧~~~出来呀~~~~”

  喊了足足三分钟,嗓子都干了,欧阳嘉的手背上毫无动静,杨可看了她一眼,欧阳嘉摇摇头:“我不知道。”

  “它……不在吗?”杨可猜测。

  “在的吧?”欧阳嘉也没有把握,“如果它不在的话,那么今天上午操纵我身体的那个东西是什么?”

  杨可挪了挪屁股,好让自己在地上坐得更舒服点,若有所思地说:“这个真不好讲,其实根据我最近的研究心得,你这个现象,也许和小花无关呢?毕竟上次它做的坏事,可是能让你失去知觉很长时间的。”

  “你最近还做起研究来了?”欧阳嘉不相信地问。

  杨可不动声色地挡在矮柜前面,不让欧阳嘉看见上面撂着的闲书《中国民俗大全之出马仙篇》,自得地说:“当然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要充实自己嘛,毕竟在你身上发生过这么奇怪的事,到现在小花也解决不了……咳,我的意思是,你这种现象,有点像是民间传说里的‘上身’,通常见于神灵鬼怪,等等其他,要和人类交流传递信息的时候,通过固定的人,所处自己想说的话。”

  “无稽之谈。”欧阳嘉一个字都不信。

  “别这样,这是有充分案例和历史沿革的,虽然现在不能成为一门科学,但是人类就应该对未知的事物存在敬畏之心,不能轻易否定。”杨可反驳道,“就像你现在出去跟人说,你手背上能长出一朵花,还能说话,人家也会哈哈大笑,觉得是‘无稽之谈’的。”

  他怪模怪样地学着欧阳嘉的说法,欧阳嘉怒视着他,就在这时候,两人中间传来一个迷迷糊糊好想刚睡醒的声音,娇滴滴地抱怨:“谁呀?是谁笑话我?”

  “吓!”杨可下意识地向后退去,忘记了身后是红木矮柜,整个脊背结结实实地撞了上去,疼得龇牙咧嘴:“疼疼疼!欧阳嘉!你管不管孩子了!它怎么现在还学会吓人了呢!?”

  小花打着哈欠从欧阳嘉的手背上缓缓地升起,用力地舒展了一下,所有细密的花瓣全数打开,快活地舞动着,像一只悬浮的半透明小水母,心满意足地说:“哎呀……睡得真好呀!”

  欧阳嘉低头看着它:“这两天你一直在睡觉?”

  “吃饱了就睡喽!小孩子还不就是这样?”小花嘟嘟囔囔地说,抬起花盘,习惯性地要凑到欧阳嘉脸上去蹭蹭,“亲亲!”

  “交代清楚再亲。”欧阳嘉用一根指头把它精致的小花盘推开,“今天上午,是你借我的口说了那些话?”

  “什么呀?”小花莫名其妙地直起茎秆,叶片叉腰,和她对视着,“麻麻又做了什么坏事,企图甩锅给我吗?我是不会背锅的!我就在睡觉,什么都没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