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3412 2018-11-12 09:17:07

 杨可简单地说完了前因后果,眼睛发亮地看着欧阳嘉,才发现她的变化,赶紧恭维了一句:“你换了发型?很好看啊。”

  “废话。”欧阳嘉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昨天那个样子能见人吗?跟鬼似的。”

  她看了一眼酒店大堂的挂钟,迎着杨可期盼的目光,漫不经心地说:“就这事?影响我吃早餐。”

  “哎?”杨可傻眼了,看她转身要走,急忙跟上,唯恐她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强调地解释,“皮老板的意思,是能托关系,趁着律所内部转移执行律师的机会,让我们看一眼爸爸的遗嘱,亲眼看到是怎么写的。”

  “哦。”欧阳嘉歪了歪头,她还不大适应自己留了几年的头发一朝变短,感觉平衡都保持不大好,随意地答应了一声,却没有停下步子。

  杨可急了,悄声说:“你不想知道,那个姓秦的是不是在胡说八道?”

  “不想。”欧阳嘉回答得很快,这时候手机微信提示音响了,她皱着眉头摸出来,看着历史信息,似乎已经对这个话题没了兴趣。

  杨可呆了呆,看她突然转了方向,在原地打了个转儿,又追了上去,难以置信地问:“你真不想知道遗嘱上写了什么?”

  “不想。”欧阳嘉站住,大拇指飞快地划着手机屏幕,顺嘴说道。

  “可是……这不是你的心结吗?”杨可结结巴巴地问,“其实这么多年,我也知道一点你的心事,你不相信爸爸对你是真的有感情,所以你也一直不敢把内心的感情交付出去,装的若无其事,好像这样你就不会受伤害了,秦东升说的,你不管信不信,都要装作不在意,可是一切都过去了,现在是个好时候……也许,也许……”

  欧阳嘉缓缓把目光从手机上移到杨可脸上,平静地说:“杨可,什么时候做改行心理咨询了?”

  “我是关心你啊。”杨可呐呐地说。

  “就像你说的,不需要。”欧阳嘉断然拒绝,“我一个成年人,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她竖起一根手指头,强调地说:“同时,我也认可任何一个成年人,都有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能力,不管是你,还是我爸爸,他的遗产给谁,我不关心就是不关心。”

  “哪怕是给了你呢?”杨可追问道,执拗的眼神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嘉嘉,有时候一时的犹豫会错过很多事的,也许两年之后,如果真的没有消息,被确认死亡之后,遗嘱被宣读,才发现爸爸是爱你的,那你不会因为这两年的冷漠而后悔吗?”

  欧阳嘉一瞬间有很多话涌到喉咙口,非常想大喊‘那他会因为这么多年对我的忽视和冷漠而后悔吗?’,可是忽然间,不知道怎么的,一股心灰意冷的情绪笼罩了她,让她连辩驳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疲倦地露出一个微笑,轻描淡写地说:“是啊,我不在乎。”

  说完,她越过呆住的杨可,往门外走去,丢下一句话:“抱歉,公司有急事。”

  

  欧阳嘉出现在公司里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对她投来惊讶的目光,难得有稍微清闲点儿的同事迎面走来,吃惊地问:“你不是休假吗?”

  “啊,是——”欧阳嘉还没说完,小助理就从格子间里像一头横冲直撞的大白鹅一样跑了出来,抢先道:“蕾娜!你上次弄丢的耳环我捡到了,这边这边,来这里拿!”

  同事有些诧异地看了看欧阳嘉光滑完整的耳垂,还没等再说什么,小助理已经风风火火地拉着欧阳嘉跑了。

  小助理不由分说地拉着欧阳嘉来到楼梯间,还探头上下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悄声说:“小心无大错,我知道William他们经常会躲到这里来抽烟。”

  欧阳嘉任她鬼头鬼脑地四下张望,她关心的不是这个,追问道:“你刚才在微信上跟我说有事,是什么事?”

  小助理和她本人都清楚她根本没丢过什么耳环,但是看她这么遮遮掩掩的样子,欧阳嘉总有点大事不妙的样子。

  “是这样的。”小助理拿手挡着嘴,凑近她,格外小心地说,“你上次叫停的那个庆安银行项目,好像本杰明亲自又开始了,初期要注资这个数。”说着神神秘秘地伸出手比着,“已经提交审核了。”

  欧阳嘉本来没指望听到什么内幕消息的,但小助理这句话却炸得她陡然清醒过来,难以置信地问:“怎么会!?我明明跟他说过,这个项目不能做,对方对我们有隐瞒!我走的时候项目组都已经解散了!”

  那时候她以为自己手上长出了怪物,要解决它,势必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几乎是怀着悲壮的必死心情出发的,所以在做手术之前先把自己手边的事安排得明明白白,免得一组的人会因为自己的突然消失而群龙无首,导致几个月的心血白费,怎么罗明那个混蛋又跳出来重蹈覆辙了呢!当时自己跟他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等等……欧阳嘉扶住额头,竭力地回忆着当时她跟罗明说的那些话。

  话的确都是自己说的,可是……自己什么时候知道庆安银行马上要到账的那五个亿会收不回来,又怎么知道庆安银行董事长身体不好的呢?

  这些情报,资料数据里并没有啊。

  她还在思索,小助理已经不平地开始嘀嘀咕咕:“就是啊,你走了之后,大家有的也请了假,有的被拆分到其他组去了,有的还在整理数据归档,就在昨天,他一句话,又重新成立了项目组,由他亲自带队,这叫什么,摘桃子吗?就算要重启这个项目,也应该找你回来呀,你前期做了那么多事。”

  欧阳嘉脸色阴沉下来,咬牙切齿地说:“他胡搞什么!”

  眼看着一个大泥坑,还要闭着眼带着人往下跳吗!罗明可是投资部门主管,他手里的额度比她这种新人项目经理可大多了,这等于是把钱往水里投,鸿益资本今年的业绩一定会非常难看,搞不好还会影响整个公司,裁员都有可能。

  “不行,我得找他谈谈。”

  小助理急忙拉住她,可怜兮兮地说:“你可别说是我告诉你的呀。”

  “你不说我还忘了。”欧阳嘉看着她,“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呀……”小助理忸怩地对着手指头,“有些时候,女孩子的情报来源总是复杂多样的,哎呀,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善于倾听,并且从他们的抱怨中搜集一切有用的线索,组合起来,得出结论,就是这样。”

  她掰着手指头一一说到:“JIM跟我抱怨过休假取消,ELSA利用权限调阅了项目组的资料库,午餐的时候KRIS说这次要跟着BOSS干票大的,下个月就不吃简餐了,对了对了,最主要的是,William跟我说庆安的股票可以买一点做做短线,你瞧,这不很明显嘛。”

  欧阳嘉瞧着她,叹了口气:“找到了自己合适的岗位,人果然可以所向无敌啊。”

  “谢谢!”小助理美滋滋地点头。

  “放心吧,我不会说是你说的。”欧阳嘉侧头想了想,“反正罗主管最近一直神神叨叨的,我就说我有特殊的消息来源,他会相信的。”

  “说到这个!”小助理一拍巴掌,“我再跟你说说这几天我们办公室流传的‘清凉一夏’灵异故事,哎哎,别走啊!”

  欧阳嘉摇着头拉开楼梯间的门,边往外走边说:“不必了,没兴趣。”

  “这次是真的!我跟你说。”小助理紧随其后,不肯罢休地说,“我们楼层的女卫生间都封了,据说是——”

  欧阳嘉在前面走着,顺嘴说道:“是有穿红裙子的女鬼在里面洗手?”

  这句话一说出来,她心头又跳了一下,奇怪,这个画面似曾相识啊,好像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

  不不不,别逗了,好歹是读过书的人,大太阳底下说什么女鬼,传出去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才不是!什么穿红裙子的女鬼啊,这都过时了,一点都不吓人。”小助理不服气地说,竭力追上她的步伐,八卦地说,“现在流传的鬼故事,是……”

  她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当你晚上一个人去卫生间,出来的时候两侧办公室格子间里亮着灯,座位上的电脑还亮着,咖啡杯冒着袅袅热气,却看不到一个同事,你进了卫生间,发现每一扇门都显示有人,你很急,就敲响了其中一间,可是,门……应手而开……”

  小助理张大嘴巴,手向前推,做出惟妙惟肖的被吓到的恐惧表情,绘声绘色地说:“门开的时候,你发现,厕所的隔间里站着三个同事,同时向你转过脸来,灯光照着她们毫无血色的脸,嘴巴一张一合,发出同样的声音——”

  “蕾娜,你来啦?”

  正好迎面走过来一个别组的数据员,和欧阳嘉一起进公司的,也算熟人,当头招呼了一声。

  这句话配上小助理刚才的一通铺垫,效果异常惊悚,连始作俑者都吓了一跳,抖动着下巴半天才说了一声:“啊,你好。”

  欧阳嘉也是被这么突如其来地一叫名字,心头突突乱跳,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又或者像是,某些奇怪的视线从四面八方投射而来,满怀恶意地窥伺着她。

  那是致命的,阴暗的,危险的……直觉这么告诉她。

  她情不自禁抚上了左手背,在那里小花静静沉睡。

  数据员也就寒暄了一句,随即拎着电脑抱着文件夹走了,小助理惊魂未定地拍着胸口:“吓死我了!真是神来一笔。”

  欧阳嘉勉强稳住自己突然恐惧的情绪,淡淡地说了一句:“现在你知道了吧,人吓人才吓死人呢,什么灵异,都是不存在的事情。”

  “宁可信其有吧。”小助理抱怨道,“我对一切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和事物,都存在敬畏之心。”

  “得了。”欧阳嘉收敛了思绪,指挥道,“去给我泡杯咖啡,我装装样子,说是我自己发现的,再去找罗明摊牌。”

  其他天大的事先放在一边,职业生涯上的污点,可不能就这么被落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