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3612 2018-10-29 09:19:34

 这一下,带给秦东升的伤害,绝对不是被撒盐那么简单,而是致命的,他嗷嗷地叫了起来,触电似的向后缩去,转眼之间,那铺天盖地几乎要把院子都遮蔽起来的扁平弹性身体就变回了人模样,跌在地上哀嚎着,翻滚着,好像在忍受莫大的痛苦。

  他变回原形,那边皮老板也摆脱了禁锢,啪嗒一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摔得他老泪纵横,一时站不起来,但还是挣扎着向门口爬过来,一迭声地叫着:“东东!东东?”

  欧阳嘉和杨可一看小花居然一击即中,都松了口气,站直了身体,双双走向在地上打滚的秦东升,小花像一棵活泼的藤蔓一样,盘旋在欧阳嘉左臂上,花盘举在空中,摇头晃脑,非常期待地问道:“麻麻,我能吃了他吗?”

  “别胡说!”欧阳嘉头疼地训道,“什么吃不吃的,不许吃人!”

  “不嘛!”小花把茎秆伸得长长的,向着秦东升的方向渴望地探去,“他又不全是人。”

  皮老板这时候已经爬出了门口,费力地爬过门槛,跌跌撞撞连滚带爬地下来,一把抱住还在地上乱滚的秦东升,第一件事是硬用拇指掰开了他的双眸,看到那里面依然是怪异的血红黑眸之后,颓然地坐倒在地上,喃喃地说:“造孽……造孽啊!”

  他从年轻时候就刀口上讨生活,早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也许是运气好,最终他居然活到了退休的年纪,大摆酒席,金盆洗手,和过去的生活一刀两断,过起了悠然自得的养老生活,唯一的指望就是这个和自己血脉相连的亲外甥,满指望看着他过正常人的生活结婚生子,就好像自己也重新活过一遍一样,没有想到,最后回馈他的,竟然是这样想都想不到的诡异事件。

  他的外甥,变成了怪物!

  这难道就是迟来的报应?

  “皮……皮叔……”秦东升这时候勉强从电击的痛苦中缓过来一点,嘶哑着嗓子向他求救,“救救我……我不是故意的……”

  皮老板木然地跌坐在地上,抬起头,看着天空,久久不发一言。

  欧阳嘉一手拉回跃跃欲试的小花,站在秦东升面前,低头看着他,心里并没有报复的快意或者尽情杀戮的凶性,一时间,竟然有点不知道怎么办好。

  让小花‘吃掉’,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这是一个大活人诶!那该怎么办呢?交给警方处理?那样的话,秦东升身体的秘密,和自己身上寄生的这朵小花,岂不是立刻会被国家知道?

  想起来就不寒而栗。

  倒是杨可此刻摆出了男人的可靠态度,率先问罪道:“派那两个杀手去截杀我老婆的,是不是你?”

  秦东升躺在地上,脸色是近似岩石的灰败,完全不带一点人色,他眯起眼睛,向上看着,点头说:“是。”

  “那两个人呢?”杨可追问道。

  “呵呵。”秦东升发出一阵怪笑,“他们怎么样,你不清楚吗?”

  他吃力地喘息了几声,胸腔古怪地起伏着,看向正在他上空盘旋的小花,目光中掠过一丝嫉妒而仇恨的火焰,“你们还真狠哪,吸取了他们的生命力,把两个青壮年变成了老头子,从此之后,干不动活,走不动路,挣不了钱,眼看要活活饿死了。”

  杨可噗嗤一声笑了:“是,他们来杀我媳妇,是我们不对,我们居然敢反抗,简直大逆不道呀,应该捆起手来让他们杀,然后他们得钱,你顺顺利利地得到我岳父的所有收藏,这样才是好人做到底,对吧?”

  他脸上挂着笑,脚下已经狠狠踹了过去,暴喝道:“你当我们是傻子!?”

  秦东升挨了这一脚,却丝毫不感到疼痛,反而狂笑了起来:“你们不是傻子,你们就是自诩善良的那种虚伪圣母!他们有本事去杀你,你们有本事就让它吃掉那两个人!这才是弱肉强食的本分!像你这样的懦弱的女人,根本不配做它的主人!”

  他颤巍巍地伸出一只手,着迷地抓向在空中飞舞的小花,血色巩膜被黑眸积压到眼眶,只剩下一点点,痴迷地说:“好美……真美啊……你怎么能开出这么美的花?”

  “麻麻!我可以吃了他吗!?”小花不耐烦了,再次强硬地要求,“这是我们的生活准则!我可以吞噬它的!你们人类尊重一下我们的生活方式好不啦!?”

  皮老板动了一下,似乎要阻止,但是看到躺在自己面前的秦东升那大睁的双眼,完全不似人样的变化,忍了忍,还是没开口。

  “你也尊重一下人类社会的法律规则好不啦!?”欧阳嘉没好气地说,“我们这里没有动不动就吞噬同类的习惯!”

  “唉,好吧。”小花依依不舍地绕回来,在她脸上蹭了蹭,“人类可真麻烦呀。”

  秦东升中了邪一样,怔怔地看着小花的一举一动,再度发出疑问:“为什么……你的寄生体……是这样的?为什么我的……会不停地要求去吞噬?为什么?老天爷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傻瓜!”小花从欧阳嘉长长短短的头发上探出花盘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每一颗种子,都是平等的呀!就像空气和阳光一样平等!但我们是汲取人类的思想而发芽,成长,开花的!你一定是个很坏的坏人,所以才会做这样的坏事!”

  “胡说!”这次发怒的居然是皮老板,他虽然形容憔悴,甚至坐在地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一听到这句话,顿时对欧阳嘉怒目而视,激动地说:“东东是个好孩子!从小时候就很老实,只知道读书,他妈妈一辈子的希望就是他能上进,他也做到了,毕业之后当律师,是靠自己双手吃饭的清白人!你们不要觉得他有我这个舅舅,就带着有色眼镜看人,歧视他,他本质是好人!一定是被什么妖怪附体了!”

  他这么说着,忽然又有了勇气,探身抱住秦东升,老泪纵横地说:“东东,你不要怕,我认识青城山的老道长,你这是中了邪祟,有的救的!我带你去驱邪,烧香,念经,画符,一定能治好你的!”

  “那个。”杨可打断了他的幻想,好心地提醒他道,“没用的其实……”

  “胡说!”皮老板歇斯底里地喊,“不过就是妖怪,我混江湖多年,锦城这地儿本来就邪,什么怪事我没经历过?死人复活都不新鲜,我自有办法救他,不用你们管!”

  欧阳嘉撇了撇嘴,冷冷地说:“放心,我是守法公民,只要皮老板你能负担起监护人责任来,我不介意让我家的小花花放过他。”

  大不了等会儿让小花也吸掉他一部分‘生命力’,提前进入生理性退变期好了。

  “不过。”她逼近了一点,严肃地说,“我要你告诉我,六月五号那天晚上,在我爸爸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皮老板一听这个条件,立刻抢先答应下来:“好!”

  秦东升却发出一阵大笑,笑得胸腔都发出了共鸣一般,等他笑够了,才讥嘲地说:“六月五号……那天晚上……你真不记得了?”

  “我记得不记得无所谓。”欧阳嘉心生警惕,迂回地说,“我就想知道在我爸爸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他现在在哪里?”

  秦东升又开始笑,嘴角咧到耳朵根那种,露出一口被吐出的血沫子染红的白牙,不似人类,他吃力地抬起一只手,对欧阳嘉招了招,神秘地低声说:“这事,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只有被‘种子’寄生的人才能知道,外人听了,会死的。”

  他这句话说得又软又慢,还带着一股蛇类生物的黏腻恐惧,最后三个字更是带着奇异的笑容,仿佛在发出一个诅咒。

  皮老板不安地动了动身子,杨可却纹丝不动,站在一边,就好像没听见一样。

  欧阳嘉想了想,扭头对他用商量的口吻说:“你回避一下呗?”

  咿!这就很够意思,是对一家之主说话的态度!杨可满意了,暂时抛开‘一个男人和我老婆有私密的悄悄话要说’的不快,爽快地说了句:“小心点儿。”,走上台阶,顺势搀扶起皮老板,假关心地说:“皮先生,年纪大了,地上寒凉,要注意养生啊,来来来,这边坐。”

  他几乎是架着皮老板走到了院子里仅存的一张竹椅上坐下,皮老板不安地看向那边,心里慌得很,生怕两人一言不合,自己外甥的小命就此不保。

  从今天所见所闻,他也大致明白了一些,敢情这两人,都不是完全的人类,也难怪,像自己外甥那么能把自己抻成天罗地网的长蛇人不多见,外面夜店那么多花枝招展的小姑娘,也没见几个手上真能开出花来的。

  而这俩,都占全了,要说他们是人类,只怕有所偏颇……

  既然是非人类的事,那自己掺和进去,就真不大合适了。

  只希望非人类的世界,也是有约定和规矩的,说话会算话,不过他们争斗起来你死我活那劲头,还有动辄把‘吞噬’挂在嘴上,只怕也不是什么文明物种。

  皮老板担心的,也是杨可担心的,他状似悠闲地站在皮老板椅子旁边,其实紧张地盯着那边的任何动静。

  看他们都退出去几步,估计是听不到了,欧阳嘉弯下腰,盯着躺在地上脸色灰败的秦东升,平静地说:“你现在可以说了。”

  “呵呵,这么想知道吗?”秦东升再度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听了之后,也许你会后悔哦。”

  “我从来不为自己做出的决定后悔。”欧阳嘉大言不惭地说,虽然她后悔的婚姻产物就站在身后三米多远。

  秦东升喃喃地说:“真好啊,你的寄生物,优秀,美丽,强大,平和……”他的目光向上看去,却不是在看欧阳嘉,而是在看她头顶的那朵嫩粉色半透明小花。

  为什么……和它不一样呢?

  那在心里蠢蠢欲动的仇恨,嗜血,暴力……所有所有负面狂暴的情绪,都来自于那个噩梦一般的夜,在那一刻,他发生了改变,稀里糊涂的,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

  而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是他自己的错,那是应他内心的真实渴望而诞生的恶魔。

  他不信,怎么可能呢!他在外人眼中,不一直是一个脾气温和,有条不紊,兢兢业业的好律师吗?

  “那天晚上啊……你爸爸……”他露出了微笑,声音却越来越小,欧阳嘉不由自主地身体更加前倾,希望能听清楚他的低语。

  突然!秦东升一张嘴,一条细长的血红舌头,飞快地甩了出来,尖端竖得笔直,准准地插向她暴露在面前的白皙咽喉!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