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3526 2018-11-29 09:04:15

 皮老板敲定了一件大事,放下了心,豪迈地扔下一句‘账单我签过了,你们慢慢吃’,就两袖清风地带着秦东升走了,欧阳嘉呆呆地坐在桌边,还没从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里清醒过来。

  杨可一看皮老板走了,立刻恢复本性,又拿起筷子一通猛吃,含糊不清地点评:“这个回锅肉做得真好!每一片都炒卷了的,看看,这个薄,绝对是手工切出来的,而且盘子上都不沾油,真功夫!可惜你不吃肥肉,没口福啊。”

  “你也差不多点吧,都凉了你还吃。”欧阳嘉早就熟悉了他这副德性,都懒得生气,只淡淡提醒了一句,明明公婆家里算富,海外都有生意,从来也没亏过杨可,不知道什么原因,杨可总能很轻易地混同于一般市井群众,笑嘻嘻地一顿瞎混,简直像个土生土长的城市底层贫民。

  “为什么不吃,反正皮老板钱都给了!多难得的机会啊,以后谁来这种鬼地方吃饭,贵死了。”杨可反驳道,转了个方向,把装豆瓣鱼的盘子整个端到自己面前来,拿筷子熟练地把鱼翻了个面,大快朵颐起来。

  欧阳嘉心里有事,看他足足吃完了半条鱼,才开口问:“皮老板的东西,咱们收不收?”

  “哦!?”杨可受宠若惊地抬起头,嘴边还挂着酱汁,眼睛闪闪发亮地问,“老婆大人,你总算有一家人要有商有量共同做主的觉悟啦!居然肯垂询我的意见?”

  “嗯,我自己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也会适当听取周围人的意见的。”欧阳嘉坦然地承认。

  “收了呗!”杨可不在意地说,“你没听他说么,这是转嫁风险呢,个老东西!他怕家里的石头说不定也藏着什么怪物,哪天就出来要他的命,所以才这么好送给你,反正虱子多了……咳咳,哎呀被鱼刺卡到了!我是说,反正你身上已经有小花了,再来几个,也是给小花送菜。”

“菜!?什么菜!?吃的吗!?”欧阳嘉左手背的‘图案’忽然一闪,小花打着旋儿就从里面钻了出来,用两片叶子揉着花盘,大大地打了个哈欠,“麻麻,早安呀!”

  欧阳嘉淡淡地嗯了一声:“天还没亮呢,继续睡吧,乖。”

  “才怪!”小花灵活地拖着细细的茎秆飞到窗口去看了一眼,“都是晚上啦!又骗我,欺负小孩子!”

  “行了行了,你俩,都给我差不多一点儿,走吧,明天还得上班呢。”欧阳嘉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催促杨可,“东西可以收,你到时候跟他说,直接拉你店里去,别往家里放,碍眼。”

  杨可叼着一根芹菜杆在嚼,听到这话,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老婆,我可不可以把这句话理解为,那个家,你还是肯回去的?”

  欧阳嘉呼吸一窒,自觉失言,但也没必要为这种口误正式纠正,耸耸肩:“随便你。”

  “得嘞!”杨可从椅子上蹦起来,一脸欢快,还回头催促小花,“别玩了!快跟上!我们回家家喽!”

  他殷勤地提起欧阳嘉的包,站到她旁边,略带惋惜地说:“早知道就不把凉菜撤下去了,应该让他们打包的,那几道菜都不错呀,明天可以拿来配粥。”

  “出息呢!?”欧阳嘉奚落他。

  小花却在此时摇摇摆摆地飞向了门口,一个劲地喊:“好吃的!好吃的!”

  “回来!”欧阳嘉一边想它这要是飞出去给人看到,用‘新型无人机儿童玩具’的说法能骗过去吗?一边眼明手快地拽住了它的茎秆,硬把它给拖回来,训道:“你瞎起劲什么!他说的是人吃的东西,不是给你吃的!”

  小花在她手里一个劲地蹦跶,花瓣瑟瑟地舞动,像个小陀螺一样,‘不嘛不嘛’地喊着,努力挣扎着还要往外飞,欧阳嘉沉下脸,严肃地说:“是不是不乖?!”

  “呜……”小花用叶片捂住脸假哭,“哪有你们这样的!一会儿我都吃不下了还要我硬塞,一会儿有好吃的又不让我去吃,这样我会长不大的!讨厌讨厌!”

  杨可听进去了,拽了一下欧阳嘉,低声说:“情况不对。”

  小花自从出生以来,不近饮食,除了战斗方式,硬吞了秦东升那朵血舌花之外,也就是上次在鸿益资本二十楼里,像个吸尘器一样吃光了所有的‘灰色雾气’,事后欧阳嘉也问过它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小花却根本不知道,只凭本能说那是‘可以吃哒!’。

  如果像他们分析的那样,结合白裙子跳楼姑娘的遭遇,那种灰色雾气是可以让人的思想混乱,悲观,沮丧,产生各种不良情绪,进而被活活压垮的负能量,那么今天难得小花表示出浓厚的进食欲望的,又会是什么呢?

  是另一个可以吞噬的同类?

  还是能让人崩溃的负能量思想波?

  两人对望了一眼,眼神交汇,杨可立刻明白,脚步放轻,闪身到了门背后,悄悄推开一条缝,声音不大,按理说,是不会引起外面人的注意的。

  但是银杏楼的雅间门外,都有服务员在尽职尽责地伫立,随时听候吩咐,他这边才开了一条缝,一个穿着银杏图案白旗袍的服务员就笑容可掬地半转身,鞠躬角度无暇可击地问:“请问有什么需要?”

  “嗯……啊……没有!”杨可断然表示,既然已经惊动了,干脆把门打开得再大一点,一边眼珠子四下乱瞟,看着周围的环境,一边没话找话地说,“我就想问问,打包的事……”

  服务员笑着说:“马上来。”说着就要拿手边的IPAD下指令,吓得杨可立刻说,“我先问问,有什么可以打包的?”

  “都可以呀。”服务员热情地说,“我们所有的菜色都可以提供打包服务,餐盒是密封保温的,绝对不会出现漏洒的情况,一般市区范围内带到家都是热的呢,您要是不方便的话,我们也可以送货上门的。”

  杨可瞥了一眼IPAD上面的菜单,眼睛一鼓,心脏差点停跳,他没看错吧!那什么川北凉粉要88一份!?

  这凉粉是用什么面做的?珍珠粉吗?!

  他缓慢的抬头,感觉自己脖子都僵硬到能发出咔哒的骨节声了,面对着服务员期待的目光,艰难地笑了笑:“刚才撤下去的几道凉菜……”

  本来是想问问后厨有没有扔垃圾箱,还能不能打包,服务员小姐误会了,立刻麻利地点头:“原样再来一份打包是吗?明白了。”

  你明白啥了你就!

  杨可看她手指灵巧地划过IPAD,眼看就要下单了,心头大急,一声‘不!’还没来得及出口,就听到不远处的楼梯上一阵狂响,好像是一头水牛怒气冲冲地上三楼了。

  “啥声音啊!?”杨可故作惊恐地问,借此转移服务员的注意力。

  服务员小姐也不大明白,这声音实在已经超出了正常营业的范畴,她暂停下手指,侧头看着楼梯的方向,嘴里还说着:“对不起,我先去看一下……”

  不用她看了,因为声音越来越接近越来越大,这头水牛横冲直撞,震得楼梯板都微微颤抖,很快,从楼梯的位置就冒出一个花花绿绿的身影,略停了一下分辨方向。

  杨可眼睛一花,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面目,‘水牛’就拎起裙摆,一阵台风似的从他身边席卷而过,沉重的脚步踩得木地板都发生了凹陷,哆嗦着颤抖。

  服务员被她冲过来的势头波及,惊叫了一声,差点被狠狠地推到门框上,幸亏杨可扶了她一把,她惊魂未定地站定,喘息着说:“谢谢您。”

  “不客气。”杨可顺嘴说着,再抬眼看冲过去的人,已经灵活地过了拐角,到了下一间雅间门口,他本能地捂住了耳朵,果不其然,紧接着就是一声巨响,应该是那个人利用身形优势撞开了门!

  下一秒,尖利而嘹亮的女声高高响起,中气十足,传到这边似乎都发生了共鸣:“我就知道你在这里!还跟小狐狸精约会!”

  杨可手还没放下来,就露出了八卦之色,咦!难道自己居然在这么高档的地方都遇见了久仰大名的捉奸现场?!

  服务员小姐顿时花容失色,匆匆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先生,我离开一下。”就迈着小碎步赶向拐角去控制情绪,这时候另一个服务员也从一边赶来,先头这个大约是个领班,沉下脸问道:“你怎么没有守在门口?”

  “对不起!是客人要我走远一点的。”后来的服务员一脸惊慌,这时候那边的谩骂声更加激昂,两人几乎是小跑着冲过了拐角。

  杨可犹自觉得不足,正伸着脖子往那边张望,背上被欧阳嘉拍了一下,他头都不回地说:“别闹!有好戏看了!”

  “你是不是生错性别了?”欧阳嘉不耐烦地用手指狠狠戳他的背,“怎么跟乡下碎嘴老娘儿们一样,这种事也看热闹?!让你出来干嘛来的?看捉奸啊?”

  “切切!”杨可腾出一只手回身阻止她,依然不舍得让开门口的位置,“找食物着什么急的,不吃它也饿不死,哎我跟你说,这个声音你是不是很熟悉啊?真巧了,就是下午在佛牌店闹的那个!”

  小花听到说它了,不开心地一下升到很高,茎秆举着花盘过来居高临下,用两根细长的叶片揪住他头顶的一撮头发用力拉着,娇滴滴地抱怨:“粑粑最讨厌了!”

  “淘气!”杨可歪着头去拽它,一边还不忘跟欧阳嘉解释,“我是想,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我们能在一天之内两次遇到同一个陌生人,还都在跟人吵架,这意味着什么?”

  欧阳嘉想了一下,疑惑地问:“你的意思是,她是有人刻意安排来接近我们的?背后有阴谋?就像我爸去接近皮老板那样?”

  “要我说你就是悲观主义!被害妄想嘛!”杨可嫌弃地说,“我坚信天地间是有莫名其妙,不可言说的一股力量,无处寻觅踪迹,却也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所有人的一生,我把这种神秘力量称之为‘缘分’!”

  那边的吵闹声更加喧嚣起来,夹杂着一个男人气急败坏的数落声,两个服务员在劝架,但根本拦不住那个高亢的女声连哭带骂。

  他指指那边,神秘地说:“我觉得,这就是缘分的一种,冥冥之中,我们肯定和她有一点蛛丝马迹的联系,迟早要发生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