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九十章

第九十章

3391 2019-01-11 10:18:36

 难得的周末,欧阳嘉坐在出租屋里打包行李,手里一边忙活,一边还在腾出注意力看着IPAD上的资料,不时发出‘下一页’‘倒回去’的命令。

  小花从她左手背上延伸出来,辛苦地用两片叶子抱住庞大的IPAD,竭力伸长细嫩半透明的花瓣,在触摸屏上按照她的命令行事,没一会儿就发了脾气:“干嘛呀!你这是雇佣童工!”

  “没听说过指挥女儿干点事,还算童工的。”欧阳嘉把一大堆书籍哗啦一声从书架上扫到地板上,然后一本本地往箱子里收拾,“我让你洗碗洗衣服拖地板了吗?没有吧。”

  眼看威胁不成,小花决定采用怀柔政策,它抱着IPAD凑到欧阳嘉肩头,谄媚地伸出几根花瓣蹭了蹭她的脸:“天气这么好,我们出去玩嘛!去找爸爸好不好,他那个店里好多石头,我还没有检查完。”

  “不行。”欧阳嘉一口拒绝,“在拿到离婚证之前,我没有这个美国时间跟他见面。”

  “那就是拿了离婚证就可以喽?!”小花兴奋起来,抖动着花盘,发出愉悦清脆的笑声,“还等什么!快去拿呀!离婚!离婚!离婚!”

  看着它得意忘形地用花瓣在空中此起彼伏地模拟‘振臂高呼’,欧阳嘉无奈地叹了口气:“你真是为了玩,什么都能接受。”

  “我是小孩子嘛!最近也很无聊,你每天都在那个很高的大楼里,冷冰冰的,我都找不到人跟我一起玩。”小花伸出两根花瓣互相对着尖尖说,“上次难得感到有好吃的东西,忽然又不见了,我好饿。”

  欧阳嘉停住了手,若有所思地看着它:“你说的饿,不会又要吃人吧?”

  “NO!”小花神气活现地说,“我只吞噬同类,和能量波,人,那么难吃又难消化的低等食物,有谁会喜欢啦!”

  “非常感谢你的嫌弃。”欧阳嘉嘀咕道,这时候她手机响了,她命令道,“小花,给我把手机拿过来。”

  小花噗通一声把IPAD扔到她头上,砸得欧阳嘉哎哟一声,‘嗖’地伸长叶片,非常积极地够到手机,叶子一卷,就到了欧阳嘉手里,起劲地说:“快看看!是不是爸爸打来的!”

  欧阳嘉一看来电显示,霍清泉。

  她皱了皱眉头,难道要加班?紧急项目吗?

  “喂,霍先生?”

  “欧阳吗?”霍清泉说话还跟平时一样,言简意赅,不容拒绝,“在家?”

  “呃……是啊。”欧阳嘉摸不清他的意思,只能迟疑地回答。

  “准备一下,出来吧,我十五分钟之后到。”霍清泉依然是这种单刀直入的态度,却把欧阳嘉砸得头晕眼花,失声叫道:“等一下!?我们约好了吗!?”

  霍清泉那笃定的语气,让她几乎感觉自己失忆了或者被敲了脑壳,忘记了本来约好的日程,不然一个好好的周末,她好好地待在家里,怎么顶头上司一个电话打来,说‘我十五分钟之后到’?!

  “啊,也不是什么大事。”霍清泉理所当然地说,“昨天跟你说的那套公寓,我今天带你去看看。”

  “不……等等!”欧阳嘉抓狂了,该吐嘈的点太多,导致她一时竟然不知道从何而起,“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去看……谢谢你霍先生,但是找房子这种小事我自己可以搞定的。”

  霍清泉无所谓地说:“明明可以唾手而得,为什么还要花精力去另找?你的时间不值钱吗?”

  “这不是……”欧阳嘉非常想喊出来,这不是我根本不想接受你的安排吗?!我是一个成年人,有充足的社会经验,美国香港都去过了,在本乡本土的锦城反而需要仰仗男人的帮助而生活?

  开玩笑呢!

  她组织了一下语言,再度对着手机郑重地说:“霍先生,我非常,非常地感谢你对我生活上的关心,但我们把这件事忘记,好不好?我自己可以解决的,OK!?”

  “我十分钟之后到。”霍清泉不由分说地挂断了电话。

  欧阳嘉不相信地看着突然变成挂机状态的手机,瞪着眼睛过了足足一分钟,直到小花看不过去,跑来用花瓣拉住她的头发打秋千:“麻麻~~~你冬眠了吗?!”

  “哦槽!”欧阳嘉直接从地板上跳了起来,手忙脚乱地奔进狭窄的浴室,小花被她甩飞了起来,像流星尾巴一样飘在半空。

  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一眼,就惊恐地叫了起来:“完蛋了!我还没洗头呢!”

  

  霍清泉是个非常讲究时间观念的人,说十分钟,几乎是掐着点就打来了电话:“欧阳,我的车停在你小区门口,下来。”

  他耐心地等了三分钟,终于看到了欧阳嘉的身影,于是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招呼她:“上来。”

  “霍先生。”欧阳嘉双手插在兜里,看了一眼自己一身运动装,踏着帆布鞋,和霍清泉那西装革履豪车的派头完全不搭界的家居妇女形象,非常诚恳地说,“对不起,要辜负你的好意了,我今天突然有点事要出门。”

  霍清泉浓眉一扬,遗憾地说:“那真是太可惜了。”

  “是啊!”欧阳嘉连连点头,挥手道,“拜拜。”然后往后退了一步,给他让开道路。

  霍清泉耸耸肩,目光在她身上溜了一眼,突然提议道:“你去哪儿?我送你。”

  这句话是欧阳嘉推演计划里有的,她立刻麻溜地回答道:“我去我老公店里帮忙,不用麻烦了,他一会儿来接我。”

  霍清泉眼睛微眯,仿佛对她这句话里的潜台词一无所知,顺口问道:“你们不住在一起啊?”

  “是啊!”欧阳嘉摆出一副‘这很正常’的态度,笑得很随意,“店里比较忙,他……不常回来。”

  “我们上次见过面的。”霍清泉想了起来,点点头,“那更好,我送你过去,想必你拒绝公司福利宿舍的原因就是怕你先生有所误解,我可以当面打消他的顾虑。”

  笑容从欧阳嘉脸上消失,她没想到这点,结结巴巴地说:“不,不用了,和他没有关系,是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怎么会和他没关系呢?”霍清泉奇怪地说,“夫妻俩之间,应该没有秘密,互相尊重平等,什么事都要一起商量而共同决定,这是很美好的事。”

  欧阳嘉语塞,她要怎么跟他说这只是个借口,她根本没打算去见杨可,早知道,还不如刚才提出送自己的时候就痛快答应,到了地方下车溜走完事。

  “上车啊?”霍清泉见她不动,再度催促,欧阳嘉没办法,一脸郁闷地怀着‘爱谁谁’的心情,破罐破摔地上了车。

  

  今天又是个下雨的天气,好在不大,淅淅沥沥地浸湿了仿古街的青石板,烟雨迷蒙当中平添了一份韵味,这倒让游客觉得别有情趣,在街道上流连不去,举着自拍杆照得不亦乐乎。

  杨可反正卖的是石头,也不担心潮气,空调是不用开了,索性把店门和窗户全数打开,自己拿着块抹布有一搭没一搭地抹灰,顺便看看外面街道上的各色人物借以消遣。

  “真是无聊。”这种天气,在家里睡大觉多好。

  但是,欧阳嘉说他的那些话,就像是针尖一样细细密密地埋在内心最深处,让他辗转反侧,昼夜不安。

  “就算是没了老婆,也得听她的话,我再也不能这样下去,做一个无所事事的人了!”他发狠地捏着拳头,“至少这个店,我要开下去!”

  “小杨锅!”他正在给自己打气,蓝桑连蹦带跳地从街上一头冲进了店里,放下遮挡雨水的双手,像小狗一样抖着水,一件宝蓝色绣七彩凤凰的对襟‘民族风’褂子被雨水打湿了,颜色深一块浅一块的,就像是蜡染失败的产品。

  杨可吊着眼睛看她,吐嘈道:“每天就看见你到处摸鱼了,有一天在店里好好呆着的没有?你老板对你真好,居然不请你吃炒鱿鱼。”

  蓝桑精灵的大眼睛转动着,讨好地说:“我今天可是有正事,约了个客人,来借你的地方做个小生意。”

“哇塞,你小小年纪都知道做生意了,怎么不回你的苗银店里去啊?”

  

  “不能给我们老板知道我在外面还搞这个的,等做成了,请你吃烤鱿鱼啊?就当地盘费了。”

  说着双手合掌,眼巴巴地看着他。

  可惜这一招对杨可毫无用处,他无动于衷地说:“我拒绝!我可是正经商人,卖石头的!你该不会是搞那些歪门邪道的传销,拿我这里当幌子拉人吧?”

  

“哎哟,你说的么嘶喽!”蓝桑指天发誓地说,“传销害人哩!我从寨子里出来打工之前,就听他们说起过外面的骗人把戏,传销这样的千万不能信,我怎么会去搞那锅!”

  她笑眯眯地从大褂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形状古怪的银盒子,献宝一样地托在掌心在杨可面前一晃:“就是这个啦!我约好了买主,今天见面!”

  “这什么呀?”杨可嫌弃地看着那个周身发黑的银盒子,“疙里疙瘩的,是你才从土里刨出来的吧?”

  “小杨锅!识货!”蓝桑竖起大拇指,“这还是我婆婆的婆婆留下的,我家只有一个女孩子,所以传给我了。”

  “算了吧,我看就是上周的货。”杨可兴趣爱好广泛,无所事事的那些年,古玩街也是他流连不去的场所之一,造假古董上眼的功力虽然不高,但先怀疑一切总是没错的。

  他摇摇头,用手指戳着蓝桑的肩膀把她往外推去:“小小年纪,进城打工,好的不学,专门学坑蒙拐骗那一套,我才不帮着你骗人呢,卖假古董也是犯法的!到时候我还要跟着坐牢呢,去去去,赶紧改邪归正去!”

  蓝桑急了,原地一个转身,灵活得像一条游鱼一样躲开了他的‘大力金刚指’,叫起屈来:“这是我家的传家宝,出多少钱我也不卖的,我要卖的,是里面的东西!”

  “啥啊?”杨可不耐烦地问。

  蓝桑竖起一根手指挡在嘴唇前,神秘兮兮地说:“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