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八十四章

第八十四章

3612 2018-12-14 09:00:10

 杨可激动了半天,没想到欧阳嘉说的是这事,一下子就泄了气,垂头丧气地咕哝道:“这事轮得到我插嘴吗?你不是一直嫌弃我是个无业游民,无所事事,对职场一窍不通……觉得我的存在都是拖你后腿,我哪敢给你提建议,我有这个资格吗?这可是关系到你的事业规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事业就是你的命。”

  “错!”欧阳嘉竖起手指否认,“我是真的想听你的意见。”

  日狗!杨可愤愤不平地想,刚才那个姓霍的富二代,无视我就坐在你身边,一口一句什么需要,说着傻子都听出别有用心的话,多明显的暧昧!只有你才看不出他对你包藏祸心!

  他一定是觊觎你的美色!当然也有才干罢!对,就是这样!

  杨可不得不悲哀地承认,刚才三个人坐在一桌子上,哪怕是瞎子也会觉得霍清泉和欧阳嘉才是相配的一对儿,从外表到谈吐到言辞中的内容,甚至包括那些不动声色的暗中交锋。

  自己坐在一边,却完全没有姓名,就是个人肉背景板,蹭吃蹭喝的大型宠物。

  他从来没这么清楚地感觉到,欧阳嘉和自己已经不是一路人了,她已经从那个校园里稚嫩的大学生,远远地抛开起点,走得背影都快看不见了。

  这四年,她做出了多少努力,改变了多少,才造成这样不可逾越的差距啊。

  “你真想听的话我就说了。”杨可咬了咬牙,迎着欧阳嘉似笑非笑的目光,狠心说,“我觉得你应该答应。”

  “哈?”这点倒是真出乎欧阳嘉的意外,她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

  “哈什么哈?”杨可气呼呼地说,“你是把我当反面意见了吧?‘只要是杨可反对的就一定要去做’,我就知道!”

  欧阳嘉有点好笑,立刻否认:“我没有。”

  “那你刚才什么表情?”杨可控诉,“明显就不相信,既然不相信,为什么要问我?不是拿我当反面赌注还是什么?”

  “没有啊。”欧阳嘉一脸无辜地说,“我就是没想到你还说得挺爽快的,刚才看你,好像蛮讨厌霍先生。”

  杨可摆手纠正她的说法:“我是很讨厌他,现在也一样,但是欧阳嘉,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不会因为自己的情绪,就影响正确的判断。”

  “那好吧,成年人。”欧阳嘉抱起了手臂,好整以暇地问,“你为什么觉得我应该接受他的猎头呢?毕竟那是个机会,同时也是个风险,我像现在这样,在飞天猪APP里当个朝九晚五的业务员,工作稳定,挣得不多但养活自己没问题,时间固定,没有风险……可以一直这样做下去,不会在四十岁的时候因为体力精神跟不上高强度快节奏的工作而丢饭碗,不是也挺好吗?”

  杨可吸了吸鼻子,认真地看着她:“可是你不喜欢,不是吗?”

  欧阳嘉意外他的说法,愣愣地看着他,乌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这点给了杨可莫名的鼓励,他接着说道:“你就是不喜欢,我知道,你的心是长了翅膀的,别人觉得这份工作好,但你不是。”

  他自失地笑了笑,掌心在裤子上抹了抹,借以掩饰自己的失落:“其实,我也更清楚地知道了一件事,就像我喜欢各种新奇刺激的事物一样,你喜欢今晚这样……高薪,典雅,华衣美食,一份担担面都要八十八的用餐场合,像环球广场那样的写字楼,把资本和金钱玩弄在股掌之间……这才是你。”

  欧阳嘉啼笑皆非:“你弄错了,我在哪儿都是打一份工,没有那么翻云覆雨的本事。”

  “不,就是那样的。”杨可坚持,“那才是你的世界,你喜欢那样的感觉,我其实……一直都知道,但是就是不肯承认,你是不属于我的,你不屑我们现在的生活,所以你对我失望,对我们的婚姻失去信心。“

  他低下头,苦笑了一下:“看,我到现在才肯承认。”

  大概是嫉妒使人清醒吧,他以前从未觉得写字楼里那些油头粉面,故作矜持的所谓精英能和自己的老婆发生什么暧昧,笃定他们一路走来的感情基础牢不可破,但是今天,霍清泉的出现,突然打醒了他一直以来自欺欺人的美梦。

  不管两人刚认识的时候,欧阳嘉是什么样子,她骨子里始终带着一股自大骄傲,那种头也不回奔向既定目标的冲劲,破釜沉舟也在所不惜,也许是从她母亲那里继承的血脉。

  欧阳嘉平静地看着他,一针见血地说:“你终于发现我真的是一个拜金虚荣的浅薄女人了?对,我承认这一点,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好妻子,我们的婚姻也不是别人眼里的天作之合,校园爱情。”

  她耸耸肩,笑得一脸讽刺:“我都能知道当初在大家眼里我是什么样子,一个乡下来的县城学霸,人生只知道读书,没有被城市生活污染,又有点小乖巧,小任性,还是潘教授的女儿,你可以拉着我的手,慢慢地带我去认识世界,在我面前你有充分的优越感,所以自以为能居高临下地包容我的小脾气,觉得这是难得的情趣,然后就用这样的相处方式,做一对平常夫妻。”

  杨可苦笑着想分辨,半天只吐出三个字:“不是的。”

  “对不起,杨可。”欧阳嘉反而低下声音,诚恳地对他道歉,“我的伪装太成功了,别说你,我都被自己欺骗了,我……是真的想跟你好好过日子的,但是不行。”

  她抱歉地摇摇头,微微抬起头,看着雨后晴朗的夜空,城市的霓虹下看不到星子,紫红色的云雾笼罩在天边,整个城市依然车水马龙,这是她十一岁之前生活的大都市,这是她十八岁时候拼命读书才能搏一个回来机会的地方。

  忽然有一瞬间的恍惚,杨可向她求婚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么一个雨后的夜晚,他们站在宿舍楼下面,依依不舍地拉着手准备告别,但内心充满愉悦,因为知道明天即将来临,马上又可以见面。

  那时候杨可看着她,冲动地说:“嫁给我吧。”

  ……

  “我也想做个好妻子的。”她略带讽刺地笑了笑,“比如学着做饭,做家务,怎么清洗各种不同材质的衣服,将来如果有了孩子,怎么带她长大,教育她……但是我心里始终有一股恐惧不安,现在的生活给不了我安全感,我只能不停地往上爬,去抓住哪怕一点能让我晚上睡着觉的东西……让我可以坚强起来,相信自己不会被打败的东西。”

  她摊开双手,坦诚地说:“你说得对,我喜欢霍清泉给我描述的未来,去住好房子,窗外就是城市夜景,白天去高楼大厦写字楼里,做一个手里一分钟几十万上下的女白领,杀伐果断,指点江山,每天都过得很不一样,收入丰厚,下了班之后,也不是回家柴米油盐,而是随便找一家喜欢的馆子,点一份自己爱吃的东西……并且不用看价钱。”

  杨可干巴巴地笑了笑:“听起来挺带劲的。”

  “对啊。”欧阳嘉第一次跟他这么心平气和地谈起婚姻状况,“我喜欢。这种生活你不能给我,我只有靠自己去拿,我们俩根本就是错误的,再纠缠下去只有把现在的感情都消磨干净,我真的爱过你,杨可,我不想有一天会恨你,别让我们走到那一步,好吗?”

  杨可有很多话想说,但都哽在嗓子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贪婪地看着欧阳嘉秀丽的面容,仿佛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

周围的一切和刚才没有什么不同,他们下午还在店里拌嘴,像所有的小夫妻一样,晚上去吃了一顿饭,坐出租车回家,本来以为夹在他们中间的问题虽然很多,但感情依旧存在,他也可以这么慢慢消耗下去。

  但是忽然之间,不知道哪个信号灯亮了,他们四年的婚姻生活就此真切地划上一个句号,杨可的心沉了下去,他从来没有这么清楚地意识到,这次是真完了。

  

  “对不起……”欧阳嘉和他对视着,轻声说出残酷的话语,“是我的错,我不该答应你的求婚,这段婚姻是失败的,因为我不适合结婚,这和你没关系,那个人不是你结果也是一样的。”

  杨可吸吸鼻子,很想问‘真的吗,如果是霍清泉那样百依百顺俯首帖耳的富二代呢?’

  但是他并没有被嫉妒冲昏头脑,也知道这种话问出来自己绝对讨不了好,说不定还会挨一顿暴揍。

  “那……”他抬起手背擦了擦鼻子,借以掩饰自己眼中一闪而过的泪光,闷声道,“还是朋友?”

  欧阳嘉叹了口气,忍耐地问:“你觉得有必要吗?”

  “有啊。”杨可垂死挣扎地说,“我们不是还有一个共同的秘密吗?”

  欧阳嘉的视线落在自己的左手上,无奈地一笑:“你这句台词非常像电影里试图勒索女主角的小炮灰,下一个镜头就是杀人灭口。”

  杨可吸吸鼻子,没精打采还要强打精神开玩笑:“别逗了,有监控的,你不想进实验室就别杀我。”

  “是啊,别闹了,晚安。”欧阳嘉冲他摆摆手,却绝口不回答刚才他问的那句。

  她转过身,听到杨可在背后不死心地叫她:“连一个拥抱都没有吗?我们这才刚宣布感情破裂要离婚哎!好歹有个仪式感吧?”

  欧阳嘉没有回头,生硬地说:“改天有时间去民政局,我们在组织的见证下彻底仪式一把,不会让你失望的。”

  背后没有了 声音,但她知道杨可还是像个傻子一样站在原地,眼巴巴的看着她的背影,就像他一直以来的那样。

  欧阳嘉加快步伐,竭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往自己的单元门走去,脸上湿漉漉的,应该不是下雨了,那又会是什么呢?

  小花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左手背里钻了出来,沿着她的手臂慢慢攀援向上,把小花盘凑到她脸颊旁边,安慰地蹭了蹭,低声问:“麻麻~~~~我以后是不是就成了没有爸爸的小孩了?”

  “不会的。”欧阳嘉微微扬起下巴,说着连自己都言不由衷的话,“我们离婚和你没有关系,你爸爸也是个不见黄河不死心的人,他还会死皮赖脸地追上来的。

  小花显然不大相信,它转了一下花盘,娇嫩的花瓣在欧阳嘉脸上蹭过,悄悄地转过去向后看,然后凑到她耳根窃窃私语:“爸爸走嘞。”

  欧阳嘉下意识地想回头,又忍住了,淡淡地说:“也是该走的时候了。”

  他们夫妻俩,兜兜转转了六年,终于把四年婚姻在这一天划上句号,从此在人生道路上分道扬镳。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