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3449 2018-08-30 12:17:45

 “是他吗?”皮老板微闭着眼睛像在养神,却很清楚他们的一举一动,不紧不慢地问。

  杨可吞了口唾沫,点点头:“是。”

  但是这不合逻辑啊!看了一眼下面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二十左右,潘教授为什么大半夜的要一个人离开家,在两公里以外的地方经过一条小巷?他要去哪里?他要干什么?

  这个时间,难道不应该是欧阳嘉已经离开,他上床睡觉了吗?

  欧阳嘉却没有轻易认定,她微皱着眉头,纤长的白皙手指划过手机屏幕,进入下一个视频。

  这也是一段监控,像素更模糊,应该是家用的,对着街道位置,高度倒是降低了,所以能看到潘教授从左边入镜,走了十几米,从右边出镜的全部过程。

  他腰背挺直,不像受过伤,步履匆匆,却也没觉得多慌乱潦草,也不像是在逃跑。

  等等,杨可忽然觉得自己大概是脑子滑脱了,怎么会想到逃跑呢!潘教授,德高望重的退休高级知识分子,沉迷石头,心无旁骛,从无不良嗜好,更无作风问题,居住在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大城市内环位置,国泰民安,治安良好,不管出了什么事,他也不应该逃跑啊!

  那自己这种突然蹦出来的念头是怎么回事?

  欧阳嘉已经滑到了下一个,接下来都是几个特别短的视频,而且角度精奇,有一个甚至是对着楼对面的别人家,显而易见不是什么好鸟,只有视野底端刮到一点街景才被算进来,录到了潘教授从下面匆匆走过的场景。

  杨可抬头问了一句:“皮老板,既然这些视频你都能找到,那么一定能拼出一条潘教授经过的路吧?”

  “嗯,地图我也叫人存在里面了。”皮老板承认,恶趣味地笑了笑,“我还以为你们能猜出来呢,毕竟你们在这个城市也生活八年了,对大街小巷也该熟悉吧?”

  “这个……”杨可尴尬地笑了笑,“我们平时也都挺忙的,只在家附近的一定区域内活动。”

  皮老板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地说:“现在的年轻人啊,一点危机感都没有,我们混江湖那时候,不把城里的地图都牢牢记在脑子里,弄不好,是要丢性命的。”

  ‘现在的年轻人’也不会被人拎着西瓜刀追砍几条街吧,杨可腹诽道,脸上只能装傻,嘿嘿地干笑了几声。

  “最后一个视频,你们好好看看。”皮老板突然提醒道,他的时间掐得分秒不差,就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欧阳嘉刚好滑开了最后一个视频。

  这是一个便利店的监控,正对着收银台,因为是连锁店,财大气粗统一管理,所以摄像头的质量明显好了很多,像素清晰到人的脸一清二楚。

  两人都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底下的时间,是夜里十一点三十七,这个点儿便利店里的顾客居然还不少,有三个人在排队,很快,潘教授作为第四人就加入了进来。

  他的脸出现的一刹那,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啊’了一声,这是实打实的证据,眉目五官清晰可辨,就是潘教授没错。

  他面容平静,神态从容,似乎半夜十一点多跑出来找便利店买东西是个很平常的事。

  收银员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前三个人结完账之后,拿过他的商品,眼皮也不抬地扫条码,按键盘,最后抬起头报了个数,潘教授从兜里拿出一张一百块的钞票结账,然后拿着东西走了。

  他买的东西在监控下也看的分明:两包泡面,一瓶七喜,一把条状牛肉干,几板巧克力。

  都是他平时绝对不会吃的东西。

  “然后呢?”杨可有点着急,“既然连便利店都找到了,那么就该顺着找下去啊,看他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皮老板没有生气,平和地说:“我的人继续追查来着,但是很奇怪,以这间便利店为圆心,再往周围扩了五公里,就失去了线索,没有任何一个摄像头拍到他,这就是他留下的的最后一个影像。”

   “会不会是打车走了?”杨可抱着一丝希望问。

   皮老板认真地想了想:“有可能。”

  “那怎么不追查一下出租车司机呢,看有谁在那个时候在那个地点拉了个客人?”

  皮老板笑了笑,眯起眼睛意味深长地说:“你还真把我当警察了啊?”

  杨可顿时知道自己失态了,赶紧举起手,厚脸皮地说:“不好意思!是我情急了,这本来就不是皮老板您的责任,还没谢谢您呢。”

  “谢就不必了。”皮老板一抬手,“我也不是为了你们,是想让我自己心上过得去,我们混江湖的,讲究因果报应,突然从天上掉这么一块莫名其妙的馅饼,不瞒你们说,我还真有点不想要。”

  他慢慢直起身子,笑眯眯地对欧阳嘉说:“不如这样吧,欧阳小姐,正好秦律师也在这里,你要是愿意的话,让他起草一个什么什么……总之该赠予就赠予,该转让就转让的法律文件,以后真要是潘教授不在了,我履行完继承人的义务之后,全数再移交给你,如何?”

  欧阳嘉紧紧握着手机,掌心渗出了冷汗,刚才在便利店监控镜头里看见的父亲,是那么平静,让她竟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就因为他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这才更不合理。

  “那就不必了,谢谢您的好意。”她稳了一下心神,礼貌地拒绝,“我想我们都应该尊重我父亲的愿望,他说给您,那就给您,再说了,秦律师不是说,我爸爸留在他那里一个信封,说里面还有他的最终嘱托吗?我想,以我爸爸那个人的脾气,这个最终嘱托,可能就是委托您把他的所有藏品捐献给国家也未可知呢。”

  皮老板闻言一怔,随即大笑起来,用蒲扇隔空点了她一下:“好好好,你说得好!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倒不介意麻烦,愿意做这个功德无量的好事。”

  欧阳嘉没理会,低头打开文件夹里的最后一张图片,上面是百度地图,一根红线鲜明地标注了潘教授被拍下来的这段行动路线,还很贴心地计算了路程距离。

  很奇怪,第一个是在离家两公里之外的南熏巷口,最后一个是在离家四公里左右的全X便利店,前面没有任何线索,后面也不知所踪,就这么留下了这短短两公里的影像记录。

  他是怎么出家门的,离开便利店之后又去了哪里,一概不知道。

  最难以理解的部分是,这个点儿,潘教授不好好在家睡觉,为什么要大半夜跑出来,暴走四公里,去买他平时绝对不会吃的泡面巧克力牛肉干什么的?还有一瓶七喜!

  这简直是一个肥宅熬夜刷剧打游戏的必备,他这把岁数了,带着这些东西,从此就不知所踪。

  最重要的是,在此期间,他家里被疑似小偷闯入,弄得乱七八糟不说,书房地板上还留下了经过鉴定是他本人的血迹。

  到底哪一件事是先发生的?哪一件事又是后发生的?

  本来以为拿到监控视频能对得知潘教授的下落有所帮助,没想到越来越复杂,一个疑团接着一个疑团,现在笼罩在他们周围的,简直就是拨不开的迷雾。

  “好了。”皮老板满意地看着两人比来的时候还要茫然的脸色,端起茶盅,轻轻呷了一口,盖子和杯子碰出清脆的敲击声,“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手机就算送你,拿走吧。”

  “谢谢。”两人同声道谢,然后皮老板等了一会儿,不得不直接挑明:“我说,东西也拿到了,你们可以走了,我这是端茶送客的意思。”

  说完他摇了摇头,叹息道:“哎,现在的年轻人……”

  杨可心想,你个年轻时候混社会混到手指头都少俩的江湖哥,退休了倒开始讲起这些七八十年前的规矩来了?

  皮老板看欧阳嘉怔怔地坐着,手里握着手机,不知道在想什么,打趣道:“怎么?还想留下来吃午饭啊?也不是不可以,我这里多添两双筷子就是了。”

  “没有没有!”杨可嚷道,同时手臂揽住欧阳嘉的腰部,几乎是把她给提了起来,“我们不打扰了,这就走。”

  “好。”皮老板点点头,一点不挽留地说,“慢走,有什么事,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告诉我一声。”

  告诉你是可以的,但帮忙是不一定的,对吧?老狐狸!

  杨可嘴上可不敢说出来,看欧阳嘉在他的帮助下站直了身体,眼神依然有些不对,低声说:“嘉嘉?没事吧?咱们出去说。”

  “哦,好!”欧阳嘉被他在耳边低语,热气喷得耳根子痒酥酥的,才从沉思中惊醒,对皮老板鞠了一躬,“多谢了。”

  皮老板微笑以对,做了个请的姿势,两人转身向着来的入口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欧阳嘉突然站住了,转身突如其来地问了一句八竿子打不着的话:“您刚才说,秦律师也在,是吗?”

  “是啊。”皮老板很自然地说,“他除了做遗产继承之外,也额外有一些别的业务范畴,比如,是我聘请的三星堆酒吧法律顾问,经常会过来帮我解决一些法律问题。”

  装什么呀,不就是户口本上和你毫无血缘关系,但其实是你亲外甥嘛,杨可皮笑肉不笑地嗯了一声。

  “您等会儿就是跟他一起吃饭吧?”欧阳嘉问的第二个问题更奇怪,皮老板虽然诧异还是点了点头,他心里有把握,这对年轻男女都是懂分寸的人,不至于为了蹭一顿饭这么厚脸皮的。

  “他什么时候来的?”欧阳嘉紧接着问了第三个更加奇怪的问题,杨可都无法理解了,傻傻地看着她,不知道自己老婆大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下皮老板有点不高兴了,沉着脸说:“欧阳小姐,上一个这么问我的人,还是警察。”

  “啊。”欧阳嘉轻快地说,“我想秦律师的行踪,倒是不用向警察交代吧?他们问这个做什么呢?”

  皮老板被她变相偷换概念给噎了一下,看在她是女人的份上,也没多计较,冷淡地说:“比你们早来十分钟。”

  “OK,谢谢您。”欧阳嘉得到了答复,也不纠缠,干脆利落地向着出口走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