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3462 2018-11-07 09:04:59

 “你撒谎!”秦东升嘶声吼叫,舌头不自觉地从嘴里弹射出来,在空中带着腥臭的唾沫横飞乱舞,声音都变得怪异,要注意才能听懂,“他根本不在乎你!遗产都没有你的份儿!也从来没跟我提过有你这么个女儿!睁开眼睛看看,这个家里没有你的痕迹!一张照片都没有!他怎么会把珍贵的东西告诉你?”

  “你也说了是现在呀。”欧阳嘉好整以暇地说,“我得承认,人的感情是需要培养的,天底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哪怕是父亲和女儿之间,所以我一直对他没有什么感情,他对我也一样,大家维持个表面客气就可以了。可是,在他刚承认我是他女儿的那段时间里,作为一个笨拙的新手父亲,他是很爱很爱我的,有一种巴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跟我分享的,突如其来的舔犊之情,热烈得简直掏心掏肺。”

  她歪了歪头,不动声色地看了已经气息奄奄,眼看就要死翘翘的杨可一眼,心里默念:撑下去,很快了。

  “不……不可能的。”秦东升依然表示得不相信,但内心明显的动摇了,他瞥了一眼自己刚才出来的书房,那里的藏品也很多,被他翻出来却还没有仔细检查到十分之一。

被寄生之后,‘它’的本能告诉他,石头里有他们共同想要的东西,可以提升力量,使得他们一起越来越强大。但再具体就不知道了,是个很模糊的概念,之前他只是简单地把各路藏品匆忙过了一遍,因为不得其法,压根不知道从哪个方向下手,里面有包裹体的,不是,共生晶体的,不是,罕见的,不是,常见的,不是……

  

  潘教授穷一生之力,离婚单身,金钱时间精力都全部花费在一项爱好上,他家里的石头数以万计,仓促之间怎么能找到自己想要的。

  但也许……真的就在‘珍品’当中。

  “对不起了。”欧阳嘉抱歉地说,“小花是不可能给你的,让你吞噬是不可能的,我打不过你那就不要打了,但我也有可以提升自己的方法,你弄死我老公,我以后会找你报仇的,这笔账,我一定会算。”

  她伸手打开其中一扇柜门,轻而易举地拽下后隔板,在秦东升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伸手进去在里面摸索着,忽然脸色一喜,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

  这让秦东升那里还按捺得住,嘶吼一声,整个人一下往地面一趴,顿时像条大壁虎一样,飞速游动着就爬进了客厅,杨可被带得咚地一声嗑到了地上,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眼看是晕过去了。

  这时候听到窗外邻居抗议的叫声:“大中午的!谁家这么没公德心?鬼喊鬼叫个毛!”

  秦东升的速度很快,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一阵风地来到了欧阳嘉面前,欧阳嘉面带微笑,手指一弹,小花心领神会,小小的花盘粉色流星一般向上飞窜,一下子就够到了吊灯,迅速打了个死结,使出浑身力气,以茎秆为绳,悍然拽起了欧阳嘉,让她腾空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恰好完美地避开了飞窜而来的秦东升。

  与此同时,秦东升也已经看到了她刚才伸手进去的那个柜子。

  什么都没有!隔板大约是早就松动了,所以一拽即坏,后面没有他臆想的什么藏着‘珍品’的暗格密室,只是一面年代久远,有些发黄的白墙而已!

  秦东升双眼发直,被捉弄的怒火腾地涌上来,还没等他转身,‘哗啦’一声巨响,就感觉到那条拖长的手臂中段传来一阵剧痛。

  这种感觉,依稀让他想起小时候,有一次考砸了,被爸爸拎着小板凳痛打,一时失手,打到他小臂骨折……可是,不可能啊!

  秦东升难以置信地回头,目眦欲裂地看着欧阳嘉骑在硕大的吊灯上,吊灯则压在他伸长的手臂中间!小花从吊灯上灵活如有生命的藤蔓一般,飞快地扶摇而起,对着他快活地摇摆着小小的精致花盘挑衅‘略略略!’

  亲眼看到之后,似乎那断骨的钻心之痛,就变得更加强烈了!

  窗外又传来邻居的叫骂声:“楼上搞什么东西啊!大中午的要拆迁啊!?”

  欧阳嘉刚才几乎是用尽了身体能做出的最佳动作,跃起摸到吊灯的同时手掌脚尖就勾住了灯的框架,用力如秋千一般地摇晃起来,小花也在拼命地用叶片拽着那根主架,终于在最短的时间内给生拉下了天花板!狠狠地坠落向地面。

  这吊灯也有几十斤重,带着她这么一个大活人,和坠落的重力加速度,狠狠地砸在那根绵软如蛇的长手上,果不其然,秦东升虽然能变形,也不是钢筋铁骨,欧阳嘉清晰地听见了骨头在肌肉里碎裂的声音。

  她跳下吊灯的时候,狠命踹了一觉无知无觉的杨可:“醒醒!”

  杨可的身体抽搐了一下,被勒住的脖颈因为手臂的松弛而得到了缓解,猛地向后倒吸了一大口空气,剧烈地呛咳起来,一边瞪大眼睛,模糊的视线里根本看不清面前什么情况,只能本能地叫了一声:“老婆!快跑!”

  “跑个屁!”欧阳嘉骂道,一转身,严阵以待,小花也飞了起来,虎视眈眈地看着秦东升的方向。

  “你们……”秦东升的一条手臂还在她脚下扭动,似乎断了骨头之后,就难以恢复原状,没有断的半截在尽力地挪动,但怎么也不能回到他身体上去。

  秦东升血红黑眸瞪到了最大,险些鼓出眼眶,咬牙切齿地说:“你们……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他仰头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剩下的三条肢体飞快地着地,向他们猛冲过来!嘴巴一张,咧到最大,那条血红的舌头再度弹出,这一次和从前不一样了,也许是他内心的欲望已经达到了顶峰,仇恨和恶毒呼之欲出,即将要杀戮的快感彻底支配了他的头脑,那根细长的血舌顶端,竟然开出了花……

  一朵小小的,看起来像舌尖分裂,被切碎的肉绽开变成的卷卷花瓣,无声无息地绽放开来,带着腥臭的味道,和死亡的威慑,向着欧阳嘉席卷而来。

  “小花!去吧!”欧阳嘉断喝一声,不容它再逃避,一把拎起它的茎秆,在手上甩了两下,像扔飞索一般把它直接扔了出去,“做不到,我们就一起死吧!”

  杨可捂着被勒出淤痕的脖子,吃力地支起身体,到了一半又无力地跌落,最终不得不靠在欧阳嘉腿上才能撑住身体,他声音嘶哑地说:“加油啊!花霸王!”

  “yep!”小花鼓足了勇气,一边给自己加油一样喊着,“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一边勇往直前地迎了上去。

  这次不是互相试探的战斗,也不是见招拆招,而是生死关头悍然硬刚的狭路相逢,两道光影一眨眼已经当头相接,一朵嫩粉色娇滴滴的果冻小花和对方血红色犹如生切肉筋的恶之花硬碰硬地扛到了一起,互相的‘花瓣’同时暴涨,纠结在一起,犹如一个虬结的线团,把对方死死地缠住固定,彼此都知道这是吞噬同类的时候,谁也不肯给对方留一点逃脱余地,都使出了浑身的力气,猛烈地用自己的能量去同化对方的能量。

  秦东升首先撑不住,细长变形的身体开始抽搐,血红色的巩膜瞪得简直要爆裂,黑眸一会儿变大,一会儿缩小,浑身颤抖着,却不得不继续大张着嘴,那根从他嘴里‘长出来’的细长血舌绷得紧紧的,源源不断的带腥臭味的口水顺着他裂到耳根的大嘴,滴滴答答往地上流着。

  小花这边情形也不太乐观,纠缠在一起的‘花瓣’本来还可以很清楚地分辨出哪个是小花的纯净裸粉色,哪个是对方的血红色,可是渐渐的,随着它们的动作越来越大,那个已经缠在一起的‘团’已经像是用血管满布的人体器官,每一根细长密布的‘花瓣’都是流淌着鲜血的对方的颜色!

  更可怕的是,这一‘团’中心,还在有节奏地鼓动着,带着外面的‘血管筋脉’也一起噗通,噗通地起伏跳动,这玩意儿,是活的!

  那场景……好像是人的一颗心脏,被从胸腔中剥离出来,就这么举在空中,看着它的跳动。

  不,又像是科幻片里的外星怪物,在孵化出来之前,浑身靠这些血色触手一样的血管从别处汲取营养,满足自己的生长壮大,等到时机成熟,就破茧而出!向世界露出狰狞的獠牙。

  “什么好像。”杨可现在算是喘过气来了,靠在她腿上,声音干涩地说,“这他妈就是外星怪物!”

  欧阳嘉一惊,才察觉自己不由自主地把想说的话已经说出口了,她发急地揪住杨可的衣领子拼命摇晃着他:“别扯那些了!你没看小花要输了吗?!它要被吞噬了,下一个就是我们俩!你快想想办法呀!”

  “我想想……”杨可不负众望,立刻提出合理建议,“小花不是说,它是倚靠你的思想成长孵化的吗?你就在脑子里给它喊加油!加油!”

  “能行吗!?”欧阳嘉抓狂地问,杨可费力地坐直身体,嘴欠道,“不然你现场表演一段声情并茂的啦啦队踢腿舞也可以的……哎呦!”

  欧阳嘉把巴掌从他脑袋上收回来,再看一眼那颗被两根不同颜色的茎秆死死固定在半空中的血色大‘茧’,现在已经涨到足有拳头那么大了,更让人恐惧的是,她眼尖地发现,小花似乎正在处于颓势,因为连系着茧子的茎秆,本来是极漂亮的透明裸粉色,跟果冻一样可爱精致,现在里面竟然已经被侵入了一抹刺眼的血红色,而且就在她这一犹豫的时候,还在往里继续晕染着扩大。

  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血红色已经蔓延到了小花茎秆的中间部分。

  她紧紧地闭上了眼,双手握拳,集中自己所有的思考力量,满脑子,整个身心,只剩下一个愿望:“小花!你一定要赢!”

  就在她甚至感觉自己集中注意力过度,思绪都要化为有形物,眉心处若有所感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尖锐刺耳的撕裂声:“嗤拉!”

  紧接着,室内血气弥漫!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