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3339 2018-08-30 12:17:45

中午时分,商业区的大小饭馆都人满为患,连全家便利店的靠窗小吧台都挤满了人,杨可隔着窗户看了一眼,想了一下银行卡上的余额,还是咬牙说:“我们去吃西餐吧,刚才看大众点评,这附近有一家牛排餐厅,双人餐只要398。”

  他自己随便吃什么都行,可不能委屈老婆大人。

  欧阳嘉摇摇头:“没胃口,随便买点什么吃好了。”说着又斜了他一眼,“杨可,出息了啊,居然知道吃牛排了,我记得你一向对西餐没兴趣的。”

  “偶尔也改一下口味嘛。”杨可跟在她后面进了便利店,里面弥漫着一股加热便当混杂的味道,谈不上难闻,但也无法刺激食欲。

  欧阳嘉看了一眼几乎被拿空的货架,也不过去了,就在收银台随便挑了三串关东煮,拿了一瓶酸奶,正好这时候窗口空出两个位置来,她走过去占住,对一直忧心忡忡跟在她后面的杨可诧异地一挑眉:“你不吃吗?等我请客?”

  “哪能呢。”杨可赔笑,过去飞快地挑了一盒粥和四个包子,又飞快地跑了回来,在此期间,不时关注着欧阳嘉的动向,看到她一直没动地方才放心。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欧阳嘉的一举一动都让他琢磨不透,设身处地想一下,如果是自己,手上突然长出奇怪的东西,一定是立刻哭爹喊娘往医院跑喊医生救命吧,她怎么这么从容呢?

  啊,老婆大人到底是职场女性,沉稳得一糊!

  杨可咬着包子回到座位上,看着欧阳嘉面前的关东煮其实也就动了两口,小心翼翼地问:“是不是不合胃口?”

  “啊,不是。”欧阳嘉百无聊赖地用竹签戳着萝卜,懒洋洋地说,“就是突然想起了我当年去实习的时候,每天晚上你都来接我下班,肚子饿了,就在附近的便利店吃关东煮。”

  “对啊,你特别喜欢吃那个鸡肉海苔卷。”杨可想起来了,探头瞧了瞧,“这次怎么没拿?忘啦?我去给你拿两串。”

  他说着就要起身,被欧阳嘉一把拉住:“都说了没胃口,不想吃,别忙活了。”

  “哦。”杨可乖乖地坐回位置上,大口大口粗鲁地撕咬着酱肉包,一边往肚子里囫囵吞一边想着,老婆今天真奇怪啊。

  欧阳嘉戳起萝卜,小小地咬了一口,慢慢咀嚼着,咽了下去,笑了笑:“坐在这里,看外面的街道,就觉得这四年好像没过过,我们还是大学生一样。”

  “不,不一样。”杨可警觉地说,“那时候你是我女朋友,现在你是我老婆。”

  “准前妻。”欧阳嘉温和地纠正他。

  “我一天没签字离婚,就不算!”杨可斩钉截铁地说。

  “那你什么时候肯签字?”欧阳嘉说话的态度不是那么认真,反而带着一股玩味的感觉。

  杨可有点垂头丧气,但还是坚持说:“起码等到爸爸的案子有个结果,你手上那个东西……也有个结果为止。”

  他抬起头来,目光中充满坚定:“我说过的话就会算数,嘉嘉,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去面对。”

  欧阳嘉温柔地看着他,轻声要求:“那下午陪我去医院吧。”

  杨可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她被袖子遮住的左手背,嘴里发苦,也不知道这玩意儿从哪来的,长在人身上有什么坏处,能不能切掉,就算切掉了,手背少了那么一大块皮肤,以后欧阳嘉该怎么办……

  “听你的。”他像完成什么仪式一样,重重地点了点头。

  欧阳嘉绽开了笑容,状似轻松地说:“我想过了,这事不能拖,早点解决,大家都安心。”,说着,又大大地咬了一口萝卜,用力地咀嚼起来。

  

  他们像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一样,在便利店的长桌边靠这点东西消磨了半个多小时,直到快一点半了,才慢悠悠地离开,准备前往医院。

  “我想过了,去第三医院。”杨可一上车就忙着拿手机比划,“我这就给你挂个号。”

  “为什么?”欧阳嘉吃了点东西,雪白的脸上泛起饱足的红晕,懒洋洋地坐在副驾位上,拉起安全带的动作都变得缓慢了起来。

  “按理说人民医院水平最好,河西医院对皮肤科的疑难杂症最拿手,但你这个情况比较特殊,我觉得还是以保密为上,正好三医院我有熟人,铁哥们,死党,不怕他说漏嘴。”

  欧阳嘉打了个小小的哈欠,不无揶揄地问:“你怎么到处都有熟人。”

  “瞎,都被你说是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了,再没认识几个朋友,那就真成没用的废物了吧。”杨可头都不抬地发微信。

  大概是食困,欧阳嘉觉得昏昏沉沉的,眼皮直往下耷拉,她嗯了一声,意外地没有回呛,往座位里窝了窝,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开始打盹儿。

  这边杨可终于搞定,再抬眼的时候,欧阳嘉已经低垂浓睫,呼吸均匀,睡得沉了。

  “就这么困啊?”杨可用极轻的声音说。

  欧阳嘉毫无反应,睡得呼呼的。

  杨可看着她沉睡的容颜,今天没有化妆,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鬓边微小的汗毛跟成熟水蜜桃的绒毛一样,挠的他心里痒痒的,红唇嘟起,健康的唇色在他眼里犹如一朵玫瑰花苞。

  回想起来上次他们在一起,还是什么时候?杨可想了半天,发现那是几个月之前了。

  欧阳嘉一直很忙,正如她所说,她是不浪费任何时间,向着自己既定的人生目标走去,一步一步,坚定不懈。

  可是……婚姻带给她的真是拖累吗?他是真爱着她的啊。

  杨可凑近欧阳嘉,想趁她睡着偷一个吻,结果还没等碰到,一颗心就激动得砰砰乱跳,手都哆嗦了起来,没办法,他赶紧坐直身体,让自己镇定些。

  ‘没出息!这是你合法妻子!又不是偷情,你紧张个毛!’他唾骂自己。

  末了还是没下去嘴,杨可无奈发动了车子,往三医院开去。

  

  果然是有熟人好办事,杨可的这位铁哥们本来今天是换班休息,一听朋友有事,从家里赶来了门诊,特地拿钥匙开了自己的处理室,一切就绪,就等他们上门。

  但杨可这边遇到了点麻烦,首先医院附近的停车场简直是满坑满谷,没有空位,他找了半天才硬挤进去一个,然后,欧阳嘉不知道怎么了,睡得迷迷糊糊的,被叫醒了之后也很茫然,下车的时候跌跌撞撞,眼睛始终维持着要闭合的状态,几乎都不能睁开看路。

  “好啦,媳妇,醒醒,咱们做完手术回家让你睡个够。”杨可一开始伸手拉着她,后来发现不得不半抱半扶着她,从停车的地方往门诊大楼走,欧阳嘉含糊地嗯嗯着,却始终没有回到清醒状态,挂在他臂弯里,每时每刻都在往下滑,逼得杨可伸出手臂死死地揽着她的腰,几乎是把她拖进了大楼。

好在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需要搀扶的病人不在少数,他们也没有引起什么特殊的影响,杨可满头大汗地拖着欧阳嘉进了电梯,欧阳嘉依旧软绵绵的自己站不住,他不得不把她的头按在自己肩窝里,双臂环住,形成一个亲密的姿势。

  周围的人纷纷投来眼光:小两口还怪亲密!在医院这种地方居然也忘不了秀恩爱。

  等到电梯到了楼层,杨可又不得不半抱着欧阳嘉挤了出去,这时候欧阳嘉已经连回答他的力气都没有了,听他在耳边叫唤名字,只有睫毛稍微颤动一下的反应。

  杨可心想,这事不对!

  他下了决心,不顾旁人侧目,一弯腰把欧阳嘉横抱了起来,欧阳嘉居然没有反抗,连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一条手臂无力地垂了下去,那模样不像是睡觉,倒像是昏迷。

  “病情这么快就恶化了?”杨可一路走一路猜测,但看欧阳嘉的脸色又没有任何异常,呼吸均匀,仿佛只是睡着了。

  他来到早就约好的处理室门口,手被占着,只能用脚踢了两下,医生朋友开门出来看见他这样,吃了一惊,赶紧让开:“怎么了?晕倒了吗?这内科的毛病我可不拿手,要不然赶紧送急诊吧?”

  “没事。”杨可把欧阳嘉放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扳起她的脸看了看,娴熟地翻开她的眼皮观察瞳孔。

  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惟因如此才是最大的异常。

  他认识的任何正常人也不会吃了饭之后就困得立刻睡觉,被人搬来抬去都不醒的程度。

  “怎么啦,到底是怎么啦?”医生朋友在旁边团团转地问,“你不是说就来做个小手术,割掉点身上长的东西……这是怎么啦?”

  

  他陡然惊恐起来,抓着杨可的胳膊,郑重其事地说:“杨哥,朋友归朋友,但我可不能看着你走邪路,你到底把这姑娘怎么了?趁她现在不知道,你跟我说,我帮你想想办法,那些违反犯罪的事,我不做,也不能让你做啊。”

  杨可不耐烦地撑住欧阳嘉又要往下滑的身躯,咬牙切齿地说:“什么姑娘,这是我老婆!”

  “原来是嫂子呀……不对!”医生朋友刚松了一口气,又提起心来,“你要做什么小手术?不会是怕嫂子不答应给她下了麻醉药了吧?你从哪儿弄的药?”

  他的目光落在欧阳嘉平坦的小腹上,更显惊恐:“我先说明啊!我是个普外医生,妇科的事儿我不拿手!”

  “妇科找你干嘛啊,就是皮肤上的小毛病。”杨可含糊地说。

  医生犹豫了一下:“再小的手术,也得签字啊,她现在这样,我不能违反规定的。”

  “我是她老公,我签字。”杨可不耐烦地说,“拿手术通知书来。”

  医生警惕地看着他:“怎么证明?结婚证带了吗?”

  “谁……谁带那玩意儿满大街走啊!”杨可突然心虚地结巴起来,心想结婚证?离婚证就差拿到手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