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八章

3535 2018-11-23 09:00:19

欧阳嘉也不知道跟他怎么解释,胡乱地摆了摆手说:“这是……降妖除魔的一种特定仪式。”

  “不对吧。”杨可提出异议,“我看过毛利人印第安人跳战舞,不是这样的呀。”

  “那是你见得太少。”

  杨可爽快地承认:“也对!这个世界上失落的文明有很多,还有很多奇异的现象需要去探索,太多的事我不懂,以后一定努力……”

  他缩了缩脖子,干笑着说:“其实找一份工作安顿下来,也是人生的发展方向嘛。”

  欧阳嘉懒得理他,转开目光,看着小花在走廊上像吸尘器一样滋滋地来回勤快跑动,那些灰色雾气这时候好像才陡然发现了这个奇异生物的厉害,再也不复刚才贪婪包围的嚣张,四处躲闪,竭力往边角凑去,但是小花真的就是个克星,个头又大,挥舞起叶片轻轻一扫,每个角落的晦气都休想跑掉。

  她正看得入神,忽然听到身后有个似曾相识的声音轻轻地说:“谢谢你们。”

  这鬼地方哪来的第三个人!

  欧阳嘉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了杨可的手臂,情急之下指甲都陷进去了,杨可疼得龇牙咧嘴也不敢吭声,一叠声地问:“怎么了?怎么了?”

  “你……你看看我后面?”欧阳嘉自己不敢回头,生怕一回头就当头碰上一张血肉模糊死不瞑目的鬼脸,低声说,“我后面有什么东西没有?”

  杨可虽然莫名其妙,也立刻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吃了一惊,往后退了一步,扯动了欧阳嘉,欧阳嘉死死地拽着他,从他的反应看来,更不敢回头了。

  “小姐……你哪位?”杨可结结巴巴地问,“你怎么在这里?”

  咦?

  欧阳嘉觉得这个态度,不能是看到女鬼的正常人类反应啊,于是也大着胆子侧头往后面看了一眼。

  一个面容秀丽,长发披肩,穿着带蕾丝边的白色过膝长裙的姑娘站在窗口,离他们不远不近,脸上挂着温婉的微笑,看起来非但不具杀伤力,而且还很善良的样子。

  欧阳嘉正想转过来,杨可不动声色地撞了她一下,提示她小心。

  这一切都被对方看在眼里,眼神忧郁,微带歉疚地说:“对不起,我一直都在。”

  “哈啊?!”杨可尽管早有心理准备,还是惊叫了起来,指着她说,“你就是那个女鬼!?”

  说完了又觉得这样不大礼貌,赶紧把手放下,干巴巴地说:“那你……你现在是好了吗?”

  “是。”姑娘丝毫不避讳地点点头,“其实我不是想吓唬你们。”

  欧阳嘉截断了她的话头,板着脸说:“当然,你是想杀了我们。”

  姑娘局促不安地点了点头,又飞快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确那天,我情绪不大好,已经连着加了一个月的班了,结果还是不理想,我们主管骂了我,当时我很生气,但也—没有想过自杀,我只想着吃完午饭,振作精神,再从头开始努力,一定会做好的。”

  她仰起脸,轻声说:“我爸爸妈妈很爱我,我不想让他们失望……”

  欧阳嘉吃了一惊:“那你不是自杀?需要我帮你报警吗?”

  “不……也不是。”姑娘脸上露出困惑的神情,“那天的午餐很难吃,我去窗边倒水,看着天空,想转换一下精神,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很悲观,好像,这个世界已经抛弃了我,没有任何值得我留恋的东西一样,很多事,小时候的……我不是个十全十美的人,有很多缺点,老师,同学,亲戚,也都说过我……他们好像又来了,围着我,指指点点……”

  她自嘲地摆动着手:“就这么一冲动,开窗跳下去了。”

  低下头,又抬起来,她眼神里流露出无法言说的悲哀:“一秒钟之内我就后悔了,可惜,没有回头的机会。”

  欧阳嘉吃了一惊,她说的情况,怎么听起来好像跟自己刚才的失控有点相似?!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姑娘全身泛起白光,形状渐渐淡薄,从边缘开始慢慢消散,自己却毫无所觉,诚恳地看着他们,“是它们想害人,不是我,对不起……对不起……”

  欧阳嘉抿了抿嘴唇,一言不发,杨可倒是心有不忍,连连点头:“我们知道了,你走吧,一路顺风,早点投胎哈。”

  说着他还举起手挥了挥,算是告别。

  白裙子姑娘终于放下了心,报以一笑,也举起手挥了挥,然后整个人就像沙画一般,一阵风吹过,了无痕迹,彻底消失。

  等面前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欧阳嘉才说:“不要迷信,哪有什么投胎,这就是灵魂湮灭了。”

  “走个形式而已,不然我说什么?祝你的思想流失成粒子?”杨可不在意地说,碰了一下她,“你刚才听到没有,她说是被影响的,被什么影响了?这个大楼里难道还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欧阳嘉眯起眼睛看着他:“你真看不见吗?”

  “看不见啊!怎么了?”杨可茫然四顾,紧张地说,“你别告诉我,这里四面八方,整条走廊都密密麻麻站着无数的……嗯哼,就跟刚才那姑娘一样的东西。”

  他说着,自己都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

  “放心吧,没有。”欧阳嘉嫌弃地说,“瞧你胆子小的。”

  “艾玛你胆子大!也不知道刚才是谁,都吓哭了。”杨可习惯性地回嘴。

欧阳嘉一声冷笑,正要出言讥讽,这时候小花又轰隆隆地跑了回来,没到跟前先大大地打了个饱嗝:“嗝儿……我要消化不良啦!”

  “你吃什么就吃饱了?”杨可心虚地说,悄声说,“小花,来告诉我,这里真有东西吗?你给我说说,是不是很可怕?”

  小花斜过花盘,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虽然没有‘脸’,但杨可就能感觉到,那股嫌弃的‘表情’跟欧阳嘉一模一样:“你在说神马呀!食物怎么会可怕!”

  杨可大吃一惊:“你还吃了它们了?心理上有没有负担?”

  他看不见,也不知道‘食物’长什么样子的,万一跟红裙女一样,保持着大多人形的状态,这孩子吃顺了嘴,会不会有一天走在大街上,突然饿了,看见什么人都逮过来咬一口?

  “笨!”小花不屑地说,“吃,是天性,怎么会有负担。”

  说着它又用两片叶子舞舞,抱怨道:“不过你们这样,一下子饿着我,一下子又给我塞很多很多食物必须吃完的育儿理念,就是会对我造成心理阴影哒!”

  欧阳嘉看着被小花‘打扫’之后的走廊,虽然一切都还是熟悉的模样,但总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甚至气息都不再沉郁,那种无处不在被人窥测的感觉不见了。

  她长吁了一口气,这样,就算结束了吧?

  “小花。”她指了指,小花立刻把大头凑到她面前,讨好地伸出一只叶片要跟她对击:“five!”

  “变小。”欧阳嘉意思意思地用手指戳了戳,直截了当地命令。

  “为什么呀!”小花不甘心地说,“这是人家的正常生长阶段,本来就要长这么大的……”

  杨可忍不住插嘴道:“你这样正常了,你妈就不正常了,以后还怎么让她在大街上走路?拖着你这么个……勉强算盆栽吧?群众不围观?那会影响交通的!再说了,听说过遛狗的,没听说过遛花的。”

  “就不!略略略!”小花冲他吐着舌头,得意洋洋地说,“我变大了,你们就不能再用那个讨厌的东西来埋我了,salt!salt!salt!”

  杨可做出无所谓的样子:“哎呀那也很简单啦,反正盐也不算贵,工业盐更便宜呢!我认识供货商,没事吊个几吨来埋了你也很容易啊,小小年纪,基础教育还是得抓紧啊,四大名著听说过没?没读过回去爸爸就给你讲讲孙悟空被压五指山的故事。”

  “呸!”小花本能地觉得不是什么好故事。

  欧阳嘉打断了他们没营养的互相恐吓,淡淡地说:“变回来吧,我不会拿盐对付你了。”

  “真哒?”小花凑过来,“麻麻说话要算话哦。”

  “算的。”欧阳嘉点点头。

  小花摇晃着大脑袋考虑了一会儿,终于勉勉强强地说:“那我就相信你一次喽,大人是不可以骗小孩子的。”

  杨可凉凉地说:“你这大块头,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孩子。”

  “人家就是个宝宝!”小花生气地一挥叶片,差点把杨可又扇个跟头,“我还有漫长的‘花’生要过呢!会长的很大,很大!”

  “还是别了,地球呆不下!”

  欧阳嘉瞪了杨可一眼,成功地让他闭嘴,然后伸出左手,简单地说:“来。”

  小花左右扭扭叶片,摆出一副要干大事的模样,还给自己‘嘿呀嘿呀!’地叫了两声加油,然后猛地一甩那根把两人联系在一起的茎秆,发出斗志昂扬的声音:“我来啦!”

  毫无预兆的,硕大到足可以塞满走廊的花盘散发出金色强烈的光芒,杨可和欧阳嘉情不自禁地抬手去遮挡眼睛,就在他们的身体接触到光芒的一瞬间,同时失去了知觉。

    

  欧阳嘉模模糊糊地被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吵醒,她眨了眨眼皮,酸涩到完全睁不开,大概是睡下去的姿势不大对,全身都僵硬了,要费好大的力气才把沉重的头从桌面上硬给抬起来。

  她习以为常地抬起手去揉眼睛,手举到眼前却突然停顿了,桌面?

  她不是刚才还和杨可站在走廊上,等待小花变身吗!怎么忽然就睡着了?

  用力地睁开眼睛,眼皮的酸涩使得她差点流下眼泪来,抬起头惊疑不定地打量着周围,入目一切是那么熟悉,就跟以前每次工作熬夜睡着再醒来的时候一样,并不是陌生的体验。

  窗外晨光乍现,薄薄的云彩染着晨曦的金边,今天一定是个好天气,路灯熄灭,半明半昧,正是一个城市早上刚醒来的模样,她好好地坐在办公桌旁,一边的电脑和IPAD都开着,桌面的资料夹被推开一边,在桌角摇摇欲坠,勉强留出一个仅供她趴着的地方。

  这是怎么回事!?从昨天半夜开始的惊险场景,竟然是梦吗?她只是趴在桌子上睡了一觉?因为姿势不舒服而做的噩梦?

  她第一时间抬起左手,却看见‘八芒星’的图案依然存在,只不过皮肤平滑并无凸起,像是画上去的精美手绘一样。

  小花在这里,是失而复得,证明她不是在做梦……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