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3529 2018-11-10 09:08:32

 杨可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抱住了头,动作灵敏地蹲下,准备随时应付即将到来的龙卷风,但等了一分钟,却毫无动静。

  难道真给老婆做成了?

  他心里奇怪地想着,稍稍打开手臂,从缝隙里看了一眼,欧阳嘉一只手还高高地举着菜刀,脸色阴晴不定,小花就像一条死鱼一样硬邦邦地倒在大理石橱柜表面上,僵直不动。

  “嘉嘉?”杨可大着胆子劝她,“下不了手就别下了。”

  “闭嘴!”欧阳嘉一声断喝,一转身,右手的菜刀直直地指向他,目光中的犹豫连杨可都看得出,她一咬牙,指挥道:“你给我念,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念!”

  杨可无语地站了起来,看着顶着一头狗啃一样的乱发,脸色苍白却目光炯炯好像吃了激素一样精神的老婆大人,觉得她今天受刺激太大,绷得太紧,脑子都有点不正常了。

  他动手的时候,欧阳嘉明显愣住了,来不及反应,所以被他轻而易举地缴走了武器,杨可一手把菜刀嫌弃地往身后一扔,一手安抚地握住她的手腕,吐嘈道:“什么啊,我给你念‘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好不好?咱们好歹也是有房有车有身家的小中产了,没必要硬把自己的命不当回事,没危险也要撩几下。”

  他斜了一眼躺在橱柜表面上直挺挺的小花,悄声说:“反正它现在这样子,也不碍事,别折腾了。”

  “你说得轻巧!”欧阳嘉勃然大怒,声音都变尖了,用力抖动着左手,因为那根‘脐带’的存在,小花也被拖得在台面上颠簸了好几下,咚咚咚地跟敲鼓一样,“手上拖着这么个怪物,你叫我怎么上班?怎么出门!?”

  “这种细节问题我们可以慢慢讨论……”杨可底气不足地说。

  就在欧阳嘉用力吸了一口气,眼看就要破口大骂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细细的抱怨声:“好吵……”

  他们飞快地转过头去,惊讶地看着刚才好像已经死的透透的小花在一秒钟之内又变回了原来那Q弹的模样,两片本来僵直的细叶子抬起来像洗脸一样揉了揉花盘。

  “没死啊?”杨可用气声在欧阳嘉耳边说,还不忘记表功,“看,幸亏我阻止你吧。”

  欧阳嘉下意识地往后捣了他一肘子,在杨可的痛呼声中,看见小花缓缓地收拢了花瓣,缩成一个小小的‘花苞’,嘟嘟囔囔着,细长的茎秆一甩一甩——在她还没明白这是要干什么的时候,就惊觉那根联系着自己手背和小花的‘脐带’瞬间缩短,小花苞就像个被抽回来的陀螺一样,‘嗖’地一声,直直地没入了她的手背。

  皮肤一阵尖锐的灼痛,仿佛是被烟头烫了一下,好在持续时间不长,很快就消失了。

  她不相信地举起手背,放在面前仔细地看着,雪白的皮肤上那个漂亮精致的八芒星图案栩栩如生,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跟从前比起来,又好像多了一丝活灵活现的血气,裸粉色的线条流畅中带着流光溢彩的生命力,就像——

  就像是活的。

  当然,她心里清楚,这的确是活的。

  “我,我头晕……”她吃力地说着,抚着自己的额头,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杨可敏捷地从后面一把抱住她,熟练地一边给她扇风一边说:“坚持住!现在不是晕的时候!”

  “你还说!”欧阳嘉有气没处发,怒视着他,“刚才要不是你拦着我下手,现在说不定就一了百了了。”

  “你想的别太美了。”杨可习惯性地反驳,“你刚才以为趁它病要它命,没想到人家不是死,是睡,你睡觉的时候要是被人砍了一刀,那脾气会不会比平时更大?到时候别说爸爸的房子,这栋楼能不能保得住都两说!”

  “你!”欧阳嘉无话可答,心里也明白杨可说的有道理,偏偏又不想承认,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一跺脚,往门口就走。

  杨可一时说痛快了嘴,心也虚了,追着她尾随而去:“急什么的呀,不是说好吃饭的吗?今天大获全胜,我请客!门口烧烤摊,随便点!”

  “不吃了!”欧阳嘉生硬地甩下一句,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杨可愕然,小声说:“脾气是越来越大了。”

  

  

  没了手上吊着的那个带尾巴的拖油瓶小花花,欧阳嘉几乎要脑补自己是个正常人了,她回去酒店,草草地洗了个澡,吹干头发的过程中就差点睡过去,等她终于扑上大床,浑身放松下来,几乎是立刻陷入了黑甜乡。

  这一觉,昏天黑地,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阳光满床,她趴在床上,用力地伸展四肢,像只翻着肚皮的青蛙一样在床单里划水,发出惬意又痛苦的叫声:“哎……妈呀!真是放纵而堕落的生活啊!”

  回想起来自从大学实习的时候,就没有睡过这么一个囫囵觉了,甚至当年和杨可结婚的时候,婚假七天只休了三天,那三天也基本是每天早上固定七点必定起床,精神抖擞地接收公司发来的资料。

  她费力地翻了个身,不顾浑身酸痛的肌肉骨骼,抱着枕头,乌黑凌乱的发丝铺在雪白的床单上,挡住了她的面容,和纠结的眼神。

  果然……自己还是不适合婚姻的吧,当时觉得理所当然,甚至杨可也很配合,在一边狗腿地张罗吃喝,殷勤地每一口都喂到嘴里,还开玩笑说这是给他表现的机会,但是,真的跳出局外看一眼,任何一对正常的新婚小夫妻,都不该是这个状况。

  自己太年轻,又被他的温柔迷惑,丝毫没想过时机不适合,自己的心理也远远没有做好进入婚姻的准备,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掉进了婚姻的大坑,花了整整四年时间才想明白两个道理:

  第一,他们彼此不合适。

  第二,自己不适合结婚。

  “还不晚!”她半闭着眼睛给自己打气,自言自语地说,“人生总有走错路的时候,只要及时纠正了,就能回到正轨!”

  这句话给了她莫大的勇气,撑着像被人揍了一顿的疲惫身躯,跌跌撞撞地扑进卫生间,拧开花洒,哗哗的热水浇在身上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过去,她顿时满血复活。

  花了半小时把自己收拾干净,换了身衣服下楼到酒店附设的理发店把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给彻底剪好,那位TONY大概从业多年,见多识广,面对她这一头狗啃样的杂毛也丝毫不大惊小怪,跟她探讨了一下要修成什么样的发型之后,就开始咔嚓咔嚓。

  很快,一个两鬓打薄,后脑勺蓬松,显得欧阳嘉一张脸越发尖削的复古赫本头出现在镜子里,TONY一边做着最后的精细修剪,一边叮嘱道:“这个发型要注意打理,不然就不好看了,小姐要不要在这里办张卡?”

  “哦,不必了,我是要留长的。”欧阳嘉婉言拒绝,她这样的金融民工,忙起来不眠不休是常事,长发更容易收拾,必要时候挽上去,丝毫不耽误事,哪有时间三天两头做头。

  TONY很明显地惋惜了一下:“那中间阶段,可能会不好看哦。”

  “无所谓啦,我又不是靠好看吃饭的。”欧阳嘉不在意地说。

  最后帮她掸掉碎发的时候,TONY一眼就看到了她露出的左手背,啧啧称赞道:“小姐你这个纹身图案很别致啊!是在哪儿做的?”

  欧阳嘉下意识地把左手背朝里贴在了衣服上,干笑着说:“没有没有……是纹身贴而已。”

  “真的吗?”TONY怀疑地问,“但是很见功底啊!完全不像是贴出来的,这是一个有生命的纹身。”

  欧阳嘉心想,可不是有生命么,现在它在睡觉,等它醒了,立刻就窜出来让你知道什么叫有生命。

  她敷衍了几句,签了单,急忙往外走去,等走到酒店大厅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的假期还没有结束,这时候去公司也没事可做。

  那又干什么去呢?欧阳嘉四五年来第一次有空闲下来的属于自己的时间,竟然有一阵的恍惚,在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上来回徘徊了一阵子,盯着外面烈日艳阳下的街道,竟然有一种‘不如回到房间吹空调继续睡大觉’的冲动。

  但随即她自己就主动掐断了这个念头,人生如此不易,她辛辛苦苦走到这一步了,可不是靠吹空调睡大觉换来的,要真想后半辈子过得悠闲,还早着呢。

  她一个马上要离婚的女人,房子车子都是前夫的,自己账户里加理财一起也不过十几万,哪有什么资本就躺着享福了。

  欧阳嘉目光突然一凝,心想锦城的地儿真邪,想什么来什么。

  那为了少十块钱停车费,把车停在对面小巷深处,顶着大太阳往酒店门口跑来的抠门鬼,不就是自己的准前夫,杨可?

  这么想的时候,她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果然是杨可打来的。

  欧阳嘉没好气地接了起来:“喂?”

  “亲爱的,起床了吗?”杨可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态度热络地打着招呼,“没起就赶紧起床,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欧阳嘉握着手机,突然有一阵恍惚,杨可说话的声音,腔调,用词,都和几年前毫无二致,有那么几秒钟,她出现了甜蜜的幻觉,仿佛一下穿越回无忧无虑的大学时代,没课的时候走在校园里,正犹豫要去图书馆还是自习室,就接到杨可的电话,笑嘻嘻地说‘嘉嘉,出来,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然后他就真带着她,走遍锦城的大街小巷,有时候去博物馆,给她津津有味地讲解一下午她丝毫不感兴趣的东西,有时候去历史古迹,摸着一块石头也要说半天,更多的时候就这么随处乱走,拉着她的手,兴冲冲的样子,回头对她露出阳光一样灿烂温暖的笑容。

  那时候他们可真好啊……

  但是欧阳嘉清楚地知道,人总要成熟,不会永远停留在那个青春的岁月。

  她的目光一点点地暗淡下来,看着杨可轻快地跑上台阶,推开酒店的旋转门,才在手机里说了一声:“我就在你面前。”

  “啊!”杨可几乎在同时也看到了她,兴奋地挥挥手跑了过来,大言不惭地说,“你是在等我吗?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

  欧阳嘉翻了个白眼,耐心地问:“你想通了?”

  “什么想通了?”杨可莫名其妙地问。

  欧阳嘉比他还要惊讶:“你不是来和我一起去民政局离婚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